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我想这就是命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1,797

  像美国这样地广人稀的地方,到了晚上,住宅区便会变得异常寂静。

  某知名酒店,乔西洲一身黑色浴袍,宽大的胸膛微敞,身姿英挺,五官俊儒如斯。

  脑子里年息的脸一闪而过。

  嘴角微微扯了扯。

  好些日子没见年息了!

  乔西洲这些天并不在国内,昨天刚刚从甫城动身去美国,并不知道国内的事情。

  并且,这次出差事关重大,合约若是完成,那么他在甫城的那个工程便尘埃落定,他也就可以不必呆在甫城了。

  苏国民让苏景承找年息,苏景承找到苏年家的时候,苏年也在家,“苏景承?”

  年息也知道苏国民第一时间一定是去苏年那里找她,所以她那天没有立马去找苏年。

  而苏家和薄家两天来都门庭若市。

  苏年是一直知道年息行踪的人,在知道年息回江城之后,第二天和年息约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年息去找了苏年。

  苏年不是本地人,在A大大学毕业之后,选择考研,后来直接留校任教,并且一直住在学校。

  年息有苏年租的公寓的钥匙,来到学校之后,直接直奔苏年家。

  学校的教职工在学校公寓租房子会比外面的人在学校租房子要便宜一些。

  年息进了苏年家后,直接往卧室走去,边走边将自己脚上的平底鞋踹掉。

  然后略显疲惫地将自己砸进大床。

  或许是怀孕的原因,年息有些嗜睡。

  一碰到床,立马就来了睡意,很快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苏年火急火燎地赶回来,开了门之后,便看到年息成一个大字,趴在自己的床上。

  松了一口气。

  年息说她怀孕了。

  说她正在为嫁给孩子他爸做努力。

  所以,早上的新闻,估计是她放的。

  可是在看到新闻的时候,她还是怔了一下,对象竟然不是乔西洲。

  心底叮的一下,疼了疼。

  她绝不会认为年息是这么随便的人。

  苏年走上前,轻轻地打开柜子,拿出一张薄薄的被单,披到了年息的身上。

  随而将空调的温度调的高了一点。

  都怀孕了,不能吃药感冒了很麻烦。

  刚把温度调下,转身,就看到年息瞩瞩地看着她。

  “抱抱!”

  年息扯起了嘴角,“好久不见了,抱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友谊天长地久!”

  苏年放下遥控器,倾身,“友谊天长地久!”

  年息笑着,可是竟有些想哭。

  只有在苏年的面前,她才会有这种想要说出那种感觉天下人都对不起她的怨诉。

  “恭喜你呀,当妈妈了!”

  年息一怔,泛着泪光的双眸笑得眯了起来,“确实值得高兴!”

  年息没再继续说下去,苏年也不问,年息不说,她就不问。

  想着伸手抓住年息的胸,并一脸探究地说着,“听说怀孕的女人会变大!我摸摸看!”

  年息瘪了瘪嘴,自己也伸手托了托,“嗯,你摸摸看,是不是大了!”

  “今天孩子他爸说,我就是长到36E都不想睡我!”

  苏年扑哧一声,一脸嫌弃,“别说你没36E,你就是36C的时候光着身子跑到他面前,他也不一定会迫不及待地睡你!”

  年息嘟着嘴巴,“这个我早就知道了!”

  苏年一怔,抬头的时候,果不其然,看见年息正瞩瞩地望着她。

  “他还不知道孩子的存在!”

  年息蹙着眉心,说道,有些无辜。

  “也不知道我和他睡过!”

  苏年惊愕地望着年息。

  年息咬唇,“一个多月以前,电视台台长在庆功宴上给我下了药,趁我昏昏沉沉的时候,将我带到了郊外,我差点被他侵犯,我用花瓶将他的脑袋砸开了花,才跑了出来。

  我跑出来之后,看见了一个房子,房子的落地窗没关,所以我就爬进去了,看见了一个男人,我就地扑了上去。

  我本来不想知道这个男人长什么样子的,可是我偏偏最后鬼迷心窍地看了一眼!

  第二天早上,我去看我妈的时候,发现申雅让人挖我妈的墓,我很生气,和苏家闹翻了。

  我觉得我只有乔西洲了,所以,我找到了甫城,可是我却发现,其实根本就是我在自作多情。

  年年,我的心真的很疼!”

  年息说着嗓子已经沙哑,“在我心最疼的时候,他把被丢在路边的我捡回了家!”

  苏年觉得心里很酸,很酸。

  可是她却只能嗯了一声。

  “后来我就发现我怀孕了,我想,这就是命啊!老天让我看清了孩子他爹的脸,就是为了让我找的!”

  年息的语气中透着一股笃定,又有些无奈,无奈中又透着一股侥幸。

  苏年觉得,年息现在可能还不喜欢孩子他爹,但是她觉得,年息一定会很努力地去喜欢他。

  将来有一天,她的整颗心都会是他的。

  薄邢言将会是个比乔西洲不知道重要多少倍的存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