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何处宝塔遥
姞文2019-10-29 09:193,765

  莲花坐在一个角落,舔舔干裂的嘴唇。

  王景弘走过来,递上水囊:“小怜姑娘,你喝一口。” 莲花看了看四周的斥候们,摇摇头,冲王景弘仍是嫣然一笑:“我不渴,给大家喝吧。”

  莲花说着从怀里取出琉璃宝塔放在面前,垂目合眼,默默地开始诵经。

  心经/金刚经/圆觉经/楞伽经/楞严经/维摩诘经/坛经,这禅宗七经幼时便熟极而流,自然而然逐一从脑海中缓缓飘过。默诵中,渐渐舌底生津,灵台一片澄明,仿佛置身莲台,又仿佛身在琉璃世界,物我两忘身心俱空。

  不知过了多久,莲花诵完了经,睁开眼睛,却看到众斥侯都好奇地望着自己和面前的琉璃塔。年青的面孔上有疑惑不解也有希望渴求。莲花双手捧起宝塔,琉璃在耀眼的阳光下通透闪耀七色流转,似有所语。

  莲花微笑着看向士兵:“想和我一起诵经吗?来,我们从《心经》开始,跟着我念: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琉璃般温润柔和的声音,飘扬在大漠黄沙上,悦耳动听,沁人肺腑。

  斥候们渐渐地围拢上来,有人开始跟着念诵,慢慢地跟着念诵的人越来越多,终于所有的斥候们都一起念起来。

  朱棣倚在不远处,静静的望着,脸上如平常一样漫不经心,似笑非笑。目光变幻不定,不知在想什么。

  王景弘垂手站在一旁,不言不语,其实心里愁到了极点:阎王爷已经等在了鬼门关口,恭迎这几十个人的大驾;这个小怜姑娘却昏头昏脑地带着大家念经!

  王景弘的眼睛,恰似这沙漠的烈日,绝望地冒火。

  ****************

  茫茫沙漠里,这只已经褴褛的队伍继续行走着。

  莲花坚持把马让给了两个腿上受伤的斥候,自己挂着左臂,歪歪斜斜地走在队伍中间。

  艳阳照耀着天空,满目依旧一片金黄。空中的阳光刺眼,地上的黄沙也是灼目。

  众人都低了头,尽量看着前方自己人的衣物,至少是青色的。队伍走得很慢,静悄悄地无声无息。只有青骢马偶尔抬起低垂的马头,打个喷鼻发出些声响。

  朱棣看着队伍,心中发愁。即使贵为王爷,在沙漠里也渺小得如同脚下的一颗小沙粒,只能任由大自然随意踢踏。

  队伍走得极其缓慢。

  莲花已经头晕脑胀,干渴疲累到了极点。真想就此躺倒,再不要起来再不要走。让我睡一会儿,让我睡吧,心里有个声音不停叫着。

  一只大手伸过来,牵住了莲花的小手,手掌巨大而粗糙,茧节硬实,正象父亲的手。莲花不觉安心,抬头冲燕王涩涩笑了一笑,任由他牵着前行。当此沙漠绝境,一切都极自然而然。

  热浪扑面,夹着燕王的体味气息,莲花走得渐渐恍惚。仿佛极幼时,父亲牵着自己去市集;又仿佛年少时,阿敏和李芳远拉着自己去玩耍;更仿佛不久前,阿修拽着自己去打糕。。都是这样粗糙的手,这样牢牢地牵着。

  艳阳依旧高照,阳光耀眼灼目,却有一丝微风拂起,风中带着些潮湿的味道。青骢马第一个察觉,仰起马首抖动一下,停住了脚步。

  朱棣也站住了,松了手,使劲嗅了嗅。莲花跟着站住,有些困惑地看着。

  忽然,在极远处沙漠的尽头,出现了一棵绿树。

  不,是一排,是一排排整齐的绿树。松柏杨柳,绿意盎然地环绕着四方四正齐整划一的高墙。前方是连续五进飞檐,一进比一进高大宏伟,宽阔的台阶连接其间,极其轩昂壮丽。黄墙黑瓦,云烟氤氲,竟是诺大的一个寺院。

  最中间是什么?巍峨矗立高耸入云,瑞光流溢宝色流转,是琉璃宝塔!

  所有人停下了脚步,一动不动地抬头望着,似被施了定身法。

  莲花全身颤抖两腿发软,噗通跪倒在地,张大着嘴,目不转睛地痴痴仰望。王景弘和斥候们目瞪口呆,看得眼睛一眨不眨。 连朱棣也满脸惊讶,难以置信地看着。

  时间在这一瞬停止,阳光流沙甚至风,全都一动不动。只有琉璃宝塔傲然耸立,俯视苍生。

  莲花忽然欢呼一声,跳起身直奔琉璃宝塔跑过去。

  朱棣一愣,旋即在后急叫:“别跑!那是海市蜃楼!是假的!”。

  莲花恍如不闻,继续急奔,左边胳膊不能动,瘦削的身影歪歪斜斜一瘸一拐。

  朱棣叹口气,轻轻挥了挥手。眼巴巴在旁看着的众斥侯们顿时也一起撒脚狂奔。两个腿受伤的士兵在马上叹息张望。

  好远啊,一直就在眼前,可是就奔不到。莲花有些气喘。胳膊上的血迹已经渗出一大片。

  众斥候一会儿就奔到了莲花身旁。有人问道:“小怜姑娘,那是宝塔吗?王爷说是假的”。莲花脚步不停,喘着气说道:“一定是真的!我要过去看!”。一个跑在旁边的士兵伸出左手贴在莲花背上,边跑边推着她:“我们都去看!”莲花侧头一笑:“好!”

  就这样,一望无垠的金色大漠里,几十个斥候和一个小怜姑娘奔跑在茫茫黄沙上,奔向海市蜃楼,奔向心中的琉璃宝塔。后面远处,青骢马驮着两个伤员缓缓行走,王景弘皱眉望着一群疯子。

  朱棣踱步在最后,遥视着奔跑的一群人,心中摇头叹气:“这个小怜,你傻啊?”

  一群人在沙漠中跑了不知多久,微风拂起,庙宇宝塔渐渐开始消散。先是塔尖没了,然后塔身,然后寺院,高墙,树木……一点点地都慢慢消失,半露出了原来的天空。

  莲花着急,大叫:“等等!等等!”,却发现身旁的斥候们不知何时都站住了,静静地立着,竖耳倾听。有人伏在地,耳朵贴在了沙上,面露喜色。

  莲花停住脚步,不解地看着大家。

  天尽头,庙宇树木渐渐消失,橙色晚霞映照下只有一片黄沙。忽然一个旗角一闪,是什么?

  缓缓地,一面大旗飘扬而出,大大的“明”字迎风招展。

  地震沙摇,马蹄声响,是明军的大队!

  斥候们齐声欢呼,头盔帽子扔在半空,纷纷而落。众人也不捡拾,齐齐往来队跑去。莲花站住了,远远笑望着,泪水又涌了上来。不过这一回,是高兴的眼泪。

  策马跑在最前面的,年青的面孔上笑容灿烂飞扬。

  “三宝!”

  莲花一眼认出,不禁欢呼高叫,右手高高挥舞。

  黑骏马三步两步已经冲到眼前,马三宝飞身下马,一把举起了莲花:“小怜姑娘!”

  喜笑盈盈喜泪涟涟,欢声笑语充满了整个沙漠。朱棣长吁一口气,这一次,又和阎王爷在鬼门关擦肩而过。

  ****************

  朱棣带着队伍,连续奔驰了两天两夜,终于到了彻彻儿山。

  追赶小怜的骑兵没有回营,索林帖木儿定然起疑,唯一出奇制胜的办法就是快速赶到杀他个措手不及。所以五千人的骑兵大军竟是不眠不休,连跑了两天两夜二十四个时辰。

  这次来的是大宁府驻军,领队的是陈副总兵,人略矮胖但长年驻守边关,有种久经风霜的从容镇静,和王景弘的老成持重恰恰相得益彰。

  那天遇到大军,朱棣和众斥候庆幸之余,无不觉得这是个奇迹。斥候们围着马三宝,好奇地问他如何找到的这里。

  马三宝笑眯眯地:“喏,就是那个寺院,那个宝塔啊!我们看到了宝塔,就冲着跑过来了。”

  众人再接着问,马三宝有些吞吞吐吐:“小怜姑娘信佛,我想着也许这寺院宝塔有些关联。”

  身后转出了侯显,王府的另一个内侍,矮小瘦削,面孔是藏人特有的红黑色,大声说道:“你们没看到三宝那时候的样子,脸都白了,我第一次看他骑马骑得那么快,小黑差点被他打残了。”

  小黑是马三宝的坐骑黑骏马的名字,马三宝极宝贝他这匹马,平时从不让人碰,一向自己喂食自己洗刷,甚至有点好吃的都宁可先让小黑。

  马三宝有些脸红,讪讪地说:“哪有,别听他瞎说。”

  陈副总兵笑着圆场:“幸亏大伙儿跟着马大人奔过来了。”

  “是啊!”众斥候齐声赞同。

  有人转向莲花:“小怜姑娘,把你的宝塔拿给他们看看,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莲花心中感动,正看着马三宝发呆,闻言从怀里取出琉璃塔,托在掌心。

  马三宝侯显和陈副总兵抬眼一看,俱皆目瞪口呆。

  侯显是藏人,自幼信佛,立刻就五体投地跪拜了下去,嘴里念念有词;陈副总兵喃喃叨唠:“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马三宝本是穆斯林,张大了嘴,叫的却是:“真主!”。

  朱棣回忆着那天的场景,不由嘴角弯弯,带上了笑容。

  这件事情太不可思议无法解释,现在以侯显为首,斥候们都象看神仙一样看小怜,不,简直是当菩萨膜拜。难道真的是佛力加持佛法无边?这个小怜真的是从天上下来的?

  朱棣使劲摇摇头,从脑中甩去这个荒唐的想法。

  时当傍晚,落日正圆,莲花渐渐地觉得面前景色看起来有些熟悉,空气中的气味也似曾相识。没错,十几天前被押着跑过这里,那时郑宗泽还戴着面具,只露着两只细细长长的凤眼。。

  莲花犹豫着想要说,不等她开口,身旁的马三宝似已看出,问道:“你来过这里?”莲花轻轻颔首:“就是这里。索林帖木儿的驻地应该距此不远,再往前就是那个大湖。”

  马三宝急催马,疾驰到前军朱棣面前:“王爷!小怜姑娘说就在这之前不远。”朱棣一举右手,大军缓缓停住了。

  朱棣望望天,左手指捻了捻空气,又用力嗅了一嗅。思索了下说道:“不错,水气明显增厚,而且有各种食物人畜气味。蒙古大营应该不远。传我命令,就地休息,埋锅灶饭,子时听我号令进攻!”

  天色慢慢转暗,沙漠夏日白天长,别看太阳落下去了,距天黑可还早。为防止蒙古人发现,大军在沙地里挖坑埋烟地吃了饭,兵士连奔了两天两夜俱都累极,倒头就睡,横七竖八睡了一地。

  朱棣带着陈副总兵,三个贴身内侍马三宝,王景弘,侯显以及几个游击将军聚在一起低低商议。莲花靠在一旁,实在倦极,迷迷糊糊也睡着了。

  五千人的骑兵大军,在黑夜中悄无声息。

继续阅读:第16章 谁家玉人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