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深林遭强盗
姞文2019-10-29 09:073,212

  一行人出了丹东,一路逶迤往西。计划是经辽阳,锦州,先到北平。

  初夏的路途不再像春季那么难走,地面平坦,气候宜人,大队行进的速度快了许多。南豁和赵克估摸着这样六月可以到北平,歇息之后去往京城应天府,大约九月即可到京城了。差不多是原来快马奏报朝廷的时间“今秋”。想着能按期到达,南豁和赵克都不由松口气。

  一路上林木茂盛花草芬芳,只是人烟稀少田地荒芜,路旁的房屋也常常是废弃的没有人住,年久失葺都有些破败。

  莲花知道这里一直被蒙古人占据,与朝鲜的咸镜道江原道的一部分一起,原来都属于元朝的双城总管府。直到洪武二十年天朝凉国公蓝玉远征,大败纳哈出,才把蒙古人赶出辽东去了漠北,大明设铁岭卫都指挥使司,控制了辽东。

  正是为了此事,明朝的皇帝朱元璋和高丽国王王褕发生异议,王褕表奏“铁岭以北,历文,高,和,定,咸等诸州以至公硷镇,自来悉是本国之地”,却忘了前一百年都在蒙古人手中,是大明赶走了蒙古人。

  朱元璋当然不答应。高丽国王王褕竟然派当时任都统使的李成桂发兵辽东,欲以四万兵马与大明铁岭的几十万大军对阵,而且这几十万大军刚刚灭了蒙古二十万铁骑。李成桂没有高丽国王那么自大天真,左思右想之后虽然已渡过鸭绿江,还是果断回师松京,干脆废黜高丽国王王褕,建立了朝鲜。

  由于李成桂恭敬尊大明为宗主国,自居为藩属国,事事都请示明朝的皇帝朱元璋,朱元璋也考虑到东北尚有大量蒙古残留势力,遂将铁岭卫改置于辽东奉集堡,洪武二十六年更迁到了银州,这样朝鲜半岛的东北部即划给了朝鲜,一直至今。

  从这件事上也可看出,朱元璋吃软不吃硬的顺毛驴性格。硬要的话,讲道理吵架哪怕打仗也是没用,反而是服软请求套交情,更管用。

  此时距蓝玉远征不到十年,四野望去正是战争后的萧索景象,“荒途无归人,时时见废墟”。莲花的队伍人数甚多,四处找不到人家,一路只能或食干粮,或自行埋锅灶饭。晚上也是自己扎帐篷就地安歇,所幸这一阵并无雨水。

  这一日快到辽阳,大明在这里设有辽东都司,治所正在辽阳,当时也称辽中卫。南豁和赵克过来问莲花是否前去拜会,莲花想了想,觉得还是赶路要紧,遂命南豁派一快马前去知会一声,大队继续往前直行。

  沿路仍然荒芜人烟,草深林茂。想到战争残酷,百姓流离失所,莲花不由叹口气,垂头闭目默颂:“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此去京城,入东宫,真的能搬到救兵吗?能满众生愿,拔众生苦吗?

  出来两个月,路途的艰辛远远超出在家时坐井观天的想象。一场大雨甚至一场风,都会带来可怕的不可预知的后果。场面常常无法控制,并不是靠努力就可以办到。

  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吧?前路漫漫,还会有怎样的风雨?

  想想未知的将来,莲花开始不那么自信了。也许李芳远是对的,自己一个弱女子,此去能有多大作为呢?

  李芳远,他还好吗?

  已是春天,全罗道的倭寇也许开始活动了吧?他会率军去打倭寇吗?国王王妃会同意他去吗?还有母亲,一切都好吧?她一定很想念自己,自己也很想家想她啊……

  莲花思绪纷乱,一时竟有些彷徨。

  走着走着,车速有些慢了下来,就听车旁的海寿说:“公主,是过树林”。

  辽东多树木,辽阳往西是一大片平川,树林极多。善喜掀起车帘,浓荫蔽日凉气袭人,只有林中窄窄的一条小路。南豁和赵克正指挥车马缓行,依次慢慢通过。莲花点点头,善喜放下了帘子。

  突然一阵刺耳的呼哨声四下响起,两边的树林里应声同时飞出箭雨,路上正在缓行的人马立刻有不少中箭惨叫着倒了下去。更有的箭上带了火头,射到大车上,燃烧起来。顿时马匹惊慌,嘶鸣跳跃,马夫强拉着,却继续有不少人马中箭惨叫倒地,瞬时一片混乱。

  赵克拔刀大叫:“有埋伏!各就个位!迎敌!”

  士兵们急忙找掩体,或躲在大车之后,或藏于倒下的马匹旁边,遮挡着箭雨,一边拔出了兵器准备迎战。

  然而强盗显然是有备而来,埋伏在树林两侧,攻击是从两旁的树林里左右放箭,队伍在路中间腹背受敌,极难抵挡。还有受伤的民工和惊了的马匹不停地惊扰,没有多久士兵就已大半倒地。南豁也中了一箭,穿胸而过,眼见是难活了,堂堂朝鲜国知密直司事,竟不明不白地死在大明铁岭林间。

  赵克指挥着士兵奋勇往前,却都被层层箭雨射了回来。

  海寿舞着软鞭护在莲花马车旁,路太窄,只能舞着小圈,堪勘挡住车厢四周,落下的飞箭在车旁地上积了一个圈。鞭声箭雨声马鸣声士兵嘶吼声,响彻深林乱成一片。

  善喜吓得脸色惨白,躲在车箱一角,全身颤抖。莲花端坐不动,心里也是焦急万分。

  中箭的士兵越来越多,树林里传出叫声,是生硬的汉语:“统统杀掉!”“那个女的捉活的!”

  两边叫声不绝。强盗们要杀出来了,脚步声杂沓芜多,靴声震地,竟似有几十人。

  赵克一边在车后放箭阻敌,一边对着海寿大喊:“快!带公主先走!快!”还有大概二三十个士兵和民工也大呼:“带公主先走!快!”,有的士兵冒着箭雨就冲了上去。

  海寿不再犹豫,催马靠近大车,左手舞鞭,右手一把扯下车帘,短短说了声:“公主得罪!”就一把拎起莲花放在了自己身前。莲花连声叫:“善喜,善喜!”海寿无奈,又一把抓了善喜放在自己身后,左手舞鞭右手提缰,拍马便行。

  海寿的这匹马乃是国王赐的高丽良驹,日行千里不成问题,可是此时小路上挤满了受伤或死去的马,民工和士兵,好些车也翻倒在中间,车辆辎重各种贡品散落一地,挡着去路。海寿还要舞鞭遮挡飞箭,良驹怎么也跑不快。远远地仿佛听到赵克一声惨呼,竟也遭了强盗毒手。

  身后杀声震天,蹄声嘚嘚,竟有十几个强盗上马追了上来。海寿额头冒汗,连夹马肚催马急行,身后的嘚嘚声却越来越近。

  强盗大叫着:“留下人来!”“你跑不掉的!”一边嗖嗖地放箭过来,箭速极快,有的直穿树木,竟都是劲力不弱的高手。

  善喜本来坐在海寿身后,双手拉着海寿的腰带,这时回头看到追兵越来越近,知道这样一骑三人很快就会被追上。一横心,松了海寿的腰带,大叫一声:“带公主走!”竟是自己滚下了马。

  海寿一愣,脚下不停,催马直奔。莲花心中大痛,大叫:“善喜!善喜!”欲挣扎下马却被海寿按住了动弹不得。

  远远听到善喜的叫声:“公主你快走!”“快走!”

  “啊!”一声惨叫,显是被强盗赶上杀死了。自小跟着莲花,从没出过远门,活泼善良话多呱噪的善喜,对天朝充满憧憬和好奇的善喜,在到达天朝的第五天,就这样护主惨死在林间。

  海寿带着莲花急奔,无奈身后的嘚嘚声却越来越近,有两匹已追到身后。海寿右手把缰绳望莲花手里一塞,急道:“公主你控马!”,腾出手来从怀中摸出一把铁莲子,不取准头漫天花雨往后急打。

  “啊!”“啊!”两声惨叫有两个强盗被打落下马,其他的强盗却马蹄不停,大叫着:“防他暗青子!”追得更狠了。

  十来匹马越来越近。

  说时迟那时快,海寿一声大吼右手又撒出一把铁莲子,乘强盗躲闪的一刹那,一跃下马,左手舞着的软鞭却狠狠击了一下马臀,马匹吃痛一跃前冲。

  海寿叫了一声:“公主快走!”舞起长鞭,竟是拦在路中,独自力挡群盗。

  莲花大叫:“海寿!”“海寿!”座下马直冲往前,越奔越快,身后的鞭声箭声马嘶声渐渐远了。

  莲花出身世代武将之家,很小就学会了骑马,但作为大家闺秀,只在家里的马场练过,从未骑着出过府门。这般独自骑马在林间小道狂奔逃命,真正是第一次。只觉得两边的树林飞驰向后,呼呼的风声贯耳,疾风吹得眼睛都睁不开。紧紧握着缰绳的双手,已满是汗水。

  忽然前方林中又是一阵呼哨,左右林中各窜出几个大汉,全身黑衣,黑巾蒙面,杀气腾腾。迎着莲花的马大声呼喝:“下来!”

  莲花身子紧贴马背,用力打马,便欲硬闯。却见左右两边各有一名大汉急跃上前,各自一把拽住了左右马缰。马匹受惊,长嘶一声,前身高高立起。莲花握不住缰绳,一下子从马上摔落在地。

  “就是她!”半空中,仿佛听到了这样一句。

继续阅读:第8章 大漠遇故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