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溃败
小马连环2017-09-09 10:453,469

  在潼关的正前面,有一道天然的壕沟,深达数米,宽丈余,坦克也别想开过去,在左边,是一处山谷,平时人烟不至,灌木长藤恣意生长,结成一道厚厚的草木隔离网,人称禁谷。

  这是大自然送给潼关的两道屏障。可是第二道,被唐军自个就摧毁了。

  关前唐军被击溃后,纷纷后逃,壕沟他们过不去了,只好冲向了禁谷。

  曾经看过狗追兔子的故事,狗经常追不上兔子。猎人就指责他偷懒,狗说,兔子是为了生命而奔跑,我只不过为了一餐饭罢了。

  现在我们知道为了性命而奔跑的人是最快的,建议奥运会赛跑项目的发令枪改为真枪,而且对准跑在最后的一名,我相信这样,世界纪录将一日一新。

  看看唐军为性命而跑出来的成绩。他们蜂拥入禁谷,不论是尖刺划破了四肢,还是藤草将他们绊倒,他们是坚强的战士,爬将起来,前仆后继,不到一会,就将禁谷踏成坦途。

  张承范被此情此景启发得悲痛莫名,自己的天险已去其一,本来不多的兵马不得不分出一部调往禁谷进行把守。

  他知道,自己终于要面对敌军的正面攻击了。

  在迎敌前,他给领导李儇写了封信:陛下,从离京那天算已经六日,现在一个兵影都没看到(甲卒未增一人),星点粥味都没闻到(馈饷未闻)。现在,巨敌已经到了关前,我以两千兵对六十万,哪里有什么胜算?潼关失守,我就是投身油锅又何惜。但是朝廷宰相谋臣们就不会感到羞愧吗,我听说,大家都要让您西巡至蜀中。如果您一动,天下就会马上崩解。我在战死之前,冒死上请陛下尽快与朝中大臣商量,紧急征兵前来救援。这样,大唐江山可保,黄巢步安禄山之死,我免哥舒翰之耻。

  张承范还做着最后的梦,他料想李儇必能为他的这一封信打动,从而派来增援。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信不过徒增恐慌,直接催促李儇走上逃亡的道路罢了。

  十二月三日早晨 潼关

  战斗持续了三天,现在攻守战已经结束。张承范败了,虽然他纠集村民,运石汲水,将潼关进行了补强,虽然他拿出了自己的私房钱发给士兵鼓动士气,虽然他及时调动兵马防守禁谷。可他仍然败了。草军填壕沟,过禁谷两面夹攻,攻势如巨浪拍岸,绵绵不绝。

  潼关的守兵做出了顽强的抵抗,箭射光了,就用石头,石头砸光了,就用砖头,砖头没了,就脱下鞋子往下砸,一直到无器可用,一直到城门被草军焚烧成烬。在大势已去后,他们溃散了,张承范换上了便服,领着十多人退了出去。

  张承范没有杀身成仁,但他做到这一点已经够了,在后无援兵,兵无粮草的情况下,他仍然率领着两千精灵射手与关外数十万的牛头人奋战了一天一夜,他没有辱没潼关的威名。更为李儇争取了宝贵的逃命时间。

  李儇西奔

  十二月五日清晨,潼关失守的二天后。

  长安。

  含元殿上在开早会。唐朝公务员很辛苦,早上四点钟就要起床,然后洗把脸,穿好衣服,急匆匆赶到宫里去。这可是大事,不能迟到,不然轻则罚工钱,重则开除出公务员队伍。当然,有一个人可以迟到甚至旷工,这个人当然是皇帝。

  据说这一天的早先时候,兵部接到潼关失守的消息,他们赶紧去找皇帝汇报军情,找不到人了。

  李儇语录:如果我不在球场,就在去球场的路上。

  可是,连球场也不在,兵部高级干部发动人员,终于在打猎场找到了皇帝。他们连忙将这位大玩家请到了大殿上主持这一次重要早朝。

  现在李儇同学终于搞清楚状况了,唉,世间总是有一些心烦的事。李儇端坐大殿之上,一脸愁容悲情。

  据军情急报:草寇已经拿下华州,逼近长安。到了眼下,谁还有退兵之计?昨天他们在这里商量了一个办法,给黄巢授一个节度使的官,可是,已经太迟了,天下就在眼下,谁会舍西瓜而取芝麻。

  于是,这个早朝其实毫无意义,这更像一场失败后的问责会。潼关失守,长安危矣,这个黑锅总需要有人来背的,在这里,好久不上班的卢携成了倒霉蛋。他被降了职,在接到问责书之后,他羞愧难当,服药谢罪了。

  在确定了责任人后,李儇一声散会。一千名上朝官员,从殿内到殿外一哄而散,他们早就想走了。大难临头,夫妻还要分头飞,何况君臣乎。

  不过一会儿,大殿之中,操场之上,已经空荡荡而无一人。

  根据选择性落体定律:一个物体将按照造成最大危害的方式落下。现在黄巢正以最大破坏力的方式向长安冲来,是时候请出走为上计了。

  李儇黯然步下大殿,大臣们都知道找个地方躲藏,他也需要找个地方巡幸巡幸了。

  巡幸的地点早就定下来了,他的阿父跟他说过很多次,向他保证,到了那里,他一定也可以像唐玄宗一样受到优待,更可以西边再起,复回长安,重振唐朝。

  此时,他的阿父田令孜就站在身边。

  在所有人都惊慌失措时,田令孜反感到一股热血在向上涌。他知道,真正属于他的时代已经开启,等所有的官员跑光后,他站到前面,轻轻地对李儇说:“陛下,我们可以启程了。”

  李儇的眼中充满眼泪,终于到了这一天了吗,自己也要走抛国都弃国臣的这一步吗,他望着阿父,在做最后的挽救:“真的没有第二路走了吗?”

  田令孜没有回答,他没有时间和耐心再来进行劝说,他使了一个眼神,有人牵来了快马,后面冲出两个太监将李儇半扶半推送上马背。

  田令孜低声下令:“走!”

  他们走得很轻便,中国的事情,一向人多坏事,在走之前,他们没有通知大臣,远亲,跟他们走的只有数名王爷和几个妃子。

  他们走得很隐蔽,这全靠田公公安排得当,所有人轻装便服,含枚噤声,井然有序。

  选择的路线也很巧妙,唐朝皇帝有弃都西奔的习惯,有名的是唐玄宗,不太有名是唐德宗,他们经过长安城北禁苑,渡过渭水便桥,奔西而去。这是一条最近的路。我们说走前辈走过的路比较安全,这句话却不适合逃亡,指不定渭水桥上就有打眼望风的,专看皇帝逃亡呢。所以,他们从长安的南大街大摇大摆,从从容容奔西边金光门而去。正所谓不欺售欺,他们的反常道而为之,成功骗过了长安百官,等李儇奔出城门,往西急遁而去后,文武大臣,长安居民还蒙在鼓里,毫不知情。

  他们走的也很及时,前脚刚走,草军就进城了。

  唐僖宗广明元年(880)十二月五日 黄昏,长安。

  多少次梦回你的怀抱,今日才能重逢。

  多少次构想此情此景,今日终于成真。

  多少次对你咬牙切齿,今日方将你踏在脚下。

  多少的新仇旧怨,今后慢慢与你勾销。

  黄巢又回长安了,离当年考场失意愤然离去已经很多年,现在的长安城门依旧高大坚实,长安大街依然宽阔亮丽。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唯一变的只是人,当年的黄巢是落魄的文人,曾经的黄巢是行走江湖的盐商。现在,他是草军领袖,长安的新主人。

  黄巢穿着金甲锁衣,坐着黄金装饰的车轿,从长安城门昂首而入。当年,陪他到长安的不过一老马矣;今天,在他的身后是连绵数里的兵马,辎重车辆塞满了道路。他的草军将士身披红巾衣裳,披散着头发,手持坚刀利刃,拥着老大直赴含元殿。

  在长安宫殿,早有数千宫女静静等待着他,等他出现在她们面前时,她们齐齐跪下,山呼:黄王万岁。

  不要怪她们薄情,旧人一去,就认了新人。那位皇上自己偷偷开溜,而长安城数万将士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

  她们还要活下去,无论屈辱还是荣耀。

  黄巢不禁闭上眼睛,这三千粉黛脂粉香气扑鼻而来,是了,是了,这大概就是冲天香气透长安了。

  且再吟当日之诗:待得秋来九月八,我花开时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当年的梦想,终于实现!

  十二月十二日, 黄巢进长安的七天后。

  含元殿。

  在将长安城内所有的唐朝宗室杀了个干净以后,黄巢终于决定走向含元殿的最高处。

  很好,热烈祝贺黄巢同学,你终于成功了,你可以发表一下胜利感言吗?

  黄巢没有理我,他忙得很,做皇帝原来是个体力活,劳心又劳力。

  在登基那时,有太多的问题要处理,尚让同志虽然聪明,但搞这些礼仪却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在最后时,竟然发现没有合身的皇袍。

  考虑欠周啊,李儇小朋友那单薄的身板怎么可以跟我们大侠黄巢比。还好,黄巢同学不讲究,很平民,他找来黑色的麻布,画上腾飞的蛟龙,做成了一身山寨龙袍。宫里也没有乐手为他奏响登基的音乐,这也没关系,黄巢说把我们的战鼓调来,敲鼓也不错嘛。

  于是,在震天的鼓声中,黄巢正式登上了皇帝宝座。

  一个失意的读书人,一个走贩商人,经过自己的努力,终于达到了人生的顶峰。他俯视天下,天高云淡人为峰了。

  可是,这算是最终的成功吗?

  快意的黄巢没有发现在他坐上皇位开始,另一场考试已经开始。当年科举场上考官是长安高官,现在的考官是天下百姓。

  题目更大更紧要:怎么当一个好皇帝?

继续阅读:第18章 新的开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