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年息,喜欢你的乔大哥么?
高尚的人民币2016-04-27 16:013,649

  年息其实早就醒了,就是不想起床。

  薄邢言难得对她这么好。

  薄邢言在床上拖了半个小时才起来,洗漱之后,年息也醒了。

  薄邢言正在整理衣服,看着年息醒了之后,蹙了下眉心。

  “过来!”

  年息温顺地从床上爬起来。

  往薄邢言那边走去。

  薄邢言将领带塞到年息的手上。

  “给我系上!”

  年息点了点头。

  踮起了脚尖,双臂跨国薄邢言的双肩,又收回来。

  薄邢言自然地躬了躬身子,为了方便年息动作。

  这样的感觉,像是在拥抱。

  年息的下巴在他的脸侧,时不时蹭一下。

  薄邢言有些出神,脑子里忽然想起昨天陆沉说的那个宴会,乔西洲也会出现。

  垂了垂眼帘,“你准备一下,后天晚上有个宴会,你跟我一起赴宴!”

  “为什么找我?”

  薄邢言有些不悦,“你是薄太太,我们刚结婚,自然不能让人觉得是貌合神离!”

  薄邢言眼底闪过一丝不耐。

  “你只管打扮得漂亮一点就行!”

  说着年息已经为薄邢言整理好领带。

  年息看着一身笔挺的薄邢言,嘴角扯了扯。

  一天都在思忖着要穿哪件裙子?

  说着年息已经为薄邢言整理好领带。

  年息看着一身笔挺的薄邢言,嘴角扯了扯。

  一天都在思忖着要穿哪件裙子。

  薄邢言在经过商场的时候,才想起,年息似乎没有什么好看的衣服。

  年息还没有跟薄邢言说,晚上,薄邢言就拿着衣服塞到了年息的手上。

  年息疑惑地打开盒子。

  是一件火红色的裙子。

  年息从来没穿过这么妖艳的红裙。

  也明白,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驾驭这样的衣服。

  有些忐忑地试穿了一下,免得到时候穿着才发现突兀。

  薄邢言刚刚洗完澡出来,就看见年息在镜子面前摆弄。

  视线都被年息给吸引,有些摆不开视线。

  “我只是试穿一下,担心不好看!”

  看到薄邢言这么一个表情,心里也是有些失落,“你是不是也觉得不适合?”

  薄邢言回神,应了一声,“你很适合红色,玫瑰红!”

  年息笑着,虚荣心里冒着泡泡,捻着裙摆在薄邢言面前转了一圈,裙摆扬起,年息像足了一直火红色的花蝴蝶。

  她笑得很灿烂,薄邢言似乎第一次看见年息这么纯粹的笑容,自己的唇角也似乎被感染一般,微微荡起。

  她的肌肤很白。

  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不仅如此,还在这白炽灯的照耀下。

  薄邢言竟有些饥渴地地吞咽了一声,回神的时候神色变得有些深谙,他想起他给年息擦酒精的场景。

  再往年息看去,他竟然看到了未着衣服的年息,光溜溜的。

  薄邢言脑子里轰轰轰地炸开一片,脸上的表情有些僵,活像是刚刚遭受了异常晴天霹雳。

  他薄邢言竟然沦落到想象年息的地步!!!

  狠狠低咒了一声,恶狠狠地瞪着年息,用力将毛巾一甩,随而边擦着头发边往床上走。

  年息穿着这么一件妖娆的裙子,不仅不突兀,还特别的让人感觉惊艳。

  妖娆的裙摆一直沿着年息的腿蔓延到脚跟。

  将身体的线条勾勒得很完美。

  这是一种妖艳又脱俗的感觉。

  头发被高高挽起,美丽的脖子完全被暴露在空气中。

  特别是那漂亮的锁骨。

  诱人得很。

  年息觉得薄邢言有些不对劲,捻着裙摆往他靠近。

  年息一怔,“诶,你头发还湿着!”

  说着倒转了方向,往放着吹风机的抽屉走去,年息弓着身子在找吹风机。

  薄邢言瞥了一眼,恰巧看见年息高高撅起的臀、部。

  坐了起来,恶狠狠地瞪着年息的屁股,以一个极快的语速吼了一声,“年息!”

  年息回头,“嗯?”

  薄邢言掐着眉心,呼吸清新的空气,一脸无力,“别把你后面对着我!丑死了!”

  年息一囧,下意识的伸手捂了捂,哦了一声。

  然后蹭上来,将吹风机的插头插上,对着薄邢言得到脑袋,呼呼地吹着。

  她的五指插进他的头发里。

  贴着他的头皮,引得他一阵痉挛。

  薄邢言猛地挣开眼睛,伸手扯掉插头,恼羞成怒第推开年息,“别碰我!”

  弄得他一身火。

  年息抿唇,偏还跟薄邢言杠上了,直接将吹风机丢床上,以迅雷之速爬上薄邢言身上,不安分的小手往下爬,眼波流转,饱满的红唇抖了抖。

  薄邢言浑身轻颤了一下,溅了一身鸡皮疙瘩。

  年息又说,“老公,想亲我么?”

  舔了舔舌头,年息的脸离他的越来越近,然后,然后直接无缝连接!

  那么一霎那,他感觉自己失了魂,情不自禁第抬起了手,可是就在他碰到年息的时候,年息一把将薄邢言推到在床上,自己则跳下了床,马不停蹄第往浴室跑。

  薄邢言有些怔,死死咬着牙,“年、息!”

  年息换下了裙子,洗了澡出来之后,直接往床上钻。

  薄邢言推搡着,“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睡了你!”

  年息努着嘴巴,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往薄邢言怀里钻,“我还怕你不睡我!”

  ……

  年息挽着薄邢言的手肘进了会场。

  一会之后,薄邢言忽然推开年息,让她自己一个人先坐着。

  年息很听话地找了一个角落,坐下。

  等着薄邢言忙完了来找他。

  过了挺久,薄邢言都没有出现。

  后面来的有个好色的男人注意到了年息。

  端着酒就往年息这边走。

  “美女?喝一杯?”

  这种场合下出现的女人,要么是那个男人的心肝宝贝。

  要么是可有可无的女伴。

  一般心肝宝贝人家都恨不得放裤裆里装着,睡会把自己的宝贝这么孤零零地丢在这么个角落。

  年息在他们眼里就是那么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伴。

  “我不喝酒!”

  年息有些不悦。

  秀美拧起,就要站起来。

  一个男人却轻佻地拽住年息的手腕,用力一扯。

  年息跌落在那人的怀里。

  年息开始有些紧张。

  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放开我!”

  年息脸蛋鼓了起来,神色有些紧绷。

  年息挣不开,喊了一声薄邢言。

  那人怔了一下。

  随即笑出声来。

  我刚才才在外面见着他,可是人家似乎没有回来的意思!

  说着掐住了年息的下颚。

  明眸瞪大,一脸不可置信。

  “他走了?”

  年息的情绪开始失控。

  声音也变高了。

  “放开我!”

  那人却完全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年息刚想做些什么,却被进来的人吸去了视线。

  “放开她!”

  乔西洲淡漠如冰地开口。

  恢宏的五官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场。

  那人似乎还没回神。

  乔西洲已经迫不及待上前,一把拽过年息。

  年息一个踉跄,扑进了乔西洲的怀里。

  有些怔然。

  薄邢言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场景。

  你侬我侬的。

  大家都将目光投到了薄邢言的身上。

  年息回神,推开乔西洲,仓皇失措地往薄邢言身上扑去。

  薄邢言没想到年息反应这么大。

  也不知道年息竟然会一个劲往自己身上冲。

  撞得他有些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

  还紧紧抱着他的腰。

  薄邢言瞬间感觉有些无力。

  拖着年息往外走。

  乔西洲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心,心里有一刹那的空白。

  他怎么就把年息给丢了。

  为什么他现在才知道年息对他的意义?

  目光随着年息和薄邢言的身影,一直往外看,再次狠狠拽紧了掌心。

  将双手负立在身后,面无表情地往刚才轻薄年息的男子走去。

  “刚才用哪只手碰年息?”

  乔西洲嘴角咧着。

  那人不开口。

  乔西洲却忽然打碎了一只瓶子,将尖锐的玻璃扎进了那男人的手心。

  乔西洲的狠绝,实在是令人背脊发凉。

  他转过身,踏着步子往回走。

  神色冷漠得好像谁也不认识。

  年息在听到那个男人的尖叫之后,怔了一下,顿下脚步,松开薄邢言的手心,往回走。

  看到男人手上插着尖锐的玻璃,惊了一下。

  随而看相乔西洲。

  眼底晦涩难明。

  乔西洲一怔,看向年息。

  “年息!”

  乔西洲往前踏了一步,年息受惊般地往后退了一步,往薄邢言的方向跑去。

  心里一直默念着,薄邢言才是我的未来。

  乔西洲什么也不是。

  回到车上之后,年息一直低垂着脑袋。

  司机在前面开着车,中间的隔板被放下。

  薄邢言靠在真皮座椅上,眉心有些紧蹙。

  可是神色却没什么异样。

  “我刚才只是……”

  她只是觉得太惊讶了。

  乔西洲竟然会为了她,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与人做对。

  薄邢言挣开眼睛,坐直了腰板,转过头伸手掐住年息的下巴,微微抬了起来,眼底晦涩不明,蛊惑道“年息,喜欢你的乔大哥么?”

  年息看着薄邢言有些蛊惑,又溢满纵容的眼睛,眼波迷离了起来,并没听清薄邢言的话!。

  薄他暗哑的嗓音像一道小溪,潺潺的,流进年息的耳蜗,她差点就应了一声喜欢,薄邢言又开口,“你如果觉得还喜欢你的乔大哥,你就去追!”

  年息脑子轰隆一声,将薄邢言的话听的清清楚楚!

  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密密麻麻地泛着疼,低低道,“我不好吗?还是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讨厌!”

  薄邢言抿唇沉默。

  “停车!”

  年息淡漠地开口。

继续阅读:第37章 我和我老公感情好着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婚欲醉:总裁情难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