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影之魅(2)
可蕊2016-05-31 17:163,181

  在这个浮躁的城市里,似乎也只有这样的新闻可以触动人们麻木的神经了,于是这几天里,不论是学校还是社会中,人们茶余饭后都把这系列杀人事件当作谈话的资料来运用。

  惊悸、恐怖、神秘、社会问题、人心扭曲……这些都能够成为最好的聊天资料,唯独没有引起人们关心的,就是那是由六个活生生的人的生命组成的奇谈故事。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在最近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内,立新市接连发生了六起杀人碎尸案。

  虽说是杀人碎尸,可是死者被发现了的尸体却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每位死者都只被发现了一个头部而已。

  最初是一个清洁工人在垃圾堆里发现了一颗人头,然后就又有晨运的老人在公园草丛发现第二颗、某学校操场上的第三颗、某公交车厢里的第四颗……直到今天在某商场里发现的那颗为止,已经先后发现了六名被害者。

  这一系列案件的共同特点是死者均为男性,而且被害时间均推断应在午夜之后,死因应该是被利器割下头颅致死。其中两名死者的头凌晨被发现的时候血液甚至还没有凝固。但是死者中有公司职员、大学生、街头混混等各种身份,无论是年龄、职业、外貌都没有共同点,案件还有一个重大的疑点难以解释,就是……

  “六个死人,就算剁碎了也可以装好几麻袋吧?可是警方都象过筛子一样把城市翻了一遍了,连肉末都没找到。那个凶手他连人头都随手乱丢,难道还能因为怕被人发现而把尸体藏起来?”学生们利用上课前的间隙对案件发表着议论,各种观念层出不穷。

  “会不会是贩卖人体器官的黑社会组织干的?”一名学生说。

  “别是传说中的人肉包子吧……”

  另一个人摇头说:“我看啊凶手这样连续不断的用这么可怕的手段作案一定是心理变态,说不定是有收集尸体的癖好,把尸体陈列在自己家里,每天对着他们……”

  “啊……”他的形容让一个女生发出惊叫,于是大家一起跟着指责起他变态来。

  薛瞳低头看着报纸,喃喃自语:“尸体……被吃掉了啊……”

  报纸上刊登的被害者照片越看越眼熟,她忽然意识过来:“这不是昨天晚上追赶我的两个男人之一吗?”

  薛瞳不知为什么又想到了那辆送自己回来的出租车,那个沉默的司机,那段只用了十分钟的三十公里路程……

  “那个司机……他长得什么样子来着?怎么记不起来了?”教授已经在讲课了,教室里总算安静了下来,薛瞳托着腮看着窗外想,“晚上再去一趟市南路吧……哎呀,肚子好饿啊,去市南路之前吃点什么好呢……”

  在立新市的另一边,一所普普通通的民宅中,青年男子正提着购买来的蔬菜肉食和一张这个城市中销售量最高的报纸走进家门。

  把东西提进厨房之前,他先把报纸扔在了沙发上,同时扫了一眼说:“他又出来了。”

  房间空荡荡的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人,可是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带着稚气的清脆声音搭话说:“真是讨厌啊,一点教养都没有的家伙!要是我遇见了,我会教训他什么叫做良好生活习惯的!”

  男子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从厨房中回头问:“你想吃什么?牛肉还是羊肉?”

  那个清脆的声音一点也没有迟疑的回答:“都要!还有鸡也给我烤上……算了,我自己烤吧,自己烤还快一点。”

  于是男子从袋子里拿了一只生鸡扔向客厅,不一会,烤鸡的香味就传了过来。

  男子一边把买来的蔬菜肉类倒进锅子里加水煮着,一边说:“记得昨晚遇上的那个吗?会不会就是他?”

  “管他呢!反正再遇上的话,我可以吃掉吧?”

  “不行,他付了车钱就是顾客。公司开会的时候说,要把顾客当作上帝。”男子很是肯定的回答。

  “上帝是谁?”

  “外国女娲。”

  “喔……要把顾客都当作外国人,就是说要是看出他们不了解地形就绕远路多要钱的痛宰他们的意思吗?”

  “……大概是吧,我竟然一直没有想到是这个意思。我本来还以为是说要像对待外国神明一样敬而远之的意思呢。”

  “哈哈哈哈,果然还是我聪明!”客厅了传来的得意的大笑声,接着就是吧唧吧唧的进食声音。

  男子一边搅拌着锅子里煮的东西,一边透过窗口看着城市的影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薛瞳在市南路溜哒了几趟,眼睛盯着一辆辆疾过去的出租车,回忆着昨天对那辆车的印象:“司机的脸,不记得了……车子,似乎是普通的红色桑塔纳……记得车号好象是XX00544,嗯,对,就是XX00544……”

  她一边嘟哝着,突然扶着旁边的灯柱大笑起来:“00544,‘动动我试试’,哈哈哈哈,怎么会有这样的号码!哈哈哈,笑死我了!动动我试试……哈哈!”顾不上周围的人把自己当作神经病,薛瞳笑得前仰后合,似乎这个车牌号码在她看来可笑的不得了一样。

  似乎很久没有痛快地笑过了,薛瞳慢慢收住笑声,嘴角最后勾出了一个弧度:“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幽默感的,动动我试试,有意思,那我就来试试吧!”边说边微微地眯起了眼睛。

  街道上车辆来往不息,其中更是夹杂着许多的出租车。

  薛瞳站在路边,靠着路灯柱打量车流,一副悠闲的模样,似乎打定主意要用这样守株待兔的方法从全市近万辆出租车中找到自己的目标。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运气很好,没等了多久,一辆缓缓驶来的出租车就进入了她的视线。

  “00544!”薛瞳连忙冲到路边,向着挂XX00544牌号的出租车挥手招车。

  “请上车。”出租车停了下来,还是那个一点声音里感情都没有的司机招呼,“小姐去哪里?”

  “东郊成信养鸡场。”

  薛瞳跳上车,车门关上,车子一秒钟都没有浪费的驶了出去。

  市南路的街头,一名穿着洁白长裙的俏丽少女正站在刚才薛瞳站过的地方,带着迷惘的表情看着驶走了的出租车。她美丽的面容上那种若有所思的天真吸引了不少男性,终于有两名青年相互使着眼色,凑上前和她搭讪起来。

  少女原本想跟上薛瞳和那辆出租车的,看看眼前的两个不依不饶非要拉自己去的男子,终于还是改变了主意,浅浅的聊了几句之后便跟着那两个男人走了。

  成信养鸡场位于立新市东郊的城市和乡村交汇区,养鸡场的四周都是即将收获的玉米田,一条土路曲曲折折的通往那里,行驶在上面的出租车颠簸干特别重。在这种连路灯都没有的小路上,从车窗中只能看见两边近一人多高的玉米田和漆黑的夜空。

  “停,就是这里。”

  离目的地还有很远薛瞳就让司机停下了车。

  司机什么也没有说,不仅停下车,而且关上了所有车灯,熄了火,回过头看着薛瞳。

  两个人在黑暗中对视着,对觉得对方眼光烁烁,别有目的。

  薛瞳首先挑挑眉头问:“你,不是人类吧?”

  “你也不是人类。”司机用毫无波动的语调说出了一个肯定句。

  “来立新市多久了?怎么不来我这个地头蛇这个报备一下,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啊?”

  “一个多月。”男子还是那么平静,至于后面一个疑问他则根本没有回答。

  “一个月……”薛瞳喃喃的重复着,忽然身体一探,一把扣住了司机的脖子,“都是因为你这家伙,我已经半个月没有吃顿好饭了!补偿我吧!即使你不是人类现在我也没得挑了!”说着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口咬在了司机的咽喉上。

  “即使你想吃我我也没有血肉可以让你吃。”虽然“薛瞳”的利齿咬在脖子上,司机的声音还是那么平静,“原来是只‘地狼’。”

  薛瞳发觉自己的牙齿没有撕破皮肉的感觉,也没有湿热的血液流进自己的口中,她用利爪一扯,司机的头从脖子上滚落,一直滚到了车窗外的地上。不等薛瞳再伸出手去,在地面上滚动的人头和车座位上的身体便一起消失不见了。

  “呸,呸,吃到了怪东西!”薛瞳一边吐着口水,一边拉开车门走了出来。

  现在的“薛瞳”已经不再是那个年轻的女大学生模样,而是一个身高一米九开外,一身黑色闪亮的皮毛,长发垂腰,手生利爪,犬类的头部有着火红色的眼睛的男性模样,要是有什么人看到这副样子的生物,脑海中肯定会冒出“妖怪”两个字。而要是有关于妖怪的“常识”的人看见的话,脱口而出的就是刚才那个司机所说的“地狼”两个字了。

继续阅读:第3章 影之魅(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妖奇谈·第一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