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酒吧的欢乐
迷茫的老男孩2019-12-03 15:572,289

  我轻踩油门,认真的告诉她:“让你失望了,我的初恋是在大一才开始的。”

  她饶有兴趣的侧头看着我,一脸的好奇说:“是吗?怎么开始的?说来听听?”

  我长舒了一口气,深深的回忆起了往事:“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操场上学生来来往往。我手里捧着刚从同学那里借来的金瓶梅,求知若渴的看一眼脚下看一眼书,就是不舍得看前面,结果和迎面走来的她撞了个满怀。”

  她扑哧笑了,追问到:“然后呢?怎么好上的?”

  我一边开车一边回答她:“第二天,我打听到了她的班级,托人送去了情书,百度了几句好诗,我在这个年纪爱上你,不是因为你有多么的美丽,而是那天阳光明媚,你恰好穿了一件我喜欢的白衬衫。我心中的女神,你愿意和我在这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里,一起谱写最美丽的精彩吗?晚上8点,我在食堂后面小树林等着穿白衬衫的你。不见不散。”

  “她一定来了!对吧?”惜悦竟然听着入了迷。

  我说她没来,只是托室友送来了一张纸条。

  “啊?纸条上写着什么?”她一脸的惊奇。

  我故意卖着关子不告诉她:“你猜猜。”

  她嘴里说讨厌,猜不出来,然后伸手过来摇着我的手臂,“快说。”全然不顾我在开车。

  她肯定不知道,好奇害死猫。

  我无可奈何的告诉她,上面写着:白衬衫洗了,还没干。

  她大笑了起来,说道:“怎么那么较真?换件衣服赴约不也可以吗?”

  我轻叹了口气说道:“初恋之所以美好,不就在于我们那个时候的纯真吗?”

  她若有所思的点着头,打破沙锅问到底:“后来呢?怎么样了?”

  “后来,就遇见了你啊!”我盯着她一脸坏笑。

  “去你的,怎么可能?中间不知道遇见过多少个了。”她一脸的不相信。

  “找一个最爱的,深爱的,相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我看了眼来电显示:秦浩。这个人的电话总是会在不恰当的时机,不合适的地点响起。我很不情愿的按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了口齿不清的嚎叫声:“高兄啊,我,我喝多了,快来救驾啊。”

  我很不爽,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在哪。

  “夜色,快来。”

  我将手机换到了左手,右手握着方向盘,骂道:“禽兽啊!又去那么坑脏,淫秽,色情,阴暗,有害身体健康,不利于家庭和谐,给社会造成不良风气的地方!更可耻的是,每次都不叫上我!”

  我打着转向灯,将车并到右转车道,然后对她说,没什么,一哥们喝多了,我们去看下他。

  夜色酒吧,深圳最火爆的酒吧之一,这里是一夜情产量最高的生产线。有钱的在这找乐,没钱的在这邂逅。我们从深南大道转过去,很快就到了。我停好车,没有征求她的意见,直接锁好车走了进去。泡妞,有时就像打球。得随时掌握好发球的节奏,关键时刻,一定不能把球抛给对方。倘若此时我问她要不要一起进去坐一下,万一她矜持或有顾虑,肯定会推脱太晚或者下次吧,那样的话鸭子还没煮熟就飞走了。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她下了车就跟着我一起走了进去。

  劲爆的歌声从里面传来,这是个容易让人像狼一样发情的地方,里面到处都散发着暧昧的气息,让人全身的血压都在升高。我放眼望去,很快就在一个昏暗的角落扫到了秦浩猥琐的身影。走到跟前才发现身边还坐着一漂亮女孩,短裙下修长的大腿在变幻的灯光下,显得风情万种。秦浩正忙得不亦乐乎,上面用嘴凑着人家耳边喃喃细语,下面双手并用的测试着人家黑丝袜的手感,我走过去拍了下他的肩膀。他转过头来,看到是我,直接忽视,转而两眼放光的盯着我身后的惜悦。在我踹了他一脚后才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的问我:“这妞你带来的?”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身后的美女低声问道:“行情不错啊,新泡上的?”

  他非但没有回答我,竟然还咬牙切齿的朝我小声说:“你小子不厚道啊,有好资源从来不拿出来共享。”

  那女孩彬彬有礼的站起身来,伸出手来对我说:“你好,我叫小雅。”我握住了她的手,自我介绍:“美女你真漂亮,我叫高寒,高处不胜寒的高,高处不胜寒的寒。很开心认识你。”然后我在她的笑声中指着秦浩介绍给惜悦:“秦浩,禽兽的禽,耗子的耗。”他一下子急了,向前一步解释到:“别听他瞎扯,我是秦始皇的秦,浩瀚无边的浩,美女,怎么称呼你?”

  “马惜悦!叫她马小姐就行了!”我在边上插话道。

  惜悦一脸的意外问我:“谁告诉你我姓马了?”

  我回答说:“刚撞了我的车,马路杀手嘛,当然姓马了!”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去你的,我姓王,王惜悦。”然后伸过手去要和秦浩握手。我在一边调侃道:“小心点啊,他的手经常摸不干净的东西,怕是有毒。”四个人欢笑着坐了下来。

  现在是晚上十点多,在深圳喜欢夜生活的人都知道,这个时间才是精彩生活的刚刚开始。虽然是下暴雨的天气,可是今晚酒吧里的人还是很多。舞池中间形形色色的妖媚少女不停的随着此起彼伏的音乐,疯狂的扭动自己的屁股,白皙的躯体在摇曳的灯光里格外的引人注目。温和的服务生从帅气的调酒师那里端来了两杯酒,耀眼的灯光下,给力的音乐中,红酒妩媚得像女人一样诱人。

  我平时很少来酒吧,所以并不是很适应。听了一会儿音乐,秦浩说来玩猜迷游戏吧,我们两男的PK你们两女的,谁输了就喝酒,敢不敢来?

  她们竟然应声说好,于是秦浩说了游戏规则,开始出题:小明的爸爸有三个孩子,第一个叫大毛,第二个叫二毛,第三个叫什么?请答题。

  “当然是叫小明了!”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同时向秦浩投入一脸鄙视的目光。

  “哇噻!你们好厉害啊。”秦浩夸张的赞赏着,用一个很酷的动作,将杯里的酒喝得一干二净。为了配合他的虚张声势,我也喝光了杯里的酒。

  “第二题,听好了,”秦浩清了清嗓子问道:“谁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继续阅读:喝红酒的特殊方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圳,没有勇气再说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