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师父有难
程小程12016-06-01 16:011,210

  侯副校长再回来时,身后跟着一个人,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留着长发,那年月留长发的女孩子不多,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她在天桥找我师父算过命,一副很乖的样子,却原来是装乖卖舛!

  不用说,是她告我的状了,可是他怎么知道我是这所大学的学生?

  我冷眼相向,她却抿着嘴笑,侯副校长也是神情莫测。

  她竟然向我伸出了手:“你好,我叫侯华,历史系的,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奇怪吧?”

  一点都不奇怪,头发染白了就是白发魔女哎。

  我用力攥住了她,没心情欣赏她那只柔弱无骨的玉手,只恨不能发出内功把她震个五脏俱焚。

  她疼得咬牙切齿,五官挪位说:“哎哟……帅哥,给你握手呢,不是让你刮骨疗伤的。”说着挣脱开来,不停甩着手。

  侯副校长拉了一把椅子,让我坐下,我一个戴罪之人竟然还有这样的礼遇,有点不可思议。我且不管他,先大大咧咧地坐下,这种时候只能视死如归了。

  “小周,你知道你师父,就是那个肖四爷是干什么的吗?”

  “研究易经的。”我字斟句酌,努力想说得好听一些。

  “唉,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侯副校长拿下眼镜,顺手撩起衣襟擦了擦镜片说:“他现在在看守所呢,公安局的人来找过你,是我给挡住了,你说实话,或许我还能帮你,否则,你的前途就完了。”

  我半信半疑,那时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虽然算命打卦被视为搞封建迷信,但还至于给关起来。

  侯副校长看出我的疑惑,说:“肖老四懂点易经是不假,但凭这点当然不会进看守所,他五年前因为给人看相,出过人命,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公安局这几年一直在找他,没想到他还敢回大都。”

  侯华说:“我知道是什么回事,我同学的哥哥在刑警队,他说五年前一对夫妇找他算命,他说那女的克夫,结果回去后男的闹离婚,女的不肯,上吊自杀了,女方的家人告肖老四谋财害命。”

  我有些害怕了,毕竟是一条人命。

  侯副校长说:“你也不用害怕,五年前的事和你没关系,但是你现在是肖老四的徒弟,如果公安局给你查实了的话,学校肯定要处分你,轻的是记大过,重的是开除,我知道你家里出个大学生很不容易,你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我不想看着你的一生给毁了,所以想帮帮你。”

  他和我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我?我使劲地想,把脑袋想得生疼,终于想起师父曾给我算过,我一生中会有三个贵人相助,每到生死关头,总会逢凶化吉,难道侯副校长是我的第一个贵人?

  我怯怯地问:“你怎么帮我?”

  侯华在旁边说:“你知道我爸是研究什么的吗?”

  “你爸?”我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对父女。“研究犯罪心理学的吗?”我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侯华乜斜了我一眼说:“你就跟肖老四学了这个江湖嘴啊,正经点好不好,我们在研究营救你甚至你师父的方案。”

  说到师父,我当然要一本正经了,受人滴水之恩,涌泉报之,何况我大学三年一直都是师父供我吃穿,没有师父我可能早就卷铺盖回家了。我马上正襟危坐,一脸的恭敬,倾听他们父女俩教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周易大师前传之梅花易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周易大师前传之梅花易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