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离别亦难
程小程12016-06-01 16:01999

  回到学校,侯副校长一脸的铁青,侯华也不认我这个哥哥了,在一旁横眉冷对。

  我还有一年就大学毕业了,我是家里的荣耀,我不想现在离开学校,但我的命运我自己主宰不了。

  我抱着一线希望恳求说:“侯校长,我师父真不知道秘诀,他说他要是知道秘诀的话,就不会去天桥那种地方了……你能不能让我上完最后一年?”

  “简直是冥顽不化,既然他想和秘诀同生共死,那就让他死在牢里吧。”侯副校长气急败坏地说。

  当一个人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会被别人当一盘菜看待,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就是一菜盘子。我其实连菜盘子都算不上,顶多是一粗瓷大碗,侯副校长大手一挥,我就从桌子上掉了下去,摔了个粉身碎骨。

  侯副校长拿出学校的处分决定,扔给我:开除学籍。理由冠冕堂皇:“……不安心学习,与社会人员混在一起,大搞封建迷信活动,骗取钱财,且不思悔过,给学校造成了极坏的影响,经学校党委研究决定,对周天一予以除名云云。”

  侯华幸灾乐祸地笑,笑声像极了挥刀自宫后的东方不败。

  我的手不停的颤抖,一张薄如蝉翼的纸此刻重如压在孙大圣头顶的五行山,不上学我还有出头之日吗?孙大圣还有唐僧解救,可我师父如今关在牢里,生死未卜,谁来搭救我呢?

  我回宿舍收拾行李,上铺下铺的兄弟都在,都是一脸的同情,外加爱莫能助的惋惜,如果再让我回头选一次的话,我宁愿饿死教室,也要把学上完,可惜没得选了。

  “你去哪里?回家吗?”乔好运说。他的名字取得好,有好运罩着,我没有一个好名字,也没有好运。我心里悲凉。

  回家?想起父亲卖掉耕牛送我来学校的悲壮,我怎忍心将他如豆的希望掐灭。我摇头,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反正不能回家。

  “天一,我们永远是好兄弟,有困难说一声。”李平阳真诚地说。我强忍住眼泪,拍拍他的肩,又逐一拍拍所有人的肩:“好兄弟,友谊万岁。”始自五块钱猪头肉的友谊,通过三年的朝夕相处,我们现在都是莫逆之交。

  散了罢,既然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那就早散早滚蛋吧。

  我拎着行李走出校门,阿娇跟在后面,一声不吭,直到看不见学校的围墙了,她才冲上来,紧紧抱住我,泣不成声。

  我反身抱住她,我们泪眼相向。

  我们曾经勾勒过美好的前程,大学毕业后我们一起回我老家县城当老师,然后研究我们共同的课题——生儿育女,偕手终老,人的一生都是这样度过的。上师范大学,从头看到老,中间自己尝,能和相爱的人守在一起,一个小县城足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周易大师前传之梅花易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周易大师前传之梅花易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