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不知讨厌源自何处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3,570

  “妈!”苏景承扯了扯自己领带。

  回神,“我听说年息今天回来了!她怎么样?”

  申雅心头一跳,吱吱唔唔,“我怎么知道她怎么样?”

  苏景承蹙眉,也不想继续问母亲。

  毕竟年息和母亲不和。

  他觉得能不打起来,已经不错了,更何况,回门,年息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回来。

  苏景承并没有提公司的事情,他刚上任,却遇到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一件很棘手的问题。

  苏氏本来就是个老公司,在位的股东都是苏国民的同辈,做事情有些前怕老鼠,后怕妖的,管理理念顽固而保守。

  个个都想想着只要保住自己的资产就好,反正苏氏亏不了,每年拿着属于自己的分红,乐在其中,从来不敢冒险。

  所以,时间越长,苏氏和其他的企业之间的距离也就越来越明显。

  甚至是退后。

  所以,就算薄氏和乔氏都是苏氏的后辈,却真正地阐述了什么叫做后者居上。

  苏景承想要突破这样的窘境。

  可是合作却意外终止。

  对薄氏可能只是九牛一毛,对苏氏可能就是个大创伤。

  更让苏景承在苏氏如履薄冰。

  晚上薄邢言回来的时候,在餐厅坐下。

  逡巡了一下,“年息呢?”

  林青秋蹙了蹙眉心,“在屋里呆着呢,说是困,再睡会!”

  薄邢言怔了一下,站了起来,“我去看看!”

  薄邢言进来的时候,看见年息整个人缩成一团,躺在床上。

  整个人都被淹没在被子里面,脸色酡红。

  薄邢言一愣,拧眉上前,下意识的伸手贴上年息的额头。

  估计是今早被泼了一身的冰水,冻感冒了。

  想着伸手拿起电话,让刘妈找家庭医生。

  林青秋和薄老太太赶来,看到在瑟瑟发抖的年息,都惊呼了一声。

  “都怪我,疏忽了!”林青秋有些自责。

  薄邢言拧眉,“这关您什么事呀,不过是个感冒而已,打个退烧针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

  年息一直将自己捆在被子里面,医生想帮年息打一支退烧针。

  年息却如临大敌地抵抗着,一下子挣开了被子,跳下床,躲到薄邢言的身后,怎么都不肯打针,“不要打针,不要吃药!”

  年息知道自己肚子里有个宝宝,宝宝还小,受不了这些药物的侵蚀。

  薄邢言看着躲在自己身后的年息,心头叮的一下,有些软,莫名地想要妥协。

  反正只是发烧,应该不严重。

  不用打针其实也是可以的。

  “针别打了!别动不动就打针!”薄邢言开口。

  好在只是发烧。

  不能用注射的方式快速降温,就只能物理降温。

  医生让薄邢言给年息擦酒精,全身都擦。

  薄邢言起初并没有意识到什么。

  只是一并应着。

  医生出去之后,他才想到。

  给年息擦酒精?

  还是全身。

  那不是得脱衣服吗?

  浑身一僵,看着跟着退出去的刘妈,“刘妈,你来帮年息擦酒精!”

  林青秋却一个回神,“刘妈帮年息擦酒精,你做什么?”

  薄邢言一噎,总不能让母亲知道自己和年息不和。

  “我要出去一趟!”

  说着一脸无常地拿起钥匙,往门口走去。

  林青秋却扯住薄邢言的衣服,“去哪,自己老婆生病都不照顾,你去外头鬼混什么!”

  “我应酬!”

  薄邢言挥了挥手。

  林青秋被薄邢言气得不行。

  转过头,“刘妈你辛苦了!”

  年息怕生。

  从来都是。

  不喜欢别人碰她。

  她和刘妈不熟,很是抗拒,刘妈本来只是让年息躺下,年息确实乖乖躺下,可是立马在解她的浴袍的时候,腾的一下,闪了开去,桌面上的瓷器被不小心弄掉到地上,发出一声尖锐的声音。

  薄邢言刚走到楼下,就听到声响,有些不放心,顿住了脚步。

  刘妈跑了下来,边跑,边喊着“少爷,少爷!”

  薄邢言回头,随而地就往回赶。

  薄邢言回到卧室,看着一切完好无损的年息,松了一口气,“我来!”

  刘妈点头,退出了房间。

  薄邢言边往年息这边走,便扯着脖子上的领带。

  眉心有些拧。

  很快领带便被扯松,要系不系的,让人感觉到一股快要挣脱的不羁。

  凌乱又不失野性的帅气。

  扯完领带,修长的五指便开始整理袖口。

  衬衫袖口处的扣子是镶钻的,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薄邢言的动作很流利。

  将袖子往上折得一丝不苟。

  年息捂着被子,好奇地看着,像是在欣赏什么。

  薄邢言坐到床边,浑身一僵。

  沉沉地喝道,“脱、衣、服!”

  可是年息,两眼一闭,就睡了过去。

  薄邢言半响没听到动静,转过身来,看到皱着小脸在睡觉的年息,叹了一声。

  伸手,轻轻地扯开被子。

  动手解年息的衣服。

  薄邢言一个劲地给自己催眠。

  我只是帮年息,不然她得被烧傻了。

  年息迷迷糊糊地看见薄邢言在解她的衣服,鼓囊着,“你干什么!”

  薄邢言沉了沉,被年息这么突然醒来的一句你干什么给问得额间突突地跳起,“……!”

  年息心里有些委屈。

  也是被烧得有些模糊。

  薄邢言黑着一张脸,看着年息已经清醒,也就不扭捏了,打算直接点。

  于是,薄邢言伸手拽住年息浴袍上的带子,一扯。

  浴袍被打开。

  年息三点式地躺在自己面前。

  感觉鼻腔两条热流像毛毛虫一样,往外蠕动。

  浑身血液腾地往脑门上冒。

  他很担心,自己给年息擦着擦着,就擦出两条鼻血来。

  不能怪他,实在是年息正躺着,很傲人。

  年息卧躺着的的时候,也很引人犯罪,他是个男人,还是个正经的男人,没有反应才是不正常的事情。

  年息这样子,慵懒又无害,无害又妖媚,妖媚又带着致命的诱惑,真是真么看,真么让人什么都不想想扑上去就直接睡了。

  薄邢言的手在年息身上流转。

  薄邢言总觉得这手感真是熟悉得要命,为了刺激记忆,愈发留恋。

  可是他又感觉,年息身上的高温正通过指尖,一直传递到他身上。

  有种烈火焚身的感觉。

  感觉自己今天穿的裤子特别紧。

  瘪得他特别难受。

  诶,还是想不起来。

  薄邢言给年息擦完身子之后,给年息盖上被子,马不停蹄往浴室跑。

  洗了一个冷水澡。

  出来得到时候却看见年息踢开了被子,姣好的身子再次暴露在薄邢言的视线下。

  刚才那样销魂的触感再次刺激上大脑皮层。

  引得薄邢言浑身都起了化学反应。

  上千拉过被子将年息捂了个严实。

  今天本来就没吃饭。

  刚刚又大战了一场。

  简直是饥肠辘辘。

  换了一身衣服,再回头看相年息。

  自从看了年息的身子,他就感觉年息无论裹了多厚的被子,在他眼里,就是什么都没穿。

  担心等下有人进来,薄邢言扯开年息的被子,给年息穿上了衣服。

  确定什么都看不到之后才起身。

  刚好看到镜中的自己,满头大汗,像是刚才和别人大战了一场一般。

  有些怔然。

  平息下来之后,才走出了卧室。

  薄邢言填饱肚子之后,给年息带了一份。

  回到卧室,打算将年息喊醒。

  可是,手一顿,又收了回来。

  年息醒来之后,会不会很尴尬?

  不等薄邢言喊,年息自己都被饿醒。

  睁开眼,恰好对上薄邢言居高临下的审视。

  薄邢言一怔,收回视线,“吃饭吧!”

  年息点了点头。

  拿过碗筷,看到她向来喜欢的糖醋鱼,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掀开被子,就要往浴室跑去。

  可是脚一着地,她就觉得天旋地转。

  薄邢言心一惊,伸手揽住年息,抱着往浴室走。

  并不知道年息是孕吐,只觉得那是感冒引发的。

  年息也庆幸。

  吐完之后,薄邢言将年息抱了回来,生病的人都比较脆弱,薄邢言抱上她的时候,她连想都没想,直接伸手楼主薄邢言的脖子,将连贴在他的胸膛。

  薄邢言拧眉,却也没说什么。

  只是,他似乎准备要把年息放下来的,年息却不肯撒手。

  薄邢言淡漠地开口,“松手!”

  年息这才回神,哦了一声。

  薄邢言直接将饭菜端了出去,让刘妈准备一些清淡的。

  年息本来就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常常是别人给一点甜头,谁对她好,她会记住到死。

  年息过去的日子,过得很糟糕。

  她的日子,几乎都是在学校过去的。

  从回到苏家开始,她就选择寄宿学校。

  就算苏景承也要上学,她每天都可以乘顺风车,可是她就是不愿意回。

  她生病的时候,除了苏年,没有人知道。

  记得刚刚念初一的时候,第一次来大姨妈,那时候还没有上过相关的课程,什么都不懂。

  以为自己受伤了。

  很惶恐,很无助。

  第一次想要求助苏国民,打了一个电话回家,却是申雅接的。

  申雅却一个劲地再恐吓她。

  说她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别回来了,免得拖累苏家。

  年息被吓得脸都白了,以为真是像申雅说的那样子。

  一天都躺在床上,等死。

  谁能理解,一个十二三岁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躺在被染红的被单了孤苦伶仃的是什么个感觉,除了绝望还剩下什么。

  像这样的小感冒,她常常自己买一颗几毛钱的退烧片,自己直接往嘴巴里放。

  忍着忍着,就好了。

继续阅读:第33章 不用解皮带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