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我不是任何人的替身
林如斯2016-04-23 09:071,563

  约摸下午三点钟的时候,那裁缝铺的林师傅才带着徒弟过来,量了尺寸过后又让我挑好款式与布料,折腾到四五点才完事儿。临走时,林师傅身边的小徒弟多了句嘴说,“师傅,上回咱们来这将军府,得两三年前了吧!也是给将军夫人做衣裳呢!”

  林师傅老成机敏,瞪了一眼小徒弟,然后向我赔罪道,“夫人,这孩子多嘴,您别介意!”

  我笑了笑,宽慰说,“不碍事儿,我本就不是将军的原配夫人。但不知,从前的将军夫人,是什么样的人,林师傅,你能给我说吗?”

  林师傅以为我是要刻意刁难他,连忙解释,见我蛮真诚的,这才开口说道,从言辞间我总结下来,这纪书眉是个温柔端庄,落落大方的女人,待人接物都是和和气气的,但体弱多病,身子骨弱,后来香消玉殒也是有原因的。一个偶尔来做衣服的老裁缝都能对纪书眉交口称赞,想必真人必十分得人心。

  打发走裁缝过后,我坐在花园的凉亭里看院子里百花齐放,那月季红红火火,这一季凋零了,下一季新蕾继续红火,接连不断。而从前的那些,早就化作了尘土,消失无踪。

  我不禁又想,这沈毅对纪书眉,对蒋碧微,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和感情?

  秋风吹起的时候,肩上被人搭上一条羊绒披肩,那细细的格子透着雅致,隔着衣料,我也能感觉到沈毅那双大手传来的力量。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他紧紧地扣着我肩膀,有些淡淡的责备,“出来也不知道带一条披肩,可别着凉了。”

  “不算冷,本来就打算进去了。”我淡淡说。

  “走吧。”沈毅绕到我跟前,伸出手说。

  我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将手放在他手心里,在风口里才站了一会儿,手就冰凉冰凉的,沈毅二话没说便帮我揉搓了一会儿,终于暖起来。

  而后,他就一直拉着我的手,自然而然的,我也没有抗拒。

  我决定和沈毅好好谈谈。我不是真的蒋碧微,更不是他喜欢的蒋碧微,更不是纪书眉的替身,不是任何人的替身。我要让他知道,趁早放手,我可不能耽误人后半生幸福。

  “沈毅,我们可以谈谈吗?”我停在楼梯前,拉住他,认真地说,“我有话想跟你说。”

  将军府的洋楼上,有一处大大的阳台,那一片阳台上盖了透明的玻璃,即使下雨,也打不湿任何,那露台上放了一张圆形的白色小桌子,四根西式小圆凳,围栏那边还有一根藤椅,四周放满了翠绿翠绿色盆栽植物,格外美丽。

  那白色的桌子上有一只青花瓷的花瓶,瓶身椭圆椭圆的,釉色十分清明,瓶子里插着一把晚香玉,正在淡淡地吐着芬芳,打开门后,那股幽香便萦绕在鼻尖,格外醉人。

  我们坐下后,不一会儿,便有小丫头端着咖啡和点心上来,咖啡的浓香十分醇厚,我立即被勾引了,不等沈毅发话,便倒了一杯,加上一块儿放糖,再倒了些牛乳在里面搅拌,一口下去,浓醇的滋味实在享受!

  “真好!”

  “你倒是喝的惯。”沈毅笑说,“我当真以为你是养在深闺的大小姐,除了识文断字之外,学的都是三纲五常,西式的东西丁点儿不碰。”他也调了一杯咖啡,端起来轻抿了一口说,“你让我惊讶。”

  我轻笑,跟他谈起心来,“沈毅,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迎上他认真的眼睛,说,“我虽说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了,可月棠告诉我,我俩就在许老板的堂会上见过一面,之后你便去我家求亲,你并不了解我是什么性格,我同你合适与否,如此贸然的婚姻决定,不像是你一个留洋归来思想开明的绅士所为?再说了,你沈毅在江城独霸一方,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地偏偏选中了我呢?”

  听完我的话,沈毅迟迟未开口,定定地看着那一瓶晚香玉发呆。我瞬间联想到纪书眉,对呀,他娶我一定只有一个原因,我试探性地问,“沈毅,是因为我有几分像纪书眉吗?你从前的妻子,你的青梅竹马。”

  沈毅脸上浮现惆怅的神色,他从凳子上起来,站在栏杆钱,伸手抹去玻璃罩子上的一点灰尘,半晌才转过身来对我说,“没错,我之所以娶你,是因为你有几分像书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城风月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城风月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