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少帝
小马连环2017-09-09 10:474,073

  王仙芝造反的七八年前,那时,有一个太监,名叫田令孜。

  田令孜是四川人,他本姓陈,因为家里兄弟姐妹多,吃不饱饭,就不得不打起包袱,离开家乡远赴长安,希望在异乡能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可是,大唐盛世不再,长安居不易,没有本事在国都混口饭吃不是那么容易的。

  田令孜只好按唐末三无人员就业宝典上写的就业指南去办:欲找工作,必先自宫。他一咬牙,认了一位姓田的太监做干爹,拿了入宫介绍信,再将自己阉了,进了宫当了一名太监。

  田公公的要求不高,有地方睡,有工资拿,有饭吃就可以了,于是,他在宫里一干很多年,地位仍然属小太监一职,具体工作就是打扫打扫马厩,大概的职称是弼马温。

  工作之余,他会坐在马厩门前的上马石上,呆呆地想着自己的家乡,作为一名太监,他似乎没有指望再回到生他养他的地方,更没有脸面再去见自己的亲人。

  更多的时候,田公公靠着马厩,望着眼前富丽堂皇的宫殿,心想,也许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这里的幕后主人。到了那时,自己说不定就可以衣锦还乡了。

  一个太监想当天下的主人?这简直是痴人说梦。可是,在唐末这会儿,还真是有可能。

  这是一段太监说了算的岁月。

  唐朝人信任太监的历史要从唐玄宗开始,玄宗之前,后宫派掌握了朝廷,妇女领袖武媚娘大唐三百年里捞到了属于自己称帝的时光。这之后,唐玄宗当上了皇帝,唐玄宗的皇位得之不易,与婶婶韦皇后斗完与姑姑太平公主斗。

  与女人斗,其苦无比。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叫高力士的太监出了大力气。从此太监集团渐渐走向权力的顶峰。

  李隆基先生喜欢太监,太监没了下面,物理的清净了一根,当然不会像后宫派一样跟他抢皇帝的宝座。可是,情况总是发展的要超出计划。太监们不近女色,却好权柄。玄宗之后,皇权渐微,太监集团渐渐把持禁军,控制京城,甚至能够操纵皇位更替。

  可是这等荣光,田公公也是暗自想想罢了。太监是讲背景的,他投靠的太监史书无名,足以证明那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物,对田公公的前途毫未助益。

  也许他的一生就这样闻着马粪,做着白日梦就过去了,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小孩。

  那天,他下了班回宿舍休息,半路上,看到了一个衣着华丽,却愁眉苦脸的小孩。他认识这个人,此人是当今皇上的儿子。

  这是一个可怜的人儿。虽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除了这些,这位皇子没有拥有一点父爱母爱。

  他的母亲出身卑微,又在他五岁时难产而死。至于他的父亲,子女实在太多,要爱一时还爱不过来。

  田公公看着这个小孩,想起了自己孤苦的童年。当年,自己也是这般无人疼爱,才会远走他乡。

  他悄悄地走了过去,抱起了那个小孩,微笑着轻声问:“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玩啊。”

  小孩从来没看过有人这么和气对他说话,宫里的太监们有权有势亦有权势眼,知道他不过是宫中可有可无的人物,从来都没搭理过他。

  小孩抱住了田公公的脖子,流下了眼泪,带着委屈与倔强说道:“我要你跟我玩!”

  田公公轻轻地擦去这位小皇子的眼泪,点点头:“好,以后,奴才跟你玩。”

  从此,经常可以看到一个中年人牵着一个小孩在宫里游玩,谁也不会太过注意他们,一个是无权无势的太监,一个是可有可无的皇子,他们在一起能有什么事。

  可他们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那个小孩,他的血管里依然流着当今皇上的血,谁能担保这个小孩不会有咸鱼大翻身的一天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田公公发现了这一点。他从一开始的怜惜,慢慢变成了有计划的靠近。以后只要一有空,他就去陪这位孤独的小皇子,给他买新鲜的玩意儿,好吃的水果,跟他聊天游戏,哄他睡觉。

  他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很大的投资,这项投资,一千年前一个叫吕不韦的人就干过。

  吕不韦贾邯郸,见(子楚)而怜之,曰:此奇货可居。 -----《史记·卷八十五》

  一向老实的田公公变了一个人,以前只管安心扫马粪,现在专心拍马屁,经过不懈努力、积极探索,他终于结交上了手握禁军军权的实力派太监。

  唐僖宗乾符二年(875)腊月,王仙芝们造反的一年后。 长安城,皇宫,球场。

  球场上有一位少年,很帅气,往文艺上说是剑眉星目,鼻直口方,颊润唇红。端的是未侵女色少年郎。穿着也很气派超俗。往细了讲,是头上一顶细纱唐巾,身着绣龙锦袍,腰系玉串金缕带,足穿一双游龙飞凤靴。

  这位气宇不凡的帅哥是李儇,地位高得吓死个人,堂堂大唐朝的最高领袖——皇帝。庙号唐僖宗。

  这会儿,他还是一个少年。去年登基时,他只有十二岁。

  他很幸运,不是长子,不是嫡子,却成功继承了世界上最大的一笔遗产。他亦是不幸得很。登基刚一年。北方沙陀人在搞事,西边南诏国与吐蕃联兵抢劫。南面安南(也就是越南,唐朝时是我们的一个省)在闹自治。东面,王仙芝聚集饥民,扯旗要平他的天下。

  当然,以他现在这个年纪不会感觉到杯具。天下对于他来说太大,他的世界里只有游戏,没有家事国事天下事。所以,他基本不管事,只管吃喝玩,权力落到了一个太监的手上。

  一个李儇很信任的太监。

  这个太监,我们认识,他是田令孜。

  田令孜成功了,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在皇上驾崩以后,他马上联络自己的同事,经过暗箱操作,血腥斗争,从而将他的小朋友李儇送上了帝位。

  现在,天下是李儇的,但归根到底是田公公的。

  这是比吕不韦投资秦王还要成功的案例。毕竟吕不韦还舍了老婆,田令孜只是舍了自己。

  无数个不眠相陪的夜晚,无数白花花的银子,无数的笑脸没有白费。此时的田公公志得意满,他从大唐的弼马温(马坊使)一跃成为大唐机要总管(枢密使)和禁军司令(神策军中尉)。普天之下,谁与他争阉雄?

  眼下田公公正往后宫球场走,作为天下总管,他日理万机,忙完国事,还要抽时间与他的小皇帝,小朋友聊聊天,进行一下感情交流。

  李儇在玩驴球,骑驴打球,别取笑,我们小皇帝才十三,当然不能骑高头大马,再说,我们李儇很厉害,聪明伶俐,活泼可爱,兴趣广泛,特长突出,弹琴、唱歌、骑驴、打球、围棋、剑槊、奥数等等一切无不精妙。放到现在,当是天才儿童(据说,现在许多家长都是希望把自己的儿女培养成这样。)

  李儇当然是田公公培养出来的,李儇为了表达敬师之情,爱戴之意,平时唤田公公为阿父。

  而田公公其实也是老师教出来的,田公公师承唐朝大太监仇士良。

  唐朝会昌年间,大太监仇士良下岗时,曾经说过一段著名的太监语录。

  同志们啊,我们干这一行的只有一个功夫,就是让我们的皇上忙起来(不可令闲暇),皇帝一闲,我们就要完蛋(暇必观书,见儒臣,则又纳谏,智深虑远,减玩好,省游幸,吾属恩且薄而权轻矣。),为了太监这个光荣的职业着想,还是让皇上玩得不亦乐乎(纵欢极乐),让他没空读书,也见不到朝臣,这样,我们太监这个行当就会文成武德,一统江湖。(阇外事,万机在我,)

  田公公自问是个好学生。这会他就在干这样的事,提着两盘水果,一壶好酒,踱进球场。

  李儇老远就看到自己的干爹来了,跳下驴,迎住田公公。

  两个摆开酒桌,把酒言欢,诗云:相逢不饮空归去,太监宫女也笑人。

  微醉的田公公满脸慈爱。

  不能认为田公公全是假笑,在内心深处,田公公还真把这个皇帝当作了自己的干儿子看待,比如,他希望僖宗李儇永远快乐,童心永驻,永远别长大。

  田公公给皇上讲讲朝上的趣闻,问问皇上最近喜欢玩什么。李儇有些忧郁,小眉紧锁,田公公心疼,他问:“陛下,有什么人什么事让您如此心烦?”

  “阿父,最近朕跟人赌鹅,输了好多钱,这下,袋中无钱,心中发慌,等会我还要看演出,阿父知道的,名演员很多,看完后我发不出赏钱,可要丢面子了。”

  田公公释然,多大的事,要钱嘛,只要不是要权,一切都可以满足。当然,钱也不那么容易就搞得到的。想了半天,田公公出了一个主意:“我叫些人去市集收税,再到长安各大客栈看看有什么富人,把他们的钱征来就是。”

  李儇:“这样……合适吗?”

  田公公感动了,小孩多善良啊。

  “有什么不适合的,天子嘛,天之骄子,天底之下的一切都是陛下你的。要什么有什么,拿他们的钱是天正地义。”田公公一咬牙,差点把大唐秘密都透露给小皇帝了。

  “那他们要是不愿意怎么办?”

  田公公嫣然一笑百恶生:“敢,把他的牙敲掉眼扎瞎腿打折腰擂断脖扭歪,看他们丫的服不服。”

  李儇笑了,阿父真会开玩笑,他这个样子有趣极了,倒像真的要把人这么干一样。(田公公真这么干了。史记:令孜说上籍两市商旅宝货悉输内库,有陈诉者,付京兆杖杀之。)

  李儇放心了,事件交给阿父,就没有解决不了的。李儇就想接着玩球,问:“阿父,还有什么新鲜事么?”

  田公公一怔,是啊,这会新鲜事儿多了呢,比如天下正在闹饥荒,比如饥民们正在造反生事,山东河南盗贼蜂起,眼见越搞越大了。可是,这些事情怎么能让皇上知道,他还小,应该像普通小孩一样有个快乐的童年。

  田公公摇头,将这些所有不好的消息赶走,然后告诉李儇,天下好着呢,大唐正处在一个最好的发展时期,盛世无双,开元尚不如,贞观犹不及,皇上就放心玩吧。

  说罢,田公公告退,他放心了,他已经做到了前辈仇士良要求的一切。他也是很忙的,有好多的官职等着他去安排,好多的银子等着去收。

  李儇骑上了毛驴,接着玩球,他有一个美好的愿望,就是以后唐朝能举行一界驴球比赛,他自信凭实力可以勇夺状元。

  李儇奋力一击,球冲天而起,李儇仰头长望,那是一片蓝色的天。

  宫外的世界跟朕的也差不了太远吧,百姓们安居乐业,而像我这样大年纪的小孩们也该玩着类似的游戏。

  李儇眼中的世界很美好,可真相很残酷。

  宫门之外,长安不远。就有百姓饿倒在街口,像他这样大的百姓之子更别提嬉戏游戏了,他们不是被卖,就是沿州串县的乞讨糊口。

  而再远一点,有一大群蝗虫从东往南席卷而来,遮天蔽日,蝗虫所过,赤地千里。蝗虫吃掉了路上所有的可吃的东西,也在吞噬着大唐朝不多的元气。

  在蝗虫与长安之间,王仙芝、黄巢的义军正横扫河南、山东。

  王仙芝、黄巢的事业已经做大。

继续阅读:第4章 乞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