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搭讪老板娘
迷茫的老男孩2018-03-29 14:092,244

  我手里的一只虾还没剥完,罗总就喜出望外的捧着手机说,通过验证了,她加我了!

  秦浩在那边急不可耐的啃完手里的螃蟹,从桌子的另一边挪了过来,抽张纸巾擦了下手,然后磨拳擦掌的说,来来来,让我来,让我来。

  罗总乖乖的把手机递给了他。

  他伸手过来接住的同时问我,就按平时的套路来如何?

  我说,自由发挥。

  秦浩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她:我怎么叼了?

  秦:你的发型好叼。

  她:是吗?

  秦:不过挺般配你的脸型的。

  她:为什么?

  秦:因为你的表情也很叼。

  她:是吗?

  秦:不过你本来就应该这么叼。

  她:为什么?

  秦:因为你长得很漂亮,有叼的资本。

  她:你如果再说叼字我就不理你了。

  秦:你如果再问为什么,我也不跟你玩了。

  她:哈哈,那你换个好听的词来形容我,如果能让我喜欢就继续理你。

  秦浩想了想,又马上问我,高兄,用什么词好点?

  我:冷艳。

  他发了过去。

  她:哈哈,还不错。

  这时,秦浩摇了摇头,将手机像烫手的山芋一样扔了过来说,高兄,你喝的墨水比我多,还是你来吧。

  我将罗总的手机接了过来,开始进攻:

  我:玫瑰花(表情)。

  她:你干嘛?

  我: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她:今天已经有人给我送过了。

  我:不同的花,不同的我。

  她:有哪里不同?

  我:当然有不同,今天送你花的,是已经把你泡到手的,现在送你花的,是还在泡你路上全力以赴的。

  她:我才不要给你泡,人家名花有主了。

  我:没关系,我的爱好就是趴在墙头等红杏。

  她:哈哈,要是红杏就是不出墙呢?

  我:那我就扛着锄头挖墙脚。

  她:要是挖不走呢?

  我: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跑。

  她:哈哈,你真幽默。

  我长舒了一口气,说了声搞定,然后合上手机,递给了罗总,叮嘱他,两天之内别再找她聊天。

  罗总接过手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秦浩,一脸的疑惑,为什么要等上两天?

  秦浩正拿牙签剔着牙,一副懒得回答他的表情,朝我努了努嘴。

  我看着罗总那一副求知若渴的表情,只好回答他,用古人的说法,这叫作欲擒故纵,按秦浩的做法就叫,装逼。

  罗总恍然大悟的说,明白了!恩师啊,两位恩师啊,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才好。

  我们俩齐声说道,别感谢了,赶紧去把单买了吧。

  直到都已酒饱饭足,我们几个才做鸟兽状散去。我发动秦浩的车子,系上了安全带。

  没想到他竟然从罗总的车上跑了下来,打开副驾驶的门,一屁股坐上了我的车。

  罗总走过来敲着他那边的车窗不甘心的说道:“坐我的车嘛,我送你回家啊,还有问题想向你请教请教呢。”

  秦浩带着一脸的不屑说,我才不坐呢,孔子曰:宁可坐把妹达人开的比亚迪,也不坐不会泡妞的人开的奥迪。

  罗总听完脸上充满了落寞之情,嘴里骂着真不够意思,一步三回头的上了他的车。

  我问,孔子啥时说过这句话了?

  秦浩很不要脸的回答,不记得了,反正不是孔子说的,就是老子说的。

  我将车子开出了停车场,问他,秦王爷,往哪摆驾?今晚要翻哪位妃子的牌子啊?

  白石洲,娟娟。

  什么?娟娟?这又是何方神圣啊?我听着有点耳熟,但一下子又想不起来,于是问他,这个是不是没有在我这备过案?

  他有些不耐烦的说,唉,不就公司那个娟娟吗?还能有几个娟娟?

  我靠,那个销售经理?就上次你说长得很像苍井空的那个?

  他打了个哈欠回答,正是。

  “禽兽啊,公司的都不放过?”我大骂道。

  他一脸的委屈,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其实,我也不想吃啊,可关键是草它不这么想,给谁吃不是吃,为什么不给脸熟的吃!你说是不是?

  什么歪理?我没有答话。

  然后他凑过头来笑着问我,高兄,难道你不觉得她真的很像苍老师吗?

  我一脸无奈的说,还好吧,至少有三分之二像。

  真的?哪三分之二?他眉飞色舞的追问道,

  苍老。

  你妹的。

  我说,秦兄,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会不会觉得,上的女人越来越多,能说话的就越来越少?

  他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在晚上昏暗的路灯下,显得格外的明显。

  然后轻轻的叹气说,高兄,有些心里话,也真的只能和你说说了,其实,这些年身边也有过不少女人,可我心里始终还是空空的,一到夜晚就感觉到寂寞深入骨髓。也许我还是没有遇见一生中的真爱。对于那些女人,我的心里也一直有一种负罪感,我知道这样不道德,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心里也很矛盾,没找那些女的以前迫切想找,找过了又后悔,后悔过后还想找。始终这样恶性循环着。你说我该怎么办?

  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

  我说,小雅是个好女孩,你应该好好珍惜。

  他缓缓地打下车窗,任由夜晚凉凉的清风吹着他的头发,然后淡淡的回了句:我打算和她分手了。

  为什么?

  “她要跟我结婚。”

  毛主席曾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如今倒好,以结婚为目的反倒还成了分手的理由。

  我一脸气愤的对他说,世界上最大的教堂,也装不下你这生的罪恶。

  他拿了根烟点上,猛吸一口,吐出来一个烟圈,然后厚颜无耻的回答我,“我想上帝一定会原谅我的,因为那是他的职业。”

  深南大道虽然红灯很多,但晚上并没有多少车,所以一路畅通无阻。前面很快就到世界之窗了,我突然一个急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

  秦浩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惊慌未定的问道:“搞什么鬼?差点被你吓死!你这是在考驾照,定点停车吗?”

继续阅读:思念如潮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圳,没有勇气再说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