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久违的心痛感觉
指尖眉梢2016-04-25 16:433,502

  那两个保镖估计是被安若溪烦得没办法了,其中一个没好气道:“犬舍!”

  还真是要把她拖去喂狗啊!

  若溪想象着被那些恶犬撕成碎片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冷战。

  “那……那能问一下,是只什么品种的狗吗?”

  她很怕狗,尤其是那些大型犬,只要在路上看到,就得远远绕道走。

  “多着呢,德国黑背,藏獒,比特,杜宾等等。”

  保镖不耐烦道,步子走得更快了。

  他们押过很多女人去喂狗,不是吓得尿裤子,就是鬼哭狼嚎的,像这个女人这么啰嗦的,还是第一个!

  这么多,意思不是一只狗,是一群狗?

  若溪顿时双腿发软,吓得站都站不起来,要不是由这两个保镖强制架着,她估计早就跌倒在地了。

  女人很快便被带到了犬舍,远远的,就能听到很多狗咆哮的叫声。

  “两位大哥,求求你们,放了我好不好……”

  若溪声音发抖的朝两个保镖哀求道,“反正待会儿我肯定会被那些恶犬吃得骨头都不剩,你们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放了我吧,就当是做一件好事……”

  她是真的知道怕了,也真的知道帝宸诀有多心狠手辣了,社会上那些关于他的传说,都是真的!

  早知道,就不该逞一时之气去惹怒他。

  然而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汪汪汪”

  “汪汪汪”

  此起彼伏的犬吠声越来越近。

  “你们这些不自量力的女人,胆敢惹怒帝先生,都是这样的下场,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一个保镖鄙视的说道,打开了犬舍的门,另一个保镖则直接把安若溪推了进去。

  富丽堂皇的客厅,奢侈华丽得犹如欧洲宫殿。

  帝宸诀张开长臂,头枕在沙发靠背上,摆出最放松的姿态,俊脸带着些许疲惫。

  没有了安若溪的鬼哭狼嚎,佣人也都被他赶了出去,诺大的空间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

  呼,终于清静了!

  男人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本以为会畅快无比,但一种浓重的失落感,又让他浓眉紧锁。

  没有意外的话,现在这个时间,那该死的女人连同着她肚子里的孽种,应该已经被他养的那些恶犬撕成了碎片了吧!

  想到她纤弱瘦小的身躯被撕咬得血腥淋漓的画面,帝宸诀放松的长指猝然握紧成拳头,眉头皱得更紧。

  心里,竟隐约的有些慌乱,还有一点点后悔。

  这在从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一个女人,可以牵动他的情绪了……

  正在帝宸诀陷入无尽沉思的时候,一道戏谑的声音突兀的落下来。

  “老大,听说你把安小姐扔去喂你的那些宝贝狗子了?”

  身手敏捷的猎鹰轻巧的闪身而入,口吻轻佻,还带着笑意,好像是在闲话家常。

  而事实上,这些在外人看来不可思议的残忍事情,在帝宅却是经常发生,一点也不值得意外。

  江湖上有关帝宸诀变态嗜血,极度仇恨女人的传言,从来都不是空穴来风。

  真实的帝宸诀,只会比传言的更恐怖,更残忍,就是魔鬼看到他,也会胆寒!

  帝宸诀冷撇了猎鹰一眼,清冷的薄唇紧抿着,继续闭目养神。

  “安小姐那么瘦弱,恐怕还不够狗子们塞牙缝啊!”

  猎鹰早已习惯了男人的冷淡,继续不怕死的说道。

  “你很闲?”

  帝宸诀拧着眉,口气极度不耐烦,一副要吃人的凶恶模样。

  “嘿嘿,我只是很好奇,安小姐那般温柔纯良,到底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居然把您老人家给惹恼了,害得自己葬身狗腹?”

  “那是她活该!”

  帝宸诀盛怒未消,咬紧了牙齿,恶狠狠的说道。

  他故意忽略掉自己心里的那份担忧和焦虑,命令自己冷血到底。

  女人这种东西,罪大恶极,死了就死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猎鹰挑了挑眉毛,赞同的点点头,声音藐视道:“也对!看安小姐的性子,倒跟林芊语有几分相似,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货!”

  林芊语,一个除了猎鹰和飞雪外,没有任何人敢随意提起的名字。

  曾经是帝宸诀深爱至骨髓的天使,也是将帝宸诀伤得最深的蛇蝎。

  红颜祸水,说的就是这样的女人!

  帝宸诀在听到“林芊语”这三个字的时候,庞大的身躯明显震了震,剑眉星目带着极大的仇恨。

  “你要真这么闲,我不介意把你外派到非洲喂狮子!”

  男人声音冷冷道,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反正猎鹰这家伙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找他东拉西扯些有的没的,平时就是太纵容他了,这次索性把这家伙扔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老大饶命,我保证不八卦了。”

  猎鹰哭丧着脸,吓得赶紧双手抱拳,就差没给帝宸诀跪下了。

  依老大的行事作风,肯定是说到做到。

  他还这么年轻,而且又长得这么英俊帅气,还有一大票漂亮妹妹等着他去宠爱,他才不要英年早逝,成为狮子的盘中餐哩!

  况且非洲那么贫瘠落后,对于享乐主义的猎鹰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他不要啊!

  “哼,白痴!”

  帝宸诀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依旧一副生人勿近的冰冷表情。

  猎鹰见帝宸诀冰冷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些,又开始没心没肺的作死。

  他手里提着一包东西,移动着步子,靠近了男人一些,一脸神秘兮兮道:“老大,我知道你最痛恨这类故作清纯善良的女人,所以我自作主张的帮了你一个小忙。”

  “你又想搞什么鬼?”

  啧,这家伙真是烦透了!

  猎鹰神秘一笑,将手里那包东西放到帝宸诀的脚边,语气得意道:“我刚刚路过犬舍,听到安小姐凄厉的惨叫,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痛不欲生,于是乎……”

  帝宸诀眸光一紧,急切的追问道:“于是什么?”

  “额,因为场面太过血腥,怕引起您胃部不适,我还是不说了吧!”

  关键时候,猎鹰却故意卖起了关子,心里却一直憋着笑,都快要憋抽搐了。

  哈哈,就喜欢老大这副明明着急上火又故作云淡风轻的别扭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帝宸诀陡然站起来,恶狠狠的抓住猎鹰的衣领,紧张的逼问:“少给我油腔滑调,快说!”

  男人很少有这样情绪失控的时候,大部分都是淡定沉稳,极为深不可测。

  也许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安若溪在他心里的特殊地位。

  亦或许,他只是不愿意承认……

  “也没什么啦,就是等到狗子们享用完之后,捡了些剩下的骨头渣子,估计老大你会感兴趣,所以就给你带来了……呐,全装这塑料袋里了!”

  猎鹰朝地上的塑料袋努了努嘴,一本正经道。

  “什么!”

  闻言,帝宸诀高大伟岸的身躯,一个踉跄,几乎快要站立不稳,深邃的眸子骤然凝聚着,俊美无暇的五官流露出难以名状的痛苦之色。

  那个女人,当真就这样死掉了,连同着他的血脉,就这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连个全尸也没有!

  帝宸诀看着脚边的塑料袋,红彤彤的,并不是太大一包,里面似乎是几根森然的白骨……

  “为什么会这样!”

  帝宸诀攥紧了拳头,嗓音嘶哑的低吼道,一种久违的心痛感觉,几乎快要让他崩溃。

  刚刚还活生生的,和他叫板,惹他生气,让他又爱又恨的女人,竟然就剩下这一点点了,他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转变。

  “该死的女人,临死都还那么倔强,她是有多蠢,就不知道服软,不知道求情,不知道逃跑吗!”

  这个时候,帝宸诀才清楚的意识到,他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让安若溪死。

  他不过是想吓唬吓唬她,他想让她服软,想让她顺从他。

  就好像驯服一只不听话的小野猫,他只是想让她害怕,不是想要杀死她。

  只要她向他服软,求他放过她,他又怎么可能真的至他于死地!

  “唉,老大,别难过了,这样的女人,死了就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保不准以后又是个林芊……”

  “滚!”

  帝宸诀青筋暴露,发狠的冲自己找死的猎鹰吼道。

  “老,老大,你没事吧?”

  猎鹰被吼得一阵心惊肉跳,小心翼翼的关心到。

  啧,看老大的样子,好像真的很痛苦耶,他的玩笑,会不会开太大了?

  唉,不管了,至少终于有一个女人,可以牵动老大的情绪了。

  这么多年了,别墅来过无数个女人,各种各样的类型,有比安小姐清纯的,更有比安小姐漂亮的,可是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在老大的心里占据一席之地!

  这个安若溪,真的不一样……

  帝宸诀身躯轻晃,长臂支撑着沙发,挺拔修长的身形,带着一丝落寞。

  “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再看一眼地上的塑料袋,男人拧紧了眉,声音痛苦道:“把这东西也带走,好好安葬了吧!”

  “噗!”

  猎鹰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

  纵使精明犀利如老大这样的人物,一遇到女人,也有大脑短路的时候,他真是成就感十足啊!

  思维敏锐的帝宸诀立刻察觉出了异样,瞪视着猎鹰,冷声质问到:“你在笑什么?”

  笑容瞬间僵硬在猎鹰的嘴角,“没,没笑什么!”,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脚底抹油的准备开溜。

  “站住!”

  帝宸诀气势强大,直接提着猎鹰的后衣领,轻而易举的将男人提了回来。

  “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婚:拒爱亿万首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蜜婚:拒爱亿万首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