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艰难脱沙暴
姞文2019-10-29 09:193,307

  莲花跟着燕王的小队,一路逶迤往北而行。

  大概是要边走边等大军?总不会是照顾自己有伤吧,奔行得并不很快。莲花右手紧握缰绳,左手微微带点力,转弯用力时还是疼痛,但勉强跟得上。王景弘纵马奔在最后,时不时挥鞭赶一下莲花的黄马,放羊似地纠正一下方向。

  今天的天有些奇怪,开始还好,艳阳高照蓝天白云,正是沙漠六月的天气,燥热气闷。过了正午天色开始阴沉,天空灰蒙蒙地压得极低,满眼的黄沙也慢慢变了颜色,不知何时起天地间已一片灰色茫茫。

  “起风了!”王景弘高声叫到,语声里有些担忧。

  果然,一阵阵风刮起来,带着泥沙,扑面打脸,众人很快就成了沙人。

  风,越来越大。

  骑在最前面的朱棣停住了马,望了望天空,探手试了试风向风力,一向漫不经心的脸上也不由眉头紧锁。青骢马不安地刨着四蹄,摇晃着马首,打出一阵阵响鼻。

  朱棣四下环顾,快速纵马带队奔驰到一个巨大的沙丘前,高喊道:“就地下马, 掘坑!”

  这时风已经很大,卷起地上的沙石,猛烈吹打。黑云压顶,天空低矮得似乎触手可及。远处小沙丘不断坍塌,传来阵阵巨响。

  王景弘顾不上别的,带着士兵们急急忙忙地在沙丘后掘坑。马匹散落在身后,在呼啸的风沙中嘶鸣不已。

  忽然一声尖叫,莲花的黄马长嘶着直冲了出去。漫天的飞沙走石中,黄马大概是被沙石打得乱了性,乱踢乱摇四处乱奔,奔跑中不断被沙石击中,又跑得更凶。

  莲花在马上连声尖叫,摇摇欲坠。

  “该死!我没扶她下马!” 王景弘一声咒骂,掷下手中的小铁铲就要追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一匹骏马急速奔出,飞向黄马的方向。是燕王的青骢马!

  “快掘坑!”,朱棣一边奔驰,一边冲王景弘吼了一声。

  “是!”王景弘急急答应着继续拼命掘坑。大风已经不断地吹倒一个又一个小沙丘,再不躲起来,人人都要被沙埋掉。

  莲花贴在马背上,紧紧地抓着缰绳抱着马颈。然而黄马发了性只是乱踢乱跑,时不时还直起前身疯狂抖动想把她摔下来。满天满地的飞沙走石不断击打在身上脸上手上,四周一片灰蒙蒙,什么也看不见。

  狂风越来越大呼啸作响,急速旋转着,仿佛要连人带马卷上天空。莲花不由得失声尖叫,一张口大风夹着沙石灌进来,顿时满嘴满喉都是沙子。

  “别慌!抓紧了!”身后传来吼声。

  是燕王!莲花的眼泪简直要迸出来,拼命用力抱住了马颈。

  青骢马疾步追赶,冲到了黄马旁。莲花只觉手中缰绳一紧,朱棣已经伸手抓住了马缰用力勒马,黄马还在挣扎,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青骢马贴紧黄马,朱棣猿臂轻舒,捞起莲花放在了自己身前,一抖缰绳,青骢马急转身,泼剌剌往来路急奔。

  莲花乍离险境,惊魂未定,突然身处温暖坚实的怀抱,闻到燕王的体味气息,不知怎么就“哇”的一声哭出来,双手紧抱燕王的身体(象刚才抱着马颈一样),埋首燕王胸前,一边痛哭不止。

  朱棣身体不觉有些僵硬,飞沙走石中坐得笔直,双手提缰双腿紧夹马腹,顺着风势往前直奔。

  风沙越来越大,四望除了沙还是沙,青骢马却甚是灵性,奔了一会儿,居然看到了刚才的巨大沙丘。王景弘带着两个斥侯,正站在沙丘前翘首张望,看到青骢马都高兴地蹦起来,侧头挥手急往沙丘后奔跑。青骢马不待主人吩咐,已经跟着跑到了沙丘后。

  短短时间里,王景弘带着士兵们只来得及背靠沙丘掘了个大洞,一半在地面,一半在地下。

  朱棣策马来到洞前就要下马,莲花却紧紧抓着不松手,头仍伏在朱棣怀里,兀自抽噎不休。朱棣知道是刚才吓狠了,无奈一把打横抱起,跃进了洞内。王景弘牵着青骢马跟着进了洞。

  洞里风势小了很多,斥候们正沿洞壁或蹲或坐。看到燕王抱着小怜进来,一边关切地伸头张望,一边连忙四下移动凑紧,中间空了老大一块地方出来。

  朱棣就势坐下来,大手轻轻拍着莲花的后背,轻声安慰道:“没事了,安全了”。

  莲花终于停住了抽噎,从朱棣怀里抬起头来,茫然地看着四周。半晌忽然清醒过来,“啊!”地叫一声,急急站了起来。里洞的高度不够,一头撞在洞顶,扑簌簌又落了一身沙子。

  莲花急急裣衽施礼:“王爷恕小怜无礼”,满脸泥沙黑乎乎地看不出本来面目,黑泥上有几道泪水冲出的痕迹倒是白色,鼻尖红红,眼角长睫上犹自带着泪滴。

  朱棣忍不住好笑,眉梢眼角满是笑意,随意挥挥手:“洞里别这么多礼了。坐下吧,没事了。”

  莲花红了脸,连脖子都涨得通红,弓身走得远远地靠墙坐下。

  旁边的斥候笑着递给她一块布巾:“小怜姑娘,你擦擦脸”。

  莲花接过,使劲在脸上擦着,一边擦一边自己也不由笑出来,越笑声音越大,四周的斥候士兵们不由得一起哈哈大笑。

  洞外狂风呼啸,飞沙走石,天地一片茫茫。王景弘牵着青骢马站在洞边,嘴角弯弯,也笑了。

  狂风直刮了一夜,天将亮时,风总算慢慢小了。

  王景弘出洞探了探回来报告:“王爷,可以出去了。”

  众人依次出了洞,莲花跟在后面。

  沙漠还是老样子,黄沙绵延,一望无际。只不过四下一片黄沙的平原,没有了大小沙丘的高低起伏;地面碎沙上铺着一层大大小小的石块,想是大风从沙漠底层刮起的。太阳照样从东方缓缓升起,照耀得整个沙漠金黄艳丽不可直视。昨日的沙暴,恍惚似一场噩梦。

  糟糕的是,四散的马匹都不见了,不知道是自己逃走还是被风卷走了,那么大的风暴,此时也不知道被埋在何处。还好王景弘当时眼疾手快抢下几袋水囊,分散挂在了几个斥候身上,另外就只有燕王的青骢马了。

  众斥候四目望望找不到马匹,不待吩咐,一一跟在王景弘后面列好了队伍。

  朱棣伫立在众人之前,审视着面前的小队。还不错,沙暴的挫折完全没有影响众人的意志,斥候们虽然灰头土脸,可是个个昂首挺胸目光坚定。那个小怜,站在队伍最后,身体笔直小脸紧绷,和众士兵一起仰望着自己,崇拜地,信任地。

  朱棣心中一阵发热,一改平日的慵懒随意,肃容扬眉,清清嗓子大声说道: “这里到彻彻儿山,要走六七天,本王带着大家一起走,各位能走到吗?”

  “能!”斥候们回答的干脆响亮豪气万丈。莲花其实心里怀疑,但是众斥候士气昂扬,令人情不自禁地热血上涌,也不知怎么就昏头昏脑地跟着喊了一声“能!”。清脆的女声夹在中间颇有些不伦不类。

  众人看看她外强中干的模样,想起昨天,又忍不住一阵好笑。

  “那就整队,出发!” 朱棣嘴角带笑,大手一挥。转身又对莲花说:“你骑我的马。”莲花刚要争辩,朱棣已经大步带着队往前走了。

  王景弘牵着青骢马等候在莲花旁边,扶她上了马,看到她的左胳膊上渗出了血迹,白板脸上居然有些关切,轻声问道:“疼不疼?可以握缰吗?”

  莲花嫣然一笑:“没事。”策马跟在了队伍后面。

  ****************

  金黄色的沙漠无边无际,六月的正午,烈日当头骄阳似火。

  从昨天上午走到现在,斥侯们个个筋疲力尽。队伍中还有三个伤兵,一直是带扶带架着走,这会儿已经是拖着前行了。

  众人随身的一点食物和几个水囊,王景弘收集起来一起挂在了青骢马上。昨晚和今早由王景弘依次分配,轮流喝了一口水,吃了一口食物。

  王景弘不说什么,可是大家都明白,就这样也不够六七天的。

  极目四望,没有一丝树木草阴,青骢马垂耷着脑袋,为嗅不出什么而极度郁闷。朱棣下令就地休息,众人只能坐在滚烫的沙地上,任由烈日炙烤,身体内的水份继续被烤干蒸发。个个都已嘴唇爆裂,面皮脱落,连汗都流不出来了。

  朱棣望着天空,面上神色不动,心里暗暗发愁。

  找不到水源,唯一的指望就是马三宝带的大军能赶上自己。可是虽然小队与大军的目的地一样,行走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但沙漠茫茫并无固定的路径,小队这么三十个人在沙漠里毫不起眼,错过的可能远远大于碰上的机会。而且马三宝并不知道小队失了马匹,肯定以为小队在前,所以大军只会前赶不会兜圈。等大军到了彻彻儿山发现了再往回找,早已来不及了。

  难道这一次,真的要葬身沙漠吗?朱棣的脸上闪过一丝苦笑。

  (注:燕王朱棣的青骢马在历史上确有其马,传说曾在靖难之役中连跨三沟甩脱追兵救了燕王的性命。燕王登基后在东坝建马神庙祭祀以纪念青骢马的忠勇。今北京朝阳东坝地区的地名马厂,马房,驹子房等就是因此而来)

继续阅读:第15章 何处宝塔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