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慧解九重焦
姞文2019-10-29 09:063,165

  “你难道不知,这一去,今生再不可能回朝鲜,再不能见到?“

  景福宫思政殿里,一片愁云惨淡。

  国王王妃默然不语,内侍尚宫们俱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殿内寂静得针落可闻。

  郑尚宫递过来一块绢帕,莲花伸手一摸,自己不知何时已是满脸泪水。曹夫人此时悠悠转醒,二人不语,望着国王。

  李成桂知道二人想问什么,轻声说道:“他们三位的遗体,寡人已命尹议郎去和倭寇阿只台猋交涉赎回,不日当能返城,寡人自当再请自超师父亲自超度。”

  自超是朝鲜曹溪宗的高僧,自幼赴天朝游学取经,回到朝鲜后以禅学受国王崇奉,被尊封为王师。莲花自幼皈依,拜在自超门下修习佛学禅理,一老一少极为相得。

  曹夫人强忍泪水,与莲花一起拜道:“多谢主上殿下。”

  李成桂摆摆手:“不必多礼”,叹口气说道:“此番倭寇势大,吾军无法直撄其锋,寡人已命吴将军避其锋芒退守全罗北道,可苦了百姓。”说到这里眉头紧蹙,又叹了口气。

  莲花抬头问道:“不知主上殿下对倭寇如何打算?”

  李成桂有些意外,看了一眼莲花,说道:“吴将军善守,全罗北道城高壁坚,倭寇再想往前也不可能。天寒地冻粮草难以筹措,时间久了自然退回岛上,只是明年定会再来。倭寇顽嚣狡诈,吾军即使一时击退,阿木台猋败则逃亡海上,待吾大军撤退则又上岸侵犯,且有新寇源源不绝地补充,实难根绝。”

  莲花微微蹙眉,又问道:“那朝廷不闻不问吗?”

  李成桂叹口气道:“寡人曾几次奏达朝廷,盼朝廷派大军支援并水军夹击,皇帝陛下却只是答复‘朝鲜限山隔海,天造东夷,风殊俗异,非我中国所治’,不肯发兵。知密直司事赵胖,赞成事郑道传各赴京师多次,都只到了礼部,连皇帝陛下的面也没见到。贡去的秀女听说在宫里也只是派了杂役。”

  莲花听了,低头沉思不语。大殿里重又寂静无声。

  李成桂微微扬首示意,欲遣二人告退,王妃半直起身,目光看向莲花。

  莲花却站起身,走到国王面前盈盈拜倒。李成桂挥挥手,温言道:“侄女不必多礼,有事但说无妨。”

  莲花跪着不动,缓缓说道:“莲花斗胆,求主上殿下以莲花为秀女,上贡朝廷。”

  李成桂一震,尚未答言,曹夫人大惊,霍然而起指着女儿:“莲花你!”,语声颤抖。

  莲花侧头望向曹夫人,目光坚决:“孩儿心意已决,乞母亲恕孩儿不孝。”

  曹夫人跌坐在地,半晌才含泪说道:“好!不愧是我曹家的女儿,为娘不拦你”。郑尚宫在一侧轻轻扶住曹夫人,众人皆望向国王。

  李成桂俯视着长跪不起的莲花,沉吟半晌,才开口道:“侄女品貌素来是吾国翘楚,本是秀女的最佳人选。只是你可知此行艰难?”

  莲花垂首不动:“莲花明白。”

  汉城距京师应天府何止千里,一路千山险阻危险重重。即使一路平安到京师进了宫,要想面圣并说服皇帝和朝廷发兵,又谈何容易?

  李成桂望着莲花,一时心潮起伏踌躇难决。曹蒙乙一向与自己交好,朝鲜立国后,更是对自己忠心耿耿。此次曹家三位男丁皆亡,莲花虽是女儿,又如何忍心让这最后一点血脉也牺牲?

  要知道,天朝的皇帝已经七十岁了!而且天朝的后宫据说三宫六院复杂险恶,她一个异邦女子如何能够立足?到时候不要说搬救兵,小命送在里面也大有可能。

  可是如果成功……

  莲花抬起头,坚定的目光望向国王:“莲花只恨自己是一介弱女子,不能随父兄上阵杀敌。此去京师,定当与朝廷斡旋,救吾百姓于水火,解主上殿下之忧。”莲花顿了顿,语声悲伤:“亦是全父兄小弟之义。”

  李成桂看向跪得笔直的莲花,与她目光交集,半晌终于沉声说道:“好!寡人成全你!寡人认你为义女,赐号宜宁,自今日起,你就是我李旦的女儿李莲花,是我朝鲜国的宜宁公主!”

  莲花一怔,微一凝神已明白,这是为了提高此次贡秀女的级别,引起朝廷的重视。莲花上前半步,再次盈盈拜倒:“父王!母妃!”

  国王和王妃走下前来,齐齐扶起莲花,此时和此后的朝鲜国宜宁公主。李成桂侧身吩咐:“传世子和大君。”

  李成桂共有五子,长子李芳硕被封为世子,其次依序是李芳果,李芳毅,李芳干和李芳远。李曹两家素来交好,两家孩童自幼便在一起嬉闹玩耍;李芳远是李家幼子,与莲花亲梅竹马自幼常在一起,更加与众不同。若不是秋天曹蒙乙仓促离京出征,二人怕是已经论及婚嫁了。

  少顷,五个王子匆匆进殿。行礼见过国王王妃,看到恭坐在一旁的曹夫人和莲花,心里明白,都有些恻然。

  世子李芳硕,清秀斯文,穿大红色锦袍;中间三个弟弟尚武,或琥珀绸或秋香缎的戎装,尽皆英姿勃勃。

  李芳远一身石青色长袍,白玉腰带,青缎朝靴,身形挺拔轩昂,在五个王子中最为突出。远远望着莲花,黝黑双眼中满是抚慰。莲花一低头,避开了李芳远目光。

  李成桂待五子落座,不紧不慢地说道:“寡人已经认了莲花为义女,封宜宁公主。将上表朝廷,贡宜宁公主进京师入宫。特唤尔等过来见过王妹。”

  五位王子大吃一惊,面面相觑。

  李芳远“呼”地站起,双手握拳急急道:“父王!您不能!”说着已奔到国王面前噗通跪倒,大声道:“孩儿请为将军,前去全罗道杀尽倭寇!”

  “孩儿愿去!”

  “孩儿愿去!”

  “孩儿愿去!”

  李芳果,李芳毅,李芳干愣了一下,连续扑倒在前,大声请战。

  李方硕略微迟疑,也和弟弟们跪在一起道:“孩儿愿去!”

  李成桂俯视着面前的五个儿子,不由虎目含泪,心潮汹涌。半晌说道:“都起来。明年开春,倭寇定然来犯,到时有你们打仗的时候。”

  王子们依言站起,只有李芳远还是直挺挺地跪着,动也不动。

  李成桂心知肚明,叹口气说道:“远儿你战过倭寇,应知倭寇凶残嗜血如阿修罗。我朝鲜兵少将寡,尤水军羸弱。要想根绝倭寇,非请朝廷援军不可。”

  李芳远不动,跪得如旗杆一样笔直。棱角分明的面孔上一片冷峻,寒气逼人。

  李成桂看了王妃一眼,王妃起身来到李芳远身前,温言抚慰。李芳远还是一动不动。

  莲花缓缓站起,走到李芳远的身旁,也跪倒在地,轻声道:“王兄!这是莲花自己的主意,莲花心意已决,请王兄成全。”

  李芳远握拳转头,凝望着莲花,脸色铁青:“你难道不知,这一去,今生再不可能回朝鲜,再不能见到?我,我,……”说到这里说不下去,黑宝石似的双眸,简直要喷出火来。

  莲花垂首不语,半晌轻声道:“我都明白。”

  都明白?

  都明白,竟然还如此这般!

  李芳远凝视着莲花,宝石光芒变换。是恼怒?是悲伤?是愤恨?是怜惜?还是无奈?

  莲花抬起头,不知何时明澈的双眼已经满含泪水,似一汪清泉的盈盈水波,又似浩瀚汪洋波涛翻滚。千言万语,氤氲其中。

  李芳远呼地站起,冲出了思政殿。

  ****************

  翌日,国王拟就奏章:“权知朝鲜国事臣李旦言:伏惟小邦自钦蒙圣慈赐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臣与国人感恩切切。臣女宜宁,年方二八,端庄淑睿,恭良谦让,素仰天朝风土,慕天子威仪。臣窃自念无以报上国天恩,愿贡臣女为皇帝陛下侍巾栉,表臣与国人感激之万一。伏望皇帝陛下以日月之明,察众心之诚,定夺圣裁,以全民心。臣感激涕零,措躬无地”。仍然派知密直司事赵胖进京上表。

  靖安君李芳远夜闹交泰殿,苦求国王王妃收回成命。王妃心疼幼子亦帮劝国王。国王不为所动,厉叱李芳远,连王妃也遭责备。李芳远一再苦求,国王动怒顺手摸到香炉砸向儿子,李芳远闪避不及背部受伤。

  此系宫中传言,不知真假。

  知密直司事赵胖接了奏章便快马上路,直奔京师而去。

  不日曹家三位将军遗体回城,举国哀悼。国王率领百官亲自祭奠送葬,依次谥封为忠义侯,献勇伯,宁和君。自超大师携安国寺的一众高僧亲为法事,超度七七四十九日。

  这一年的新年,就这样在哀伤中过去了。

  (注:朝鲜王室中宫嫡女为公主,庶女称翁主)

  (注:李芳远的年龄比实际历史改小,李芳硕也改为长子。)

继续阅读:第3章 痴心诉琼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