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不想做渣渣都不行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1,725

  不知道苏景承是有意的还是无意,年息一下子就没影子了。苏景承没能追上年息。

  ……

  薄邢言觉得年息这个女人就是怂。

  曝了新闻,就只敢躲起来。

  这些个记者找不到年息,就只能找到薄家。

  将薄家给围得水泄不通。

  他非常不高兴,非常不爽。

  林青秋回到家里,一直面无表情,忽然间转过身来,食指一下下地戳在他的胸膛,“你要是真想让奶奶气死,你就作吧,使劲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优秀,特别帅,除了是个总裁,还把车开得跟飞机似的,全世界的女人都围着你转?

  奶奶要是被你气得归西了,我一定是下一个!”

  薄邢言被林青秋戳得不停地往后退,一脸黑线,“……!!!”

  林青秋在他眼中,最大的优点也是唯一的优点,那就是孝顺。

  可是如今,为了让他娶媳妇,竟然说奶奶归西这个词。

  他不过是还不想结婚,不过是不想娶年息,结果竟成了作,薄邢言无辜得很。

  可是又不能想教训外人一样训自己的母亲,母亲也算是有些年纪了,把她气进了医院,操心的还是他。

  “还有,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下半年岑言升迁市长,这本来就是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该怎么做,你自己拿主意吧!”

  薄邢言一怔,林青秋看着心里叮了一下,转过身便离开,自己的儿子喜欢什么,她怎么会不知道,可是出生在薄家这样的大家族,谁又是有多少事情可以自己做主的,正因如此,她想既然薄邢言已经承担了薄氏,就不想薄岑言也像薄邢言这样活着。

  薄邢言是长子,一出生就注定要接手家族产业,有联姻的必要时,说不定他还得搭上婚姻。

  林青秋并不是顽固不化的人,她是真心想让自己儿子娶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

  但是,那个女的必须没有那么多的小九九,并且品行端正。

  年息的家庭条件跟薄家虽然是有些差距,但是也算是门当户对,对苏家也算知根知底,长得也是眉清目秀的,比起有些人,倒是像个大家闺秀,重要的是,薄邢言并不排斥年息。

  薄邢言抿唇,拧起了眉心。

  一个上午,薄邢言就像是吃了火药一样,逢人就开骂。

  开列会的时候,因为财务部的某个小员工报表做得不规范,圣旨一丢,让人捡东西滚蛋。

  那个小员工被吓得在会议室哭得稀里哗啦的,她是挤破了多少个脑袋才挤进的薄氏呀。

  薄邢言一看那小员工哭,想起年息那张脸,脸色变得越加的臭。

  心里萌生了一个邪恶的念头,狭长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

  娶就娶吧。

  娶了他也不碰她。

  让她守活寡。

  真寂寞的时候,他就勉为其难地睡一下,就当是玩玩。

  玩的尽兴了,再冷落她,让她深闺寂寞到自己提离婚。

  那时候,她们就没得说了。

  那时候他还是一个人,没啥区别。

  现在先安抚了母亲和奶奶再说!

  女人就是麻烦,就喜欢人家骗她。

  他不想做渣渣都不行。

  薄邢言按照自己对年息身份证上的地址的记忆,来到了苏家。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倒是有些讶异。

  还挺有钱的嘛,也不算是特别穷的那种。

  可是一想到年息姓年,这家的主人姓苏,苏家人,还不至于去穿那些地摊货吧。

  恍然大悟,大概是个佣人!

  诶!

  他薄邢言到底是有多没落?

  竟然沦落到去娶佣人的地步。

  进得了厨房,上不了厅堂。

  他想,年息这样的身份,是配不上他的。

  他应该先回家再询问一下母亲。

  免得到时候知道年息是个佣人,又反悔,可别伤了人家。

  可是薄邢言这表情,若是真说出那话,可真是要多虚伪,有多虚伪。

  可是林青秋其实早就知道年息的家庭,也知道她是随母姓,秀眉挑了挑,“娶,怎么不娶?”

  薄邢言和林青秋来到了苏家。

  林青秋知道薄邢言要去苏家,还是光着手去,便开口,“你是土匪头子?是想强抢妇女做你的压寨夫人还是什么?”

  无论年息是佣人还是千金小姐,聘礼这一关都不能少。

  该给的,必须得给。

  于是,在母亲林青秋的筹备下。

  身后紧紧跟着十辆私家车。

  全是装聘礼的。

  这些个聘礼,起码上千万。

  申雅看到的时候,着实亮了眼。

  年息这是上辈子踩了什么狗屎运,今世竟然能有这么有钱的家庭愿意让她做儿媳妇。

  林青秋觉得,主角是她儿子,第一句应该让她儿子说,博个好印象。

  薄邢言一开始就目的性很强。

继续阅读:第26章 我要和姓年的谈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