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谁家玉人姣
姞文2019-10-29 09:193,666

  子时,皓月当空,银色清辉遍洒大地。

  莲花仰望着天上的月亮已经将圆,快十五了吧?离家至今不过三个月,却发生了这么多事,感觉像过了几辈子,汉城遥远地如在另一个世界。

  母亲!你还好吗,家里都好吗?善喜海寿都不在了,母亲知道了该有多难过啊。还有郑宗泽,母亲知道吗,我居然看到了宗泽,他没死!可是也不在了,是为了救我……

  这会儿国王应该已经知道了自己被王奭劫走,在怎么处置呢?会告诉李芳远吗?铁岭树林里那么多人丧生,当地的铁岭卫都指挥使司必定已经发现,又会怎样对待呢?应该会报到朝廷吧?而朝廷和皇帝陛下,对自己这个刚册封的皇太孙东宫淑女被劫,又将如何反应呢?

  遥望着月亮,莲花思绪万千。

  大军整装出发,人衔枚马裹蹄,在夜晚的沙漠中悄悄前行。众人又紧张又兴奋,等了两个月,终于能面对面打一仗了。

  燕王百忙中不知在哪儿找了一个头盔来,莲花乖乖地戴上,有点大,险些遮住眼睛。胳膊已经让马三宝换药重新包扎过,扎得甚是牢固密实。莲花仔细检查了自己,确定上上下下没有什么纰漏,遂按燕王的吩咐,骑了匹小马跟在他的身后。

  走出小半个时辰,月光下豁然开朗,湖水,树林,山坡,帐篷。。和莲花的沙画一模一样。朱棣停住了马,右手连挥,陈副总兵,马三宝,王景弘,侯显和几个游击将军各自带着队伍分头奔了下去。黑夜中一阵阵疾驰,响起了轻微的嗒嗒声。转眼只余下十几个亲兵守在朱棣和莲花的身后。

  月光冷冷,一片肃杀,六月的天,竟觉得寒气森森。

  莲花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不禁看了一眼燕王。燕王面色凝重,巍然伫立在青骢马上,遥望着远处蒙古大营,嘴唇抿得紧紧,身体一动不动。

  不一会儿,先是中军帐篷里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兵器碰撞声,接着远处的驻军兵营突然火光连天,有蒙古语大叫:“走水啦!走水啦!”,再接着惨呼连连,人喧羊奔驼叫马嘶,一片混乱。

  朱棣半立起身体,双目遥望,右手虚握着马上的大刀,准备随时补缺拾遗,奔到有困难的地方。十几个亲兵也紧张地望着,攥着武器的手里全是汗。

  可是这一次明军的骑兵大队真正是天降奇兵,来得太快,沙画的大营位置甚是准确,马三宝侯显王景弘这几个高手又悄没声息地解决了守卫,大军迅雷不及掩耳地直接杀进了蒙古军的宿营帐篷。杀到的时候蒙古人好梦正酣,大多数惊醒了衣服还来不及穿,少数人刀架到脖子上还兀自美梦不醒,颇有点不耐烦。近一万人的驻军大营,半夜被突袭得连根拔起,明军竟赢得无惊无险。

  朱棣横刀立马,俯视着各处火光熊熊,聆听着人声鼎沸喧闹,知道大局已定,凝重的面孔上嘴角弯了弯,带了些笑意。

  这时中军帐篷里传来马三宝的高声叫喊:“抓住索林帖木儿了!抓住索林帖木儿了!”旁边的侯显也用蒙古语大叫:“抓住索林帖木儿了!抓住索林帖木儿了!”蒙古军顿时更加混乱。

  朱棣纵声大笑,拍马便行。奔了两步又回头对那十几个亲兵说:“你们守在小怜姑娘这里”。亲兵们不情不愿,叫着:“王爷!”举着兵器跃跃欲前,人和马都是满脸的按耐不住。

  朱棣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叹口气,掉头策马,一把抓起莲花放在自己身前,大声吼道:“一起冲!”,亲兵们一阵欢呼,挥马扬刀直冲而下。也是,等了两个月,等的就是这会儿啊。且看今宵,我大明男儿杀敌!立功!

  莲花看到燕王掉转马头冲着自己,心里已暗叫“不好!”,可惜来不及争辩也没有机会抗议,就已经被抓到了他的马上。虽然上一次坐过燕王的身前,可那时候惊吓过度神智不清,痛哭中自有不管不顾的勇气;而现在精神正常灵台清明,尴尬羞涩无奈恼怒等各种负面情绪齐齐困扰,莲花不由僵直着身体,努力贴着前面马鞍,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青骢马驮着两个人,在大营中穿梭奔跑,冲向中军帐篷。十几个亲兵紧随其后,一群人如狼入羊群,奔突左右。

  火光遮住了月光,吼声嘶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常有飞箭断枪从眼前马后飞过,朱棣手挥斩马刀一一轻松拨落。莲花仔细地看了看燕王的这把大刀,比平常的军刀要长出约一尺,刀背更有两倍厚。莲花记得李芳远也是用刀,却是薄刃窄型,比一般的刀要薄要窄,软而锋利。上次见他和海寿比武,走的是快刀的路子,快速进攻步步紧逼。燕王却完全是另一种风格,厚重的斩马刀大开大阖,一击必中,中必毙敌。

  莲花正浮想联翩,忽然“噗”得一声响,一阵鲜血溅到,泼得一身一脸。同时一个人头从头顶飞过,却是燕王砍了一名蒙古兵。莲花不由得尖叫一声,闭目埋头,又藏在了燕王怀里。

  一群蒙古兵看出了燕王是将领,唿哨着挡住后面亲兵,围住了青骢马。朱棣左手护住身前小人儿,右手大刀连劈,瞬时又有几个蒙古兵被砍倒,血花飞溅。莲花止不住颤抖,闭紧了双眼不敢抬头。只听到燕王纵声长笑,“噗”声不绝。

  有蒙古语:“放箭!射那女的!”顿时箭飞如雨呼啸而至。朱棣心中恼怒下手再不容情,大刀连挥又是噗噗一阵声响。然而箭雨声也越发密集,几乎要盖过了大刀的呼呼声。莲花担心地睁开眼睛,却两眼漆黑只看到头顶上燕王宽厚的胸膛,黑色的铠甲。他竟是俯身护着自己!莲花心中焦急,双手连推,想让燕王不要管自己,可是哪里推得动?

  朱棣大刀使发了性,刀声嚯嚯杀气腾腾,蒙古兵纷纷倒下,只听得惨叫声不断。箭雨渐渐变弱渐渐没了声响。青骢马快速奔往中军帐篷,一群亲兵也在身后赶了上来。中军帐篷门口重重叠叠的明军守卫着,马三宝和侯显正立在帐前张望。

  朱棣停了马。马三宝和侯显惊呼一声奔过来,扶燕王下马。莲花这时才能抬起头,一眼就看到燕王左肩有一根长箭,自是因为左手护着自己不能动肩膀硬捱了一箭。长箭穿过铠甲的缝隙射得很深,鲜血还在不断流出。莲花不由叫了声:“王爷!”眼泪涌了出来。

  朱棣笑着,还是那种漫不经心的笑容,吩咐:“三宝!带小怜姑娘去休息!”自己大步走进了中军帐篷,左肩长箭兀自微微晃动。

  马三宝牵了青骢马想带莲花离开,莲花叫:“三宝!”,面带恳求双脚连跺。马三宝知道她的意思,挠挠头,迟疑着伸臂接她下了马,就见莲花头也不回地直奔大帐。马三宝又挠挠头,也跟在了后面。

  中军大帐里,烛火通明,亮如白昼。金碧辉煌中却有些凌乱,一个亲兵正在收拾。

  燕王卸了盔甲,半坐半靠在侧面的矮椅上,侯显带着随军的医官给燕王拔箭裹伤。朱棣疼得一头汗,却仍然微笑着。看着身侧的莲花说:“你去休息,这儿没你事”,又责备地看了眼马三宝。

  马三宝额头冒汗,垂手侍立在了一边。

  莲花跪坐着(高丽习惯),身体前倾,紧张地看着大夫剪开两层衣袖,取出锋利的小刀割伤口。素来晕血的她,竟然眼睛一眨不眨。听到燕王赶她,只轻轻说道:“是我要进来的,我要在这里。”语声坚决。接着从袖子里拿出块棉帕,轻轻地按去朱棣头上脸上脖子上的汗珠,手势轻柔,眼神专注。淡淡蓝色的棉帕经过几天沙漠之旅,居然仍带着微微清香。

  朱棣的身体不由得又有些僵硬,刚才沙场上的豪气杀气无影无踪,居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古铜色的面上点点泛红。

  这时陈副总兵和王景弘进了帐篷,两个人平素都是镇静从容不露声色,这会儿却一齐满面笑容。

  陈副总兵行礼报道:“恭喜王爷!我军大胜!索林帖木儿大营全部被歼,俘虏正在清点盘问,约莫有四五千人。马匹牛羊粮食也都在过数,还有不少骆驼。”

  这时医官拔出了箭头,一阵鲜血溅出,燕王痛得冷哼了一声,莲花急忙拭血擦汗,一块棉帕浸得透红。

  朱棣挥挥右手表示不碍事,陈副总兵迟疑着接着说道:“这些明天都能报告具体数字。我军伤亡不大,估计二百多人。王游击和郑游击在安置伤员统计阵亡名单。另外战场已经安排人在清理打扫”。说着又关切地张望着医官给燕王裹伤。

  朱棣微微颔首,声音不高:“好!俘虏先看好,问清楚籍贯部落,到时候好问他们是去是留。都是蒙古人吗?”

  “还没看到有汉人,不过有些是女真人。”

  “女真人?有多少?” 朱棣有些惊讶。

  “目前看到大概一百多,还在盘问统计。”

  朱棣思索着说到:“好好问问,待本王到时一齐发放。今天先让大队歇息吧”。这时看看臂膀已裹好,又说道:“索林帖木儿一会儿带上来。只有他吗?”

  站在一边的马三宝答道:“是的。没看到孛儿只。”

  “难道是先离开了?还是跑了?”朱棣想了下:“只有待会儿问索林帖木儿了。”

  莲花拿着棉帕的右手停在空中,面色凝滞正在思索。朱棣抬眼看看她,似笑非笑:“我一会儿要审索林帖木儿,你要在这里?”

  莲花心中踌躇。索林帖木儿认得自己,即使自己不在,燕王也很容易问出为什么掳自己。又不可能让他不要问,牵涉到军情,肯定是要让索林帖木儿言无不尽,都说出来的。

  马三宝,侯显,王景弘和陈副总兵都关切地看着莲花,目光中有猜测有鼓励有安慰,大致的意思都是:别怕,有什么我们一起挺你。马三宝的目光里更有大无畏的决心,大概是说:拼了军功不要,拼了给王爷责罚,我也会护着你。

  莲花感动之余有些好笑:敢情他们都当我是坏蛋来着。

  莲花迟疑着,整整衣容,端端正正地跪在了燕王面前:“王爷恕罪!”

  朱棣面色不变,嘴角迸出一个字:“说!”

  大帐里,针落可闻,一片寂静。

继续阅读:第17章 人淡香袅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