第4章 渣男什么都做得出来
阿耐2017-06-16 15:324,207

  安迪从摄像头中看清外面人走了,才对关雎尔道:“小邱跟应勤的关系,我从来都看不懂,可能与我缺乏传统家庭熏陶有关。在我看来觉得屈辱的事,他们两个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都非常自在非常心甘情愿,我非常不明白。你呢?”

  “我早就劝小邱不要在应勤已经有未婚妻的状况下与应勤单独见面,要见也要等应勤断了那边才行。可她说她没有拆散应勤的意思,她只是听听应勤诉苦。我对小邱真是又恨又怜。现在他们两个该怎么办?小邱还陷在幸福中呢。”

  “两个成年人,我们作为朋友,尊重他们的价值观,遇到不同意见,我们提醒,但不插手,但我们必然在他们困难的时候提供适当援助。只能如此。”“看着小邱走错路也不管?”“不管。许多干涉都是打着关心和爱的旗号,应勤妈妈干涉两人的事,何尝不是如此。”“现在是,小邱面临崩溃。”安迪耸耸肩,“成年人需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不行,无法见死不救。很快小邱能下床,她会去见应勤,她会被应勤妈羞辱,会再次失恋。”

  “冷静。万一小邱见了应勤妈妈,两人看对眼了呢。万一小邱不后悔她的头破血流,她享受其中的过程呢?”

  关雎尔不得不咬紧嘴唇,咽下一连串的“不可能”。想到樊胜美如此凄婉地要求开心三天,想到邱莹莹即将也说出“我已经好久没有开心了”,关雎尔觉得她无法袖手不管。“安迪,一个资质普通的女孩子独在异乡很艰辛,只有好朋友守望相助才能在都市生存。我必须尽力而为。”

  “好,我们保留各自的意见。”过会儿,关雎尔告辞回自己的窝,安迪与她一起出门,只叮嘱了“保护好自己”,遵照她一向原则,并不强拗关雎尔的打算。关雎尔很郁闷。安迪顺便走到对面的2203,对来开门的曲筱绡道:“我刚才有事,不应你。

  需要谈谈?”“什么朋友啊,什么朋友啊,见死不救的。”“这不是来救了吗?我陪你出去喝酒。你喝,我陪你聊天,负责埋单开车。”“找你喝酒还不如找我那些老朋友。”“那你要我做什么?”“我一个人待不住,这屋里到处是他的印迹,被子里都有他的味道,一个人待着好像总听见他在我耳边说话,见鬼了。我要跟你住,跟你睡。”“来吧来吧,只要不吵我。”“怎么办,总忘不了他,还错把别人当成他。”曲筱绡抱起枕头跟安迪去2201。“根据有限的经验,找到心爱的,立刻就能把前人忘了。很快。”曲筱绡扑哧一声笑出来,“太邪恶了,你就是这么想也不能这么说,注意形象。这种话只能让我这种人说。”“所以不替你愁,你也就闹腾这几天。”“不对,这次闹得有点儿长,还看不出哪天是个头。”安迪打开自己家门,听见手机在响。曲筱绡眼明手快地一个箭步过去,抓了手机交给安迪。是樊胜美打来的电话。“安迪,你是金融系统的,请教一个问题。我等小邱睡了,刚才上网打算汇这礼拜的钱给我妈,可输入密码,说不对。什么情况?我没记错密码,绝对没有。”“你等等,我上网找找答案。你确认银行卡和身份证都在你身上?”“开户人是我爸,那是我爸的退休工资卡,他身份证在我妈手里,我……会不会……他们拿着身份证去银行挂失?”安迪迅速跟曲筱绡简单说明,“小樊手里她爸的工资卡密码失效,她爸身份证在她妈手里。什么情况?”

  曲筱绡只消眼珠子一转就凑过来对着手机道:“被她哥挂失或者重置密码了呗。她妈搞不清银行那些规矩,看见钱红了眼的她哥还能不动手?身份证在手,大不了再拿本户口本,背上她老爸,什么问题都当场解决。我早说肯定还得出事。”

  “小樊听见了吗?”

  “听……听见……了。要死了!”

  “你回来吧,我这就载保姆去医院,请保姆帮忙照看小邱一晚上。你跟小曲商量个办法。”“没有办法,不用找我商量。”曲筱绡在边上立刻声明。“嗯,不用,我会克服,这不是大事。谢谢你,安迪。也请帮我谢谢小曲。”安迪放下手机看着曲筱绡,“你尽力帮小樊想想,还会出什么事。”曲筱绡摇头,“谁知道她家还有什么祸可以闯,渣男什么都做得出来。”

  樊胜美在陪护活动床上辗转反侧,她白天才好不容易捡来的开心短暂得如同灰姑娘的华服,一到零点就烟消云散,让她不得不怀疑人生。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她就起床了。怕洗漱吵醒别人,她拿着毛巾去公共洗手间。不料遇到同样早起同样无精打采的应母。但奇怪的是,应母直着眼睛从她面前走过,仿佛不认识她。而有个中年妇女跟着应母,一步不离。

  樊胜美觉得奇怪。可她正担心应母怀疑她怎么也在医院,她不敢吱声,小心翼翼离得远远的洗漱。但渐渐地,她睡眠不足略显混乱的脑袋也看出一些端倪来,那陌生中年妇女似乎在盯应母的梢,应母去哪儿,她跟哪儿,眼神满是愤怒。

  从洗手间出来,樊胜美刻意到应勤病房门口拐了一下,从门玻璃看进去,病房地上扔着好几只大行李包,而应勤病床后横七竖八坐着好几个人。樊胜美眼睛都看直了,来者不善,应家出了大麻烦。

  应安迪一再要求,关雎尔出现在清晨的302早餐桌上。安迪将应家面临的情况一说,曲筱绡就了然。

  “早知道那边那女的不会放过应勤,女孩子一个人跟着应勤来了那么多日子,他们两个即使自己说得清,别人也不认账,早把那女孩看成应勤的女人。这会儿想甩了人家?没门。我看,迟早得找到邱莹莹,那边那女孩应该可以放出来了,一定满医院找小三继续揍。你们谁找老赵说说,给邱莹莹转院。应勤那儿管不了那么多。”

  安迪道:“我请保姆大姐跟我一起去。”

  “可不可以……”关雎尔犹豫了一下,道:“请赵医生帮应勤也转院,比如前门送进手术室,从后门溜出手术室什么的。让应家欠我们的情,有助于她妈认可小邱。安迪,我跟你去,我请个假。”

  曲筱绡道:“切,小姑娘一看就是个不懂事的,少管闲事。应家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找不到应勤可以找上他老家,逼也逼出应勤来。这件事就是你警察哥哥来也管不了,人家是家务事。”

  安迪对关雎尔道:“听小曲的,我很相信小曲的江湖智慧。”

  曲筱绡一听,眉飞色舞地抱住安迪亲个嘴儿。安迪一愣,下一刻,立即冲进洗手间吐去了。

  曲筱绡转眼就逮住关雎尔,“关关,你家警察哥哥也是农村人。敢惹他们,整个村的人都是亲戚,整个村的人都来找你拼命。即使不惹他们,以后你家串门的亲戚不断,你家厨房是大食堂,你这娇滴滴的大小姐怎么受得了。”

  “胡说。八字没一撇呢。”

  “才没胡说,别看警察哥哥身份证上面地址是集体户口的,填的各种表格的籍贯摆那儿呢,很偏僻的穷村儿。听我的,安迪说了,她很相信我。别总以为我想抢你的警察哥哥,我最宝贝我的关关小宝贝了,你也相信我。”

  关雎尔也只能扭过头去装呕吐。但她转回头,立刻坚决地道:“你肯定看错了,一个农村来的孩子不可能对乐理非常熟悉,连我这个学小提琴的听着都觉得无懈可击,很偏僻的穷村可能学不到这些。有些东西是需要童子功的,不是上网搜三天就可以搜得到。你找错人了。”

  轮到曲筱绡惊愕了,她转着眼珠子想了好一会儿,才道:“那就好,那你们就很配了。我这一关通过。警察哥哥没别的问题,叫谢滨是吧?据说很聪明很肯干,喜欢他的领导蛮多。”

  关雎尔眼睛圆了,“是他。安迪去医院办转院,我还得挤地铁去上班,先走一步。”曲筱绡郁闷地看着关雎尔的背影,“难道我错了?”“多管闲事了吧。立刻罢手,否则失去一个好朋友。”安迪出来。关雎尔走出门,又是画十字又是拜拜的,大大松一口气。显然曲筱绡没坏事。曲筱绡却想不通,一捶桌子道:“不是关关骗我就是我朋友弄错。”安迪拉下脸,“有完没完。”“完了。嘻嘻。”曲筱绡一笑而罢。

  安迪几乎才八点多点儿就来到邱莹莹的病房。一脸焦虑的邱莹莹一见安迪如见救星,连忙递来一张揉得皱巴巴的字条。安迪展开来看,见四个字,“救救我们”,落款是“应勤”。反面则是写着“请交1512病房邱”。

  “刚刚护士送来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樊姐电话打不通,正要找你们呢。怎么啦?应勤怎么啦?是不是病情反复了?”“小樊说,应勤那个女朋友的亲戚把应勤母子盯住了。我怕他们找到你,打算给你办转院。应勤那儿……我们一个个地来,不能一起走,免得被发现。”“安迪,求求你先救应勤,他的病情比我严重,他被那些人盯着会丢命的。

  求求你,求求你,先救他。”“好。我去找赵医生商量。”但安迪出门,却先打电话给江湖智慧十足的曲筱绡,问曲筱绡该怎么办。

  曲筱绡立刻道:“救应勤的事别找老赵,老赵一个年轻医生没那么大权打通其他部门的关节。这事要找医院主管领导。我看你罢手,应勤那种鸟男人让他自作自受去,活该。小邱这种没脑袋的人当她放屁,再嚷嚷就让老赵给她一针蒙倒睡觉。”“天,你怎么都懂。”“从小打架斗殴,套路门儿清。”“我直接找闺蜜的男友,会不会有问题?”“没问题,大肚婆。特批。”安迪听了大笑,与赵医生约了,正好赵医生没坐门诊,两人关门密谋。赵医生一听来龙去脉,也道:“给小邱打一针麻翻她,省得她闹事。”安迪惊讶,“小曲也这么说,我还想这么邪门的主意就不跟你提了,免得你为难。哈。”赵医生悻悻地低头,等抬起头,就道:“我们开始行动吧。你找辆掀背车,后面可以平躺的。我这边给小邱联系其他医院的朋友,同时办转院。”

  “太谢谢。我多事一下,你们真的结束了?在我眼里你们两个是多适合的一对,你们可能文化程度不一样,可你们有一样的妖气,咳咳,这个词请别见怪,我中文表达不大好。而且小曲很爱你,这几天她搬到我那儿住着,下班时间就缠着我,不敢一个人待着。我求她有这力气缠你来,她不。真不像她一贯的爽脆。”

  “她?”赵医生显然是惊住。

  安迪耸耸肩,点到为止。赵医生眼珠子滚圆地盯着安迪开门出去。

  樊胜美下班得早,太阳还透过新发芽的树枝照得地上斑斑驳驳。在离酒店稍远的路口,樊胜美拿着手机边看边走上了王柏川的车。王柏川不等车子启动,就兴奋地道:“我们趁天亮再去看个楼盘,实地看看工地。然后一起吃饭,都好几天没一起吃饭了。”

  “唉,去医院吧,这一白天下来,小邱足足发了我二十三条短信。再不去她要亲自跳下床找应勤去了。”“你是她妈还是什么,她要你管头管脚管终生还是怎么的,要朋友帮忙都害得朋友没自己时间了,我们已经有多少次约会被她打断了?”“我上辈子肯定是她老公。”

  “嗳,那是没话说,那是得管到底,管一辈子,应该的。”

  樊胜美斜睨着王柏川,弯着眼睛笑。“问你,昨天看房子的时候,为什么看了三室二厅的,不是说二室二厅吗?”“目标是三室,保底是二室,争取定下来,下定的时候,手头的钱已经够三室的首付。你看有上进心不?”

继续阅读:第5章 苦命鸳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