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你不知道她喜欢你?
林如斯2016-04-15 16:061,529

  这一夜因为沈毅睡在我身边的关系,辗转反侧直到半夜才睡下,一早醒来窗外天光大亮,墙上的西洋钟正好指向十点。我打了个哈欠,叫了两声月棠,不一会儿她来伺候我洗漱。

  刚睡醒还有点迷迷糊糊的,头脑不清醒,我随口问了句,“沈毅呢?”

  月棠从衣柜中拿了条乔其纱的连衣裙给我,淡蓝色十分轻盈,领口不算太低,露出一截颈子白皙如玉。自从落到这具小姐身体里,除了性格还是我自己以外,其余的穿衣打扮,都是极为淑女的,渐渐的我也习惯了。购置洋装过后,那旧式的衣衫也极少穿着,我挑了几件好的,送给月棠,其余的扔在柜子中吃灰尘。

  “将军在楼下,常副官一大早来过,跟将军在书房谈了一会儿军事,这会儿已经离开了。”月棠说。

  “哦。”我坐在镜子前,任由月棠帮我梳头发,又听见她说,“将军叫我别吵醒你,只在门口候着,怕你醒来找不到人。”

  我怔怔地捏着手中的水晶发卡,昨夜里他在我耳边的那几句话还格外清晰。其实,我有些搞不懂沈毅了。新婚洞房之夜,纪曼柔拿着纪书眉的遗像来叫我请安,我便知道,这沈毅对蒋家小姐一见钟情,不过是因为蒋小姐眉眼间和纪书眉有几分相似,他深爱的,应该是纪书眉,蒋家小姐不过是他慰藉自己的一个借口罢了。

  可自打我们结婚以来,沈毅对我算是照顾有加,行为举止间都透着情真意切的关心与呵护,好几次让我以为他对蒋小姐是冰心一片。总觉得有些事情,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悄然起了变化。

  “小姐,小姐?”月棠轻轻叫了我几声我才回过神来,把水晶发卡夹上,月棠又说,“将军叫您梳洗好了下去。”

  西式的小洋楼,楼梯是用大理石砌成的,高跟鞋踏上去哒哒地响着。晨光正好,天鹅绒窗帘都用金钩束起来,四面落地窗敞亮极了,沈毅穿着一条黑色西裤,白衬衫扎到裤子里去显得格外精神,袖子卷起来露出精壮的手臂,他正在抽一支卷烟,有几分痞痞的样子,十分随意。

  不戴军帽的时候,他多了几分潇洒的味道,简短的头发添足了精气神,剑眉星目,灿若晨星,英挺地站在法兰西复古的茶几面前望着下楼梯的我淡然一笑,然后吩咐身边的小丫头说,“夫人醒了,去准备早餐。”

  我明显感觉到心颤了颤,他那双深邃的眸子笑起来的时候仿佛能放电,瞬间击中我的心。我赶紧撇开了视线,定了定神小心下楼梯,而小心脏却仍旧扑通扑通的。

  此时纪曼柔从内厅出来,一身儿苏绣银丝镶边旗袍,手腕上挽着一直小巧玲珑的珍珠手包,温柔如水地对沈毅一笑,说,“姐夫,我先出去了。”

  沈毅点了点头,口中吐出一圈白雾,那烟雾缭绕中依稀可见清俊的面容,纪曼柔温声提醒说,“你肺不好,该少抽烟。”说完便上前去拿掉沈毅手中正燃的卷烟,像个小媳妇似地说,“省得到时候换季咳嗽又拖延小半月。”

  “习惯了,哪儿能说丢就丢。”沈毅叹了口气,说,“一会儿你去一趟裁缝铺子,请林师傅过来给碧微做几身儿衣裳。”

  纪曼柔原本喜笑颜开的脸蛋儿瞬间冷了,尴尬地应答着好,转身看我又是一副怨怼的眼神儿,白了我一眼,带着小丫头便出去了。

  餐桌上,沈毅十分自然地为我倒牛奶,又将面包涂好果酱后递给我,不要太贴心。

  我淡淡地说了句谢谢,他却回答,“照顾你是应该的。”

  一口牛奶差点噎在喉咙里,我讪讪地笑说,“别这样,寒冰忽然融化,笑容比阳光还灿烂,太吓人了!”

  沈毅不可置否地耸肩,又一本正经地说,“我只对你这样子。”

  我翻白眼,小声嘀咕说,“那啥电影明星林小姐呢,你小姨子纪小姐呢?”

  他耳朵极好,我如此小声都听见了,浅笑道,“淘气。”

  我撇嘴,认真地吃着面包,只听见沈毅怅然地说,“碧微,曼柔她脾气是怪了些,但心眼儿是好的,你多忍让忍让。她帮我打理将军府多年,也辛苦不少。”

  差一点儿我就问出口,“你就不知道她心里喜欢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城风月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城风月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