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惊闻仨凶耗
姞文2019-10-29 09:032,970

  大明洪武二十九年,冬。

  天低云厚寒风凛冽,正是一年最冷时节。

  朝鲜都城汉城,层冰积雪,街道上冷冷清清行人少见。郊外更是鸟兽飞绝,四顾一望绝无二色,仿佛整个天地都融为一个洁白纯净的琉璃世界。

  大明洪武二十五年即公元1392年李成桂建国,上表宗主国大明请名。明太祖朱元璋批复下旨:“东夷之号,惟朝鲜之称美,且其来远,可以本其名而祖之”。从此,朝鲜这一名称成为国号,一直沿用至今。当然,那时候的朝鲜半岛是完整统一的,即包括今日的朝鲜和韩国。

  我们的故事,就要从这个新王朝开始。

  位于汉城北部的王宫景福宫,皑皑白雪遮盖住了原本丹青色的殿顶,余下朱红的宫门份外醒目。王宫南面的光化门正门紧闭,只一个侧门虹霓门开着,门口站着四个侍卫,冻得缩脖弓腰,寒风中不时搓搓双手呵气取暖。

  一个年老的侍卫抬头望望低矮的天空,喃喃道:“怕是又要下雪了吧?”

  一辆宫车缓缓驶来,后面马夫牵着四匹马,一起停在了弘礼门一带。未等多久,就见一群宫女内侍由宫内疾步而出。

  年老的侍卫识得领头的尚宫乃是宫里最有权势的郑提调,连忙迎上前去,满脸堆笑,行礼问道:“提调这是去哪儿?这天儿可冷。”

  郑尚宫看他一眼,并未搭话,带着两个宫女匆匆上了宫车,四名内侍也一跃上马,对车夫喊了一声:“左军都统使府!快!”

  一车四马急急出了虹霓门,直奔左军都统使府而去。

  *****************

  左军都统使曹蒙乙的宅邸位于距景福宫不远的汉城东北角,前后四进,不大却也脏腑俱全。李成桂建国后,洪武二十九年自开京定都汉城;曹家刚搬入没多久,院子里还堆着不少未及种好的花草树木,虽大多被白雪覆盖仍有些凌乱。

  正厅东厢,是一间小小的佛堂。曹家母女笃信中原南宗一支的曹溪禅宗,每日礼佛参禅,便在此处设了间佛堂。

  一早,曹夫人带着女儿莲花进了佛堂,上香礼佛之后,照例诵完了《金刚经》《坛经》《维摩诘经》等,二人接着坐禅。

  下人都退了出去,留下丫鬟善喜伺立在后。佛堂里鸦雀无声,只有窗棂时常被寒风吹得簌簌作响。

  寂静中,曹夫人忽然唤了一声:“莲花!”

  莲花睁开眼睛,见曹夫人望着自己面色不安,连忙起身走过去问道:“母亲可是哪里不舒服?”

  曹夫人抬眼看着莲花,欲言又止。转着手上的佛珠,良久叹了口气,说道:“今天不知怎么了,总有些心惊肉跳的。”

  莲花在母亲身旁坐下,轻轻搂着曹夫人的肩膀,柔声道:“母亲想是多虑了。参禅急不得,咱们慢慢来好了。”

  曹夫人侧身握住莲花的柔荑,又叹了口气:“我哪里会为了参禅着急,是担心老爷,还有你两个兄弟。”

  莲花何尝不知母亲因何叹气,自己也是一样担忧父兄和弟弟,每日拜佛总是求其平安,明知与参禅相违可无法放下。

  只是母亲身体不好,绝不能再着急。莲花握紧了曹夫人的手,轻声安慰道:“母亲别再担心了。父亲久经沙场,打过多少大仗胜仗?这次不过是小小倭寇,一定没事的。”

  自高丽王朝后期起,倭寇之患愈演愈烈,这帮没有底线的强盗一上岸就抢劫奸淫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沿海百姓深受其害苦不堪言。高丽王数度派兵迎战各有胜败,倭寇反而益发猖獗。直到十几年前,当时还是密直副使的李成桂带大军在全罗道大败倭寇,烧毁入侵云峰的五百只船,杀了其首领阿只拔都,倭寇才退出朝鲜半岛,不再有大规模的侵犯。百姓过了一阵好日子。

  不想今年秋天,一拨倭寇驾一百多只船,号称五千人,再次登陆全罗道。为首的阿只台猋自称是阿只拔都的儿子,宣称要报父仇,一路不只抢劫放火竟杀尽当地的官兵百姓,极为凶恶残忍嗜血。

  国王李成桂朝堂上雷霆震怒,满朝文武争相请战。

  曹蒙乙虽然上了年纪,却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大将。且因打过倭寇,有相当的经验威望,当即被任命为大将军出兵全罗道。

  曹蒙乙的两个儿子曹敏曹修随父出征。曹敏是曹家长子,自幼随父征战屡立战功,这次被任命为中军;曹修是幼子,今年十四岁比莲花还小两岁,本来没有要他去,但他听说是打倭寇闹着一定要去。曹家世代大将,曹蒙乙觉得去历练历练也好,遂一起带上了。曹夫人哭红了眼也没留得住幼子。

  “莲花,我知道这次是去打倭寇。只是已经去了四个多月,眼看就要新年了,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回来一起过年?”曹夫人说着站起身走到佛像前,恭恭敬敬又上了三柱香,虔诚跪下,轻声念道:“佛祖慈悲,恕弟子愚痴,求吾夫吾儿早日功成,荡平倭寇保我朝鲜百姓平安”。

  莲花跟在后面一起跪倒,心中默念。

  佛堂里轻烟缭绕,佛祖双目俯视,无限悲悯。

  外面传来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一个家人奔到门口:“夫人!宫里的郑尚宫来了。”

  曹夫人和莲花急忙起身整衣,快步走到正厅。郑尚宫带着宫女侍卫正在等,见到曹夫人略事寒暄,就肃然宣道:“主上殿下宣夫人和小姐即刻觐见!”

  曹夫人和莲花未及更衣,便被催促着匆匆忙忙随郑尚宫上了车。 此时尚未过午,天色却有些昏暗。朔风中终于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搓绵扯絮一般。

  “宫城团回凛严光,白天碎碎堕琼芳”,莲花望着漫天大雪中的景福宫,心中忽然浮起不详的预感。

  到弘礼门一带下了马车,郑尚宫带着曹夫人和莲花走进了思政殿。远远就看见国王坐在桌前,王妃康氏侧坐一旁。

  国王李成桂,即是朝鲜王朝的开国之君。本贯全州李氏,出生于元朝双城总管府即今朝鲜咸镜南道咸兴一带。初字仲洁,后改君晋,号松轩;即位后更名李旦,逝后庙号太祖,明朝赐谥号“康献”,故后世称“朝鲜太祖”或“康献大王”。

  李成桂此时已经六十二岁,须发却仍然黑多白少,面容消瘦清癯,举止刚正从容,着一身红底金蟒的王袍,颇有一国之君的风范。

  曹夫人和莲花趋前拜行大礼,李成桂却急命“免”,王妃甚至亲自伸手搀扶了一下。

  莲花心中暗暗叫苦,不等坐下来,就不顾失礼两只眼睛紧紧盯着国王。

  李成桂却两眼空洞,若有所思,半天没有说话。王妃也半低着头,不言不语。莲花心知不好,却不敢催促,时间在寂静中显得分外漫长。

  良久,李成桂才似下了决心,看着曹夫人和莲花,缓缓说道:“你们曹家,世代皆为本国栋梁。曹大将军,更是与寡人多年征战,战功赫赫,与寡人名为君臣实同手足。”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踌躇不语。

  莲花的心都要跳出来,一双明澈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李成桂。

  李成桂叹口气,避开莲花的目光,轻声说道:“全罗道前方来报,大将军神勇,已退倭寇至全罗南道。不想倭寇顽嚣狡诈,诈降伏击,大将军仁厚失防,中伏被害。曹中军和曹修,”国王顿了顿说到:“也力战殉国。”

  曹夫人未等听完,已经晕了过去。郑尚宫赶紧跑过来,扶起曹夫人的头猛掐人中。几个宫女围在旁边,一阵忙乱。

  莲花只觉天旋地转,一片茫然。

  被害?

  殉国?

  她威风凛凛慈祥可亲的父亲,她英姿飒爽笑容可掬的兄长,她尚在一起玩闹嬉戏的小弟,都死了?

  莲花想起大军出发的那一天,薄雾濛濛,秋日的晨曦透过雾气丝丝缕缕地散着金光,自己与母亲送到府门外。父亲抚着自己的头,想说话终于又什么都没说;兄长拥抱着自己,轻声叮嘱:“照顾好母亲!”;小弟拉着自己的双手左右摇晃,笑容如灿烂的阳光,神采飞扬:“姐姐!等我回来哦!”。

  那一别,竟是永诀。

  (注:阿只拔都历史上确有此寇,阿只台猋却是杜撰,如此残忍倭寇,取名“猋”当不为过也)

继续阅读:第2章 慧解九重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