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百年孤(2)
可蕊2016-04-26 16:383,235

  “啊……我要下车!我要回家!放我走,我要回家……”两个小时之后,刘地终于抓着则紧锁的车门大叫起来。

  周影知道这个地狼有的时候会有火儿口中的“间歇性神经病”发作的状况,所以根本没有理他,而是径自把车停在了路边正好招手的客人面前。

  招手拦车的是四个青年人,他们隔着车窗打量一下坐在车上的刘地,其中一个对周影说:“师傅,叫这位伙计让一下吧,要不坐不下我们这么多人。”

  于是周影有几分歉意地看向刘地。

  刘地向后撤撤身,斜眼问:“看什么看?你不是这种人吧?”

  “我马上回来接你。”

  刘地瞅瞅外面,这是一条偏僻无人、连路灯都没有的道路,抱着手臂说:“好啊,强行拉我来陪你工作,利用完了又要把我扔掉,你可真够义气啊你!”

  周影十二分歉意地说:“我真的马上就回来。”

  他真诚的歉意反而刘地不好意思了,他推开车门说:“行了,行了,我下车就是了,你也不用再来接我,我要去找美女喝酒,死也不再上你的车了。还有……”他看看这四个横眉竖眼不似善类的青年,俯在周影耳边悄声说,“要是这就是那伙劫匪你可不能独吞,至少得留一半给我吃!”

  “去,去,去,真是的话哪有你的份,我自己还不够呢!”火儿一提到吃的事情立刻就冒了出了来,从周影的口袋里窜出来蹲在了车座位背上。

  刘地耸耸肩,看看那几个对火儿完全看不见径直再往车厢里坐的青年: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这简直就是奔向地狱的午夜出租车嘛。

  “有生意你们到底做不做啊!”看到刘地下车下的不那么干脆,一个青年吆喝起来,“我们赶着去办事,倒是麻利点儿啊!”

  刘地马上跳下了车,眯眼笑着向那四个青年做了个“请”的姿势,然后站在路边看着四个青年先后上了车,红色的出租车远远驶去。

  终于解脱了!

  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刘地在心里嘟哝着:你们如果就是那些劫匪的话,让火儿烤了活该,

  他开始悠闲地吹起了口哨,一边盘算着要去哪家夜店玩个通宵。

  刘地被扔下的这条道路已经接近城市边缘,刚刚开始开发,充满着一股萧瑟的气息。

  道路的一边是新建的居民楼群,亮着三三两两灯光的楼房虽然近在咫尺,但却仿佛立在很遥远的地方一样。另一边是一片未经开发、却都已荒弃了的田地,长满高高低低的麦田与杂草,间或还丢弃着许多的建筑材料。秋夜萧索,半天寒月,刘地随意地走进了田间去,抑头而望,发觉自己竟然是许久没有看过没有霓虹辉映的星空了。

  “到山里去住上几天散散心吧?”刘地忽然生出这样的念头,于是便沿着这个思路开始盘算要带上什么食物,什么烟酒,有哪个女人可以带去,最近还有没看完的电视剧和没玩完的游戏,要不要把电视机和电脑也带上,可视网络的问题要怎么解决……

  “唉……还是算了吧,我这样的人物还是比较适合住在城市里。”刘地颇有自知之明地叹口气,把手插在口袋里溜哒着向回走。

  一条身影忽然从远处的道路上匆忙奔来,越过道路跳跃数下,没入了高高的草丛之中。

  虽然是惊鸿一瞥,刘地还是看清了那是一只小小的狐狸,雪白的皮毛,生着九条尾巴。

  “唔,九尾狐啊……”刘地自言自语地说,“立新市还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妖怪,这一下子填补了一项空白,真是可喜可贺啊!”他向着九尾狐消失的地方跟去,想去看个究竟。

  九尾狐是天生的妖族,他们的聚居地在朝阳谷北面的青丘之国,那里位处另一界,和人间界相距极遥。九尾狐这个种族十分恋家,本来就极少出现在故乡之外的地方,自从颛顼帝将人间界与其他各界的联通断绝之后,在人间界更是罕见九尾狐的踪影。自古以来关于“狐”妖的传说虽多,但那都是寻常的野狐修炼成妖,真正的九尾狐一族就连居住在人间的妖怪们也难得目睹其真面目。

  刘地幼年时曾经见过外祖父的一位九尾狐朋友,那位老者对刘地颇为慈蔼,甚至亲自指点过刘地幻术,所以刘地一直对这个种族极有好感。他深知道九尾狐一向是以家族为单位群居,这种家庭观念极强的妖怪决没有让一个小孩子独自到处乱跑的道理,既然看到了孩子,那么估计附近的什么地方一定还有一大家子在。

  “搬来了一家子九尾狐啊!”刘地兴头一来,兴冲冲地想去跟九尾狐们打个招呼,颁给他们一个“填补立新市妖怪种族空白奖”什么的。

  “小家伙跑得还挺快,一回头就不见影了。”刘地嘟嘟囔囔的,开始四处寻找那只小狐狸的影踪。

  周影一向话很少,没有和乘客聊天的习惯,于是车厢里一片沉默,四名男子彼此之间竟然也不交谈。坐在周影身边的男子一支一支的吸烟,弄得车里烟气缭绕,而透过反光镜可以看到另外三个男人都阴沉着脸,穿过车窗紧盯着前面的路。周影注意到他们的衣服都有些鼓鼓囊囊的,明显藏着某种刀具。

  “等一下,”当快到他们的目的地时,坐在前座的男子忽然说,“不到‘美凡’了,到贵民路72号去。”

  “贵民路……”那里是立新市最冷僻的街道,想来在这个连续发生出租车被抢劫甚至杀害出租车司机的案件的时候,这些看起来面目不善的男子一开始就说要去贵民路的话,很多出租车都会拒载的。当然上了车之后,这些男人自然有足够的信心让出租车司机按照他们说的方向前去。不过令男子们惊讶的是周影重复一遍他说的地址,什么别的也没说便掉转了车头。

  “嗨,今天这个司机胆子够大的啊!还以为出了那么多事没出租车再敢往那样的地方去了呢!”一个男人忍不住说,但是被同伴们横了几眼,便乖乖地闭上了嘴。

  时间已近午夜,红色的出租车驶过得地方越来越寂静,接近目的地的时候街道上已经是空无一人,这条路上就连路灯都是多半熄灭着的,看起来格外的清冷。

  周影在心里暗暗叹口气,不是真的被刘地那张乌鸦嘴说中了吧?难道真的是“他们”?那他们还真不是一般的倒霉,竟然会看上自己的车。他侧脸看看火儿,火儿早就把睡意抛到了九霄云外,正站在椅背上反复端详前座的男人,不时用嘴比量一下对方的脑袋,仿佛在考虑怎么下口。

  男人见周影侧脸看他,凶恶的咒骂一声:“看什么看!嫌两个眼珠子太多啊!”

  这样的态度连周影也忍不住无语,把目光转向了窗外。

  当车到达目的地之后,几个男人重重地摔着车门下了车,但却完全辜负了火儿满怀的期望,竟然没有其他任何举动。

  “车费四十九元,谢谢。”周影摇下车窗提醒他们“忘记”的事。

  “你果然胆子大!这样还敢要钱!”刚才在车上“称赞”周影的男子转身过来,恶狠狠地盯着周影,猛得从腰上抽出一把砍刀来,用力拍打着车窗,“老子们坐车从来不给钱!你不知道吗?”

  火儿大喜:“影,可以按老办法处理吧!”原本已经失望了的他马上又来了精神,摩擦着翅膀问——住在城市里最大的缺点就是展现身手的机会太少,常常让他有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慨。要是对方坐车给钱,那么他们就是顾客,可以像对待“上帝”一样坑他们,但是不能用来吃。但是要是他们坐车不给钱,火儿认为车债肉偿还是很合理的。

  “老六,别误事!”那个看起来象头领的男人喝住执刀的男人,抽出一张百元钞票住窗户里一塞,很不耐烦地说:“不用找了,快滚!”说完四个人扬长而去。

  周影摇着那张钞票,看着极度失望的火儿若有所思地说:“这种人应该不会给钱才对啊?”

  都已经做好了出击准备的火儿泄了气的瘫倒在座位里,忿忿地吆喝:“就是,你说他们为什么会给钱!他们凭什么要给钱!”真是太可恨了,竟然这样戏弄火儿!不知道后果会很严重吗!

  周影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喃喃地问:“是什么事让他们宁愿付钱也不能耽误呢?”

  “就是,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我要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勾当然后为民除害!”火儿从周影的话里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借口,便头也不回的冲出车窗追了过去。

  “火儿……火儿,我们还要回去接刘地……”

  刘地?让他等着吧!

  周影在后面的呼唤,火儿完全装作没有听见。

  刘地在那片地方转悠了一圈,却完全失去了九尾狐的行踪。他抓抓头:“我也会跟丢?难道跟踪技巧退步了?算了,既然来到了这座城市里的话总会再遇见的。”他马上就选择放弃了这件事,甩着手自言自语,“回去喽,去找个地方喝酒喽。”

继续阅读:第20章 百年孤(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妖奇谈·第一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