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重回中原
小马连环2017-09-09 10:463,197

  在黄巢坐在顺江而下的木排上,期盼着千里江陵一日夺时。王铎王司令却准备开溜了。

  王铎一开始并不是胆小鬼,甚至,还是有些胆气和忧国忧君之心的。当初他自己放着好好的宰相不做,非要主动请缨,要求到战争第一线去,防守黄巢的进攻。

  他等待的就是与黄巢一决雌雄。可是,为什么黄巢千里迢迢来相会时,他却叶公好龙,要逃了呢。

  其实,王铎是上当了,上了自己副官的当。

  副官叫李系,是堂堂唐朝西平王李晟的孙子,李晟牛人,人称万人敌, 战吐蕃,敌南诏,平内敌,是与郭子仪齐名的唐朝名将。所谓将门虎子,其子李愬亦是响当当大将一名。可是,古人没说传到第三代,家族基因会突变。

  看上去,好像不会变得那么快,比如李系就十足继承了家庭优秀的血统,谈起兵法来是纸上灰飞烟灭,赵括为之色变。史记辩善言兵。但其实呢?史亦有一笔概之:然中无有。就是外面天花乱坠,内心空空无一物。

  当然,你知,我知。王铎不知,他完全被将门之后如悬河般的演说给打动了,尤其是听到李系在沙盘上演算怎么攻草寇时的胸有成竹,更是激动万分,他起了用此人建功立业的机会。

  文武双全,封侯拜将,跨领域的伟大业绩,不是每个人都能抵挡得了的诱惑。

  所以,他给李儇打了报告,要求下乡锻炼,当然,他没忘记提要求:皇上,你可以不给我兵,不给我粮,但是,您必须要把李系派给我。

  王铎相信,凭这位将门之后,他必可立下不世之功来。

  到了江陵,他将李系放在自己的前面。守在潭州(长沙)。而他自己镇守江陵,这是湘江与长江的强强联合,两镇烽火相连,主将文武互补,别说黄巢了,就是黄帝来了,也别想从这里溜过去。

  可是,李系只起了一天的作用。

  十月二十一日早上,黄巢抵达潭州开始攻城,到了晚上,潭州就落入草军之手。李系自个倒有名将风采,于千军万马中安然脱身,遁走了。

  蒙古人说,我们不能容忍背后有敌人,所以攻一城屠一城。怕是黄巢也有这样的战略思想,在攻破潭州后,他将里面腿脚不及李系利落的政府官员,守城士兵全数诛杀,人数至十万,尸体堵塞了湘江水道。

  李系一逃,潭州一失,王铎坐不住了。当他听到军报,知道草军兵数时,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草军宣称五十万!

  黄巢从湘江而下,真个不择细流,终成汪洋了(当然,五十万绝对是宣传手段,但二十万还是有的)。

  很不幸,王铎的江陵城内,守兵万余。以一打五十,王铎文人,数学应该也是不错的,当然知道胜利的概率不会比中双色球头奖高。

  于是,王铎逃了。准确地讲也不算逃走,王铎只是出差去了,出差的理由也很充分,搬救兵。

  据说王铎的出走还有一个原因,他是去接老婆去了。

  当日王铎调到地方当总司令时,心里有一个小小的功夫,就是他的老婆太厉害了。这下终于光明正大的离家出走了,他把老婆丢在长安,带着几位可人的小老婆到荆州上任了。

  可是,最近他听说自己的老婆已经从长安出发,准备来探亲,王铎对着手下叹道:南面,草寇来势汹汹,北面夫人醋意滔滔,如何是好?

  手下建议:不如投降黄巢算了。

  王铎摇头,他最终选择了后者,还是撤回去吧。于公,庙堂之上不负君王,于私,床笫之上效忠老婆。

  王铎骑着马,向北而去。北面,是襄州地界,那里的节度使是刘巨容。王铎知道此人有兵可用。

  可是等他跑到襄州,发现刘巨容已经不在驻地。

  刘巨容领兵前移,正在荆门列阵候敌。

  唐僖宗乾符六年(879)十一月,荆门(湖北荆门市)。

  黄巢陈兵荆门,他的草军士气旺盛,声势浩大,军旗如林,士兵如云。

  黄巢很满意,太顺利了,就像湘江的水流东去入江,毫无阻滞。

  上个月,黄巢还在广州拍蚊子,现在他在荆门外准备拍人脑袋。

  黄巢同学,看来,你选对了路线啊,看看,从十月出发,一个月的时间,你就走完了全程的一半,要按这个速度,今年在洛阳城里过年是不成问题了,要是后面的敌将都像王铎、李系们好沟通,指不定你能在长安城内过年。

  黄巢嘿嘿一笑:哪里哪里,且慢闲聊,等我灭了那刘巨容,再与你痛饮!

  为了能与黄巢大哥喝上酒,我去翻了翻刘巨容的资料。一翻,我吸了一口冷气,黄巢有点悬。

  刘巨容,看名字里带个巨字,让我想起温瑞安里的小说人物唐巨牛,怕此刘巨容也是个如大牛般横冲蛮撞不善思考的人物。

  如果你也这样想,那说明,你,我,黄巢都被这个名字骗住了。

  刘巨容是个很精明的人。

  算起来,刘巨容跟造反这件事还有些渊源,他曾经是庞勋的手下,庞勋后脑有反骨,少发点了工资,多加了一点班。就敢造老板的反。相比较,刘巨容像是老实人,在庞勋反后,他没有参与到上司的造反当中,自个收拾包裹向大唐指派的换防地报到了(自拔归)。

  其实这背后,隐藏着刘巨容的过人的智慧和不寻常的冷静。想当年,边防士兵受到极不公正的待遇,全营都是满腹牢骚。庞勋稍一点拨,立成火势,这时,你要想保持独立思考是极不容易的。

  刘巨容办到了,他静悄悄地离开了喧哗的兵营。

  事实证明,他这个决定是明智的,庞勋一年多就被大唐打压,他要在其中,只怕脑袋已经不在自己肩上。

  现在的刘巨容是山南东道节度使,驻地襄州(湖北襄樊)。 他亦靠平乱起的家,自从四年前他在浙西用袖里箭(筒箭)狙杀了一反军的首领后,他的官运就来了,从县武装部长(镇遏使)到市长(刺史),再到地方军司令(团练使),以至现在升到山南东道节度使。可谓连升三级。

  所以,刘巨容对唐朝政府是满意的,工作起来也是干劲十足,比如,他应该守住自己的地盘襄州,而不是将战线前移,主动驻扎到了荆门。

  接下来,要怎么打败对手黄巢?看起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对手从桂州横扫直上,何曾遇过敌手,士气明显胜过唐军。而且兵数对立悬殊。

  王铎名号总司令,江陵州内不过万人。刘巨容怕不会有多少人可用,这时,虽然有另一支队伍江西招讨使曹全晸领了兵过来支援。但看看史书里唐军调动兵马援战的人数都是以四位数计的。

  那这两队加在一起,估计也就二三万顶天了。

  以一敌十!怎么打?

  刘巨容的回答是:怎么能打赢就怎么打!

  我在上面罗列了这么多劣势,但这些全是纸面上的属于赵括式的算法。战争不是单纯数人头,看士气值,那样的战争只出现在网页版的战争游戏上。

  真实的战争永远要比虚拟的丰富得多,取胜的道路总是有的,只在于你有没有发现。

  刘巨容发现了,他看到了对方的弱点。黄巢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大,其兵多,但不精,从其排兵布阵看,大部分草军显然没有经过多少正规的训练。

  刘巨容更发现了黄巢的命门。黄巢太骄傲了。

  骄傲是最不好的性格,尤其对于领军人物。它可能导致一切坏的后果,它使人退步,使人盲目,使人轻敌。

  看看历史长河上失败的将领,无论是垓下的项羽,还是赤壁的曹操,他们共同犯的错误就是骄傲。

  在找到了对方的缺点后,刘巨容很兴奋,他知道自己亦有胜利的机会。

  他马上盘算了手上的资源,发现可以用的棋很多。

  他有一个可靠的盟友曹全晸。

  他还有一支跟随自己多年,训练有素的强兵。

  他还有五百英勇善战的沙陀骑兵,这五百骑兵曾经成功吓跑了当年攻荆州的王仙芝。

  他相信利用好这些资源,就能取得一场胜利,他要将黄巢的攻势终止在自己的阵前。特别是那五百沙陀兵,要是安排得当,会是一支奇兵。

  刘巨容突然想到了一个妙计,可在实施这个妙计之前,他要去确定一件事情。

  他兴冲冲地跑到了沙陀人的军营,找到了他们的头领。

  刘巨容说:“敌人很多,我们硬打只怕没有胜算。”

  沙陀头领:“老大有什么妙计吗?”

  刘巨容点头,他压了声音:“听说,你们会说马语?”

  沙陀头领一听,这都要打架了,还在跟自己交流第二语言啊,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但如实回答:“是的,马就跟我们的兄弟一样,我们说什么,它们都能听懂。”

  刘巨容放心了,他的计划可以实施了。

继续阅读:第11章 荆门关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