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封禅大典
吴铮强2016-05-30 15:502,331

  “神道设教”的好戏马上开始了。

  景德五年(1008)正月初七,皇城司报告说,在承天门南端屋顶上挂着两丈多长的黄帛,其上一物如书卷,封处隐隐有字。赵恒说这就是他早先梦中神人所言天书《大中祥符》。帛上有文曰:“赵受命,兴于宋,付于恒。居其器,守于正。世七百,九九定。”赵恒于是改年号为大中祥符。

  四月,又有天书降于大内之功德阁。六月,又有天书降于泰山一个亭子上。与此同时,在王钦若的示范下,全国各地州郡长官纷纷上奏有芝草、嘉禾、瑞木出现,百官、蕃夷、僧道、父老,或上表,或赴阙,或献祥瑞,请求封禅。

  赵恒看到时机成熟,便宣布举行封禅大典。封禅的内容层出不穷、精彩纷呈,整个过程赵恒兴致都很高,不过有些读者可能会觉得无趣:

  十月初一,赵恒下令全国禁屠杀一个月。然后赵恒亲自拜祭太庙,从此时起赵恒本人开始禁食荤腥,只吃蔬菜,并规定举行封禅典礼前禁止音乐。

  十月初四,赵恒率领群臣从京城向泰山进发。这支队伍中,走在前面的是奏侍使,他们负责用玉格载天书前行,仅天书仪仗队人数就达到1600人,其他仪仗队2138人,圆台奉祀官、封祀奉祀官、九宫奉祀官、社首奉祀官若干人,再加上启从升朝官及内殿崇班、军校领刺史以上官员与诸蕃夷酋长、使者,可见这支封禅队伍的庞大。十天以后,即十月十四,封禅队伍到达郸州(今山东东平),赵恒下诏令从官、卫士禁荤腥,只吃蔬菜。

  十月二十一日,赵恒君臣在泰山脚下穆清殿举行斋戒仪式,王钦若向赵恒献紫色灵芝三万八千多本。赵恒下令向所有登山参礼的人提供统一的礼服,官员在祭祀以前沐浴更衣。

  十月二十二日,这天晚上风很大,大得可以吹裂帷幕,直到次日天亮也没有停息。知制诰朱巽等官员奉命先上山做准备工作,但因回马岭到天门之间的路陡峭险峻,加之天气恶劣,朱巽等人无法上山,只好将自己绑在两块三尺左右的横板上,由两名卫兵推着横板而上山。

  十月二十三日凌晨,赵恒戴通天冠,穿绛纱袍,乘坐金辂,由法驾带引,向泰山进发。到泰山山门后,赵恒改穿靴袍,改乘步辇登山。卤簿、仪卫、天书仪仗和法驾仗至此停留,不上山,供奉马只到泰山中路御帐附近。黄麾仗卫士和赵恒君臣的亲从士卒两步一人,彩绣相间,蜿蜒而至太平顶。有树长在路中间的,不予砍伐,只是用丝绸包裹。每走到狭隘陡峭的地方,赵恒都要下辇步行。有司建议安排侍卫扶持,赵恒拒绝了。导从官员都非常疲惫,但赵恒状态依然很好。这天傍晚,大风停息,天气温和,晚上赵恒召近臣一起观看玉女泉,以及唐高宗、唐玄宗所立的石碑,然后在御幄过夜。此时,参加圆台初献仪式的各级官员到圆台演习封禅大典。与此同时,参加山下封祀坛亚献、终献仪式的官员,在宁王元偓、舒王元偁的带领下到达山下封祀坛。

  十月二十四日,正式举行登封祭天仪式,祭天仪式包括三个步骤:祭奠神座,封玉册、玉牒,播燎(焚烧祭品献给上天)告神。仪式在山上圆台和山下封祀坛同步举行。山顶圆台上设昊天上帝位,上帝位左边安置天书,宋太祖、太宗并配。赵恒服衮冕,摒弃一切侍卫,由笼烛前导人员引导,升台奠献。

  然后,由摄中书侍郎周起诵读玉牒文、玉策文。

  然后,赵恒饮福酒,摄中书令王旦跪称曰:“天赐皇帝太一神策,周而复始,永绥兆人。”赵恒再向神位三次进献。祭奠神座结束后,赵恒亲自将装有玉策和玉牒的金、玉匮(金、玉做的匣子)缄封,再装入石(石盒子)。与此同时,山下封祀坛分别由宁王元偓、舒王元偁举行祭拜五方帝诸神的仪式。

  赵恒封禅过程中还专门建了九宫坛,祭祀太一九宫神位。九宫坛在泰山下行宫即奉高宫之东。

  为了保证山上、山下的播燎仪式同步举行,播燎仪式之前,先在山上点燃火炬,然后由沿途执黄麾仗的卫士向山下传送朱字漆牌,山下封祀官员收到朱字漆牌后,公卿各就各位。然后,赵恒来到山顶的望燎位,山上侍卫大呼“万岁”,山下封祀坛就与山上圆台同时举行播燎祭礼。

  播燎仪式结束后,赵恒登台检视完毕,封禅典礼中的祭天仪式至此就结束。赵恒回到御幄,宰臣率从官称贺,山上、山下传呼“万岁”,声动山谷。当天,赵恒就下山回到奉高宫,百官奉迎于谷口。然后,赵恒再次在穆清殿斋戒。

  十月二十五日,赵恒从奉高宫出发,至社首山举行禅地仪式。社首山上有八角的方丘制坛——社首坛,用来当做举行禅祭皇地祇典礼的场所。社首坛上设皇地祇的神座,执仗者奉天书升坛,左右以祖宗配享,赵恒率群臣举行禅祭仪式,禅祭皇地祇的仪式与告祭昊天上帝基本相同。仪式结束后,将四方所献珍禽异兽悉数放生,然后赵恒回奉高宫,并下诏将奉高宫改名为“会真宫”。

  十月二十六日,赵恒服衮冕,在朝勤坛的寿昌殿接受朝贺,然后宣布大赦天下,给文武百官加官晋爵,又大摆宴席赏赐近臣及泰山父老。

  十月二十七日,赵恒离开泰山,取道兖州回京。

  十月二十九日,赵恒君臣到达兖州,改兖州为大都督府。十一月初一,拜诣文宣王庙,孔氏家属陪列。有司制定的皇帝拜孔仪式是肃揖(即长揖,站立而拱手之礼),赵恒却特地行了再拜礼(两次跪拜之礼)。而后又临幸了叔梁纥(孔子的父亲)堂、孔陵,在孔子的墓前赵恒又行了再拜礼,加其(孔子)谥号曰玄圣文宣王,并下令修葺祠宇,赐孔家钱30万,帛300匹。

  赵恒还令近臣分别祭奠孔子的七十二弟子、先儒暨叔梁纥、颜氏,又加封孔子的四十六世孙孔圣佑为奉礼郎,孔氏近属授官及赐出身者六人;追封叔梁纥为鲁国公,颜氏为鲁国太夫人,伯鱼母并官氏为浑国太夫人。此外还追封齐太公曰昭烈武成王,令青州立庙;周文公曰文宪王,曲阜县立庙。

  十一月二十日,车驾回到京城,扶持使丁谓奉天书归大内,赐百官休假三日。又告祭太庙,赐宴犒劳群臣。丁谓请求将祥瑞绘画在昭应宫,陈彭年请求编修《封禅记》,真宗都给以应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宋:帝国书生意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宋:帝国书生意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