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大漠遇故交
姞文2019-10-29 09:083,510

  莲花醒来的时候,发现四周一片黑暗,只有前方微露光亮。仔细辨认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原来是在一辆马车里,自己手脚被捆,嘴里被塞着一块不知是手帕还是抹布,油腻腻地,还有股臭味。

  马车在急速前行,车厢有些颠簸,听得到嘚嘚的马蹄声和吱吱的车轮转动声,莲花侧耳倾听,却没有别的声音了。

  莲花挣扎了几下,嘴里发出了“呜”“呜”两声。马车不停,车顶上却“啪”的重重马鞭一击,一个男人恶狠狠地道:“老实点!”竟是蒙古语。

  元朝时,高丽王国是元的属国。明朝建立后与残元南北对峙,高丽王国国中就分为了亲元和亲明两派,以高丽王为首的宗室大都亲近蒙古,文臣武将则各有所属。直到李成桂建立朝鲜,李成桂一心事明,朝鲜才完全成为大明的藩属国。所以官宦人家大都会蒙古语和汉语。莲花听出是蒙古语,不由暗暗心惊。

  马车继续疾走,莲花辨不出方向,也听不出什么变化。车身颠簸得厉害,捆得又紧,手脚和脑袋都有些麻木。

  莲花索性闭上双眼,心中默诵:“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舎卫国地祈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 自幼念熟的《金刚经》在脑中流过:“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如舎卫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

  不知不觉中车厢里越来越暗,原来缝里透过来的一线光亮渐渐隐去,终于完全一片黑暗。

  又不知过了多久,感觉马车驶得慢了,时有高高低低的起伏,嘚嘚的声音也听不见了,渐渐终于停了下来。听到后面有人喊:“打尖!”随着喊声,一群马匹奔过来停下,有下马声,撩衣声,堆柴声,点火声,倒水声。不久,一阵阵香味飘进车厢,是烤的大饼和牛肉的香味。

  莲花蜷缩在车厢里,心里一阵阵惊疑不定。

  忽然眼前一亮,厚厚的车帘被一下掀开,一个大汉弯腰凑近把莲花一把拎出了车外。莲花头朝下,只能看到地上的沙子。火光闪耀,沙地上也时明时暗。

  大汉把莲花扔在地上,随手解了绑绳。莲花被绑得久了,手脚一时血脉不畅不能动,就那么歪在地上。

  此时月明星稀,看得出是在一片沙漠里。沙丘高高低低,绵延不绝,直连入黑暗,竟没有尽头。莲花只在图画上见过沙漠,心中不由惊叹,这比图画上的可辽阔无垠。以前读唐诗比如“广漠杳无穷”“平沙万里绝人烟”,总不能想象沙漠无穷无尽的样子,此时身处其境,咀嚼起来,诗里的一个个字竟都是真的。

  远处在一个小沙丘的背后燃了一堆篝火,十几个大汉围在火边,正在吃喝。难得的是这些人吃吃喝喝,却绝不说话,更绝无半点别的声响。

  莲花渐渐感觉手脚有了知觉,慢慢坐起来,伸手取出了嘴里的抹布,扔在地上。老远还是一股臭味,莲花不由得一阵泛呕,差点吐出来。

  篝火旁一个背对着自己的瘦高男子,扬首示意了一下,一个大汉拿了块饼和一袋水过来,扔在莲花脚下。莲花愣了愣,先捡起水囊打开,涑了涑口,吐在地上。

  那大汉尚未走远,听到莲花的涑口声,回头恶狠狠地道:“这可是沙漠!水比金子贵!你就这袋水!”说的也是蒙古语。

  莲花又楞了楞,不吭声,半晌捡起地上的面饼,一点点撕下慢慢吃起来。心中琢磨:“只给自己面饼,是知道自己茹素?还只不过是舍不得牛肉?”

  这一夜,众人就歇在了原地,到也没有人再来捆莲花的手脚,只是远远地另有两个人睡在莲花的后面,暗合包围。

  有人扔给莲花一个厚毯子,莲花裹紧全身,躺在沙地上。天似穹庐,笼盖着四野,黑幽幽地高远深邃,一弯残月斜挂在高处,冷冷清辉遍洒大地,点点繁星似黑丝绒上的颗颗宝石点缀其中。

  这是在哪里呢?莲花心里默颂着经文,慢慢地也睡着了。

  沙漠的夜里非常冷,夜里模模糊糊听到有人添柴加火,莲花裹紧了毯子,蜷得小小,仿佛极力想留住温暖,蜷回安全的世界。似乎有人注视自己,眼睛却怎么也挣不开,算了吧,睡吧睡吧,莲花和自己说道。

  一睁眼天已大亮,一个大汉走来,扔了包东西在地上:“去车里换上!今天你自己骑马!”。

  莲花一看,是套淡蓝色汉人的衣服和鞋子。虽是一般的布质,倒也崭新干净。莲花走到大车里,匆匆换上,尺寸恰好。莲花心中犯疑,把原来的朝鲜宫服卷成一包,怀里的琉璃宝塔依旧仔细藏好。出来看到大汉们挖了一个深坑,埋掉了昨天篝火的痕迹,马车也被推下去,掩埋盖好不留一点痕迹。

  一个大汉牵了一匹黄马递给莲花,恶狠狠地说了一句:“可别妄想跑!”

  于是前面五个后面七个,呼拥或押解着莲花,十几匹马向前奔去。那个瘦高的男子骑在最后,偶尔扬声指挥一下路线。他戴着面具,只露出两只眼睛,细细长长的凤眼,目光里看不出什么表情;说的蒙古话有点古怪,但也听不出什么。

  就这样,一群人跑在茫茫大漠里。望出去除了沙还是沙,只有沙。莲花初见沙漠的新鲜震撼完全消失,只是疲惫地从一个沙丘奔到一个沙丘再一个沙丘,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每晚歇下来,全身都散了架一样,原来难以下咽的面饼忽然成了美味,水囊里浑浊可疑的水,更是成了甘泉。

  从不知道初夏的日头是这么厉害的,中午的时候直射下来,简直要把人烤化,莲花暗暗感激身上简单的汉服,如果此时还是穿着层层叠叠的朝鲜宫服,大概早热死了吧?

  莲花想起小时候有次和小弟去永兴山的温泉,小弟嬉闹,拉着自己不给上去,也是这样又闷又热,结果自己一下子晕倒在温泉里,小弟吓得以后死活也不肯再去温泉。

  那时候的小弟,还是个孩子。其实到最后,也只是个大孩子。莲花仍然不能相信,小弟,就真的不在了吗?父亲兄长,也不在了吗?

  还有善喜和海寿,也真的不在了吗?

  莲花伏在马上,下意识地往前奔,汗水流过面颊,滴落在沙地上。这一时,似乎去哪里都一样。要到哪里,才能找回这些亲人?

  瘦高男子跟在后面,注视着莲花。

  这样奔行了五天,望出去依然是穷荒绝漠,大汉们却忽然欢呼一声,挥舞马鞭,加速急奔。莲花身后的几个汉子路过莲花身旁,顺手挥鞭,赶着莲花的黄马也疾速跑起来。莲花险些掉下马,忙握紧了缰绳低头躬身贴在马背,疾风掠过,在耳边呼呼作响。

  渐渐闻到了水草的气息,芬香郁馥;还有肉香,果香,酒香,奶香。大汉们呼喊着,奔得更快。莲花被甩在最后,瘦高男子不紧不慢地跟在旁边。

  越过一个高高的沙丘,眼前突然出现一大片绿色。青青的草原一望无际,五彩缤纷的各种花朵散落在草地上,成群的牛羊在悠闲地踱步吃草。几只牧羊犬或警惕地抬头张望或懒洋洋地伏在一旁。更远处是一个大湖,水色碧绿一如草原,水鸟翱翔在湖面。湖边一排排帐篷,大大小小,有些帐篷上冒着炊烟,袅袅飘上碧空,融入低矮的朵朵白云。

  这样的景色,只在画儿上见过。莲花揉揉眼睛,简直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远处的牛羊哞哞咩咩地叫起,一群飞鸟低低地自头顶掠过,正是“漠漠边尘飞众鸟,昏昏朔气聚群羊”,莲花不由得感到一阵心旷神怡。虽然明知道等待自己的不会是什么好事,美景当前,仍然禁不住微笑。

  瘦高男子看见莲花的笑容有些意外,愣了一下低声道:“走吧”。说着一抖马缰,直奔那一群帐篷。莲花定定神,策马跟在后面。

  不一会儿到了中间的帐篷前,门口有两个蒙古兵守卫。男子一跃下马,看了眼莲花:“你先等在这”,自己进了帐篷。莲花也下了马,好奇地四处张望。看起来这里应该是蒙古人的居住地,远处并隐约传来士兵的操练声,难道竟是大军驻地?

  不一会儿,守卫冲莲花叫道:“进去!”押着莲花进了帐篷。

  帐篷极大,似一座宫殿,里面金碧辉煌极为考究。两排护卫直立左右,瘦高男子坐在下首。正前方尽头高踞着一位蒙古大将,穿着轻甲,没戴头盔。看到莲花进来,冷冷地上下扫视,一时竟有些寒气逼人。

  莲花不跪不拜,只淡淡地裣衽一礼,然后站定望着将军,一言不发。

  将军忽然笑了:“果然是位公主,有些门道。吾乃大元平章索林贴木儿,公主远来辛苦。”

  莲花又行一礼:“大人。”脑中极速飞转。

  此时蒙古人已被大明赶至漠北(史称“北元”,当时大明称“残元”“故元”),虽大汗坤贴木儿在位为汗仍国号大元,实际上黄金家族的子孙各自为政,有兵权的大将也纷纷割据,整个蒙古四分五裂。索林贴木儿正是漠北草原上拥兵自重的一方霸主。他处心积虑埋伏了大批人手,费这么大劲抓了自己,要干什么呢?

  索林贴木儿却只含笑问她沿途风景,水土是否习惯等无关痛痒的问题,聊了几句就喊道:“来人!送宜宁公主去休息。”

  两位丫鬟答应着上来,莲花不由又想到善喜,心中一痛,却只能含笑告退。

  莲花随着丫鬟到了一个靠湖边的帐篷,虽然小到精致干净。在沙漠几日,真正尘满面鬓如霜,莲花沐浴更衣,看到桌上放着的是几套汉服,还是自己喜欢的淡淡蓝色,心里疑惑,暗自琢磨。

继续阅读:第9章 两小忆旧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