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痴心诉琼瑶
姞文2019-10-29 09:063,579

  “小姐!小姐!小姐!哦不对,公主!公主!”

  善喜一连串的呼叫声和奔忙的脚步声,惊得屋檐上的一只麻雀扑棱棱飞起,盘旋了几圈又落回屋檐,歪着脑袋看向院中。

  莲花正低头检查一个食盒。今天是曹敏的生日,莲花去坟上拜祭,这食盒是带给父亲和兄弟的。看到善喜气喘吁吁地跑进来,不禁皱了皱眉:“嚷什么,一点规矩没有。”

  善喜偷偷做个鬼脸,不等气息平定就急急忙忙地说道:“公主!我听外面的曹忠说,知密直司事赵胖派了快马先回来禀报,他还有两天就要携旨返城了。”

  莲花一怔,没有说话。

  “公主!您不担心啊?这么大的事。我都愁死了。”善喜噘着觜。

  莲花“扑哧”一声笑了,看着善喜笑吟吟地说道:“你愁什么?”

  善喜听出莲花语气中的调侃,有些着恼:“我当然是为公主发愁啊!万一朝廷准了,公主可就真得去天朝了啊!”

  莲花闻言,收敛了笑容,埋头整理食盒。过了一会儿,才淡淡说道:“车备好了?我们走吧。”

  善喜不敢多言,接过莲花手上的食盒,跟在她后面出了内院。

  门外海寿正等着,见莲花出来急忙行礼。三人上了车,海寿坐在车夫旁的车辕上,一路警惕地张望护卫。

  莲花被封为公主后,除了进宫给国王王妃请安,还是住在曹府。国王怜她忠义,赐了一个宫中内侍名叫海寿的给莲花。 海寿年纪虽然小,但是久在宫中极为伶俐聪明,莲花自作了公主多了不少来往应酬,极多送礼拜会等等杂事,难为他都处置得妥妥当当。海寿并据说是藏密沙迦派的亲传弟子功夫了得。善喜好奇,几次逗海寿出手,海寿却都轻轻避让过去并不显山露水。

  几个人到了郊外的永兴山,马车停在山脚,海寿带路,善喜提着食盒跟在最后,三人沿着山间的小路往半山腰的曹家墓场走去。

  此时尚是冬日,积雪未消,山上一片白色茫茫,恍似天上琼瑶仙地又如东方琉璃世界。清晨的阳光透过树梢照在地面,雪地上不时有金光闪亮。四周一片寂静,只听到三人脚踩积雪的嚓嚓声。

  过了抚远桥左转,是一大块平地,不远处便是曹家墓场了。这时远远地看到一个挺拔的黑色身影,莲花不禁心中一动。

  自思政殿上被封宜宁公主,莲花就一直避着李芳远,几次不得不碰面的场合,莲花也是低着头绝不看他。今天是曹敏的生日,李芳远和曹敏一向亲如弟兄,应该会来拜祭。

  走近了,果然是李芳远正肃立在曹敏墓前。背影挺拔轩昂,黑色的玄狐大氅时时被风吹开底裾,露出里面石青色的锦袍,人却笔直立着一动不动。

  直到三人到了墓前,李芳远才扭头淡淡看了一眼,然后侧身让在一旁,负手望天。

  海寿善喜忙上前行礼请安,莲花也裣衽一拜,轻声叫道:“王兄!”。

  李芳远重重“哼!”了一声,并不答言。

  莲花取出食盒中的碗碟:泡菜和葱饼是为父亲做的;年糕和大酱汤兄长素来喜欢;而小弟,最爱姐姐的打糕。每次舂米小弟都抢着帮忙,插着腰对姐姐说:“我力气大!”若有其事的小模样总逗得莲花哈哈大笑……

  竟难道,再也不会有了吗?

  人生若尘露,天道邈悠悠?还是诸行无常,是生灭法?

  莲花把碗碟依次供在三人碑前,行礼拜祭。往事历历浮现眼前,双眼不觉已雾气弥漫,望出去模糊一片。泪眼朦胧中看到,三座墓碑擦拭得干干净净,各种点心供在碑前,父兄贡台上的点心旁还都有一壶酒。

  李芳远似是觉察到,在身后轻轻说道:“每年今日,献勇伯都是和我们几个兄弟一起喝酒。”

  莲花身子一颤,一颗泪珠滴在雪地里,“噗”得砸出一个小坑不见了。

  李芳远看一眼旁边侍立的海寿善喜,冷冷地道:“你们退下。” 海寿善喜望望莲花,莲花略一点头,二人远远地退开了。

  李芳远走上前,一撩大氅在莲花旁边不远处并排坐下,两眼望天。今日雪晴,天高云淡,碧空如洗,寒风中的阳光直射下来有些耀眼。

  过了一会儿,李芳远开口淡淡地说道:“我会领兵去杀倭寇,我会训练水军,我会保我朝鲜百姓疆土。”

  莲花垂首不语,身体却有些抖。

  李芳远仍然望着天空,继续缓缓说道:“我会找到阿木台猋,千刀万剐,为阿敏和阿修报仇。他们死得太惨了。”

  莲花全身一震,再也忍耐不住,压抑多日的泪水决堤而出。

  李芳远伸出右臂轻轻环住莲花的肩膀,喃喃道:“哭吧,哭吧,哭出来吧。”

  莲花侧头伏在李芳远的肩上,终于嚎啕痛哭。墓碑上的鸟雀不忍听闻,扑棱棱展翅飞走。

  曹家父子三人的遗体返家后,莲花亲自拭身装殓。

  曹蒙乙的致命伤是胸口一道,从后背穿胸而过,显然是遭背后偷袭。曹敏和曹修都是全身上百处刀伤,大大小小刀形不一,该有多少倭寇在他们卸甲后伏击围攻?曹敏的右脚掌少了一半,后脑勺被重器击瘪;而曹修,除了右手指少了几根,左臂根本就是后来缝上去的。不知尹议郎费了多少功夫银两,才从阿木台猋那里讨回了这只手臂?

  莲花怕母亲伤心,装殓结束了才让母亲看,自己却偷偷哭红了眼睛,一颗心破碎得一瓣一瓣。

  哭了很久很久,莲花慢慢平静下来,止住呜咽,轻轻叫了一声:“圆圆哥!”

  李芳远一震,轻轻搂紧了右臂。

  莲花开始与李方远一起玩的时候才一两岁,大人吩咐要称呼“芳远兄”,莲花话还说不好哪里叫得出,稚嫩的声音总是喊:“圆圆哥!”“圆圆哥!”,这个甜蜜的身音飘荡在李芳远的整个少年。后来莲花大了改过来,二人男女有别见面却也少了。李芳远久未听到此称呼,心中激荡,搂紧了手臂一动不敢动。

  一时寂静无声,二人都感到了平生从未有过的甜美。

  不知过了多久,李芳远轻声说道:“莲花,这些事情我都会做好,相信我”。

  “嗯”莲花应了一声。

  “答应我,不要去天朝。”李芳远继续轻声道。

  莲花不语,慢慢坐直了身体,望着曹修的墓碑。阳光下,“宁和君”几个金字在汉白玉上飞舞,仿佛小弟飞扬的笑容。

  阳光有些刺眼,莲花微眯了眼睛说道:“小弟最爱吃我做的打糕,临走时我装了一大包在他的行囊,又挂了一个锦袋在他的腰上,里面塞了两块打糕,他饿的时候伸手就好摸到。尹侍郎送回来他的遗物,只有这个锦袋。”

  莲花顿了顿:“锦袋已经被血染红,连里面的打糕,也是通体红色的……”说到这里又有些哽咽。良久继续轻轻地说道:“这世上,还有许多小弟。我朝鲜的子民,都想平平安安地吃着打糕。”

  李芳远身体僵硬,渐渐松开了右臂。

  莲花不敢看他,垂了头,低低说道:“为了小弟,为了这些人,我一定要去天朝。”

  李芳远一下子站起来,手掌托起莲花的下颌,黝黑的双眸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她,狠狠地吼道:“那你自己呢?你知不知道,天朝的皇帝已经七十岁了!你真的愿意去陪一个老头子?! ”

  莲花挣扎了一下,挣不开李芳远的手掌,只好这么仰着头,被迫看着他。剪水双瞳里有一些惊慌但更多坚决:“昔日佛祖舍身饲虎,为了众生之利,莲花甘愿割舍一己肉身。”

  莲花相信李芳远有一日能把朝鲜强大,但绝非一朝一夕。目前唯有去天朝,才能除倭寇,才能为父兄小弟报仇。莲花想起仨人的惨状,一颗破碎的心渐渐刚硬,今生若不能报仇,她将永不瞑目。

  “那么我们呢?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会怎么样?!”李芳远手上不觉用力,吼得更大,声音中竟满是痛楚。他今天戴着同样黑色的玄狐帽,衬得宝石一样的眼睛份外明亮,只是此时,宝石上隐隐有泪光。

  莲花被握得生疼,吸一口气,移开了目光,语声无限凄楚:“你忘了莲花吧。现在只有宜宁公主,王兄!”说着移开了目光。

  听到这两个字,李芳远一震,慢慢地放下了手,一动不动地凝视着莲花。莲花白玉般的脸颊被他的手捏了几个红指印,刚刚痛哭的泪痕尚未干透,寒风中不胜凄楚娇弱。

  李芳远心中酸痛,随手掏出一块绢帕,擦拭莲花的小脸。手势轻柔,仿佛在擦着一件最心爱的珍宝,小心翼翼,无限温柔。

  他俯下来的侧脸,鬓如刀裁,棱角分明的下颚也似刀刻一般冷峻坚毅。莲花握上他擦着自己脸的手,因练武手掌板结硬实,骨节凸出,让莲花想起父亲的手。那温柔的手势和神情正是极幼时,父亲爱怜着自己的幸福时光。

  莲花如剪水一样的双瞳,不觉水波摇动,闪过感激,动摇,眷恋。两人的目光交错相缠,握着的手都不舍得松开,闻到彼此记忆中的气息,不禁心醉神迷。

  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铛,铛,铛,铛,……”

  忽然远处传来阵阵钟声。是安国寺的钟声,悦耳苍凉,悲悯激荡,响彻在苦厄的尘世,直指人心。

  莲花一惊,松了手,怔怔地从美梦中醒来,急急移开了目光,低下头。良久叫了一声:“王兄!”

  李芳远僵立着,默不作声,良久冷声叫道:“海寿!”。

  海寿和善喜从远处急急忙忙跑过来,莲花让收拾了食盒,三人下山。

  走了两步,莲花转过头,李芳远挺拔的背影静静伫立着,阳光点点洒在他的背上,却不能融化其间的酸楚和悲伤。

  “珍重!”莲花轻轻道了一声,旋即转头匆匆而去。

  (注:海寿历史上确有其人,是为数不多的在中国的外国宦官之一。但究竟是否武艺高强,史书无记载也)

继续阅读:第4章 宝塔闪光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