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掉价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1,750

  可是苏年最不喜欢的就是年息这样的性子。

  有些东西,她认定的,就会一条路走到黑。

  总让她觉得不安心。

  可是她又不能让年息去堕胎,年息也不可能会去堕胎。

  她明白亲人对她来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年息生平最讨厌单亲家庭所以不可能让孩子一出生就只有妈妈。

  所以,她除了支持,似乎真的没能为年息做些什么。

  只能尽自己所能地不让年息感到有负担。

  “孩子出来了,我要做干妈!”

  最后,苏年只能吐出这么一句话。

  年息怔了怔,“好!”

  年息在苏年这里吃了饭,睡了一觉,第二天下午才离开。

  离开的时候,苏年拉着年息的手,“息息,我有工作,你也有能力养活自己,如果,我说如果……”

  苏年咽了一口唾液,年息有些觉得莫名。

  “如果无论就算嫁不了孩子他爸,也没关系,咱不勉强,大不了我和你一起养,还有,就算嫁进薄家,也别一个劲地委屈自己……”

  年息一怔,心里有些泛酸,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出双愁扯住苏年的双颊,“你不会是要和我玩leis吧?我可……”

  苏年皱眉,一把伸手拍开年息的手,“别笑!”

  苏年眼眸熠熠发光,真挚得年息心里发烫,她一脸正经地继续,“你也别担心孩子没爸爸,咱学校很多男老师,长得不错,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学校的教授,在外头还要自己的产业,我跟他们都很熟的,一天给你介绍一个都没问题!”

  年息忽然感觉,似乎这个世界上,只有苏年才会在乎她的喜怒哀乐了,年息上千抱住苏年,“年年,还是你好,这世界上,只有你才会在意我的喜怒哀乐!不过,我才不会委屈自己,年息向来是睚眦必报的!想当初,我还做过大姐大!”

  苏年努了努嘴巴,“少来!”

  她狠狠拍了拍年息的背,“你给我凶起来,豪门媳妇不好当哩!”

  苏年在年息走后,去了一趟江城附近的孤儿院,在那里坐了一个下午的义工。

  苏景承就知道年息一定会来找苏年。

  年息刚从苏年家走了出来,准备拦出租车,可是面前忽然嗤的一声,停下一辆玛莎拉蒂。

  年息呼了一口气,转身就要走。

  苏景承已经从车上下来,拽住年息的手腕,往车里扯!

  年息使劲地挣扎,“你干什么!”

  苏景承将年息塞进车里,锁上车门,然后才回到驾驶坐上,嗓音有些森冷,“跟我回家!”

  年息顿了顿手,嘲讽道,“你有家,我可没有!我要下车!”

  苏景承并不听年息的话,还用力踩下油门。

  年息扯了扯嘴角,“我说,你门母子俩还真是搞笑,一个把我当眼中钉,一个又像是真是我弟弟一样,整天管我这,管我那,这样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真的好吗?”

  苏景承怔了怔,“我妈对阿姨做的事情……!”

  “别叫我妈阿姨!”年息厉声打断了苏景承的话,一脸嫌恶,“我这么讨厌你,我妈肯定比我还讨厌你。”

  苏景承瞥了一眼年息,“随你怎么说!”

  年息用力摆正自己的坐姿,“真后悔,当初没给你补上一刀!”

  苏景承抿唇没有说话。

  回到苏家楼下的时候,年息被苏景承拎着脖子往家里扯,年息一直嚷嚷着让苏景承放手。

  在客厅里被气得脸红脖子粗的苏国民狠狠瞪着年息。

  申雅二话不说站了起来,磕着瓜子,等着看好戏。

  这小婊砸,和人家乔家有婚姻,还跑去和别的男人同居,苏国民怎么可能同意。

  要知道,乔家和苏家一旦联姻,苏家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周转资金。

  苏国民这老东西,可宝贝他的公司了。

  这样的事情,她才不会阻止,反正苏家以后都是她儿子的,这年息能为她儿子做些事情,总比只给了聘礼,一个半承诺都没有的薄家强。

  苏景承挡住了苏国民的一巴掌。

  苏国民的一巴掌打在苏景承的脸上,年息下意识偏过去的脸蛋没有传来痛感,转过头,看到的是苏景承被打偏的脸,嘴角扯了扯,挑衅第看了一眼申雅。

  申雅尖叫了一声,上千扶着苏景承的脸,“你个老东西,你老眼昏花了是不是,你要打的那个小杂种在那!”

  年息抿唇,趁机从苏景承的手上抢过车钥匙,一个溜湫,往门口跑去。

  苏国民脸色一变,“还不给我去追!”

  苏国民一个劲在自家客厅徘徊,“混账东西!!!”

  申雅瞥了一眼,“你也知道自己养了个什么混账女儿,贱得掉价!”

  “你!”苏国民脸被涨红,食指颤抖地指着申雅。

  申雅站了起来,往楼上走去,“最好再也别回来了!”

继续阅读:第25章 不想做渣渣都不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