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新的开始
小马连环2017-09-09 10:453,258

  我们常常对历史上成功人士的结果有天壤之别产生困惑,为什么刘邦、李世民、赵匡胤、朱元璋这些家伙能够先得天下,后治天下,让子子孙孙幸福个数百年,而另一种人,看上去也是一时豪杰无两,亦能称皇号帝,像黄巢、洪秀全、李自成。却是在历史上露个脸混个人熟就仆街了。

  为什么?

  这是一个持续性的问题,在前者眼里,得天下,不过是成功道路的开始。治理天下,才是真正的难题。而后者却错误地把得天下当成了终极目标。

  现在,黄巢已经当上了皇帝,他所要做的,自然要让自己的帝业千秋万载,万世流传,或最低程度要让他的朝廷成为中国历史上的正宗皇朝。

  黄巢做过很多努力,累得是满头大汗,他把国号定为大齐,改年号为金统,他还没忘了借神鬼之说羞辱一下他的对手,他将李儇的年号广明进行了拆分,宣称,李儇是将唐字去掉下面,而加进黄字,成了廣(繁体广)。 明,日月也,这是唐朝气数已尽,自取灭亡。亦是上天冥冥之中,示下符瑞,以后就是黄姓的日月了。

  李儇同学在得知后,气愤郁闷跳脚骂娘,立刻宣布把年号改为中和。

  黄巢又设立百官,将自己的将领封相拜将。他亦拉拢前朝旧人,四品以下官员留任如故。

  他宣传政策,收服人心,在进城时,大将尚让见人就说:老乡,我们黄王是好人啊,是为民请命,救天下苍生于水火之中。

  为了表示诚意,草军将士人品大爆发,当街发起了红包。据说这些钱都是草军这些年打劫得来的,这也算是一种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吧。

  黄巢也知道,天下未定,于是派遣各路兵马防守长安四周险要之地。

  做完了这些,他拍拍手,擦擦汗,长吁一口气:累煞朕了,这下,可以打完收工了吧。

  剩下的事情自会水到渠成,天下英雄纷纷来降,大齐朝必将代替唐朝,成为另一个辉煌耀目的王朝。黄巢对未来充满期待,就像小姑娘期待爱情。

  历史摇摇头,说了句不中听的:黄同学,太潦草,太简单啊!

  此时的黄巢忘了更紧要的东西:李儇未死!

  李儇,是有着辉煌历史李唐皇室的正式接班人,开元大治,贞观之惠仍然刻在天下百姓的心中,要推翻一个有着如此雄厚历史底蕴的皇朝,是来不得半点放松的。他实在应该宜将剩勇追穷寇,将李儇消灭在逃亡的道路上,而不是急着登基称帝。

  他更不应忘记,他只是攻到了长安,而不是拿下了全国,唐朝各地节度使不乏兵强马壮者。往幸运了说,他是中央开花,占据核心了,但要是有些忧患意识,就应该明白,他不过是个空降兵,突然空降到了长安,当了个空降皇帝。

  举目四望,他被包围了,成了别人群起攻击的焦点。

  最最重要的是,他并没有懂得治理天下最核心的东西,这让人感到不解,黄巢以前是读书人,应该读到过荀子的名句: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

  要真正得天下,唯有取民心。

  在渡淮河时,黄巢曾下令军人不得侵扰百姓,这让我们眼前一亮,以为他已经掌握了得天下的秘技。可自进入长安后,草军的争取民心工作只做了三天,在那三天里,草兵有组织有纪律,长安群众表示很欣慰,这些草军不像传闻中凶狠嘛,有些小帅哥还可爱得很,像喜洋洋。

  当然,群众的眼睛有些是雪亮的,可有时他们只是不明真相的一个群体。

  三天一过,喜洋洋变成了灰太狼。

  草军又恢复了本性。他们手持凶器,或是闯入富户之家,抢夺钱财,或是冲进市集,纵火行凶。

  唐朝大臣成为重点清除对象,许多大官因为没躲好猫猫,被草军搜了出来,尽数斩头,这里,有我们的熟人豆卢瑑,他没跟紧组织,无缘西游队伍,亦成了无头冤魂。就连已经自尽的卢携还被挖了出来,脑袋在城头展览了一番。

  长安城很快成了人间修罗场,死尸满街。

  作为大齐皇帝,黄巢没有拿出应有的威严和天下为己的责任心去制止,史书记:巢不能禁。

  黄巢同学一摊手,学会了领导的太极绝学:我管不着啊。

  这个也许可以理解,手下狼虎之师,大半年没有抢过东西了,现在到了世界上最富裕的都市,就好比光棍进了丽春院,安能禁得。况且,史书也有没记的地方,比如黄巢不只是不能禁,他怕是也不愿禁,他喜欢长安的一切物品,却恨长安的一切官员富户。更有可能,他没有时间精力去禁,他登基为帝后,步入后宫,发现李儇实在够大方,三千佳丽俱在宫中,原地待命,迎接新君。这不禁让他想起赶考那年在客栈倚窗望春楼。那时,他忍了,到了今天,整个春天就在眼前,何须再忍?

  所有的幻想都一一破灭,长安人发现新主子的天补平均只是口号,当初黄王入京,为民请命,是一个可笑的谎言。他们欺骗了天下人,很快就会得到天下人的回应。

  也许可以说,从第一个草兵踢开长安居民的家门,从惊恐的市民手里抢走财物的那刻起,他们已经注定了要失败。

  李儇还活着,唐朝在民间还有铁杆粉丝。

  反击终于要来了。

  名门才子

  我们都知道名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我们一直把它当真理看,这是不准确的,这句话只是一个总结,并没有像真理一样放之四海而皆准。我们绝大多数人,只是在老了以后感叹:苍天哪,你没降大任于我,何必来苦我心志,劳我筋骨,饿我体肤。

  我们把责任怪在老天上。其实,大任要靠自己争取的,这个世界上只有少数人在重重打压之下,能够其志不移,其情不惰,其愿弥坚,他们这些人,才能等到属于自己的大任。

  郑畋无疑是属于这小部分人。

  郑畋,河南荥阳人,公元823年生人,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郑亚是著名的才子,这位父亲在数年之间连中进士科,贤良方正科,书判拔萃科。相当于中官场的硕士,博士,博士后。按理说,仕途之门已然大开,前途一片光明。只可惜郑亚同志卷于党争,最后被贬为刺史,死在任上。

  香火传承,老子死了,儿子接着干吧。

  郑畋继承了父亲的才华,甚至还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在很年轻时就考中了进士。

  唐朝进士很难考的,很多人是年复一年的考,比如唐宋八大家之一韩愈考了四次方考上。白居易二十七考中进士,就够资格叫一声后生可畏,写诗云: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这毫不夸张炫耀,大多数人都是头发白了,孙子可以打酱油了才能进士登第。

  据考证,唐朝的平均中进士的年纪在三十五,而最年轻的纪录是十八,这个纪录属于郑畋。据说他考中之后,皇上竟然不相信,如此年轻就能力压群英,有没有借他老子在长安的人脉搞猫腻啊。特地调来郑畋的试卷一看,果然有才,心服口服。

  看来,唐朝公务员考试并不总是黑的。

  可叹的是,郑畋继承了父亲的才华,却连着坏运气也一并继承了下来。

  或者说,他连父亲的敌人也继承了下来,十八登科,却一直被压制在地方搞锻炼,郑畋同学很不甘心,他在自传里写:厌外府之樽罍,渴明庭之礼乐。

  地方上没办法混了,尽是喝酒吃饭不干事,我还是希望到中央干点实事。

  二十二年后,世道变了,敌人不是退休了就是死掉了,要么就是下岗了。时来运转的郑畋进入中央,当了刑部员外郎。他算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但总算赶上了不是,而且也不算老,才四十,在今天还可以去参加优秀青年选举。

  进了中央的郑畋工作认真,提前上班,拖后下班,干活有方法,办事不马虎。在四年后他升官了。

  他的伯乐是新上任的宰相刘瞻,郑畋升为翰林学士,寻加知制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位,是通向宰相之文官顶峰的不二跳板。

  在这个位置上,郑畋才充分展现了自己的才华,任制诰的这段时间,正逢南方庞勋起兵。他起讨文,才如泉涌,下笔如有神,动转流畅,毫无沮滞。在他笔下,庞勋是西天荒洞里的妖精,朝廷亦有天兵天将,法器神术,必会将外逃的这个妖精绳之以法。

  他成功了。到了后来,同事干脆封笔,什么?有诏书要写,找郑畋!

  这时的郑畋春风得意,在庞勋事件平定之后,他马上升任了中书舍人,写诰书的领导,这离宰相之位只有一步之遥,他在自述里亦写道:“今之宰辅四人,三以此官腾跃。”

  他只需一跃之功,就可位居宰辅。马上,他就开始跳了,可却是往下跳。

  这时,朝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在这件事情发生后,我们才知道,刘瞻不仅仅是郑畋的伯乐,更是他的老师。

继续阅读:第19章 黑暗之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代十国的枭雄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