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沫沫让我抱会儿
慕寒殿2016-04-27 16:013,255

  由于洗手间处的走廊光线较暗,因此刚才发生的一幕并没有人注意到。洛亦辰拽着颜子沫的手腕,将她紧扣着向走廊旁边的电梯拖去。

  电梯直接上了顶层,洛亦辰拿着一张卡,便打开了顶楼的1025室。

  将颜子沫猛地望房间里一拽,洛亦辰用脚直接将房门关上。

  “颜子沫!”洛亦辰一步一步走来,眼中的温度仿佛能将人灼伤。

  颜子沫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便低垂了眼睛。他刚才拉她的手腕时太过用力,她的皮肤本来就娇嫩,此时手腕上好几道红色的手指印,还生生地疼。

  洛亦辰被颜子沫忽视,正窝火之际,目光顺着她的就落到了她的手腕上,顿时,好像有一盆冰水浇下,连同他的心里都好像被碎冰凌迟得阵阵泛疼。于是,原本的责问讽刺到了嘴边,便再也无法开口了。

  颜子沫抬头望向洛亦辰,见他突然不说话了,本来她已经完全作好的心里防御瞬间便没了用场,不禁有些发呆。

  洛亦辰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她精巧的面孔上,黑亮的大眼睛静静地注视着他,因为刚才吻过,她的嘴唇还泛着点点水光,红润闪亮,就好像邀人采撷的樱桃。

  洛亦辰心中动了动,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吻了下去。

  他的吻不同于先前任何一次,这次的吻格外地温柔细致,轻轻描摹辗转,他捧着她的脸,就好像对待一个万分珍视的宝贝。

  颜子沫被突然这样的洛亦辰弄得有些发懵,他不是应该和平时一样凶她吼她的么?怎么突然转变了态度,还是说,他把她当做了相框中的那个人?

  洛亦辰揽着颜子沫的腰,越吻越深,就好像要借助这个吻,将彼此嵌入灵魂里。唇。瓣上传来的清甜气息让他沉醉,这样的场景就好像在很多次午夜梦回里尝到过的一般,只是现在是真实,不是虚影幻境。

  他们此时在望海云都的顶层,房间里没有开灯,因此在落地窗前,便能看到外面璀璨的夜景。

  望海云都之所以得名,就是因为其下方有一条横穿A市的云河,河畔两旁是闪耀明灭的灯光,河畔中,还有不少游船缓缓驶过,宁静唯美。

  洛亦辰放开颜子沫的时候,便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下方一片琉璃光影。心底突然有什么东西泛滥成灾,他伸出手臂,将她整个儿拥进怀中。她的头低顺地靠在他的肩膀里,她几乎整个儿都嵌在他的身体里。他突然觉得,这四年来心里一直都填不满的空洞,突然之间被填平了。

  颜子沫此时越发地肯定,洛亦辰必然将她当做那个女子了。房间中光线黯淡,所以他看不清她的面孔,因此便可以顺理成章地将错就错了。

  心里的酸胀感越来越强烈,即使他此时的怀抱又温暖又安全,可是她都不想要做任何人的替身!她在他面前尊严尽扫,不能让最后一点儿自我都失去了!

  于是,颜子沫动了动胳膊,便要挣脱开来。

  “沫沫,别动,让我再抱一会儿。”洛亦辰再次收紧了手臂,将头埋在了颜子沫的发间。

  沫沫?颜子沫一呆,突然之间,心底划过一道亮光。沫沫?还是默默?她可记得,这A市可是还有一个默默。

  盛世洛城、蕴景地产、九州地产、华夏国际,乃是A市地产业的四巨头,而林默默便是华夏国际的千金。

  只是,林默默自从初中毕业之后,便去国外读书,所以这几年倒是很少见到,所以,她几乎都忘了这个人的存在。可是现在听洛亦辰用这样的语气唤着“沫沫”,她不期然,就想起了当年见过的一个画面。

  那还是她初一的时候,有一次一道题不会做,便去洛亦辰家找他,结果,他一言不发将她赶了出来。后来,她在自家阳台看到,一个女孩子到洛家,不过两分钟,洛亦辰就和她一起走了出来,接着,坐上了女孩子过来时坐的车,不知去了哪里。

  那时候,林默默在学校里也算是风云人物,她比洛亦辰小一岁,高颜子沫一级,因为家境优越再加上成绩优秀又长得漂亮,所以几乎同学都认识她。

  当时颜子沫也没多想,可是如今一回想,便突然觉得好像无形中有一根线,将一切都理了个清楚。所以,林默默出国后,洛亦辰才会不告而别地跟着出国,或许因为两人在国外的不欢而散,所以洛亦辰回来之后脾气才变成这样。

  而正好,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mo的发音,以至于此时他将她当作了他喜欢的那个女孩!虽然过去洛亦辰也叫过自己“沫沫”,但是现在回想,洛亦辰似乎是从初中开始才这么叫的,那就是说,是因为那个女孩!

  他是多么喜欢林默默,才会在她碰触相框的时候那么紧张,才会说有的东西她不配去碰!

  颜子沫一瞬间想明白了很多,只觉得心底都被一股难以名状的感觉揪得难以呼吸,偏偏此时洛亦辰还格外深情地拥着她,更让她觉得是一个巨大的讽刺,比他对她冷眼说着那些难听的话还让人难受!

  如果再和他这样待下去,她会疯掉的!颜子沫猛地用力,洛亦辰没有预料,顿时被她推了开来。

  “我要走了。”颜子沫生硬地道。说着,便向着房间大门走去。

  “你去哪里?!”洛亦辰被突然推开,已经平息的怒火顿时蹿起,几乎本能地,便拽住了颜子沫的手腕。可是想起她刚才手腕被他弄红了,顿时放缓了力道。

  “我回去参加宴会。”颜子沫只觉得再和他一起多待一刻都是对自尊的亵渎。她已经在他面前抬不起头了,不能再让自己彻底跌进泥淖里。

  “回到宴会?!”洛亦辰好像听到了世间最荒唐的话,他冷冷地重复一句,不怒反笑:“颜子沫,你就是这么喜欢对男人投怀送抱,所以迫不及待要去周旋在他们之间了?”

  闻言,颜子沫的脸色有些发白。

  洛亦辰又继续道:“怎么,被我说中了?刚才和那个东方肃又做什么交易了?还是说他根本无法满足你所有的要求,所以你现在要去寻找下家了?”明明是格外好听的声线,此时却凉薄寡淡,一字一句,直刺得颜子沫体无完肤:“让我想想,你既然想要交易,那么应该选择有点用的角色吧,比如今天宴会的主角,九州地产的两位公子。对了,大公子还是二公子好?大公子成熟稳重,二公子懂得情趣,这两个人我都比较熟,要不要我帮你引荐?”

  颜子沫怔怔地听着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她的脑袋嗡嗡作响,到了最后,她好像痛得麻木了,明明想哭,却发现眼睛干干的。她抬起头,迎着他的眼睛,轻轻笑道:“你说对了,我就是这样,反正交易过一次了,不在乎第二次、第三次,怎么样,我这样回答你满意了?还是说我们明明完成了交易,你反悔了?堂堂的盛世洛城天子,不会这么出尔反尔吧?”

  交易?!第二次、第三次?!洛亦辰只觉得自己心底的火山瞬间就被彻底点燃,她竟然这样不知自爱地说还会和别人交易?!他的呼吸都几乎不是自己的,胸口不断地起伏,耳边不断回响的,都是她刚才那些话。洛亦辰扬起手臂,便要给颜子沫一巴掌。

  然而,当看到她不知因为生气还是什么,越发苍白的脸,他的手就好像被什么拽住,根本扇不下去。

  洛亦辰狠狠地放下手掌,一把拉开房间的门,将颜子沫猛地推了出去:“滚,你要和谁交易就和谁去,再也别让我再看到你!”

  颜子沫被他一把推攮到了门外,往前走了几步,才扶着墙站稳,而身后突然响起巨大的摔门声,让她猛地一惊,半晌,才平复下来。

  她的背靠在华美的走廊上,缓了缓,深呼吸了许久,才踩着高跟鞋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洛亦辰摔了门,再看到此刻空无一人的房间,心里更加烦乱。正巧,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低头,看到是孙笑语打来的,洛亦辰拿起手机便狠狠一摔。手机砸到了墙边的昂贵的水晶台灯上,顿时,哗啦啦响成一片,无数的水晶碎片掉落,在外面灯光的折射下,就像是碎了的一地琉璃。

  他什么时候说过不帮她了?他还没有拒绝她,她就迫不及待地要对其他男人投怀送抱了!

  相比于四年前发生的那件事,她现在的样子才更是让他愤怒不已,不,不仅仅是愤怒,还有痛心!

  洛亦辰站在落地窗前,望着下方的游船和流水,相比于外面云河边的温馨宁和,此时华美的房间反而像是一片荒芜的冰原。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他猛然回神,她现在真的是去和那些人做交易了?想到她和别的男人喝酒、和别的男人跳舞,想到那些讨厌的手揽着她的肩、她的腰,洛亦辰就觉得比死还要难受。

  她是他的,是他一个人的,即使他恨她,那也是他一个人的事,他爱怎样对她都行,可是,绝对不容许他人染指!

  想到这里,洛亦辰一把拿起房卡,打开房门,便向着电梯匆匆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婚宠:总裁大人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婚宠:总裁大人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