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前路正迢迢
姞文2019-10-29 09:093,556

  洪武三十年三月二十六日,朝鲜宜宁公主自汉城出发,奉圣旨赴大明京城应天府入皇太孙东宫。

  春寒料峭,蜂蝶纷纷,白杨树枝头略带了点翠意,正是“万树宫边绿,新开一夜风”。街道上一大早就满是携老带幼的百姓,蜂涌前往景福宫光化门外。景福宫光化门大开正门,彩旗飘扬。一排排侍卫队列齐整,盔甲鲜明。

  佛经,人参,漆器,年糕,贡米……三十辆大车装得满满的。还有五十匹高丽马,也是贡品。国王派了知密直司事南豁携奏章随行,中军赵克带了一百六十名士兵护送。人多杂乱车马嘶鸣,景福宫门口诺大的广场竟显得有些拥挤。

  国王王妃带着文武百官在光化门外送行,众人有高兴祝贺的也有悲伤同情的。曹夫人眼睛红红,想是哭了不止一夜,拉着莲花的手,说不出话。郑尚宫扶着曹夫人,在她耳边低低劝慰。

  莲花今日按制盛装,云鬓高耸似华茂春松,宫服华丽如霞印澄塘,真是瑶池不二紫府无双。握着母亲的手,似握着十七年以来的依靠,只是不舍。

  郑尚宫低声提醒:“公主!时辰到了。”

  莲花满眼雾气,终于一狠心,放脱了母亲的双手。

  盈盈走到国王王后的面前,大礼跪倒,国王王妃伸手搀扶,莲花不起,仍是拜了三拜。该说的都已说过千百遍,几人都只是无语凝咽。

  终于国王清清嗓子,大声道:“吾儿这就去吧!愿吾儿此去顺风平安,永结我朝鲜与天朝之谊!体天牧民,永昌后嗣!”

  文武百官与四周的百姓也齐声高喊:“永结天朝之谊!”“永昌后嗣!”“公主顺风平安!”。

  呼声此起彼伏,响彻景福宫前。

  莲花双目含泪,俯身又拜了拜,转身上车。目光扫一眼百官的方向,李芳远不知怎么没来。莲花心中空空落落,快速上了马车。善喜随侍一旁,海寿骑马紧跟在后。

  挥手间,国王王妃母亲和百官百姓的身影渐渐小去,“永结天朝之谊!” “公主顺风平安!”此起彼落的呼声也越来越小。终于转了个弯儿,景福宫消失不见。

  街道上有时还见到挥手示意的百姓,也听到“公主顺风平安!”的祝福,莲花一一微笑着挥手。

  不久出了城门,上了官道。莲花回过头,望向城门。

  别了,汉城!

  别了,我的家!

  上了官道后车速明显加快,路旁的树木飞速掠过。莲花端坐车中,阖上双眼,沉默不语。连一向话多的善喜今天也不言语,车厢里一片寂静,只听到车轴吱吱的转动,车夫不时“啪!”挥一下长鞭。

  行了大约有二十几里路,就要出汉城界了。隐约听到前面队伍一阵骚动,马车慢慢减速,停了下来。善喜连叫:“怎么了?快去看看!”

  不等莲花吩咐,海寿早已飞掠向前,善喜好奇地下了车,往车队前方张望着。

  不过一会儿工夫,海寿已经掠回,躬身在车旁施礼说道:“公主,请您过去。”海寿顿了顿:“是靖安大君。”

  莲花吃了一惊,缓缓站起下了马车,往前走去。

  走了几步,就看到李芳远骑着马,拦在官道的正中。白马锦衣黑披风,挺拔轩昂,虽一人一骑却有千军万马的夺人气势。

  南豁和赵克带着士兵车夫躲得远远的,看见莲花,遥遥施了一礼。

  莲花走上前,仰视着李芳远叫了一声:“王兄!”又伸手抚摸白马的马鬃,亲昵地说道:“白雪!你好吗?好久没看到你了!”白雪摇了摇马首,鼻子里喷了两喷,算是问候。

  李芳远跳下马,站在莲花的对面。二人目光相触,莲花红了脸,移开视线,轻声说道:“谢谢你,我看过了。”

  李芳远点点头,说道:“皇太孙人不错,东宫现在也只有一位王妃,你去了应该不会太差。但是皇帝和诸王百官那里,不要轻举妄动。”

  “嗯”。

  “到了京师万一有什么事,就去找我的人。”

  “嗯。”莲花低着头,几不可闻地答应着。

  李芳远轻叹一声,伸手托起莲花的下颌,凝视着她的双眸,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不去,好不好?”

  莲花看着他,面颊润湿,发稍上结着白霜,连睫毛上也是水痕,显然是一早就出门奔行至此等候。一字一句的话语充满无奈和隐忍,宝石一样的眼睛里闪烁着小小火焰。

  莲花心中感动,眷恋地叫道:“圆圆哥!”

  李芳远一震,凝视着莲花,眼底的火焰一跳一跳。

  “你知道我必须去,”李芳远的手有点儿僵,“这里的一切,我会永远记在心里。”莲花说着,双眸中水雾弥漫,波光潋滟。

  李芳远慢慢松了手,挺拔的身躯竟有些伛偻。

  二人沉默良久,李芳远别过头,挥挥手道:“你走吧。”莲花也一样不敢看他,转身疾步上车。南豁和赵克见到李芳远示意,重整车马,再次上路。

  李芳远腾身上马,一牵马缰让在道边。

  莲花的马车缓缓驶过,二人的目光远远交错诉尽千言万语。后面的车马跟上去,一点点遮挡住,终于看不见。

  白马忽然前身直立,引颈长嘶。嘶声穿透云霄,在空中久久回响。

  这一走,今生还能再见吗?

  ****************

  鸭绿江,古称浿水,汉朝称为马訾水,唐朝始称鸭绿江,因水色似鸭头之色而得名,又或源自满族先民的语言“Yalu ”意为边界之江。全长一千六百里,源于天朝的长白山麓,是天朝和朝鲜之间的界河。

  此时已是五月,正是初夏时节。江水碧绿清澈,水遄流急,浩浩荡荡直奔黄海而去。

  “长波逐若泻,连山凿如劈”,莲花披着斗篷,立在江边不远的山坡上,眺望着鸭绿江,脑海飘过古人的诗句。衣襟当风,斗篷被吹得飒飒作响。江风拂面,湿润中带着微微凉意。空气中有清新的花草香味,又有丝丝江水的甜腻。令人神清气爽,多日的郁闷一扫而空,精神为之一振。

  从汉城出发时正是初春,路上化雪泥泞,车马辎重极是难走。莲花经常下车自己行走,护卫兵士大多做了推车小工,司事和中军也变成了搬运苦力。就连海寿这个高手,也不得不用他的软鞭拖过莲花的马车。

  海寿的软鞭乃是沙迦派几代相传的宝贝,海寿出师时师父千叮万嘱地交在他手上。“师父知道的话该吐血了吧?”海寿一边拖车,一边忧虑。

  春天雨水多,又常碰到下雨。细细濛濛的,半天下来却衣服尽湿。莲花担心佛经,常常亲自过去检查看有无被雨打湿,还好护卫仔细用油布盖得严严实实。

  碰到过数次大雨,只好停下来等雨停,然而又不一定正好在有遮挡的地方,结果淋了两回。民工和士兵多有生病,又要煮姜汤熬药。善喜也病了一场,高烧不醒,随行的医官汤药针灸火罐艾熏,无所不用,好容易才保住了小命。

  如此一路行来甚是不易,走了一个多月,才到了鸭绿江边的新义渡。新义渡是朝鲜在鸭绿江上的水军基地,靠西朝鲜湾。为了这次进京,国王特意安排了水军的楼船渡他们过江,也早早知会了新义渡对面的天朝东港。

  “公主!公主!”善喜叫着走上了山坡:“赵中军说船只正在准备,大约半个时辰就能上船了。”

  莲花转过身,望着善喜说道:“安排车马先上。”

  “是,赵中军已经这样安排了。”

  莲花点点头,回身望着江水,不再说话。

  善喜在莲花身旁不远处站定,也望向江水,半晌喃喃地道:“公主,我们真的就要离开朝鲜了呢!”

  莲花不语,过了一会儿从怀中取出了自超大师赠与的琉璃宝塔,面对江水,轻轻说道:“琉璃塔,我就要带你回家了,你高兴么?”

  阳光灿烂,琉璃塔宝色流转似有喜意,它是听懂了莲花的话吗?

  中午时分,全部车马人物都上了船,开始渡江。

  虽是水军的楼船,江水遄急,仍有些颠簸。善喜没坐过船,开始时兴奋地在船舷上东看西看,不一会儿就晕得不行,赶紧坐下来,已经来不及,跑出去大吐特吐,再回来时脸色腊黄,蔫蔫地坐在船舱,头趴在自己膝盖上,喃喃道:“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别晕了行不?”

  莲花也是第一次坐船,有些头晕,虽端端正正地坐着,但面色煞白。海寿走来轻轻地递过一杯水:“公主要不喝口水?”

  莲花摇摇头,继续垂目默念:“须菩提!菩萨无住相布施福德亦复如是不可思量。须菩提!菩萨但应如所教住。须菩提!於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物我两忘,面上渐渐泛起莹光。海寿默默地站在一旁守着,端着水杯的手臂动也不动,杯中的水竟难得摇晃。

  大约有半个时辰的功夫,船只慢慢靠向对岸。新义渡对面,是天朝的东港,位于辽宁丹东。

  前一天新义港的水军都尉郑方亲自去对岸东港,知会了今日公主送亲队伍过江一事,所以船一到岸,东港方面就打开闸口,放下了接应的辅船和路垫。密直司事南豁携带各种文书先下船,自行去办理通关文书等。然后是车马辎重民工兵士和贡马,浩浩荡荡地下了一个多时辰,赵克整军列队,开始慢慢过东港关。莲花善喜和几个护卫兵士这时才下了船,海寿在最后。

  莲花抬头眺望,天空碧蓝高远,白云悠悠,“大明东港”四个大字,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耀人眼目。两排八名大明军士,左右分站在关前,昂然傲立,衣甲鲜明,肃整无声。

  莲花心中感慨:“天朝!”

继续阅读:第7章 深林遭强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