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最后的潼关
小马连环2017-09-09 10:453,495

  十一月十七日 洛阳。

  现在,大唐东都洛阳已经向黄巢敞开了大门。 洛阳的大街上,高头大马踏蹄而过,大马上,黄巢同学志得意满。

  他头戴熟铜头盔,外着薄铁亮甲,肩披猩红战袍,当真是冲天神将,率土将军,神气非凡也。黄巢亦感受到大将军的威风。他轻纵缰绳从城门昂首而过,在他的面前,是跪地迎拜的洛阳大小公务员。

  很好,黄巢点头,然后颁下命令:全军休整,其间不得抢掠扰民。明日,杀奔长安。

  十一月二十五日,洛阳失守的七天后。

  长安,章信门楼。

  坏消息终于传到长安城,长安的头头们再也坐不住了。眼下,他们只有发兵潼关,依靠天险以拒敌。

  李儇正在章信门楼检阅他的禁军,受阅方阵不大,两千多人,他的阿父告诉他,这些人都是精灵神箭手,一定可以发挥奇效。

  领头的将领是禁军军官张承范。

  深冬的北风刮过城门,如箭一样射在张承范的脸上,可是,张承范的心还要冷上三分。

  他接受的是一份死亡任务,在前方传来的消息里,黄巢的大军据说有百万之众,他给人家打了对折,再打个对折,也有二十多万。而李儇只给他派了两千人。

  可这还不是最让人绝望的。

  潼关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有两千人加上原潼关守军,如果粮草充足,士兵善战,也不是完全没有守住的希望。

  只可惜,张承范的两千多兵,全是临时拼凑的残兵。

  就在黄巢攻破洛阳的同一天,长安城里,贴出了招兵启事,在集市上招募了士兵数千人。李儇相当欣慰的,阿父还算是自己人,在江山欲倾时仍在想尽办法。

  他不知道,阿父使了一个偷梁换柱之计。

  在李儇调禁军守潼关的命令下来了以后,长安城内富户们一片慌乱,禁军军营一片哭嚎声。父子在哭儿子,妻子在哭丈夫。要不是军营前猎猎飞扬的军旗,还以为这是菜市口,准备砍谁的脑袋呢。

  当然,古来征战几人回,沙场确如刑场,特别是对于这些禁军官兵们来说。

  他们不是普通的士兵,他们金枝玉叶,娇贵无比,他们是长安城内的富二代。

  唐末年间,长安城内,再也找不到比当禁兵更好的工作了,禁军大兵们穿上军服,骑上快马,驰骋于大街小巷,吃个霸王餐,调戏良家妇女那是何等快意,何等洒脱,更不用提禁军首领是朝中当红的公公,要是公公哪天高兴,在皇上面前美言两句,少不得要赏赐下来。所以,他们求着父亲,拿出积蓄找关系走后门参军入伍,进入禁军编制。

  他们没想到,禁军除了耀武于长安,也要出去打仗的。这如何使得,听说那帮草寇都是狼头虎爪,杀人如麻,吃人肉喝人血。这些皮娇肉嫩的禁军宝贝去跟草军干架,这不是去送死嘛。

  痛哭之后,禁军家属们不干了,他们找到了当初的入伍介绍人田公公,左说情右哭诉,搞得田公公不胜其烦,终于松口,开一场新兵招聘会,你们各自寻找替身,军务外包吧。

  于是,在那一天长安城热闹得很,最喧哗的莫过于伤残医院了,平时,这里面除了老弱病残,门口可以支起簸斗抓麻雀,这下,门庭若市,许多身着华服,骑着骏马的人急驰而来,跳将下马,奔将入门,张口就喊:给我一个人!一千文钱!

  医院的病人一抢而空,接下来丐帮弟子倒了霉,平时要饭,到了富人家门口,没敲门呢,里面就有感应,窜出一头龇牙流涎的狼狗来。这会,当乞儿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要上前要口剩饭时,大门突然打开,从里面冲出一帮家丁,不出一言,抓住乞儿就往里拽,像极了青楼外拉客的龟公们。被拉了进来后,却是无事,满满一桌酒菜好好伺候着,等乞儿吃得心满意足,东家还要奉送军服一套,军籍一本外加若干银两。

  搞了一天,长安鸡飞狗跳,终于拼足了章信门楼前这数千新兵。

  这些情况,张承范是知道的,可是,他敢得罪当朝第一人田公公吗,所以,他看着自己的这一帮新手下,除了苦笑,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

  李儇也看出来了,平常他的禁军大兵们个个胖头大耳,身阔体胖。没想到今儿个一看,全不对味,面黄肤瘦,萎靡不振,有一些竟然连兵器都拿不稳,可是,他不敢质问,他怕一问,就连这些人也不可得。

  况且,张承范还在一旁跟他哭鼻子。

  张承范有些心灰,他只怪自己平时没跟田公公搞好关系,不然也可调到四川了。现在他只有求救于李儇:“陛下,听说黄巢的数十万大兵,敲着大鼓,从西面雷行而来,现在臣要领两千兵去拒敌,可是,我还没听到谁来为我们调拨粮草。这样下去,我们怎么守得住啊,希望陛下尽快调兵遣将,运输粮草以为支援。”

  李儇点头,他给张承范开了一张空手支票:张将军你先顶着,预备役马上就会到。

  十二月一日。

  潼关,清晨。

  这一天,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没事的把家里的被子拿出来晒晒,别霉掉了,老同志出来打打太极,小朋友出来打打架。

  多美好啊。

  只可惜,潼关上的人没有这个好心情了。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潼关,中国历史上有名的雄关,南据秦岭雄障,北拥黄河天堑。史称:门扼九州,飞鸟不能逾。在中国十大名关中排名第二。

  状元是山海关,山海关是沾了明长城的光,在唐朝那会,潼关绝对是第一位的,此乃长安皇城的心腹之关,中土大唐的命门,亦是帝国最后的堡垒。

  历史已经证明,得潼关得关中,失潼关,失天下。在公元211年,曹操与马超激战潼关,曹操以沙筑墙用水淋,于寒冬间一夜冻成坚垒。从而倚此击败马超。在公元756年,潼关更是发生了建关以来最大的战役,唐将哥舒翰驻守潼关,抵御安禄山,本可倚天险以退来敌,却不得已奉命出关,与敌决战,最终导致唐军大败,潼关失守,玄宗夜奔,更让一代佳人命丧马嵬坡,令无数色鬼尽叹息。

  唐朝自此落入衰退。

  这似乎暗示,如果哥舒翰死守潼关,安禄山这个王八蛋未必能攻进长安。但我们仔细看看历史就会发现,有难于上青天之蜀道的四川,往往是历史大统一进程中第一个被吞的地方。而无数号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要之地,从来都不缺乏被攻破的记录。正所谓长城修在人心里,文艺点说就是天险不足恃,雄关不足踞。

  这些大道理,潼关守将张承范也是明白的。现在,他就站在潼关之上,观察地形,布置防守任务。

  来到这里,他内心有一百个不情愿,在路上,他也有一百个逃跑的理由和机会,但他还是来了。做出这样的行为,无疑是需要很大的勇气。从这一点出发,我们也得赞一声张承范是条汉子。他已经拿出了比王铎之一等文臣,高骈之一等武将更多的忠诚与热血。

  只可惜情况很不妙,在不远处,是一伙从兖州退回来的部队。领头的是泰宁节度使齐克让,这一位尚属忠臣,当日,他被周岌的突然发作吓住,从前线退回,没成想路线没选对,逃到哪,被黄巢追到哪。乍一看,倒像草军向导,一路领着对方来到潼关之下。

  看来,路线永远是关键。

  这些残兵驻营关外,他们斗志已失,粮草将尽,要不是潼关内的守将像听话的小白兔,不见亲娘死也不开门,他们只怕早就逃窜入关了。

  张承范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带来的两千精灵射手不说技艺如何,就是最最关键的东西:粮食也没有。李儇给他派了一个后勤部长:运粮官,可是,运粮官无粮可运,装病辞职了。他们只好空着肚子上路,在经过华州,准备进去补给一下,却发现华州城内已经千山鸟飞尽,州长钻山洞了。

  走入府库,里面空空如也,到了粮仓,万幸,竟然还有一些余粮。他们抢将入手,左扒右拉,终于搞了点粮食,大家一分。每人三天口粮,还得省着点吃,碰到李大嘴那样的主,一天得给吃没了。

  呜呼哀哉,内牛满面兮,我泱泱大唐,巍巍天朝,竟然要靠这两千精灵射手,三天半饱之食来挽救了。

  张承范的心无比凄凉,他一边叫人加固工事,一边期盼着长安能及时送来粮草与援兵。他望着无精打采的手下,和远处如云集风卷而来的草军,不敢去想像接兵后会是什么情形。

  战斗终于打响了。先接敌的是齐克让的部队。

  齐将军不是孬种!他告诉自己饥饿的手下,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没有了潼关,唐朝就要灭亡。现在,是将士杀身成仁的时候。

  仿佛那一刻,这些残兵被感动了,他们抽出了大刀,吼道:随将军杀敌!

  仿佛那一刻,唐兵神灵护体,以一万打数万,以疲师敌新锐,竟然还占了上风。眼见着,他们将上演一部潼关奇迹。

  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奇迹。或者说,真正的传奇来了,冲天大将军黄巢登上了山岗。

  黄巾铁甲惊怒涛,白旗草兵淹华山。潼关之下,草军之中,黄巢策马而出,登高一呼。

  这一刻,天下第一雄关见证草王的威武,六十万大军齐声鼓噪。

  这一刻,旗如云,势如火,其呐喊如惊雷,险致华山石裂,黄河水沸。

  这一刻,齐克让再也支撑不住了,他们已经奋战了大半天,在这一天的日落时分,他们燃掉了营房,开始后退。

  虽然为人进出的潼关大门紧闭着,但鲁迅大师说过:路,就是人走出来的。

继续阅读:第17章 溃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