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朴学大师修订《七侠五义》
吴铮强2016-05-30 15:501,037

  正当石玉昆的《龙图公案》在北京风靡一时,浙江德清有一位士人俞樾,在道光三十年(1850)考中了进士。这位俞樾是国学大师,长于经学和诗词、小说、戏曲的研究,所作笔记搜罗甚广,包含有中国学术史和文学史的珍贵资料。俞樾一生著述不倦,主要著作有《春在堂全书》近五百卷。考中进士后,俞樾官至河南学政,被罢官后侨居苏州,主讲紫阳书院。

  俞樾不但学问做得好,对野史小说也很有兴趣,更向往古人的侠义精神。寓居苏州时,他的好友潘祖荫从北京给他带来一部《三侠五义》。俞樾对这部新出现的公案武侠小说爱不释手,认为“其事迹新奇,笔意酣恣,描写既细入毫芒,点染又曲中筋节。正如柳麻子说《武松打店》,初到店内无人,蓦地一吼,店中空缸空甏皆瓮瓮有声。闲中着色,精神百倍。如此笔墨,方许作平话小说,如此平话小说,方算得天地间另是一种笔墨”。

  激赏之余,俞樾亲自对《三侠五义》做了修订。俞樾认为小说中侠义之士众多,仅称“三侠”实在是淹没了众多好汉,便将《三侠五义》改成了《七侠五义》。

  同时,俞樾是个考据家,不但将正史读得滚瓜烂熟,还能在正史上挑出毛病来。俞樾曾经夸耀自己就像一位“得道不死之士”,阅历唐、宋、元、明四朝,历朝名公巨卿一半是他的朋友,历代典故烂熟于心,各种宫廷秘闻如同亲见。然而沧桑变换,史策流传,史书中记载的事情,倒有很多与历史事件不尽相符。所以俞樾声称,一部二十四史,没有一本书的记载是完全可靠的。

  二十四史尚不足信,稗官小说、闾巷传闻就更加荒诞无稽了。特别是像《三侠五义》这部小说,开篇第一回便是“狸猫换太子”,精彩固然是精彩,可情节实在是太过离谱。于是俞樾面临一个两难的问题,他既欣赏小说中精彩的故事和虚构的文学形象,又担心一般读者将小说当历史,谬种流传,误人子弟。

  为了两全其美,俞樾决心在小说的最前面,先将相关的历史事实对广大读者作一个明确的交代。交代清楚之后,俞樾告诉大家,小说里的故事大家尽管去读,不过与历史事实是毫不相关的。为此俞樾还写了首小诗感叹:

  史策流传已不真,稗官小说更翻新。

  柳麻子与季麻子,嚼烂古今多少人。

  修订完毕,新版的包公案《绣像七侠五义》署上俞樾的大名,于光绪十五年(1889)由上海广百宋斋铅印出版。“沪上石印,风行广播”,《七侠五义》由此在南方流传开来。对于做过翰林,又以朴学大师之名闻于海内外的俞樾来说,这在当时是个了不起的举动。日本的韩裔学者金文京曾赞誉此举“在中国文学史上,堪称空前绝后之举,应大书特书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宋:帝国书生意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宋:帝国书生意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