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程小程12016-06-01 16:011,533

  我是从何时迷上周易的呢?

  那一年我十二岁,母亲带我去算命,一个老人家,须发花白,端详我良久,目光里藏着莫名的诡异说:“他的命我不能算。”

  母亲不解地问:“为什么不能算?”

  老人讳莫如深地说:“易经有三不占,大异之人不占,大恶之人不占,大善之人不占,他是大异之人,身上有一种仙狐气,我算不得。”

  母亲叹了口气说:“难不成这孩子是个怪物。”

  老人神秘的一笑说:“我们常人都有三目,其中有一只是天目,常人的天目一生都不会打开的,但这孩子终有一天会打开天目,他的一生只有他自己能掌握。”

  母亲再问,他只是摇头,再不肯透露半点玄机。

  我听得似懂非懂,只跟着悻悻而归的母亲回走,算不算命,我不知有何区别,异与不异似也与我无干。

  但自此,我便知道世上还有一种叫易经的东西。

  初一那年暑假,表哥开着拖拉机来我家犁地,我坐在车头上玩,表哥把车开进了家门前的深塘里,我被压在了车下,动弹不得,水深没顶,我能听得见上面的人叫我,却出不去。三个小时后,人们才抬起车头将我救出,所有人都以为我没救了,在水下三个小时,别说一个孩子,就是成人也活不成了。

  就在家人哭作一团时,我吐水如喷泉,鼓胀的肚腹慢慢消下去,我竟然悠悠地醒了。醒来说的第一句话是:“妈,这件事我几年前做梦梦到过。”

  众人都惊住了,母亲想起那个老人家说过的话,愣怔了半天说:“难道你真是异人托生的吗?”

  我不知道异人是谁,但是从那天起,我经历的每件事都好像是以前梦里出现过的,也许,我真的打开了天目。

  这之后,父亲大约也为了探明我究竟异在何处,买了许多易经的书回家,日夜翻读。父亲不在的时候,我就偷了他的书的看,没指望能看懂,就是觉着好玩。

  然后有一天,父亲被易经里的五行生克困住,握着书发呆,嘴里喃喃有声:“金生水,金怎么会生水呢?”

  我随口说:“金是铁器,铁器做成锄头,在地上可以挖出泉眼来,当然能生水了。”父亲又问:“火生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火烧木成灰,灰凝结不就成了土了吗?火山也是喷灰土的……”

  父亲大惊:“你怎么知道的?”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的,就是感觉应该是这样。

  有时候大人想不明白的事,小孩子往往一想就通,这大概是大人喜欢把简单的事想复杂,小孩子喜欢把复杂的事想简单了的原故吧。

  父亲还是把简单的事往复杂了想,他把我领到医院去检查,做CT,做X光,折腾了我好几个小时,医生看完检查结果说:“他的脑袋和常人没什么不一样。”

  我那时想,是不是父亲怕我脑袋里有虫啊。还好,我脑袋里没有。只是偶尔会有一些异想天开。

  以后,父亲就把易经的书藏起来,不让我看,大概是怕我走火入魔,真成了异类。

  但从那时起我知道易经是一种很好玩的书,看懂了它们,别人会用一种惊诧加敬仰的目光看你,我就仍然偷了父亲的书躲在被窝里看,看不懂的,把几本书对照着,一夜不睡也要找到答案。

  我弄懂了五行生克,也弄懂了八卦的方位,但是不会占卜。

  后来我就去县城算命一条街上看那些算命的给人算卦,一蹲就是一天,对那些算命的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们可以算得出人家结婚与否,头一胎生男孩还是女孩,丢的东西能不能找到,真是太神奇了。

  现在想想,有点可笑,能算出那些真是太小儿科了,我现在可以算到股票涨跌的点数,不管是什么股票,给我代码,我摇完卦就知道它一天的走势,开盘什么价,收盘什么价,试想,世上还有什么不可以预测的呢!

  这就是易经的神奇之处。

  而我,正如那位老人家说的那样,一生中的确是跌宕起伏,异事无数,我也解不透我到底算不算一个异人,于是把我的经历写下来,让世人用CT,X光,核磁共振等等高科技来检验一下,或许对科学研究有点价值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周易大师前传之梅花易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周易大师前传之梅花易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