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小花
迷茫的老男孩2020-02-04 17:092,194

  我一脸不高兴的说,你才喜欢吃黑木耳呢,我喜欢吃粉的。

  小花在旁边一脸天真的问道:“这世上还有粉木耳吗?我怎么没见过?”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唉,那一年,天还很蓝,山还很高,水还很清,树还很绿。我们还很天真,却很快乐。

  小花好像明白了一样,问道:“你是说,这些年一些人为的原因造成的环境污染是吗?

  秦浩正准备开口接话,就听到何娜大声的喊道:“够了啊,你们两个家伙,给我住嘴,别再欺负人家小女孩不懂事。小花,我去洗手间补妆,你陪我一起吧?”

  秦浩在背后看着何娜那阿娜多姿的身段问我:“高兄,现在可以对这两个妞进行评审了么?发表一下你的意见呗。”

  我想了想回答他:“她们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给她们一把蜡烛,小花会觉得少了一盒蛋糕,而何娜会觉得缺了一根皮鞭。”

  “有见地!”秦浩拍手叫好,然后又问我:“那喜欢蛋糕的给你,要皮鞭的那个给我,如何?”

  “为什么我就不能要喜欢皮鞭的?”我装作很不满的样子问他。

  秦浩故意打量了下我,然后说道:“你这细皮嫩肉的,怕你耐不住几下抽啊,所以我只好挺身而出了,是不是够兄弟?”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是可耻的。

  我没理会他,他又继续问道:“对了,你的车修好了吧?下午带小花她们去西冲烧烤如何?开你的车去。”

  我说,好吧,吃完饭就去取车。

  我们去4S店办完了手续,我刚发动车子,秦浩就装作一脸关心的对小花说:“这种越野车坐后座最容易晕车了,小花,你还是坐前面吧。”

  “哦”,小花应了声,乖乖的坐到了副驾驶室,然后秦浩美滋滋的尾随着何娜钻进了后座。

  阳光洒在我们的身上,小花坐在我的旁边,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种温暖。

  我开动车子,打开了窗户,丝丝微风醺得我有些沉醉,我的心轻盈得仿佛沾染了快乐的羽毛,每一次呼吸都浸润着阳光的味道。

  那是一种久违的幸福,而这种幸福的感觉,只因为身边坐着小花。

  车子快速的在滨河大道上面行驶着,和煦的阳光打在脸上,很是惬意。

  过了一会儿,秦浩咳嗽了两声,自言自语道:“今天好像路况不错啊,这一路都这么顺畅。”

  我自然听懂了他的话外意思,于是,突然刹车减速,车子左右晃动了一下,只听到秦浩夸张的喊着当心,坐好!紧紧地抓住了何娜的手,再也不放了。

  小花一脸关心的问我,刚才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有个摄像头拍超速的,所以踩了脚刹车。

  秦浩竟然一边拉着何娜的手,一边又哼起了那首《好日子》,对于他来说,有妞的日子就是好日子。

  而我还要握着方向盘开车,什么事都做不了,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怜。

  他的歌声越来越大,让我听了心里格外的烦躁。

  最可恶的人就是别人挨饿时,他吃肉还老吧唧吧唧嘴。

  饱汉不知饿汉饥。

  我转头看了看小花,她正慵懒的靠在座椅上,静静的看着前方。

  我仿佛看见太阳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照在她美丽的脸上。她的眉毛弯弯,脸上的汗毛轻轻的发颤,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她突然转过头来冲我嫣然一笑,这笑容灿烂得令我心中一动。

  我的心似乎漫步在无尽的秋阳里,幸福感充盈于我的四肢百骸。

  我情不自禁的对她说:“谢谢你,小花,是你圆了我一个很久都没有实现的梦。”

  “是什么梦呀?”

  我从车顶拿出一副太阳墨镜戴上说道:“曾经年少时,我就想着做一个在阳光下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长大后,在我的脑海里就一直有着这样一副画面,挥之不去:阳光明媚的午后,蓝天白云,我穿着白T裇,拿着白色的手机,开着白色的车,身边坐着一个白皮肤的女孩,我戴着墨镜,一起听着歌曲,行驶在宽阔的公路上,无际无边。

  “哈哈,你描述得真美!那你现在实现这个梦了吗?”小花高兴的问道。

  我回过头瞪了秦浩一眼说:“梦是实现了,只是想听的歌曲不是这种跑调的《好日子》,要是能听上杨钰莹的那首《阳光下的白T恤》,就更完美了。”

  “嘻嘻,你的意思是说,我就是梦里坐在你旁边的那个女孩?”看得出来,小花很是开心。

  我看着窗外极速后退的景色喃喃地说道:“是啊!所以真的很感谢,你这个帮我圆了梦的白皮肤女孩。”

  “得了,得了啊,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小花你可千万别听他忽悠啊,就他刚才那番话,我已经听他至少对八个女人说过九次了!”秦浩在后面忽然大声的说道。

  何娜扑哧一声笑着问:“为什么八个女人,说了九次?”

  “唉,对其中的一个女人重复说了两次呗。”秦浩一脸鄙视的回答道。

  何娜在后面附合着笑了起来说:“所以说嘛,男人的话就像老太太的牙齿,没有多少是真的。”

  你妹的,两个狗男女,这么快就勾搭到一块去了,不仅手拉手,而且还合着一起来挤兑我。

  要不是看小花面子,真想把他们拉到荒山野岭,一脚踹下车去。.

  我没有理会他们,转过头看了看身旁的小花,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轻声问我:“我真的是第九个吗?”

  我一脸柔情的对她说:“不管你是第几个,我希望你是听到的最后一个。好吗?”

  “嗯,好吧。”她乖乖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那我到底是第几个?”

  女人的思维模式总是感性的,纠结得毫无逻辑性。

  “第一个。”

  “我不信。”

  “那我们打个赌好不好?”我转头对她说。

  “赌什么?”她开始较真起来。

  我假装思考了一下说道:“就赌你是不是第一个,你要是输了的话就做我女朋友,我输了的话就做你男朋友。如何?”

继续阅读:快乐的西冲之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圳,没有勇气再说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