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就是有人,才更刺激!
指尖眉梢2016-04-25 16:433,256

  若溪哭得梨花带雨,冒着惹怒一头猛兽的危险,情绪失控的朝男人吼道。

  一想到欧阳哥哥临走前那副受伤失望的表情,若溪就好恨好恨帝宸诀。

  她暗恋了欧阳漠整整四年,不敢奢望有一天能和他在一起,只求能在男人心里保留一个干净美好的形象……

  而现在,就是因为这个可恶的男人,她在欧阳哥哥心里,大概低贱得连那些风尘女人都不如了吧!

  或许是隐忍得太久,若溪完全不考虑后果,一次性全部爆发了。

  她仇恨的瞪视着帝宸诀,一针见血道,“你以前是被女人伤得有多深,心理才会扭曲成这样,难道你只能通过伤害女人才能得到快乐吗,那也太可悲了,真是让人同情……”

  “住嘴!”

  像是被女人说中了什么,帝宸诀墨黑的瞳孔剧烈收紧着,整个人变得阴森又恐怖,手掌狠毒的掐住了安若溪的脖子,“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找死!”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对他这样放肆。

  更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如此直白犀利的直指他心底最痛楚的那块禁区。

  她是那么的聪明,又是那么的愚蠢!

  “女人,这一次,你彻彻底底的惹怒我了,你知道惹怒我的后果是什么吗?”

  帝宸诀俊冷的五官狠狠逼近女孩儿惨白的小脸,长指不断收紧,享受着折磨她的乐趣。

  此时此刻,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他只要稍稍加一点力气,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她纤细的脖子拧成两截。

  “……”

  强烈的窒息感让安若溪根本说不出话,她表情痛苦的看着帝宸诀,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角滑落,但眼神却还是那么的倔强!

  就是这样的眼神,简直让帝宸诀欲罢不能,让他迫切的想要将她征服!

  男人冷然的松开手,转而却将安若溪推倒在沙发上,大掌扯住她短裙的领子,“哗”的一声,直接从正中撕成了两片。

  “变态,你想干什么,别过来!”

  若溪慌乱的捂住自己乍泄的一片春光,挣扎的滚下沙发,趁机想要逃跑。

  帝宸诀却揪着她的头发,直接将她甩在地上,庞大的身躯如大山一般压制了下来。

  “你说得很对,折磨一个女人,是我帝宸诀最大的乐趣,我现在就让你好好尝尝被折磨的滋味!”

  男人薄凉的嘴角勾出嗜血的冷笑,低头封住了若溪的嘴唇……

  “唔,不要……”

  帝宸吻技更是一流,轻重缓急,把握得很纯熟。

  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沉沦迷失在这样的吻里。

  但在安若溪这里,只会让她由衷的恶心想吐。

  这就如同在和一只猛兽接吻,谁知道下一秒,她会不会被撕成碎片呢!

  “你肚子里怀着我的骨肉,心里却想着别的男人,你当我帝宸诀是什么?”

  若溪身体一阵轻颤,羞愤的捶打着男人的身体,“帝宸诀,你想干什么,放开我……这里还有人在场,你恶不恶心!”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疯狂了,客厅里还有佣人在场,他却想对她做那些的事情。

  难道他是禽兽吗,他没有羞耻心的吗?

  帝宸诀残忍一笑,端着安若溪巴掌大的小脸,兴致盎然道:“就是有人在才够刺激呢,要不然我们做给谁看呢?”

  “不要这样,求求你不要这样……”

  若溪猛烈的摇着头,绝望的哀求着,泪珠四下坠落。

  她被男人牢牢压在地板上,无法逃脱,冰凉的大理石地板冻得她瑟瑟发抖,但男人阴森恐怖的样子,却更让她毛骨悚然。

  怪就怪她涉世未深,不知人心险恶,竟投靠一个变态恶魔,天真的以为他真的会帮她,结果却反倒把自己葬送了。

  或许她一开始就该听从安娜姐的建议,把孩子打掉,彻彻底底的断掉与这个男人的关系。

  “别紧张,我的这些佣人,什么大场面都见过,早就见怪不怪了,你不过是我取乐的玩具而已,别把自己想得那么神圣不可侵犯!”

  帝宸诀凝着身下的人儿,嘴角噙着嘲弄的笑意,一字一句的羞辱道。

  这女人说得没错,他是心理变态,是极度仇恨女人。

  他最仇恨的,就是这类故作清纯的女人……

  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那抹纯白美好的身影,好似天使般洁白无瑕,那是帝宸诀藏在心底最深处的女人。

  林芊语,他所有仇恨和痛苦的根源!

  蓦地,男人完美的俊脸上升腾着突如其来的彻骨寒气。

  他像是在发泄什么愤怒一般……

  “不!”

  一阵心痛袭来,雨点般的拳头砸向男人的身体,若溪拼尽了全力反抗着,声音悲凉道:“帝宸诀,我求求你不要做这样变态的事情,我还怀着你的孩子,我不想让他有一个禽兽不如的父亲……”

  最最绝望的时刻,腹中的孩子,成了若溪最后一点依靠,也是最后一点希望。

  她希望帝宸诀能看在孩子的份上,饶了她,不要将她逼入绝境。

  帝宸诀巨大的身躯陡然一僵,瞬间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俊美绝伦的五官犹如寒冰一般凝结,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明亮的星眸一如既往的高深莫测,没有透露出半点情绪。

  呼……

  若溪长长舒一口气,如同是经历了鬼门关。

  想着,这变态男人是良心发现,决定放过她了么?

  下一秒,帝宸诀冷然的站起身,理了理衣襟上的褶皱,脸上带着嫌恶的表情,看也没看安若溪一眼。

  若溪也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有些尴尬的拉扯着身上几乎成了碎片的裙子。

  这裙子,本来就没什么布料,现在更是直接被帝宸诀撕成了两片。

  唉,算了,待会儿再去买一条吧!

  若溪得庆幸,她好歹还捡回了一条命,这样恐怖变态的男人,她以后是万万不敢再招惹的,但求从此相忘于江湖,彻底消失在彼此的世界吧!

  就在若溪觉得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帝宸诀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像是冰块一样,狠狠砸向了她。

  “来人,将她拖去喂狗!”

  男人冰冷的命令,掷地有声,不容置疑。

  “什……什么?”

  若溪脑袋有些发懵,思维还有些跟不上来。

  喂狗?

  开玩笑的吧!

  这是女人的第一反应。

  拖出去喂狗……

  这应该是电视里那些骂人的话,怎么可能真的有人做这样变态残忍的事情,这是谋杀,是犯法啊!

  帝宸诀冷视着一脸不相信的安若溪,声音冰凉而又平稳道:“多亏你刚刚提醒,你胆敢擅自怀上我帝宸诀的孩子,你跟那孽种都得死!”

  这本就是他一贯的作风,对待这些不自量力的女人,绝不手软。

  所以这些年来,纵使他女人众多,却从没冒出过什么私生子之类的荒谬丑闻。

  只是前几天,他大概是吃错药了,竟然荒唐的想和一个出卖自己肉体的女人,一起养一个孩子!

  现在想起来,实在是太过可笑了……

  女人这种东西,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恶,最虚伪,最卑贱的生物,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在这样的生物上面投注一丝一毫的感情!

  安若溪望着高大冷漠的男人,心底怀着深深的恐惧,脸上却是控制不住的大笑,“哈哈,你……你一定是开玩笑的对不对?你不是说,要让我把孩子生下来么,他是你的骨肉啊,你怎么可能忍心把你的骨肉丢去喂狗呢,你……”

  还不待若溪多说什么,两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保镖一脸严肃的走了进来,直接架着她的手臂,将她往外拖拽。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放开我!”

  安若溪大叫着,一点也不配合。

  纵使有千万个不相信,却依旧无法改变,这个变态男人,当真要把她拖去喂狗的事实。

  “放开我,你们都疯了吗,这是谋杀,是犯法的,放开我!”

  安若溪卯足了所有力气,奋力的挣扎,朝着两个黑衣保镖又踢又踹,想咬死他们。

  然而,她毕竟是个女孩儿,而且还是个身形娇小的瘦弱女孩儿,哪里是这些大男人的对手,她根本就没有任何逃脱的余地。

  两个保镖轻轻松松就将安若溪押了出来,帝宸诀像是下定了决心,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要收手的意思。

  若溪挣扎得累了,加之自己现在又衣不蔽体,也不好挣扎得太厉害,只得暂时放弃抵抗。

  依现在的状况来看,硬拼是不行了,只得智取。

  她仔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不知道自己将会被带去哪里。

  “两位保镖大哥,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啊?”

  若溪放柔了声音,朝两个黑衣保镖问道。

  黑衣保镖酷酷的,只押着她径直往前走,始终一言不发。

  若溪咬住嘴唇,努力挤出两滴眼泪,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继续朝保镖道:“两位大哥,你看我也快死了,我只想提前知道我会怎么死,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大家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你们就当做做好事,告诉一下我好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婚:拒爱亿万首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婚:拒爱亿万首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