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不喜欢的只是我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3,666

  那种恐慌的感觉,几乎要将她淹没。

  “我的孩子!”

  年息说的很轻,轻的好像怕吓到腹中的孩子一样。

  悲痛地呢喃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双手狠狠按住腹部,努力地想要留住,怎么可以有这么多血?

  “妈,妈!”年息又拽住林青秋的衣摆,无助地呜咽着,“救命!”

  可是随着才过了不到一分钟,年息忽然仓皇失措地捂着肚子尖叫了起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让林青秋的差点疼得晕过去。

  最先回神的是刘妈,管不上林青秋,马上跑了出去让司机开车过来。

  年息一直死死地忍着,不让自己失去意识。

  她怕自己眼睛如果一闭上。

  孩子就真的没了。

  林青秋一颗心被吊了起来,她不知道年息知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看她的样子,像是早已知道。

  但是为什么又不告诉他们?

  难道怀了她薄家的孩子,有这么见不得人?

  她看不懂年息。

  如果真的是年息明知道自己怀孕了,也不告诉她们,她肯定不会原谅她,也不会原谅自己。

  这些天,她一直觉得太热,就让刘妈准备的饭菜里都搀着凉性很重的食材。

  如果年息流产。

  肯定和这些都脱不了关系。

  孕妇不能吃寒性的东西。

  如果孩子死了,她们就都是凶手。

  “太太!”刘妈也哽咽。

  年息被推着从手术室出来,林青秋踉跄着跑了上去,如果没有刘妈搀着,她估计会跌倒在地上。

  年息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原因确实是年息不忌口。

  林青秋悲戚,“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

  年息在听到自己孩子已经没了的消息的时候,心里一滞,很久都回不过神来,整个人,好像被抽了主心骨,全身都发抖。

  那种一直以来努力去筑的墙轰然坍塌。

  医生要走,年息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条上前拽住一声的衣摆。

  “医生,医生,你再帮我看看阿!”

  “我一直都很好,我一直都很注意的啊!”

  “我……”

  年息痛哭出声,“我那么努力地想要保住他,怎么就这样没了!”

  林青秋掩着嘴,悲痛地走了出去,想打电话让薄邢言马上回来,却收到一个电话,随而得到一个文件。

  她怔了一下,将文件袋打开。

  却在看到文件上的标题的时候,大吃一惊。

  她收起了电话。

  将文件紧紧揣在怀里。

  林青秋回了家,刚好遇见前来的申雅。

  她拧了柠眉心。

  好在老太太今天不在家,不然估计得被气死。

  老太太这么喜欢孩子的人。

  这样连她都接受不了的事情,她怎么去接受?

  林青秋为了瞒住今天的事情,将家里的佣人都换了一批。

  年息还在医院,申雅倒是到了薄家。

  “亲家母!”

  申雅谄媚着上前,一脸热络,“年息呢?”

  倒是透着几分关切。

  林青秋狐疑,晃了晃脑袋,有些晦涩地开口,“出去了,估计得几天才回来!”

  “亲家母,今天这天气也挺好,我门一起去喝杯茶如何!”

  林青秋是个传统的女人。

  对茶道颇有研究。

  申雅最喜欢的是那种高档的五星级包厢。

  叫她去喝茶,还不如和她去做spa来得强。

  可是到底是薄家。

  不好拒绝。

  林青秋和申雅来到了一家会所。

  这家会所是申雅唯一个没有去过的会所。

  这家会所对会员的身份要求极其苛刻。

  能进出这里的人都是江城的权贵。

  像苏家这样彻彻底底的商人,是没有进入这样场所的机会的。

  心里对年息的怨怼,又重了几分。

  年息她,何德何能,能嫁进这样的家庭?

  林青秋带着申雅在会所里转了一圈,坐了个spa和足疗,最后才坐下来喝茶。

  申雅是个性子有些急的人,熬了这么九扔不听见林青秋进入主题,有些着急,,“不知道亲家母今天早我有什么事?”

  林青秋抿着唇,一怔,“听说苏家和乔家走得挺近!”

  申雅心里得意地笑了笑,总算说道主题。

  “可不是么?年息和乔西洲呀,本来都准备结婚了……”

  林青秋皱起了眉心,申雅作势捂住嘴巴。

  林青秋扯了扯嘴角,“喝茶!”

  申雅回到苏家之后,很是开心,每走一步,就哼一个曲。

  年息接下来的日子,估计不好过咯。

  她要的就是她不好过。

  看今天林青秋那样,估计是对年息产生了嫌隙。

  林青秋在自家沙发坐了好一阵。

  薄老太太今天没有回来,去三圣寺吃斋念佛去了。

  林青秋庆幸老太太不在,否则,老太太若是知道这样的结果,可能会被气死。

  年息一个人在医院。

  哭到嗓子都哑了。

  最后不哭了,却呆呆地坐在病床上。

  木讷得像一只没有生命的木偶。

  她想找些事情做。

  也想知道,薄邢言如果知道他并不期待的孩子死了,他会是什么反应。

  有了这样的念头,年息拿起了手机,拨给了远在太平洋的一端的薄邢言。

  国内太阳正烈,年息眼帘扇了扇,往窗外看去,眼睛却好像被光线刺痛,可是发肿得到眼光依然一眨不眨地看着最猛烈的太阳。

  他刚刚入睡不久。

  就听到手机铃声在响。

  剑眉拧了起来,伸手往床头柜摸索。

  接了起来。

  年息和薄邢言生活了这么长时间。

  一听薄邢言这慵懒的声音,便知道薄邢言在睡觉。

  她的嗓子有些哑地开口,“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也许薄邢言并不知道孩子的存在。

  也许他不喜欢那个孩子。

  可是他却是孩子爸爸。

  薄邢言被年息这样的语气感染,心里竟有些泛着沉。

  没有了睡意,靠着床头坐了起来。

  “什么事?”

  薄邢言的声音多了一丝清明,少了一抹惺忪。

  年息忍住哽咽,“没事,我只是想你了!!”

  薄邢言被年息这样突如其来的,有些像是告白的话语刺激得有些脑热。

  睡意全无。

  年息挂了电话,觉得这世界上,又只有她一个人了。

  薄邢言却不高兴了。

  不甘心地往回拨。

  年息看到薄邢言的号码,有些哽咽。

  “谁让你挂电话了?”

  薄邢言的语气有些冲。

  年息哽咽着,“我觉得你不想和我说话!”

  薄邢言一怔,五指抓着手机,不自觉地收紧。

  却嘴欠地开口,“知道就好!”

  说着就想挂电话。

  年息却又开口,“你也是喜欢孩子的吧,不喜欢的只是我,对吗?”

  薄邢言有些不悦地抿起了唇瓣。

  沉默,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年息。

  年息真想听薄邢言反驳。

  可是年息却忽然挂了电话。

  年息掩着脸,她一定是猜对了。

  却陷入了更深的愧疚中。

  她觉得,如果自己在努力一点,说不定过些日子,薄邢言就会喜欢她了。

  她的孩子,就能被薄邢言接受。

  都是她不好。

  没有好好保护腹中的孩子。

  让他失去了来到这个世界的机会。

  年息坐在床上,空洞地看着外面。

  她手上的手机滑落在床上,一直在震动。

  来电显示上写着老公。

  护士来查房的时候,看到年息一个人怔怔地坐着,叹了口气。

  走的时候,年息忽然开口,“护士小姐!”

  护士转过身,“嗯?”

  “可以给我找一只笔和一张纸吗?”

  护士几分钟之后,又给年息送来了一张纸和一支笔。

  年息拿起笔刚碰上纸,笔尖就娴熟地勾出三个字。

  薄邢言。

  年息一怔,在那三个字上花了一条粗粗的黑线勉强可以盖住那个名字。

  年息没有学过画画,只会滑一些小学生学的简笔,像蜡笔小心那样,像大耳朵图图,像殷桃小丸子那样子的小人儿。

  她不止一次想过自己的孩子会长什么样子。

  却唯一确定的是,他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地学会喊妈妈。

  会像电视里的可爱的孩子一样。

  萌哒哒的。

  会有一张好看的脸蛋。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了。

  她又想起了苏年,拿起电话的时候,看到几个来电显示,忽略了之后,给苏年拨了过去。

  挂完水以后,年息就申请了出院,她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苏年那里,并在那里住了两天。

  回到家里的时候,年息发现家里的佣人都被换了一批。

  “妈?”

  年息疑惑。

  林青秋却只是拧眉,“过些天奶奶回来了!”

  年息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奶奶年纪这么大了,经不起打击,年息心里越加的觉得愧疚。

  薄邢言第二天回来到时候,看到家里都是生面孔。

  问了一声,“怎么回事?”

  “要不把您儿子也换一批?”

  林青秋瞥了一眼自家儿子,“我倒希望你不是我儿子!一个两个不让人省心。”

  说着站起身,往自己卧室走去。

  薄邢言一怔,有些莫名其妙。

  回到卧室的时候,年息蜷着身子躺在床上。

  薄邢言上千,忽然想起前两天年息不接他电话那事。

  有些不满,伸手想将年息拽起来。

  可是年息却自己张开了眼睛。

  看了很久薄邢言,转过身,继续躺。

  薄邢言觉得年息这两天不见,脾气倒是见长。

  这天晚上,是两个人生平第二次真的同床共枕。

  年息睡觉的时候,有攀附东西的习惯。

  像公仔,像被子。

  抓着就想抱。

  大半夜的时候,年息转过身来,抱着薄邢言的腰,脸蛋紧紧地贴在薄邢言的胸膛。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薄邢言醒来的时候,看见年息整个跟八爪鱼似得攀在他身上。

  有些怔然。

  心里闪过一丝不想要早起的念头。

继续阅读:第36章 年息,喜欢你的乔大哥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