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此情原皎皎
姞文2019-10-29 09:073,487

  时光飞逝,不觉已经到了三月。

  积雪消融,屋顶上不再厚重,屋檐滴水,地面泥泞。万物春发,阳光也渐渐变得金黄有了暖意。“芳树垂绿叶,青云自逶迤”,小弟最喜欢开春时节,每年都是第一个甩去棉衣,忙不迭地换上春装出去玩耍。可是小弟再也看不见春天了。。莲花望着园中的花草树木,心中又是一阵酸楚。

  “哗啦!”

  不知道善喜又闯了什么祸?这个丫头自知道要和莲花同去天朝,开始收拾行装起,每天不是打碎东西就是忘了事情,常有家人奔来向莲花告状,整个曹府内院被善喜闹得鸡犬不宁。莲花知道善喜是为了远行紧张焦虑,自己何尝又不是,所以总三言两语打发了告状的人,并不责罚善喜。一来二去家人也都再不管她了。

  此时莲花正陪着曹夫人在房中抄经,二人听到“哗啦”的声音,摇了摇头没有理会,继续抄写。谁知不一会儿曹忠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喊着:“夫人!夫人!”面色惊慌。

  曹夫人停了笔,皱眉问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打,打起来了。”曹忠有些气喘。

  “什么打起来了?谁打起来了?”曹夫人耐心地问。

  曹忠指着前院,“大君和海寿比武,打起来了!树都砍了!”。

  莲花闻言,疾步出了房门,扬声说道:“母亲,我去看看。”步履如风,少顷便来到了前院。

  却见李芳远和海寿,正在院子里翻翻滚滚打得热闹。

  李芳远用刀,海寿却是软鞭,刀光霍霍鞭影重重,不知道刀要斩鞭还是鞭要夺刀。李芳远刀刀进逼,去势奇急,不留丝毫退路。海寿的长鞭舞起了一串圈圈,内圈护住自己,外圈在刀光夹缝中快速移动,鞭头如矛尖如利刃伺机进击。

  莲花越看越是心惊,这二人哪里是比武过招,竟是性命相搏!只怕稍有差池便是筋折骨断,丧生殒命之祸。连忙大声叫道:“住手!不要打了!”

  就见软鞭一顿,渐渐收短,海寿听了公主吩咐想退出圈外。刀光却无情一闪,自海寿脸上横掠而过!李芳远竟是恍如不闻借机进攻。软鞭无奈倏地跳起,海寿护住要害,鞭梢一抖疾向李芳远卷去。二人接着打起来。

  莲花急得连连跺脚,却无法可想。曹夫人这时也到了,站在莲花旁边,二人看得心惊胆战。

  忽然鞭影突变,无数个圈圈急攻李芳远,李芳远不闻不问,高高跃起大刀一举,一招力劈华山,当头直直砍向海寿。劲风带起满地的尘土,一瞬间弥漫空中。

  莲花惊叫:“不可!”。曹夫人也张口欲呼,却被尘土呛住,咳个不停。

  她二人忘了李芳远一身锦袍,大概素习高傲,连袍角都没扎起,这样一跳跃袍角正好卖给海寿。只听“哧啦”一声,海寿不理大刀,软鞭在李芳远跃高的时候卷住了他的袍角,明知大刀在顶,海寿竟是不管不顾,用力挥鞭,撕下了一段锦袍。李芳远微微一愣,劈在半空的刀锋不由一滞,海寿乘着他愣神的这一刻,急速跳出圈外,收起软鞭,奔到曹夫人面前跪下了。

  曹夫人看海寿手臂上有一道长长的刀伤,鲜血一点点地还在渗出,心中气恼,厉声喝道:“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伤了大君是要灭满门的吗?”

  “是我逼他的。”李芳远走过来,冷冷地说道。

  “王兄!你这是做什么?”莲花忍不住,有些责备。

  “我要试试他的功夫,到底能不能护送你。我砍了树他也不肯打,只好砍他了。”李芳远仍然冷冷地。

  莲花哭笑不得,看看海寿的手臂,对海寿说道:“你下去吧!快去疗伤。”

  海寿站起来,却走到李芳远的面前,跪倒行礼,说道:“海寿就是拼死,也会护公主周全!”不等李芳远回答一起身走了。曹夫人叹口气,也转身回了内院。

  李芳远石青袍子少了一大截,前短后长,漏出里面的朝靴,有些滑稽。莲花看了看,抿嘴忍笑,移开了视线。

  李芳远没好气地说道:“想笑就笑!又不是没笑过我。”莲花忍不住笑了出来,玉颜泛红朱唇上扬,如一朵鲜花正在绽放。

  李芳远看得一呆,低低说道:“只要你能这样笑,我天天做小丑也心甘情愿。”

  莲花脸一红,撇过头去。院子里的雪已经开始消融,花木开始一点点漏出来了。 莲花轻声说道:“你昨儿个,在朝堂上又顶撞父王了?”

  李芳远不啃声。

  “父王管你是为你好,你脾气忒大了。”莲花轻轻劝道。

  李芳远咬牙说道:“我恨他!”,看了一眼莲花:“保国守土乃吾等职责,如何能牺牲你一个女子?而且他明明知道我喜欢你,明明知道我从小没求过他什么!”

  莲花第一次听到李芳远“我喜欢你”这几个字,一时呆住;李芳远也发现了自己第一次表白,怔了怔不以为意,继续说道:“不赞成贡你去京的人不少,特别是武将大部分不同意。最可恨大哥,领了一帮腐儒附和父王,我们说不过他们。“

  莲花知道李芳远因征战多年素和武将接近,有一帮死党,自己的兄弟当时也常和他们混在一起。犹豫了下还是轻声劝道:“我的事真是我自己要去的,你别怪父王。父王年纪大了,你顺着他点。”

  “哼!他不同意,你能去吗?还推波助澜认个公主把事情搞大!我恨他!还有大哥!”

  莲花还是劝:“他们都为你好,一家人和和气气地才好。”

  “一家人?一家人干嘛要把你送出去?不知道有多危险么?”

  李芳远说着停下来,看看莲花:“你别操心这些了,不关你的事。你刚才在做什么?”

  “刚才抄经呢,给你这一闹,菩萨都要恼了。”莲花微笑着说道。看着李芳远余怒未消的面庞,莲花暗暗担心。

  果然第二年夏天朝鲜爆发了“王子之乱”,李芳远发动政变,世子李芳硕混乱中被杀,李旦被逼让位于李芳果。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这时曹忠捧了一件长袍走近,显然是曹夫人刚去找的,却是曹敏的旧衣。曹敏和李芳远身量相仿,以前不少喝醉酒或者打了架二人互串衣服的故事。莲花见了衣服不觉神色一黯,没了笑意。李芳远挥挥手,曹忠看看二人,还是那么捧着长袍退下了。

  李芳远伸手入怀,拿出一卷册纸,说道;“这个给你。”莲花低下头道:“我不能要你的东西。”

  李芳远有些气:“你看都不看就说不要?”

  莲花垂首不语,有些不安地捻着衣角。

  李芳远看着她,半晌一跺脚,把纸卷往地上一掷:“要不要随你!”,大踏步走了。

  莲花听到靴声气忿忿地渐渐走远,心中酸楚,怔怔出神。

  “公主!”善喜蹦蹦跳跳地跑进来:“公主!大君走了?刚才可吓死我了!那么粗的大树干,大君一刀就砍了下来。”

  莲花回过神:“海寿的伤怎么样?”

  善喜笑嘻嘻地道:“他不肯去见医官呢,我拖着他才去了。上了药,医官说没事。”

  然后放低了声音若有所思地说:“没想到他功夫那么好,以前原来真是让我的”,语声里满是崇拜:“我可打不过大君,真打起来可能还不如这树呢!”

  莲花纵是愁肠百结也笑了出来。

  “咦,这是什么?”善喜捡起地上的纸卷交给了莲花。

  莲花接过,定定神,转身带着善喜回了内院曹夫人处,接着抄《金刚经》。曹夫人看到她进来,停了笔,欲言又止。

  莲花轻轻道:“女儿明白的,母亲放心。”说完头也不抬,埋首净心无念,一字一字地抄着:“须菩提!菩萨应如是布施不住於相。何以故?若菩萨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须菩提!於意云何东方虚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须菩提!南西北方四维上下虚空可思量不?不也世尊。须菩提!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须菩提!於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渐渐物我两忘。

  忙碌了一天,莲花回到自己房里,更衣就寝。脱了外衣,却掉下一个纸卷,正是李芳远今天送来的。莲花稍稍犹豫,还是捡了起来,纸卷的外面早上落地时沾了点泥水,此时干了仍有些痕迹。

  莲花走到蜡烛边,打开来。大约有十来张册页,满满地写着蝇头小楷:“皇帝朱元璋,性刚毅决断……”

  莲花吓了一跳,翻到下一页:“皇太孙朱允炆,天姿仁厚,亲贤好学……”,又翻过一页:“燕王朱棣,乃皇帝四子,分藩北平,北征蒙古军功赫赫……”,再一页:“代 王朱桂,分封大同;珉王朱楩,生性桀骜……”

  莲花一页页翻下去,竟然是大明朝廷自皇帝到皇子以及文官武将的一本介绍。

  国王李成桂曾和莲花说过朝廷的情况,但是只说了重要的几个人。这个册页里却不但有人名官职,连性格喜好以及相互的关联都一一注明。

  莲花认得这蝇头小楷是李芳远的字迹,亲自抄写也罢了;远在千里之外,如此详细的情报,不知他如何得来?这么秘密的消息天朝的百姓也未必知道,不知他费了多少心血?

  莲花翻到最后一页,竟是京城应天府里的一个联络方式。下面最后写着:“看熟记牢阅后即毁。珍重!珍重!”

  莲花泪盈于睫,凝视着这几个字,一时痴了。

  昏黄微弱的烛光闪动,终于“噗噗”跳了两跳,燃烬成灰。

继续阅读:第6章 前路正迢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