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黑暗之光
小马连环2017-09-09 10:454,217

  现在,刘瞻要给他的学生郑畋上人生最重要的一课。

  这一课,发生在咸通十一年(870),庞勋的脑袋刚从城楼展览会上撤下来,那一年,黄巢在贩盐,李儇还是一个小娃娃。

  那一年,同昌公主死了。

  这个不稀奇,人都是要死的,公主虽是金枝玉叶,但也躲不过六道轮回。

  可是这位公主一死,事情就大了。

  她是当朝皇上唐懿宗李漼最疼爱的女儿。李漼,亦是李儇的父亲。

  李漼表示很心疼,同昌公主是李漼心肝上的肉。

  在生这位同昌公主时,李漼还在做王爷。唐末年间,要说有什么最折磨人的位子那就非皇子莫属了,你可能继承皇位成为天下第一人,但更大的可能因没登上皇位而丢掉性命。

  李漼过着惶惶不安的日子,他无法猜测父亲的心思,只有向女人寻找安慰。那时,李漼有个最喜欢的老婆,这个女人善解人意,常常宽慰丈夫,在凶恶的长安政局里,和李漼互相扶持过着患难与共的日子。后来,那位老婆生下了一个女儿,就是同昌公主。

  爱屋及乌,这位公主得到了父亲最多的爱,可是,这还不是她受宠爱的全部原因,她生下后,不会说话。这急坏了父母,遍求名医却医治无效。

  李漼放弃了,不说话就不说话吧,她仍然是我最心爱的女儿。

  可奇迹发生了,等这位公主四岁时,突然会说话了,而且一说就是一句很惊人的话,她像一个成年人一样叹了口气,然后说道:今日可得活了。

  当时,谁也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这不像一般儿童会说的话,我四岁时常说的话是:今日可以得朵小红花了。

  谜底很快揭晓,没过多久,宫里来了太监,告诉李漼,皇上驾崩了,你成为新一届唐朝皇帝。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女儿说的是这个意思。

  从此,这些同昌公主更像是上天派到家的天使,李漼只恨她是女儿身,不能把皇位传给她。

  在这位同昌公主长大后,李漼在朝中精挑细选了乘龙快婿。据说在嫁这个女儿时,他倾空国库置办嫁妆。

  在以后的日子里,李漼依然给了这个女儿最大的关怀,宫里有什么稀有的,要忙不迭地送到女儿家,娶到了同昌公主的幸运儿自然也平步青云,权倾朝堂。

  那时,我们的李儇正依倚在田令孜的怀里,从一位太监身上寻找缺失的父爱。他可能会不解地问:怎么父皇会那么喜欢姐姐?为什么父皇从来不跟我玩?

  田令孜疼爱地抚摸着这个可怜人的头,告诉他:看他们得意去,以后,总有属于我们的时候。

  田公公投资界奇才,他似乎早就料到,变天的日子不会太远。

  集万千父爱于一身的同昌公主在嫁人后的第二年,突然得了病,十分奇怪的病,在数十名御医集体会诊的情况下,仍没能挽救回她宝贵的生命。

  她死了,随之而来的是李漼冲天的怒气,很快,二十多名为同昌公主看病的御医被安上救治不力的罪名,全数斩首,又将这些医官的家属三百多人逮捕,丢进死牢,准备斩首。

  这是一次失去理智的惩罚,御医何罪,又不是大罗活神仙、退休老军医,哪有包治包好的?家属更是何辜。可是,又有谁敢去劝阻李漼?谁都知道同昌公主对唐懿宗李漼的意义,更何况这后面,还有同昌公主的婆家为了推卸责任在不遗余力地转嫁罪名。

  天子盛怒之下,满朝文武都选择沉默,除了一个人。

  他就是刘瞻。作为宰相,他有责任制止皇帝的暴行,他召开会议,汇集谏官。要集体上书请求释放医官家属。可是,没有人愿意在请愿书上签名。

  刘瞻明白了,明哲保身这是官场潜规则。

  他宣布散会,然后一个人走向了大殿。

  前面纵有刀山火海,千军万马,雷霆之怒,纵然己方只有一人,吾亦往之。这是文人的胆气,这是儒士的风采。

  在朝堂之上,刘瞻说:皇上,咱不兴这么干的,死了那么多御医已经够了。

  唐懿宗的眼还是红的,女儿死了,世界崩溃了,多杀一些人算什么。他吼道:别跟我废话,要不,我连你一起杀了。

  刘瞻前进一步:请释放所有人员!

  刘瞻的大义凛然终于打动了一个人,使其站到了他的身边,加入到劝谏的行列。

  此人不是郑畋,是长安京兆尹温璋。

  他们晓以大义,动之以情,嘴皮磨破,喉吼为之沙哑。

  可是,皇权至上,一人独尊。悲痛愤怒中的唐懿宗听不进任何言语。他反而认为刘瞻们不体恤他丧女之痛。

  唐懿宗下令,将这个胆大犯君的家伙贬出去,贬到岭南,什么,此人是连州人,那不是放他回家乡?那就给我贬到岭南的岭南去。

  唐朝贬官,多往南方,可以分为几个梯队,第一梯队是调出京城,但仍在中原。第二梯队是调到湖南江西之长江以南,这里远离政治中心,但环境尚可。第三梯队是岭南,最远可到雷州。那里不消说,是穷乡僻壤。可是,这还不是终极流放。

  在流放刘瞻时,为了找到最远的地方,他的政敌们幸灾乐祸地打开了地图,一直向南,在帝国的最南端,长安的万里之遥处才找到了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叫驩州。在今天的越南荣市,我打开地图看了一下,确实远,大概的位置与海南三亚平行。

  里程越远,越能昭显义臣的风骨。

  温璋的处罚也下来了,他的也不近,振州,今天的海南崖县。这位刘瞻的战友在听闻消息后,仰天长叹:生不逢时,死何足惜!于当夜饮药自尽。

  正是这些读书人的铮铮铁骨,在某种程度上制衡了皇权,在帝王与百姓之间取得了平衡。不然在绝对专制的封建王朝,绝不会出现一家之朝延续数百年的情况。

  唐朝亦应该感谢这些人,是他们不顾性命,冒死直言,才有了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当他们一旦开始抛弃这些掣肘,天朝的平衡不在,灭亡不会太远。

  在唐懿宗青筋突出,狂暴不能制时,在刘瞻挺立大殿,据理力争时,郑畋做了看客,他有些害怕,他怕失去一些东西,他知道这个时候皇上已经近乎疯狂,任何劝谏除了更加激怒皇上,不会有什么作用。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郑畋同志,你就落后吧,等会,你就能捞到好处了。

  郑畋却醒悟了。当他看到前辈面盛怒而不退,执正义而凛然,当听到温璋自尽以明志时。 他知道自己错了,原来有一种东西叫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为了公正,即使我们流血牺牲仍不可得,但我们仍要尝试。

  他为自己的胆怯深感自责。我应该跟前辈站在一起,为正义而奔呼,而不是站在一边当个打酱油的。

  郑畋找到了补救的办法。

  唐懿宗要他写贬刘瞻的诏书。

  他像往常一样,深吸三口气,略一思考,腹稿已得。展开雪白的宣纸,运起硕笔,饱蘸浓墨。不一会,诏书就。呈上去,唐懿宗打开一看,内有:安数亩之居,仍非己有,却四方之贿,唯畏人知。

  这是说刘瞻的,这是一位身居相位,却只有数亩之居,还是借的安居房,人家没别墅,没高级轿车,没有银行不明来历的巨额存款,子女也没有送到国外去读书。这位宰相推却了四方来的贿赂,却生怕人家知道。

  刘瞻的政敌们冷笑:你这不是贬宰相,你这是推荐刘瞻当宰相。

  老子让你写大字报,你给刘瞻唱赞歌,你是不想混了吧。唐懿宗的火很大。

  唐懿宗被激怒了,一并将郑畋贬到梧州。

  郑畋再次远离政治中心,他已经无限接近于相位,只要他这一次不出声,刘瞻去职后的位置一定是他的,可是,他毫不后悔。他欣喜自己终于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好吧,将我流放吧,我的尊严在流放中才能生存,千里之外,我与庙堂亦是一体。

  他与刘瞻相视一笑,前辈,我们同往南方,该有一段同程路,我们且携手踏歌,不亦快哉。

  这一次,郑畋料想自己的仕途该打上句号,他没有想到,三年后,他的政治迎来了第二春。

  李儇上来了,这位可怜儿记得那位死去的姐姐夺去了所有的父爱,现在,他要一一索回,第一件事,他要将因同昌公主之死遭贬的官员全数召回。

  在咸通十四年(873)年底,郑畋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长安,在第二年十月,被任命为宰相,这是他第一次登上相位,这一年,他已经五十一岁了,半百之人,黄土将掩。这好像迟了点,但总算还是来了。

  但是,郑畋已经发现,这时的长安跟以前的长安相比,丝毫没有进步,腐败滋长,官员懒惰,污水潜流,就在两个月前,他的前辈刘瞻在回到京师没多久,突然暴病身亡。有种种迹象表明,刘瞻是死于谋杀。

  郑畋明白,现在的长安是充满罪恶的城市,可是,他仍然要待下去,就像当年刘瞻教导他的那样,纵然是前面有刀山火海,千军万马,雷霆之怒,纵然己方只有一人,吾亦往之。

  他有责任待下去,大唐需要人来挽救,这一年,唐朝正步入饥荒的深渊,这一年的最后的日子,王仙芝造反了。

  郑畋的主要任务从此就变成了对付草军,纵观以后的数年,他所有的言语,都正确得惊人,他劝李儇弃用宋威,他跟皇上指出高骈不可倚。他建议对草军实行招抚的对策,以待丰年一到,草军必定思乡自解。可以想象,如果采郑畋之策,绝不会有长安失守,李儇西奔的危局。

  可是,他的言论触犯了田令孜、卢携、高骈这一唐朝铁三角的利益。在一次与卢携争吵后,他被罢去相位,请出长安。

  进进出出,升升贬贬,无数的浮沉没有让郑畋生出怨恨。江湖之远,庙堂之高有区别吗?

  没有的,我还是我,我还做我坚持的事,无论在哪里。郑畋这样告诉我。

  现在郑畋是凤翔节度使。凤翔(陕西凤翔县)是长安去四川的经过之地。如果这是李儇的精心安排,不得不佩服其布局深远。但李儇怕是没有此等政治智慧,我更愿意相信是命运安排。就像观音为唐僧在半路上准备了孙悟空,以护其西游。上天也给李儇安排了郑畋,以护其西奔。

  凤翔就像狂风怒涛中的一座灯塔,其光虽然微弱,但仍将照亮大唐的前路。

  在李儇仓促向四川奔进的时候,郑畋正在半路上等他。

  自从调到凤翔后,郑畋已经准备养老,朝廷奸人横行,自己无立足之地,何苦再把自己陷入到政斗当中去。

  可当他听到高骈竟然放草军过淮时,他就料到大事不妙,他在凤翔招兵买马,又亲自训练勇士。他知道这些勇猛的士兵总有一天会为帝国建立奇功。

  这一天,终于来了,草军攻破了长安,皇上李儇要走西奔的老路。

  郑畋曾经写过一首叫马嵬坡的诗。玄宗回马杨妃死,云雨难忘日月新。终是圣明天子事,景阳宫井又何人?

  当年唐玄宗用心爱女人的死换来了重回长安之日。现在,谁来帮助眼下的皇帝重回长安?

  郑畋觉得自己义不容辞,虽然李儇免了他宰相的职,可是,他从心里仍然要感谢这位皇帝,是他将自己从岭南召了出来,又曾经委以相位,让自己一展才华。现在,正是到了回报圣恩的时候。

  针对帝王西奔,士兵逃散,敌人占据长安,郑畋制订了一个计划。

  这个计划分A和B。

  A是留住李儇,郑畋要让天下人知道,皇上只是暂避草寇峰芒,他没有抛弃天下人,他要留在凤翔随时准备打回去。

继续阅读:第20章 新的希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