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隐痛
未眠君2017-12-28 21:229,320

  明西玥下班后搭乘夜间公交车回家,走到居住的小区楼下时,偶然回头,看到了停在街角的豪车,不由得皱眉。

  在停车场时,因为曾经注意到这辆车的车型是罕见的世爵,她还扫了一眼车牌号,所以记了下来。此时看到它出现在自己家附近,不由得起疑。她觉得莫名其妙,自己不是什么美女,怎么会引得一个男人开车跟踪公交车,跟到她的家里来?

  很快,她就将这件事情抛到脑后,因为今天薛阳会来家里找她。

  每每想到这个名字,她的心口都会一颤。

  单恋一个人的时候,对方的名字,就是打开心痛的钥匙,打开门,就会进入让人窒息的房子。

  开门进了屋,本该清冷的房间却充斥着锅碗碰撞的忙碌声音,一阵菜香扑鼻而来,明西玥的心当即暖了起来。一日的疲惫在一瞬间卸下,脸上也挂上了笑容。她走进去,换了鞋子,薛阳已经迎到了门口,用围裙擦手,同时问:“今天加班吗?回来得这么晚。”

  “嗯,有一家公司包场开年会,他们不走,我们就得陪着。”她说着,走进屋,看到餐桌上的饭菜,当即坐在了餐桌前。

  薛阳用微波炉热菜,时不时抬头看她一眼,问道:“你感冒了?”

  “有点吧。”

  “吃药了没?”

  “还没。”

  薛阳当即皱了眉头,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一个简单的举动,也让明西玥心口一惊,随后不安分地狂乱了心跳,额头的温度也因此提高了些许。

  感受到发烫的温度让薛阳大为恼火,手指用力地敲击餐桌,发出一阵急促且烦躁的声响,同时对明西玥进行批评教育:“你这小子真是让人火大,怎么从来不懂得照顾自己呢?”他说着,将围裙解下来,随手搭在椅背上,“你家里肯定没准备感冒药吧?我现在下楼帮你买,你把菜挨个热了。”

  薛阳急匆匆地出门后,明西玥老老实实地将桌子上的菜都热了一遍,随后盛饭,就好似在西餐厅一样,将桌面摆放得整整齐齐。

  薛阳进门的时候正在用手机打电话,断断续续地回答着:“暖暖生病了,我应该会晚点回去,看着她吃完药我再回去……暖暖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大咧咧的,我照顾她一下也是应该的,她也帮助过我们很多……你纠结个什么劲啊,暖暖就是我哥们,铁哥们的那种。”

  明西玥听着薛阳讲电话,心中就好似压了一块巨石,沉甸甸的。

  这个人不爱她,在她的意料之中。

  这个人若爱上了她,才在她的意料之外。

  暖暖是她的小名,只有亲属会这样叫她,薛阳是她的青梅竹马,如此称呼她也不足为奇。

  而与他通电话的人,正是薛阳的女朋友:杜梦瑶。

  其实明西玥跟杜梦瑶也算是从小就认识的,可惜她们两个人的关系并不好,薛阳一直夹在中间,堪比处理婆媳关系。

  薛阳挂断电话,将药放在了桌面上,在她对面坐下,自然地吃饭,明西玥也没客气。

  明西玥并不精通厨艺,她这处公寓厨房中的所有设施都是为薛阳准备的。薛阳虽然有着与她一样不错的出身,厨艺却是一绝,所以他每次过来,都会给她一点福利。

  “你别在意,瑶瑶一直有点任性。”薛阳开口解释,随后尴尬地笑了笑,一副你知我知的模样,“你懂的。”

  明西玥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理解,随后从自己的兜里取出这个月的工资,连同得到的小费,一共有两万三千元,一并给了薛阳。

  薛阳也没仔细数,伸手收了,放进自己的包里,口中依旧说着:“这段时间多亏了你,不然我跟瑶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我跟家里说了谎,说我开你的车出去疯,结果将你的车撞了,人没事,让家里给你赔辆车。我家里人一直喜欢你,所以不会计较太多,这样就能先将车还给你。至于现金,等我手里周转开了,一定都会还给你的。”

  “无所谓,反正我也不缺钱花,你拿去周转吧。”明西玥无所谓地摇了摇头,下意识地收回手,隐藏已经有些粗糙的双手。

  她如此淡定,反而弄得薛阳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一瞬,将唇抿成一道直线,迟疑了一阵,终是什么也没说。

  吃完饭,薛阳坚持要留下来监督明西玥吃完药他才肯离开。临走时,还帮她煮了一锅红糖姜汤水,叮嘱她一定要在睡前喝了,出一身汗就好了。送走了薛阳,明西玥盯着空荡荡的屋子发呆,看着冒着热气的红糖姜汤水,忍不住扯起嘴角,露出惨兮兮的笑容来。

  明西玥喜欢薛阳,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

  薛阳喜欢杜梦瑶,喜欢得比她还早,这让她痛恨自己为何不能早些认识薛阳。

  记忆里,他们的初遇是在七八岁的年纪。

  那一年,她家里人以外地人的身份,在A市寸土寸金的地段买了一栋二手的别墅。一家人搬进去,却总有一个男孩子常到她家里来闹,说他们占了他朋友的房子。明西玥与他年龄相仿,跑去告诉他,这栋房子是他们买的,之前的那家人已经搬走了。

  小男孩气鼓鼓地瞪了明西玥一眼,扭头跑了,进了隔壁别墅的院子。

  后来,她知道小男孩叫薛阳,就住在隔壁,跟她同岁。她转学到了他所在的学校,与他在隔壁班。两个人上学时总会碰到,久而久之,没有了之前的误会,成了朋友。

  薛阳告诉她,那栋房子之前住着的一家人中,有他喜欢的女孩子,而那个女孩子就是杜梦瑶,两个人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关系十分要好。

  后来明西玥从父母口中得知,杜梦瑶家里破产了,欠了很多的债务,没办法才卖掉了房子,他们能够低价买来这栋房子,其实也是占了便宜。

  薛阳与杜梦瑶没有断了联系,杜梦瑶还会时不时地来找薛阳玩。明西玥曾经远远地看过那个女孩子,长长的头发,水汪汪的大眼睛,穿着公主裙,就好似一个精致的洋娃娃,十分可爱。

  不像她是个假小子。

  薛阳曾经试图叫她跟杜梦瑶一同玩耍,可惜杜梦瑶并不喜欢她,明确地表示不想跟她一起玩。薛阳劝了几句,随后表示:“暖暖,要不你先回家去吧,等瑶瑶走了,我去找你玩。”

  这是薛阳的决定,后来成了规定,只要杜梦瑶出现,明西玥都得回避,必须将薛阳让给杜梦瑶,无论她跟薛阳之间到底有没有重要的事情,都是如此。

  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

  进入大学之后,薛阳和杜梦瑶成了男女朋友关系,而杜梦瑶家中情况仍旧没有好转。一家人都是大富大贵过来的,突兀地成了穷人,一时间还不能很好地接受,那种花销无度的习惯未改,一心以为能够咸鱼翻身,却只是一次次摔得更惨。

  杜梦瑶需要钱就会向薛阳索要,薛阳真心爱她,所以会尽可能地帮助她。可惜,薛阳的家里并不喜欢杜梦瑶,甚至讨厌杜家一家,觉得这一家人就好似扶不起的烂泥,而杜梦瑶更像是薛阳身上的寄生虫,令人作呕。所以他们封锁了薛阳的经济,薛阳没办法,只好向明西玥求助。

  明西玥先给了薛阳自己所有的存款,后来还卖了自己的车,可是杜家人的胃口就像无底洞,永无填满之日。明西玥见不得薛阳忧愁,放弃了大小姐的架子,不要面子地找关系,最后找到了这份西餐厅的工作,然后在每个月发工资的那天,将自己的全部工资交给薛阳。

  身为闺密的熊伊凡知晓后大骂她榆木脑袋,有脑子就该去劝薛阳放弃杜梦瑶,就算她不能得到,也不能让薛阳再这样耗下去,耽误了一个大好男人。薛阳那么优秀,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何必跟杜梦瑶那个贪得无厌的女人在一起?明西玥再怎么说也是一名千金大小姐,竟然为了养活别人的女朋友而去打工。真正的落魄户女儿,却理所应当地用着别人的血汗钱,被捧着宠着做公主,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明西玥不是不清楚,只是她狠不下心来,她至今还记得,大二那一年的春节,薛阳喝醉了酒,蹲在雪地上哭得惨绝人寰,他说:“我知道瑶瑶应该改掉娇生惯养的毛病,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可是我就是看不得她吃苦,我真的爱她,我能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爱她,这么多年了……只爱她!”

  爱会让一个人变得盲目,从一个人,变为一个贱种,最后人不人鬼不鬼。

  明西玥陪着他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比薛阳还悲伤。她又何尝不是呢,她知晓薛阳这么做不对,却看不得他难过,她就是爱他,爱了那么多年,她又能怎办么呢?

  她在薛阳的心中有一席之地,可惜定位只是朋友。年华匆匆地过去,他们都失去了一颗真心,给了不该给的人,覆水难收。

  她追赶了他许多年,难以进入他的眼眸深处,最后只能拥抱他相片之中的身影。她不知道要为自己这一份暗恋,再荒废几多青春。

  以朋友之名彼此关爱,永无分手之日。

  翌日,明西玥的感冒加重了,无论如何都起不来床,只能跟餐厅请了假。

  昨天若不是着急去领工资给薛阳钱,现在也不会这样严重了,于是她也只能自叹倒霉,不作死就不会死。

  吃了药,她昏昏沉沉地睡了一整天,晚上却失眠了,躺在被窝里,懒洋洋地拿出手机来刷微博。

  她在微博里挂出的是男人的身份,偶尔发几张相片上去,也会遭女生们疯转,且粉丝数一直颇高,有时她也会写些心灵鸡汤的句子,无非一些单恋的感悟,好在薛阳从来看不懂,又或者是根本不关注她的微博吧。

  例行公事一般查看转发、留言以及未读私信,选择性地回复了几条,其中有一条引起了她的注意。

  “明家大小姐居然在西餐厅打工,这消息真够劲爆的。”

  她吓得直接坐起身来,披在身上的被子滑落到腰际,她无暇顾及,快速进入这个人的微博,发现他的微博十分无聊,全部是一些转发的段子,如果不是粉丝很多,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小号,根本不能发现他是什么身份。

  犹豫良久,她还是回复了那条私信,谨慎地问:“你是谁?”

  不出片刻,私信就得到了回复:“别光吃感冒药,记得吃点维生素B2,嘴唇那么漂亮,烂掉了很可惜。”

  明西玥心口一颤,突然想起了昨天见过的男人,不由得又是一阵厌恶。那种轻浮的男人一直是明西玥最不喜欢的类型,她之所以对薛阳疯狂迷恋,也是因为他痴情的那股子劲头。

  她重新躲进被窝里,盯着手机屏幕发呆,不自觉地咬着干净的指甲,不安的情绪显露无遗。

  她刚开始打工的时候,薛阳也曾强烈地反对,说她从小娇生惯养,怎么能去吃那种苦?是她表示自己只是想去历练一番,在那里能够增长她的交际经验,薛阳才没再反对。

  不过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也只能骗骗薛阳罢了。她家里就没那么好骗了,他们不会允许她这样的身份,去做餐厅的服务员,多高档的餐厅也不行,这绝对会是明西玥人生中的污点!企业的继承人,怎么能从事服务行业?她打工的真正理由如果被家里知晓,他们一定会闹到薛家去,这样薛阳也会被连累,可想后果十分严重。

  她快速回复:“你想怎样?”

  又遇迷途:“小姑娘别紧张,我不是好人。”

  奢求温暖:“坏人先生又有何事呢?”

  又遇迷途:“长夜漫漫,让我陪你失眠如何?”

  奢求温暖:“晚安。”

  又遇迷途:“好冷淡啊,你不是乖孩子。”

  奢求温暖:“拜拜。”

  又遇迷途没有再回复,也没准备勒索什么,并不是缠人的家伙。可是明西玥有预感,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她开始在心中打草稿,若是被家里人知道她打工的事情,她该如何解释?会不会连累得薛阳也被发现?

  一夜辗转,彻夜未眠。

  休息了三天,明西玥才觉得好了些,白天忙着抄笔记、去图书馆,晚上则是去西餐馆报到。她今天状态良好,可以正常地做服务员,忙碌到后半段,收到的小费已经十分可观了。

  “小玥玥,三楼包间有指名点餐的顾客。”店内的通迅耳机里面传出了通知的声音。

  明西玥随意地回答了一声,直接上楼。

  三楼是较为奢华的包间,只要在那里开了包间,就算不点任何食物,也要交一定的餐位费,所以服务也是最好的。服务员需要一直守候在餐桌旁,随时听候安排,有吩咐了才能够退出去。其实看着别人吃饭挺无聊的,还很辛苦,好在三楼的小费一向很多,所以她并不排斥。

  走进包间,里面只有一个人。

  屋内只开了壁灯,灯光昏暗,她只能大致看清此人的轮廓,一时之间没能认出他是谁。她将菜谱恭恭敬敬地递过去,客气地请他点单。

  男人拄着下巴,盯着菜单问道:“你喜欢吃什么?”

  明西玥一怔,随后多看了他两眼,终于想起他就是在餐厅后门遇到的轻浮男人。他今天穿得颇为端正,西装革履,仪表堂堂,头发也是整整齐齐的,如果不是她记得这慵懒到令她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怕是也不会想起来。

  她也不拘谨,走到他身侧,帮他翻阅菜谱:“店里的黑胡椒牛排一直是招牌,法式奶油龙虾汤也十分得顾客们喜欢,还有……”

  她的语调波澜不惊,吐字清晰,发音标准,语速均匀,听起来十分舒服。

  翁璟城盯着她的手指看,这是难得一见的漂亮双手,比许多女人的手指要长出许多,又没有男人的骨节分明。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并非什么香水,而是沐浴露留下的残余味道,并不浮夸,只有纯粹的美好。

  “这些你喜欢吃吗?”他问,眼睛盯着她,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如三月春风。

  “我觉得您会喜欢。”

  “万一我不喜欢怎么办?”

  “那样我会很遗憾。”

  翁璟城点了点头,将明西玥推荐的那些食品全部点了,同时要了一瓶红酒。明西玥站在一侧候着,她本以为翁璟城会约其他的女人,谁知,他竟然只是一个人坐在屋中拄着下巴,很闲地用手指敲击桌面。

  很快,她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了,人多的话还是无所谓的,静谧的空间之内孤男寡女,就会使得室内的空气都是暧昧的,总是让人想入非非。

  前些日子,店里就有一名长得颇为不错的女服务员,经常被一位男顾客指名点餐,两个人孤男寡女长时间地在一个包间中共处,渐渐生出了不好听的话来,更是有人指出她做小三,引得女服务员十分委屈,偷偷哭了几次,后来干脆辞职了。因为这件事情,店内决定在包间里面也安装摄像头,以防万一,还能证明清白,餐厅内也不希望传出诸如此类的桃色新闻。

  “你会拉小提琴吗?”翁璟城突然开口,打破了寂静。

  “会的,先生。”明西玥客气地回答。

  能够应聘这里的服务员,也需要多才多艺,不然这种高薪的服务员也是不好当的。会拉小提琴只是其中一项,会钢琴、唱歌也是可以的,其中唱歌的话,通俗歌曲是不成的,必须是国际知名歌曲,甚至是美声唱法。同样,跳舞的话,是华尔兹与交际舞,个别的则是伦巴之类的舞蹈。用主管的话说,就是谁会用高薪去聘用一个没有用处、长处的废物?

  明西玥取来了小提琴,试了试音,得到了翁璟城的同意后演奏起来。她的小提琴曾得名师指点,学了十几年,演奏出来的水平并不亚于大师,恐怕,两者之间相差的,只是名气问题了。

  乐声悠扬,宛若天籁回响,时而激昂如惊涛骇浪,时而舒缓如流水潺潺。她的外表是帅气的,给予人一种视觉上的享受,尤其是她不经意甩动头发的时候,更是有着一股子潇洒的俊逸,让翁璟城不由得咂舌,这小妞比自己都帅。

  菜陆续上齐,翁璟城一个人坐在桌前吃了起来,每道菜都只吃一口,随后便开始喝酒。

  一曲结束,翁璟城跟一名服务员耳语了几句,不一会儿,服务员端来了一杯饮品,是白色透明的,明西玥有些说不准是酒还是水。服务员走出去之后,顺手便将门关上了,她没有等到吩咐,便开始演奏下一首曲子,以此来缓解尴尬。

  翁璟城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瓶药来,倒出两粒丢进杯子里晃了晃,让药快速溶解,饮品变为淡淡的黄色液体。随后,他又从包里面随意取出一沓钱,放在桌边。

  “你把这杯水喝了,这些小费归你,怎么样?”翁璟城说着,将放过药已经有些泛黄的水杯往她面前送了送。

  音乐戛然而止。

  明西玥表情渐渐变得不自然起来,她知晓有些男人会用一些下三滥的手段,却不知晓谁能做得这般招摇,明目张胆地调戏她。她当然会拒绝,却因为他是客人,只能拒绝得客气些:“不好意思,餐厅有规定,不能接受顾客给予的食物与饮品。”

  “聪明的人都应该懂得变通。”

  就是因为不会有人知道,所以才不行,万一是什么害人的药就糟了。

  “感谢您对我的厚爱,可是我不想坏了规矩。”

  翁璟城点了点头,随后将手中的药瓶丢在了桌面上,耸肩道:“只是两片维生素B2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明西玥一怔,随后抿着嘴不说话了。

  这一举动已经证明,他就是网上的“又遇迷途”,而他今天就是冲着她来的,不然不会一个人吃饭,还故意带着维生素B2来。

  随后他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椅子开口道:“明小姐,坐下来跟我吃顿饭吧,就当是我请你的。”

  “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不能与您共餐。”

  “是啊,工作……明家的千金小姐居然在夜间打工,是勤工俭学?还是体验生活?统统不见得吧?明明收入不错,却没有多少钱落在自己的腰包里面,真是可怜呢!”

  明西玥暗暗地将手握成拳,随后又松开,回答:“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取空了信用卡、卖了车,还来这里打工,可你没钱租更好的房子,只能屈居于一个旧小区。不住在寝室恐怕也是为了方便打工吧?据我所知,你好像没有哪里需要钱,而与你关系不错的小少爷,却是一直需要资金的。昨天,他还从你居住的小区走出来,我是一个多嘴的男人……”话还未说完,明西玥已经坐在了他对面,引得翁璟城狡黠地笑了起来,样子有几分得逞。

  “你想要怎样?”这一回,她的声音是冷的,没有之前的恭敬,仿佛上帝一般的客人,突然变为了恶魔,还是极为令人厌恶的那一种。无疑,翁璟城的到来、说话的语气,都让她觉得厌恶。

  “我不想怎样,我也只是突然之间发现了这件事情,觉得有趣罢了,我哪里会预谋什么啊,谁能料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小妹妹将人心想得太复杂了。”说着,将浸泡了维生素B2的水递到了明西玥面前。

  如果他的心思不复杂,会去调查那么多的事情吗?

  明西玥看着他,撇了撇嘴,硬着头皮将水喝下去,味道真是不怎么样。

  翁璟城热络地张罗着吃饭的事情,一个劲地劝她多吃些,瞧那自来熟的样子,就好似他们已经相识了许久,而非初识。注意到她很是挑食地只吃几道菜,十分容易猜到之前推荐菜品的时候,她只是在应付,而非推荐自己爱吃的,翁璟城只是笑笑,也没太在意。

  明西玥已经发觉,自己在被这个男人牵着鼻子走。说真的,这种感觉真的很差,明明知道自己成了别人的娱乐工具,她却只能隐忍怒气,任由其摆布。越是看到翁璟城笑得荡漾,她就越想过去揍他一拳。

  “看来我今天来此的目的达到了。”翁璟城说着,抽出湿巾来擦手,姿势优雅,就好似礼仪规范的绅士。

  他的目的只有三个:一、请明西玥吃饭。二、看着明西玥吃药。三、看明西玥生气的样子。

  明西玥觉得自己弄不懂这个男人,对他越发排斥起来。

  吃完饭后,翁璟城没有继续纠缠,而是直接离开了。

  明西玥将他送至餐厅的门口,临走时他突然回身:“能帮我整理一下领带吗?”

  吃饭的时候,翁璟城拉扯了领带,让领带松松地搭在领口下,带着一丝随意的慵懒。明西玥没有反对,走上前帮他调整领带,听到他用极小的声音道:“你看,我们的身高差刚好合适。”

  明西玥错愕地抬头,发现自己的头顶刚好到他的耳下,是传说中标准的情侣身高。

  “我很荣幸。”她微笑着回答,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

  “在你下班后能送你回家吗?”

  “我这样的外表不用男人送也会十分安全。”

  “不,如今坏人的口味已经多元化了,比如我。”

  “您真幽默。”

  翁璟城不置可否,在明西玥整理好之后,对她微笑了一下后转身走了出去。

  明西玥终于松了一口气,发觉翁璟城这种男人,绝对是她最不擅长对付的。

  她回到服务台进行短暂的休息,身边已经有一名女服务员过来跟她闲聊了:“你认识那个男人?”

  “不,怎么了?”她从服务台取来登记表,将之前做过的事情写上去。

  “听说这个人超厉害,是本市娱乐行业的龙头老大,手底下有不少产业,真不知道究竟赚了多少。天哪……近看真是迷人,长得这么帅,事业还这么成功,真是太逆天了!你觉不觉得他气场也超强哎!”女服务员越说越兴奋,差点追出去要签名。

  明西玥并不在意,只是懒洋洋地问:“你知道他叫什么吗?”

  “翁璟城啊!”

  她点头,暗暗将这个名字记住了。

  下班后,明西玥走出西餐厅,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街道上只有稀疏的车辆,昏黄的路灯是这长街永远的不眠人。夜的空旷让她不由得暗暗叫苦,这个时间末班车都没有了,看来只能打出租车回去。

  走出不远,突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倩影,她不由得一怔,看向那个女生。女生浓黑如墨的直长发及腰间,身材纤细却极为窈窕,一身长裙,文静且可爱,看起来是标准的淑女。她长得很美,如百合花开,有种甜美伴随其中。

  是杜梦瑶。

  两个人四目相对,明西玥不能装成没看到,只好硬着头皮对她点了点头。

  “别以为我会感谢你!”杜梦瑶突然恶狠狠地说道,眼中有着一丝厌恶,似乎带着恨意。尽管如此,她依旧是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好似被人欺负,却坚强反抗的小女孩,让人不自觉地心疼。

  明西玥当即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将手插进裤子口袋里面,侧着头不去看杜梦瑶,只当她是在发疯。

  “哼,明西玥,别人不知道你的嘴脸,只当你是个烂好人,我却知晓你到底是怎样的恶心!”杜梦瑶说着,握紧了小小的拳头,娇小的身子显得十分单薄,好似明西玥随意地甩手,都能将她碰倒。

  “杜梦瑶,薛阳能够忍受你的任性,不代表我也会。如果你还有一点廉耻心,就别再让薛阳用钱来供养你。”

  杜梦瑶听到之后当即大笑出声,脸上的嘲讽越发明显:“我跟薛阳如何,你这个局外人没有资格过问。你喜欢薛阳这件事情我知道,我也没有干涉过,不是吗?如果我将一些事情告诉薛阳,你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如果你真的爱他,就别让他那么为难了,好吗?”

  “别假惺惺了,就算我哪天真的跟薛阳分开了,跟他在一起的也不会是你。”

  面对杜梦瑶当面给予的难堪,明西玥的反应很简单,只是嗤笑一声,扭头便走。她俩合不来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她很少与杜梦瑶发生正面冲突,以免薛阳会觉得为难。

  杜梦瑶撇了撇嘴,对明西玥逃避的模样十分不屑,这是她早就料到的反应。

  而明西玥也只是因为她是薛阳的女朋友,才处处忍让罢了。只是她有点搞不清楚,今天的杜梦瑶是发了什么疯,居然会来主动找碴。

  “我在车里等你那么久,你居然在这里与别人闲聊天。”翁璟城突然出现,走到了明西玥身边,伸手揽着她的肩膀,瞥了杜梦瑶一眼。

  杜梦瑶认出了他,眼中的愤怒更胜,近乎于咆哮了一声:“翁璟城!”

  “哟,你好啊。”翁璟城懒洋洋地问好,根本不屑于应付她,拖着明西玥往停车场走去,闲着的手还在掏耳朵,“最近倒贴的女生真是越来越热情了……”

  杜梦瑶愤恨地跺脚,也不再纠缠,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明西玥回头看了一眼,确定杜梦瑶已经离开了,才扭头去问翁璟城:“你们认识?”

  “颇有渊源。”翁璟城并不过问关于杜梦瑶为何要威胁她的事情,只是将她推进车里,帮她系上了安全带。俯身的同时,软绵绵的发丝摩擦着明西玥的衣领,刮着她的下巴,引得她想打喷嚏。

  明西玥抿着嘴唇,看着翁璟城绕过车头,打开车门坐在驾驶席上,欲言又止。随后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一盒烟来,叼着一根点火,吐了一个烟圈。

  “真挺不理解你的,戏弄我这种女生很刺激吗?”不在餐厅中,明西玥没有了之前的规矩,颇为不耐烦地跷起二郎腿,眉毛一高一低地打量对方,还真有几分小痞子的味道。

  翁璟城被她这种前后反差逗笑了,果然,大小姐还是大小姐,气场还是在的。

  “突然想换个口味。”他说。

  “你到底有多重口啊!”明西玥抬头挠了挠头发,不耐烦地摆手,“开车开车,送我回家,让我感受一下世爵的速度。”

继续阅读:第2章 友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你到世界尽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