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年息,你怎么那么贱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3,700

  薄邢言没给年息打电话,年息都说了会晚些回来,就再等等!

  苏年隔了半小时,又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

  依然还是无法接通。

  心里有些慌了。

  想起年息前天下午跟她说的,乔西洲成了她老板,苏年有乔西洲的电话,犹豫了一下,便拨了过去。

  “乔西洲!年息今晚去哪出外景?”

  苏年想起年息之前哭着跟她说的乔西洲的事情,就对乔西洲好不了语气。

  乔西洲蹙了蹙眉心,“什么事?”

  苏年重重地呼了一口气,“我现在联系不上年息,她前天跟我说她今晚会去出外景,我担心……”

  乔西洲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另一只手上夹着的烟蒂被他扔在桌面上,眉心狠狠蹙起,狠狠咽了一口唾液。

  却只能无力地开口,“我不知道!”

  说完这话,乔西洲忽然感觉有些虚脱。

  他想要靠年息近一点。

  想像以前一样保护她,以为这样,也许他们还有希望。

  可是……

  苏年在听到乔西洲说不知道的时候,就挂了电话,跑了出去,来到了薄家。

  乔西洲抓起手机,给《衣周》的主编打了电话。

  得知年息出外景的地方之后,跑了出去。

  薄邢言起初在听到刘妈说有位脚苏年的女人找的时候,直接嗤之以鼻地开口,“不认识,不见!”

  苏年怒,抬起一颗大石头,往门上砸。

  薄邢言不悦的站了起来。

  听到她说联系不上年息的时候,心漏跳了几拍,才回神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确定真联系不上年息的时候,直接取了车钥匙,往车库跑去。

  苏年松了一口气。

  看着势头,薄邢言应该是知道年息在哪!

  在给沈橙安拍完片子之后,沈橙安就先离开了。

  她交代了片组的人,让年息和他们一起回去。

  可是年息只是走到大石头后面,洗个手,那些人就全都不见了。

  四周都很黑。

  这里又是海边,年息被吹的瑟瑟发抖。

  想找手机的时候,发现手机不见了,心里起了恐慌。

  她想走,可是又不敢,她不确定附近有人家,如果附近没有居民区,她这样漫无目的地走,就很可能迷路,会连自己走到了哪里都不知道。

  她去出外景这事情,她只和苏年和薄邢言说过。

  苏年不知道她去哪出外景。

  又不认识薄邢言。

  留在原地,薄邢言有可能在发现联系不上她的时候,回来找她。

  年息看到沙滩上有一颗大石头。

  她爬了上去。

  她担心薄邢言来时候找不到她走了,她想站高一点,一来薄邢言好找。

  二来,她可以看远一点。

  “薄邢言一定回来找我的!”年息喃喃道,回头她又怔了一下,忍不住又想起前些天的事情,她不确定了。

  有些担心今晚自己都要在这过夜。

  年息看着高高挂着的月亮。

  今天十六,月亮好圆,像大饼。

  所以光线还是很足的,年息有些庆幸,今晚没有下雨,还是月亮最亮的十六。

  老天对她还是很好的。

  郊外的星星很多。

  风景这么好,她就当是来这里看星星看月亮。

  年息站着站着有些慌了,薄邢言怎么还不来?

  她蹲了下去,可是蹲着蹲着,她又腿麻了。

  她就坐了下来。

  坐着坐着,她就睡着了,又睡不安稳,她就又醒了,看着又圆又大的月亮,拿着就打开了相机包,拿出相机,开始设置,然后,又跳下了大石头,在石头后面,对着上面的月亮,开始跟放大镜似的,镜头被她拉长拉长再拉长!

  月亮上的坑坑洼洼越来越明显,年息扯着嘴角,满足极了,自得自乐第耸了耸脑袋,惊喜地笑了笑。

  薄邢言飙着车,来到海边,在沙滩上走了几十步,都没看见年息,便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声。

  年息手一顿,眨巴了一下眼睛,咽了一口唾液,缓缓转过神来,在大石头后,举起相机,瞄准了薄邢言。

  在看到薄邢言的表情的时候,年息怔了一下,心跳有些莫名地在加速,情绪微微的有些高涨,手指傻愣愣地,机械地按下了快门。

  那一瞬的失神,她在想,那天她之所以会中药,会不会与薄邢言无关?

  她这样的人,才不屑对她一女人做这些下流的事情。

  与他无关的吧?是吧?是吧?

  年息心里一直在问。

  问了那么多变,没人回答她,她莫名地松了一口气。

  然后,闪光灯亮起,薄邢言反射性地伸手挡住了强光。

  年息爬上了大石头,招了招手,喊了一声,“嘿,找谁呢?”

  声音脆脆的,倒是愉悦得很,觉得自己好像被耍了,双眸狠狠眯起,看着跑过来的年息,狠狠抿起了唇瓣,眸光如铁一般,这样的冷硬。

  年息踩着细细的沙子,往薄邢言的方向一蹦一跳地跑着,在薄邢言身前站定,“今晚拍了好多照片,给你看看呀!”

  说着就举起了相机,薄邢言抿起的弧度越加明显,最终拽住年息的相机,扔在了沙滩上。

  年息有些反应不过来,反应过来的时候,看了一眼薄邢言,就蹲了下去,捡起相机。

  好在沙滩地上都是沙子,没把相机摔坏。

  薄邢言怒,视线如荼了毒一般,化作利匕,恶狠狠砍在年息背脊上,年息硬着头皮,站起来,想要扯薄邢言的衣角,薄邢言嗓音浑宏又透着浓浓才厌恶,“滚!”

  年息忽然一个踉跄,往旁边倒去。

  薄邢言脸色有些沉,盯着那个拽着年息手腕的手,脑袋迅速往旁边一摆。

  年息也怔了一下,往那边看去,怔了一下,“乔大哥?”

  乔西洲温和地点了点头,两手撑住年息的双肩,“有没有事?”

  薄邢言顿了下来,眼里有些怔忪,不知道在想什么。

  乔西洲在来的路上,也很生气,他想,如果找到年息,他一定要狠狠地骂她一顿。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心底蔓延,他很妒忌。

  妒忌得快要发狂。

  为什么是薄邢言先找到她。

  明明他可以先一步到的。

  若不是来到一半的时候,有公路在施工,他肯定到了。

  也不会让薄邢言抢了先机。

  那一霎那,他在想,是不是命定如此。

  可是再往年息那边看去的时候,他不想信命。

  薄邢言怒,他就要温和一点。

  一定要在年息心里留下一点印记。

  女孩子都喜欢人家呵护,可是年息伸手推开乔西洲的手,“我没事。”

  去抓薄邢言的手腕,“薄……”

  薄邢言抿唇,甩开了年息的手,拧眉,嗓音沉了沉,“早些回来!”

  年息有些怔愣,心下一角传来一股股钻心的疼,看着薄邢言的眼神,有些受伤。

  乔西洲也蹙起了眉心,和薄邢言对视了一眼,眼神中带着一种明显的剑拔弩张。

  年息挣开乔西洲跟上去,喊着,“你等等我!”

  薄邢言觉得心烦,他觉得年息想块牛皮糖,甩也甩不掉,他越走越快。

  年息摔了一跤,他也没有停下来。

  切确地说,他根本就不知道。

  他脑子乱,乱死了,而把他弄得这么乱的人,是年息。

  乔西洲上前,将年息扶起。

  年息站起来的时候,看见薄邢言离去的车尾,怔怔地看着。

  乔西洲拍着年息膝盖上的沙子,“年息,你看,薄邢言他不要你!”

  年息身子狠狠一缩。

  乔西洲不为所动,继续温吞吞地说道,“年息,我们才是一对,你那么喜欢我,我也那么喜欢你,你应该回到我身边,跟我在一起!”

  年息脸色有些难看,看着薄邢言已经走远的申雅,“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有告你!”

  “在去甫城之前,我就和别人在一起了!我再也不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家!”

  年息看着天上仿佛被孤立了的月亮,眼里泛着星芒,“你看,我多虚伪,明明我自己脏的要死,却为了能脱身,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你的身上!这样的我,不值得你去挽留!那天我会去甫城,也只是想让你和乔伯母退婚!”

  乔西洲脸色煞地变得有些狰狞。

  年息看着乔西洲的脸色,心里的某根绳子好像霎那间彻底的断了,往后退了一步,“你走吧!如果可以,请你帮我打电话给苏年,让她来接我!要是不可以,那就算了!”

  乔西洲回神的时候,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看着自己在往后蠕动的双腿。

  慌忙向前拽住年息,“年息,我……”

  年息推开乔西洲的手,“我知道,你也无法接受,我现在也不需要你接受了,因为,我不爱你了!”

  乔西洲被年息这句话给霹得发晕,双眸霎那变得猩红,恶狠狠第瞪着年息,再次握住年息的双肩,“你喜欢薄邢言了是不是?”

  年息抿唇。

  乔西洲眯起了眼睛,表情有些狰狞,用力晃了晃年息,“是不是!”

  年息忽然尖声应了一声,“是!”

  乔西洲忽然安静了下来,他说,“年息,你怎么那么贱?”

  年息怔了怔,笑道,“我贱吗?”

  随而眸子深了几分,“他是我丈夫,我喜欢他有什么错?我喊着他老公,却喜欢别人,那才是个贱婊!”

  乔西洲什么也不管地将年息搂进怀里,“不是的,年息,你听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只是,只是什么呢?

  只是因为脑子一片空白?

  脑子一片空白,身子却下意识的往后退。

  这说明什么?

  只能说明,乔西洲灵魂到心脏,再到身子的每一粒细胞。

  潜意识在知道年息和别人在一起过的时候,都是无法接受,并且表示抗拒的。

  他再解释什么,都显得特别的苍白。

  年息一动也不动。

  乔西洲最后妥协,“那样最好了,年息,我其实也很脏,我们都没有资格嫌弃对方了!”

  “你说的没错,可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

  苏年在薄家等了很久,都没看到年息,有些急,就跟刘妈要了薄邢言的号码。

  苏年给薄邢言打电话的时候。

  薄邢言车内想起一阵刺耳的铃声。

继续阅读:第42章 柔情蜜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