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王钦若与寇准
吴铮强2016-05-30 15:502,403

  依赖型人格的最明显特征,就是对于别人情感和物质资源的饥饿和贪婪。存在着依赖型人格障碍的人,以“吞噬”别人的情感、判断、决定为生。所以,他们的情感、自尊、自信是完全受制于人的,别人的情感和判断,决定着这些人的喜怒哀乐。他们常常依靠别人为自己作决定,又不愿意为自己的决定承担后果。所以,他们对于自己所依赖的人,抱着一种既感恩又不满的矛盾态度。由于依赖型人格者的心理资源有限,所以只能一味地为自己着想,表现就特别自私,他们很难表现出对别人的感激和爱。

  所以,仅仅是王钦若的几句话,就足以让赵恒对寇准由感恩变为怨恨。

  王钦若,临江军喻(今江西新余)人,宋朝第一个来自长江以南的宰相。他是淳化年间(990—994)进士,而且是第一等。在向赵恒提出清理财政亏空等建议之后,王钦若被连续提升为知制诰和翰林学士(为皇帝起草诏书等文件的机要秘书)。在受命安抚四川之后,王钦若又被任命为参知政事。

  担任参知政事期间,王钦若遇到了不小的麻烦,有人揭发他在咸平四年(1001)受命主持科举考试时收受贿赂。此事非同小可,如果被查实,是要判死刑的。不过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宋真宗直接干预了司法审判,推翻了原来对王钦若不利的判决,王钦若全身而退。

  在《澶渊之盟》等戏曲中,寇准的形象大抵高大正面,而王钦若则是丑角扮演的,又瘦又矮,鼻子涂白,一味地主张求和,滑稽可笑。这种扮相似乎也不乏依据,史书记载王钦若“状貌矮小,项有附疣”,也就是说王钦若个头矮小,脖子上长了个肉瘤。

  不过戏里的人物毕竟经过了艺术加工,实际上王钦若并没有跟随赵恒亲征。赵恒御驾澶州前,批准了寇准的建议,让王钦若以参知政事(副宰相)的身份判天雄军,而天雄军的治所在澶州更北的大名府。

  王钦若接到这一任命,恨得咬牙切齿,认为这是寇准存心将他置于死地。但王钦若绝非等闲之辈,他深知越是艰难时刻越需要坚强的朴素道理,毅然决然地担负起保卫大名府的使命。老天似乎并不亏待坚强的人,王钦若在大名府遇到一位得力的助手——西上门使孙全照。此人有勇有谋,成功挫败了辽军进攻大名府的图谋。

  宋辽议和成功后,赵恒回到京城,立即将王钦若召回朝中。但王钦若不愿在寇准手下任职,不久主动辞去参知政事。赵恒知道王钦若有情绪,特地创设了“资政殿学士”这样一个新的职位安排王钦若,随后又让他去主持大型图书工程《册府元龟》的编撰工作。在编书过程中,赵恒常常亲自审稿,凡是赵恒赞扬的,王钦若就设法让赵恒知道是自己编的,凡赵恒认为写得不好的,就设法让赵恒以为都是杨亿等人写的。尽管做得非常隐晦,杨亿等人最后还是察觉了其中的奥妙,对王钦若十分不满。

  寇准发现王钦若当上了什么“资政殿学士”,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在排名时将其排在翰林学士之下。王钦若乘机向赵恒告状,说寇准压制他,赵恒听后很不高兴,便将王钦若升为“资政殿大学士”。

  从澶州回京时,朝中大臣预备了仪仗和乐队迎接皇上,似乎宋朝打了大胜仗似的,赵恒便陶醉在凯旋乐曲和臣民的欢呼中,扬扬得意。从此宋朝虽然每年要给辽朝不少的银绢,但每年赵恒生日时,辽朝也照例送来丰厚的土货珍产,这真是和平的果实啊,赵恒的心里美滋滋的。宋辽停战,朝廷财政状况大为好转,诸多内政难题也顺利解决,赵恒感觉自己离百姓期盼的“太平君主”已经相当之近了。因此,虽然赵恒对寇准压制王钦若有些不高兴,但对寇准在澶州亲征时所立下的功劳还是十分感恩的。

  可惜寇准有个毛病,就是管不牢自己的嘴巴。有一次他不无夸耀地对赵恒说:“如果不是陛下听从了我的意见亲征,哪里会这么快过上太平日子。”赵恒倒也不是个太敏感的人,心里着实感激寇准当时的果断决策,所以一段时间里对寇准言听计从,每次退朝还目送寇准离去。

  渐渐地王钦若发现,自己虽然备受赵恒的宠爱,但对赵恒的影响力远远不及寇准。每次看着赵恒用那种崇拜的眼光目送寇准退朝,王钦若都会妒火中烧。一日退朝之后,王钦若有机会与赵恒单独谈话。机会来了,王钦若乘机进言:“陛下敬畏寇准,是认为他对国家有非凡功勋吗?”

  赵恒说:“对呀。”

  王钦若故作惊讶不解状,说:“想不到陛下竟如此看澶州之盟,陛下亲征而终于议和,陛下不认为是耻辱,反认寇准为国立功,我实在想不通。”

  赵恒十分吃惊,问王钦若何出此言?

  王钦若答:“城下之盟,即使春秋时的小国君都认为是耻辱,陛下身为天子,却在辽军兵临城下之时,与之签订和约,每年送银送绢,这不算是城下之盟吗?”

  王钦若讲的春秋小国是宋国,公元前594年,楚国军队包围宋国都城已达九个月,楚军要求宋国派人出城同楚国签订盟约。宋国在夜晚派出大夫华元来到楚军元帅子反的营帐,对子反说:“我国君让我转告您,不错,宋国都城内已无粮无柴,出现了‘析骨而炊,易子而食’的悲惨景象,但签订城下之盟,就同国家灭亡没有什么区别,我们宁可战死,也决不从命。如果楚军后撤三十里,我们可以同楚国签订盟约。”子反为华元和宋君的精神所感动,下令楚军后撤三十里,楚宋议和。

  王钦若不愧博学多才,典故运用十分妥帖,一言击中澶渊之盟的要害。当然,自己曾劝真宗避战江南的事情,他似乎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其实宋廷内外都知道澶渊之盟签得并不光彩,只是大家厌恶战争,一纸和约化干戈为玉帛,光不光彩倒也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因此也没人去捅破这层窗户纸罢了。只是赵恒到这时才醒悟过来,原来第二次御驾亲征,他又丢脸了。

  王钦若见赵恒果然悔恨,便趁热打铁,讲出更恶毒的话来:“陛下知道寇准这人喜欢赌博吧,听说他在澶州时还在与人赌钱玩呢。不过陛下知道寇准在澶州赌的最大一把是什么吗?赌钱的人快输光时,最后往往把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下注,这叫孤注一掷。寇准怂恿陛下亲征,就是以陛下作为最后的筹码孤注一掷,他这一把赌得可够大的啊。”

  数月后,赵恒以滥用职权博取个人名誉为理由,罢免了寇准的宰相职务,接替寇准的则是王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宋:帝国书生意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宋:帝国书生意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