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宝塔闪光耀
姞文2019-10-29 09:063,588

  洪武三十年二月十四,寒冷的冬天尚未过去。汉城遍地仍然是白雪皑皑,屋檐下垂着长长的冰棱,天空湛蓝高远,显得份外清冷。

  知密直司事赵胖一回到汉城,就径直去了景福宫,上了勤政殿。

  赵胖人如起名,中年发福,本就不高的身材显得敦实圆厚。双下巴,小眼睛,永远笑容可掬,是朝鲜最出色的外交人才。

  自李成桂建国朝鲜以来,赵胖每年都要去大明京师应天府,朝拜纳贡献秀女。朝鲜的人参马匹漆器海豹皮等在大明很受欢迎;大明回赐的礼物,丝绸药材茶叶书籍乐器等在朝鲜也是供不应求。

  勤政殿是景福宫的正殿,是朝鲜国王上朝的地方。高敞壮丽,雕梁画栋,居于景福宫的正中。这一天为了迎接朝廷的圣旨,百官在朝,王子列坐,宜宁公主也被迅速传召上了勤政殿。

  莲花尚在孝中,白色的衣白色的裙,连袖口衣襟的缎边和领条也是白色,整个人直如一朵清新素白的莲花。不施脂粉,更显得肤如凝脂螓首蛾眉。袅袅飘过的时候,裙摆不动领条直垂,却如流风飘飖轻云髣髴,那一刻众人都疑心闻到了出水莲花的清香。

  百官们望着知密直司事赵胖,等他宣读自天朝带回的圣旨,暗自踹度猜测。

  只有李芳远自莲花进殿起就只看着莲花,眼睛一眨都不眨。世子李芳硕拉拉李芳远的衣袖提醒,李芳远恍如不知仍是凝望着莲花。李芳硕比李芳远大十二岁,长兄幼弟,知道这个弟弟打小和莲花一起玩耍两人远比常人亲厚;李芳远性格又固执倔强,不由心里轻叹一声有些惴惴不安,担心这个宝贝弟弟不要生出事来,悄悄冲着旁边的李芳果使了个眼色。

  朝堂上一片寂静,静得听得到各人的呼吸。

  只听到知密直司事赵胖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朝鲜公主宜宁,年方二八,朕已古稀,以此殊龄而贡女与朕,未审何谋?无乃贪之甚欤?”圣旨语气极为严厉,意思是公主才十六,我都七十了,年纪差这么多却要把女儿嫁我,你朝鲜有什么图谋?赵胖不由顿了顿,额头冒汗。

  须臾接着念道:“念尔朝鲜素昔恭谨,百姓无辜,自今以后当慎守封疆,毋生谲诈,福愈增焉”,赵胖又顿了顿,举袖拭去汗水,接着念道:“朕有太孙允炆,素有才德,朝鲜公主宜宁既德行娴静,着即封为东宫淑女,酌日进京。钦此!”

  皇帝竟然把宜宁公主许配给了皇太孙,册封为东宫淑女!

  李成桂又惊又喜,带百官叩谢领旨。莲花也叩头谢恩,只李芳远不动。国王只作不见,想了一下,问赵胖:“可知这皇太孙的年岁?”。

  “洪武十年出生,今年二十一岁。”

  “皇太孙有太孙妃了吗?”

  “皇太孙六年前成的亲,娶的是光禄寺少卿的女儿马氏。先太子四年前薨,二人被封为皇太孙和太孙妃。至今未别娶,东宫后宫只太孙妃马氏一人。”

  “司事见过皇太孙吗?”国王又问。

  “前两次都没见过,这次正好在礼部碰到,极为温和谦下。皇胄风仪雅贵非凡。听说先太子和皇太孙都是自幼由皇帝陛下亲自教导,学识也是极好的。” 赵胖说着偷觑了一眼李芳远。

  李芳远脸色铁青,冷哼了一声。

  百官俱皆纳罕,赵胖这才到汉城,怎么知道的?真正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李成桂装作没听见,又问赵胖:“这次朝廷态度如何?”

  赵胖恭敬答道:“恭喜主上大人,这次是礼部尚书郑谨亲自接待,规格与以往颇不相同,十分客气亲热。”

  “还碰到什么人吗?”

  “还有燕王世子朱高炽当时在一起。”

  “燕王世子……” 李成桂沉思一会,挥挥手,赵胖退在了一旁。

  李成桂问莲花:“吾儿拟何时进京?”

  莲花垂首道:“但请父王作主。”

  李芳远望望莲花,看看国王,便欲起身,世子李芳硕和旁边的李芳果使劲儿按住。

  李成桂心中盘算,虽然不是皇帝是皇太孙,虽然只是低级别的淑女,但这次是受了朝廷的正式册封,这在朝鲜历史上可是第一次!头开得不坏,后面能到哪一步,就要看莲花自己的运气了,真能做到皇贵妃也不一定。现在名正言顺可以奉旨进京入东宫,宜早不宜迟,以免另生枝节。

  李成桂示意身边的内侍取过黄历,仔细看了半晌,说道:“下月二十六乃是吉日,就这日出发吧!”

  莲花拜道:“是!”

  李成桂吩咐赵胖:“快马上表奏知朝廷。”

  李芳远跌坐席上,神色黯然。

  ****************

  “公主!公主!”

  善喜又在大呼小叫。莲花双眉微蹙,看了眼善喜。海寿侍立在旁,显得也是不以为然。

  善喜是曹家的家生丫鬟,自小就跟着莲花,十五岁了,圆圆胖胖,性格极为活泼好动,话又极多,莲花总嫌她呱噪,热闹是热闹的。

  善喜小了点儿声音:“公主!这么多经书都要带?太太太多了吧!”说着瞪了海寿一眼,目光挑衅:“你保护得过来吗?”

  三个人是在城外的安国寺,准备要带到天朝的经书。朝鲜在十三世纪高丽王朝后期,历时几十年刻印了著名的《高丽藏》《续藏经》《再雕大藏经》,共一万多卷,收录佛典近三千部,刻经木雕版就有八万多块。俗称《高丽大藏经》,涵括北宋和契丹的大藏经,博大浩瀚校订严谨,很多佛典甚至为中国所无,向来是世界佛教藏经中的瑰宝。所以这次李成桂和莲花特意商量了带这套佛经,以彰显我朝鲜平和恭谦,却也不容轻视之意。

  “我只保护公主,可不管佛经,也不管你。”海寿负手冷冷地回答。

  海寿中等身材,永远笔直立着,透着练武人特有的刚硬。薄唇小眼大脸庞,总是满脸严肃,不苟言笑。

  善喜气结:“不管就不管,我也不管你,有事别来找我!”

  莲花看二人斗嘴,不禁好笑。这两人像是前世结了冤似的,一见面就斗,最后总是海寿不说话沉默了才算结束。

  这时自超大师缓步踱了进来,三人连忙起身施礼。自超大师已经八十多岁了,原本矮小的身躯到老似乎又缩了点儿,看起来比莲花还矮些;一身月白僧袍一尘不染,须眉皆白,皱巴巴的脸上只一对眼睛异常温润富有神彩。

  看着堆得高高的充栋汗牛的经书,自超微笑道:“弘法度生,善哉!善哉!”。

  莲花连忙道:“弟子份所当为,师父过奖了。”

  自超大师取过桌上一本《光赞经》随手翻阅,半响踌躇,没有说话。

  莲花好奇地问道:“师父以前去过天朝?天朝是什么样子?”

  自超想了想,缓缓说道:“老衲幼时在天朝游学多年,遍游南北各地。天朝疆域广大,历史悠久,文功武治举世精妙,实非我朝鲜可以比拟。强蛮如蒙古人即使横行一时,终也被他们赶了出去”,顿了顿又道:“天朝的朝堂上人才济济,连民间也是藏龙卧虎高人辈出。公主惠质兰心,此去总以忍字为上。”

  “多谢师父提点,弟子谨记。”

  自超放下手中的经书,从怀中取出几封信,说道:“公主可经过北平?”

  “师父吩咐,弟子自当前往。”

  自超大师把信递给莲花,说道:“这一封给应天府天禧寺的慧忍法师。公主到了应天府,怕是不一定容易出门,不过天禧寺乃是第一大寺院,应该也有机缘。公主到时看吧,万勿勉强。”

  莲花睁大眼:“应天府的第一大寺院?”

  自超大师微微颔首:“不错。天禧寺在东吴孙权时就建了,是天朝的第二座寺院。”

  莲花算了算,惊讶道:“东吴?那岂非有一千年了?”

  “一千一百多年了。不仅历史最久,规模也是最大。尤其藏经众多,是天朝的佛经流转中心。”自超淡淡道来,言语中却满是倾佩。

  莲花不由得心驰神往,想到也许有就机会能够瞻仰这千年古寺,有些兴奋。

  自超含笑接着道:“这一封是给慧勤法师,他本就是我高丽禅僧;一封给梵僧指空,他二人都在北平的大观寺。公主途径北平,正好代致问候。”顿了顿道:“吾四人昔日一起谈经说法共修儒释,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不知他三人现在怎么样了?”说着有些发怔。

  莲花双手接过,安慰道:“弟子一定送到。他三位和师父一样禅净双修福德无量,一定都是好好的,师父别多挂虑。”

  自超大师点点头,又取了个物事托在手掌中,说道:“还有这个”。

  莲花定睛细看,是一个小小的九层宝塔,虽然只有二寸多高,却是纯净无暇晶莹剔透,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自超大师接着说道:“这是琉璃塔,是三十年前慧忍法师所赐,乃天禧寺的代传宝物,伴我多年。琉璃乃我佛家七宝之首,能蓄纳我佛智慧光明,照三界之暗。你带着。佛法无边不可思量,护佑你平安吧。”

  “师父,这太珍贵了,弟子不能要。”莲花双目湿润,看着自超。

  “师父老了,不知哪天就入灭了。你这一去,师父怕是再见不到了。”自超大师缓缓说来,面色平淡。几十年修行,自超大师的双目正如琉璃一样温润透明,看着莲花的目光,慈祥悲悯中亦是依依不舍。

  “师父!”莲花眼蕴泪水,跪倒在地,双手接过宝塔。

  琉璃塔宝色流转瑞光流溢,竟似有生命一样。是历代禅师的慈悲赋予了宝塔生命?是师父三十年的修为倾入了宝塔?还是琉璃宝塔本来已证菩提,不过是来凡尘历练轮回,度我众生?

  莲花捧着琉璃宝塔,拜倒在自超脚下,含泪说道:“愿师父来世得菩提,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净无暇秽,光明广大。”

  自超大师温润透明的双眸,也泛起了泪光。

继续阅读:第5章 此情原皎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