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长安亮剑
小马连环2017-09-09 10:463,398

  豆卢瑑的解决方案其实不坏,但是方案里有太多他不能确认的东西,黄巢会不会像孙猴子那样笨的戴上官帽?就算戴上了,有没有军队听他调动,去取黄巢的脑袋?

  卢携的解决方案也是可以的,但同样的问题,他怎么保证诸道兵马能随令而行,前去拒敌。

  所以,问题的解决最关键的不在于提出方案,而是怎么保证方案的实施。

  这是一个执行力的课题。

  默克顿说:所谓执行力,就是每个员工在每个阶段都能做到一丝不苟。

  第一个阶段调兵,这一步,好像还不错,虽然没达到一丝不苟,兵马云集。但毕竟很多人开始动了。

  众多兵马从驻地出发,向溵水上的防线进军。

  这里面,有徐州派出的三千兵马,他们要经过许昌。

  诗协主席

  唐僖宗广明元年(880)九月中旬 许昌(河南许昌市)

  许昌节度使没有睡觉,最近的局势搅得他心神不宁,虽然打仗这回事,他已经是配角了。

  以前,他还当过一阵子剿匪急行锋,在王仙芝刚起事的时候,他第一个冲上去与草军干了一两战,可惜得很,败得难堪。从此,他从烽火第一线退了下来。

  但是,我们不能过多指责。他兵少,况且打仗不是他的本行。

  他的第一专业是做诗。后人亦大多只记得他是诗人,而会忘记他是唐朝公务员。

  他是真正的诗人,高骈跟他比起来像是业余爱好者。就是杨知温,在他的眼里,亦是不入流角色。时人对他的评价很高:诗古赋纵横,令人畏后生。

  他是著名诗人,交游广泛,诗友众多,诗酒唱和,鸿雁相通。要是唐末有诗协这个单位的话,他绝对可以当上诗协主席,然后连任个四五届。

  他叫薛能。

  现在,薛大神在喝酒,诗人没有酒,就像司机没有方向盘。可是,他越喝越觉得不舒服,越迷糊。

  他很郁闷,感叹自己生不逢时。

  盛世方能养大士,作为诗人,才华横溢的诗人,老天应该把他放到一百年前。这样,他可以跟李太白举杯邀明月,或与杜工部共观公孙大娘舞剑然后各自赋诗试才情。或同孟浩然数数花落知多少。

  又或者是……将他们全数击败!

  薛能是自信的薛能,他自认上至三百年,无人能敌,下至N年,不会再世出。

  看看他拳打前辈,脚踢同辈的大汗淋漓样孤独求败的气势。

  他战李白:李白终无取。然后,他写诗一首恶心李白:我未身在开元日,争遣名为李翰林。

  他斗杜甫:杜工部老居两蜀,面对成都艳丽海棠,竟然无诗!怕是无才吧。

  他PK白居易,刘禹锡:刘白虽有才语但文字太僻,宫商不高。

  对于前辈,他大胆挑战,对于后辈,他强烈鄙视,诗坛老将刘得仁送诗交流,他回复:千首如一首,卷初如卷终。落第才子高瞻仰赋落第诗一首,内有两句:君恩秋后叶,日日向人疏。时人引为佳句,广为传诵,薛能不屑:如见此公,我给他一嘴巴子,这也叫诗,这种考不上公务员的人也配做诗!

  这让我想起黄巢,要是将黄巢的不第后赋菊送到薛大诗人面前,薛诗人能举起手来开抽吗?无可得知,他在喝酒。他不会屑于跟黄巢动武。他像凤姐一样,略翻小眼:粗人一个,刚斗诗否?

  至于打仗,劳心者治人,他已经派出了大将周岌领兵前去泗州,参与围攻黄巢。

  这时,手下来报:徐州有三千兵去参与泗州会战,现在经过本镇,请求入城休息。

  薛能一听,连忙下令:快开城门,兄弟军队,千里迢迢,响应天子号召,路过此地,当然要热情招待。

  于是,原本顺利进行的唐朝拒敌行动因为薛能的这一热情举动开始发生了变化。

  薛能的举动很多余,也很危险,就在数天前,一伙刚招聘来去防守洛阳门户汝州的新兵蛋子在经过洛阳时,突然烧毁城门,冲进城内的商业街,以迅雷不及偷菜之势抢走钱财后呼啸而去。

  薛能就不怕引狼入室?

  他不怕,因为他认识这三千徐州兵马。

  薛能以前是徐州节度使,这些兵都是他的老部下,老战友,有朋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当然不能怠慢。于是,他打开了城门,把士兵们安排在外城的球场驻营修整。

  他认为这样,于公于私,自己都是毫不亏欠。

  只可惜,这三千徐州兵马不这么想。史记,他们徐州大兵是了出名的凶悍。

  革命先驱,精神领袖庞勋当年造反时用的兵就是徐州大兵,知道了这个,就会理解为什么说他们凶悍了。

  凶悍的意思是,你对我好,是应该的,对我不好,那对不起,拳头上见真章。

  到了夜晚,徐州大兵们发现自己没有受到应有的待遇。没有热水冲凉,没有大鱼大肉,没有歌舞助兴,没有大床暖被……

  徐州大兵们起哄了。他们叫嚷着薛能的名字,敲击手里的兵器。有的还往内城上扔石头。

  得报的薛能大吃一惊,他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请神容易安神难。他连忙从床上爬起来,穿上外衣,叫人点起灯笼匆忙爬上了内城城楼。

  他看到让自己惊慌的一幕。城下乱哄哄一片,纷纷举起的兵器在月下发着寒光。不了解的,还以为是敌人在攻城叫阵。

  一番苦口劝说,拉关系,诉感情,许承诺,写保证,薛能终于劝服了老朋友。这些大兵渐渐退去,太累了,他们也需要休息,有的打定主意,先睡一觉,等养足了精神再跟东家算招呼不周罪。

  一切归于平静,薛能擦拭额头的惊汗,微颤颤动地步下城头,回去睡下半场的觉。

  这时,谁也没有发现,有一个人从城内悄悄溜出,这是许昌的一名干部家属,他大半夜的不睡觉,溜出城,当然是有目的的。

  他是去通风报信的。

  当徐州大兵们喧哗大叫时,城内已经吓成一团,他们听多了乱兵为祸,抢劫居民的事,更让人担忧的是他们的保护神大将周岌不在城内,这位许昌军事首领带着许昌的子弟兵在奔赴泗州的路上。

  城外兵势汹汹,他们早就认定自己的诗人节度使保护不了自己。他们只好去找亲人周岌。

  消息终于传到,按理说周岌早该走远了,可惜,或者说幸好,他们一步三晃,闲似郊游。

  大本营里进了强人的消息传至,周岌勃然大怒,什么?敢到太岁头上动土!这还了得,兄弟们,跟我杀回去,保卫许昌,保护家人。

  接下来的事情充满血腥。周岌领着兵奔回许昌,这时,三千徐州兵不知大难临头,他们太累了,折腾了半夜,是该多睡一会儿了。

  他们再也不会醒来。

  三千余兵,被周岌全数诛杀,事情还不算完,薛能作为许昌父母官,竟然胳膊往外拐,纵容骄兵入城,险些害了全城老百姓,许昌市民公投,罢免节度使薛能。将他驱逐出城。当然,周岌因为及时回城,护卫了全城百姓,荣幸当选为代节度使。

  薛能窜出许昌,直奔襄州,他惊慌失措,在马背上,他突然想起杜甫的一首诗来,对了叫《破船》来着,有两句是:仓皇避乱兵,缅邈怀旧丘。看来,杜工部还是才情有欠,完全没有写出自己眼下的心境嘛,等自己到了襄州,安顿下来,得好好琢磨,一定写出更好的出奔诗句来。

  只可惜,他没机会了,周岌半路将他追上,斩首除根。

  一代诗坛领袖,不世奇才,黯然凋零。也许,到了西天,他可以跟李白杜甫们好好比个高下了。到了那时,他或许会真正体会什么叫诗仙诗圣,知道什么叫狂妄自负。

  可是,我们仍然要感谢薛能,丰富了历史,要是历史上没有此等妙人,全是些奸人英雄那该多没趣。

  好了,到了现在事情结束了吗?

  没有!这只是灾难的开始。接下来的一系列事件才是真正的杯具。

  周岌搞了公投,驱逐前任,也忘了要去打仗的事,待在许昌专等长安的转正任命书。

  本来要调往汝州驻防的唐将齐克让怕周岌搞扩大化斗争,掉头就走。

  徐州偏将时溥本来在泗州等部下报到,却听得自己成了光杆司令,也拍屁股回徐州了。(记住此人,后面,他还有大动静。)

  时溥一动,驻扎在泗州的四路兵马一哄而散,唐朝在淮河上的铁壁一下山崩自解。中原门户已开。

  还有一笔,值得一提,有一位叫秦宗权的许昌将领受薛能调动,前往蔡州招聘大兵。周岌在许州这么一闹,这位秦兄干脆以平乱的名义,进入蔡州,招募士兵,驱逐蔡州刺史。自己当起了山大王。从而为自己乱世称雄迈出了第一步。

  现在,我们看看大唐的执行力,一系列的事件已经表明无疑:他们从来没有做到默克顿所要求的每个员工在每个阶段做到一丝不苟。

  他们做到的只是在每个阶段都对自己的利益做了一丝不苟的要求。

  薛能要顾面子,所以打开城门。

  徐州三千兵要吃好饭,睡好觉,所以发泄不满。

  周岌要保护家属,所以痛下杀手。

  齐克让们更要为自身安全考虑,所以选择了撤退。

  他们忘了,自己有任务在身,敌人就在淮河对岸!

  唐朝的执行力降到了零点,上令下不行,这样的政府离灭亡不会太远。

继续阅读:第15章 草军新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