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机场泡空姐
迷茫的老男孩2018-03-29 14:092,199

  “高兄,吃完了没有?”秦浩又叫嚷着推开门进来了。

  当你越讨厌一个人时,他就会无时无刻不出现在你的面前;而当你想念一个人时,翻遍地球都找不到她。

  我问,干嘛?

  他一边朝我走过来,一边回过头看了看身后,很奇怪的问我:“你把小艳怎么了?我刚怎么看到她抹眼泪?”

  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不那么八卦啊?

  他又凑过来小声的问道:“高兄,一直以来我都有个问题想问你,小艳那么喜欢你,难道你是真看不出来?还是说你早就把她上了,让她继续潜伏着?”

  “滚!我没你那么饥不择食。”我有些生气的回答。

  有些东西,得到即失去。我上了小艳,得到的只不过是一个不会有结果的女人,失去的却是一个妹妹,秦浩也许永远不会明白这个道理。

  这世上有太多美好的事物,总是随着我们的得到而被破坏。

  “你知道何为暧昧吗?就是两个都想日的人,一个嘴里说着爱,另一个谈着未来。”秦浩怪腔怪调的说:“还有,为什么送惜悦的香水会在她手里?你小子可千万别搞出一瓶香水引发的血案来啊!”

  “我和惜悦已经失去联系了。”我只好实话实说。

  “什么?你搞什么飞机啊?煮熟的鸭子让她飞走了?”他好像比我还激动。

  我没有再说话,慢慢的站起了身,走到落地窗前,眼睛迷离的看着外面的世界。

  蓝天白云下高楼林立,车水马龙。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秦浩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 说,“所谓的失恋,他娘的说到底就是后续无人。想想如果你前脚被林心如踹了,后脚就被苍井空接受了,还伤心个毛啊。”

  有点道理,这鸟人虽然说话说得很难听,但是我怎么感觉听着心里很舒服呢?

  他把手搭在我的肩膀,把我扳过去,对我说:“我就问你一句话,那天晚上你发信息跟我说,你想结婚是发自内心的吗?”

  我说,当然。

  “那就好!”他的眼里闪出一丝兴奋的神采,明显压抑着激动对我说:“是这样的,有件事呢,我本来还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好呢,现在就开门见山了,还记得曾经跟你说过,我有个邻家小妹叫小花的吗?”

  “在南航上班的那个?”这个我好像有点印象。

  “是的!她前几天回我们山东老家,我妈托她带了点东西过来,我准备明天过去机场拿。”

  “然后呢?”我不知道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她说明天会带一个同事出来一起玩。”

  “那跟我到底有什么关系?你说话能不能别磨叽?”我这人最讨厌人家跟我说话拐弯抹角的,尤其是在谈到有妞的时候。

  “她那个同事未婚,小花也未嫁,嘿嘿,你懂的。”他笑起来一脸的猥琐。

  哦,终于明白了,摆明就是想拉我过去打掩护,我故意从上到下的打量着他说,“秦兄,我发现一个问题,你以前不应该当消防兵,应该当通信兵才最合适。”

  为什么?

  “因为整天练习爬电线杆啊,不然照你这身高,去泡空姐不是爬一晚上都爬不上去?”

  “你大爷的,你懂个屁,把她放倒在床上,还不是一个样?”他信心十足的说。

  “好吧,那就这样定了,你负责策划好具体事宜,我全力配合。”

  “一言为定。”

  我想,我心中的死水是已经被惜悦彻底激活了,因为对于明天的机场之行,我的心里分明有了一丝憧憬,一些期待。

  早上九点来钟的样子,我就被秦浩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催醒。

  顿时觉得他比古时负责半夜打更的人,还令人讨厌。

  不过他的口号不是,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而是:早起的屌丝有妞泡。

  起床冲完凉,洗脸刷牙,照镜子才发现胡子长得快成络腮了。

  我拿着递须刀仔细的刮干净,洗了洗手,站在洗手间里那一面被雪白灯光打照着的大镜子前,看着里面的那张脸。

  那是一张早已逝去稚气的脸,少了一份天真,多了一份成熟。迷离的眼神,再也看不到当初的单纯与羞涩。

  然而,毫无疑问,那是一张还很年轻的脸。

  原来,这些年容貌的变化,竟然跟不上我心灵苍老的速度。

  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没有任何想法,我只是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

  忽然有种世界都变得模糊的感觉。

  忽然很想跟自己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这些年总让自己不开心;

  对不起,这些年总是莫名奇妙的忧伤;

  对不起,这些年总是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对不起,这些年总是忘了照顾好自己;

  对不起,这些年总是不能为所不欲干自己想做的事;

  对不起,这些年总是放不下痛了自己;

  对不起,这些年因为伪装让自己很辛苦;

  对不起,这些年心那么痛还要装作不在乎;

  对不起,这些年难过的时候只能硬撑着;

  对不起,这些年忘了要搁浅;

  对不起,这些年再也找不回原来的自己。

  门铃声在持续不断的响起,我快步走到门前接起了可视电话,秦浩那张变形的脸在模糊的视频里显得格外的滑稽。

  “给你最后五分钟,滚下楼。”

  我开始迅速的走向衣柜,翻出一件白色的T裇,一条蓝色牛仔裤,再手忙脚乱的穿上。然后拿来袜子,从鞋柜找到一双休闲球鞋套到脚上,迈着小碎步轻飘飘的下了楼。

  远远的就看见秦浩戴了顶红色的休闲帽子,坐在驾驶室焦急的等待着。

  他的车子都没熄火,仿佛只等我一上车,他就要争分夺秒的开走。

  去泡妞的心情,总是急切的。

  我朝他的车快步走了过去。

  “我们是去泡妞,不是去接客!你这打扮得跟只鸭子似的,让我情何以堪?”他看到我就是猛的一通挖苦。

  我一把拉开车门,非常委屈的对他说,就刮了下胡子,怎么就成鸭子了?

继续阅读:初见何娜与小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圳,没有勇气再说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