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双骑奔飞逃
姞文2019-10-29 09:094,413

  之后一连几天,莲花这里都是无人理睬。莲花自己诵经写字,散步观景,倒也自在。

  出帐篷仍可走到湖边,大漠的六月在骄阳下已颇有暑意,但杨柳枝旁清风徐来,“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相似的风景常常令莲花忆起长兴湖,那幼时快乐的时光,那一起嬉闹的小伙伴。想到李芳远的时候,总有微微心痛,他怎么样了?和父王还是争吵吗?和世子和好了吗?

  最挂念母亲,家里只剩了她一人,她能习惯吗?善喜是母亲自幼带大,如果知道了善喜的事,不知会何等伤心!

  也试着想走远些去看看山坡上的牛羊,但卫士拦住不让再走,似乎帐篷到湖边这一段就是画好的牢房。所以“日之夕矣,牛羊下来”的美景,莲花至今也只能远观。

  想起郑宗诚说的王奭的阴谋,前日席上蒙古人的虎视眈眈,莲花心里极为担忧。几次想晚上偷偷逃走,可是看守甚严,又搞不清身在何处,如何能穿过茫茫沙漠逃出生天?

  莲花趴在桌上,对着琉璃宝塔喃喃自语。

  宝塔自然无声无息毫无动静。

  莲花手指轻轻点点塔尖,叹了口气。闭目默颂《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舎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忽然门帘一掀,两个人大步走进来。前面一个身材不高挺胸凸肚满脸阴沉,后面跟着的是郑宗诚。莲花定睛一看连忙跪下行礼:“大君!”

  进来的正是原高丽王世子王奭,见莲花神色恭谨,不由面色缓和一些,说道:“起来吧!”

  莲花站起来,垂首侧立一旁。王奭上下打量:“长大出落了!你这几年过得不赖啊!”

  莲花低头不语。

  王奭看到桌上的琉璃塔,拿起来看看问道:“这是什么?”

  “是自超大师赠的琉璃塔。莲花每日诵经,见此塔如见师父。”

  王奭随手放下,不以为意:“自超搬到汉城了?”

  “是。师父在安国寺。” 莲花轻声回答。

  王奭点点头,大马金刀地坐下:“说说,你这次去天朝做甚么?”

  “倭寇势大,莲花想请天朝发援兵和水军。”莲花轻轻答道。

  “哼!好不天真!” 王奭冷哼一声,冷冷地说道:“李贼做事,一向诡谲狡诈。向大明请援兵,上奏章或者派使臣即可。再不成他还有五个儿子,何需你一弱女子入宫?分明是另有图谋!”

  “是我自己苦求的”,莲花轻轻解释:“父亲,阿敏和阿修都被倭寇害死了。吴将军不得已退守全罗北道,实在艰难。”

  “吴将军?吴本源吗?他也作将军了?”

  “是。”莲花声音有些低。

  “这些乱臣贼子,趋炎附势,都跟了李贼!” 王奭有些咬牙切齿。

  莲花不敢答言,垂首不语。

  王奭恨意满怀,不由提高了声音:“总有一天,我要杀了李贼,杀了这帮小人,给先王殉葬!”

  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眼莲花:“这次要委屈你,在这里等一等了。最好老贼不管你,京师里参他的奏章我已经让人写好了,哈哈哈哈哈!”。

  莲花听得心惊,咬了咬下唇,还是鼓起勇气轻轻说道:“大君!倭寇盘踞在全罗道,百姓苦不堪言啊!”

  “哼!他们本是我高丽的臣民,却顺了李贼!都被倭寇杀了也活该!” 王奭恨恨地道。

  莲花听了一抖,却迎着王奭的目光说道:“在大君心中,百姓的性命就这样予取予夺吗?”

  王奭又是冷哼一声,不回答,回视的目光冰冷锋利,寒气森森。

  莲花继续说道:“大君要我来,不惜借蒙古人杀了我一行二百多高丽百姓。善喜,”说着有些哽咽:“善喜自小就跟着我,世子以前见过,还记得吧?就那么被蒙古人砍死了。”

  莲花的目光中有愤怒,有责备,有抗争,更多却是劝解:“蒙古人狼子野心,况现在困守漠北心有不甘,如果去了高丽,定然是请客容易送客难。求大君三思!”

  王奭呆了一呆,目光闪烁,旋即狠狠地说道:“这不关你事!再过几天快马就要到老贼那里了,你老实呆着,等我吩咐。可别动什么糊涂心思!” 说完一摔帘子大步走了。

  郑宗诚跟在后面,黢黑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一起出了帐篷。

  莲花呆立半晌,缓缓坐下。望着琉璃宝塔,愁肠百结,可怎么办呢?

  接下来的两天无风无浪,每日三餐丫鬟按时送到,虽然是素食,蔬菜瓜果面食奶酪一应俱全,颇为丰盛。洗漱更衣都有人一旁随侍,甚至还有胭脂水粉拿过来,几乎令人忘记是在穷荒大漠里。

  莲花算算王奭的快马差不多应该到汉城了,国王会怎么处置?当然不会亲自来换。派兵来救?找也找不到。金钱赎回?王奭并不在乎钱。上报朝廷?肯定担心王奭会釜底抽薪。就地还钱换个别的人质?王奭定不答应。

  还有李芳远,知道了会怎么样?他那个脾气……

  莲花记得极小时候有次俩人不知为什么呕了气,莲花躲在房间里掉眼泪,不肯开门,李芳远站在门外发怒,不吃不喝不动也不说话。三九的大雪天,就那么垂头丧气地站在门边。曹夫人哄劝,曹敏拖拉,李家的仆人跪求都没用,直站了几个时辰,莲花忍不住了开门说话才作罢。手和耳朵到底还是冻伤,直养到开春才好。李夫人后来指着着两个小孩子说道:“你们这两个前世的冤家。。”

  烛光摇曳,孤单的身影映在帐篷上。莲花双手支颐,一动不动看着烛旁的琉璃宝塔,也不知道坐了多久。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烛泪一颗一颗沿着烛身滴落,层层堆积在烛盘上。幼时总不明白春蚕蜡炬如何能对上,此时一字字咀嚼,却重似橄榄。

  忽然门帘微响,一个黑衣蒙面人轻手轻脚地悄悄摸了进来。莲花来不及大叫已经被捂住嘴:“是我!宗诚!”。

  莲花有些惊疑地看着他。

  “现在走,快!”郑宗诚压低了声音急急说道。

  莲花看着他细长的双眼,恳切的目光中满是焦急,不假思索地点头:“好!”。什么也不及带,莲花捧起桌上的琉璃宝塔藏进怀里,就跟在郑宗诚身后。

  郑宗诚递给莲花一件斗篷,黑色的面,黑色的里。莲花裹在身上,连头一并盖住,斗篷长大,有些拖拖拉拉的。二人弯腰悄悄出了帐篷。守在门口的两个护卫倒在地上,不知是被郑宗诚刀砍还是掌劈的。

  郑宗诚领着莲花悄悄走到湖边,沿湖疾奔。四周万籁俱寂,淡淡的月光和漫天的星辉洒在湖面,波光粼粼。一路偶尔有守卫,二人或躲或藏,没被发现。奔出一大段路好容易到了湖尽头,已距离帐篷群很远。一棵大树下拴了两匹马,郑宗诚解开马缰,递了一匹给莲花:“上马跟着我!”

  莲花点点头。

  二人上了马,打马便行。郑宗诚事先细心地用软布包好了马蹄,静夜奔马,竟然并没有太大声响。

  经过这一次的被劫,莲花的马术尤其是骑马狂奔逃命的本领无疑是大进了。

  两人一前一后,在黑夜中埋头策马疾驰,顾不上多说什么。凉风扑面露水沾衣,微微有些寒意。沙漠里地势高低起伏,并无道路可循,但郑宗诚策马毫不迟疑,显然对这一带的地形道路异常熟悉。

  莲花紧紧跟在后面,看着马背上他瘦高的背影,忽然就想起幼时,不,其实也就六七年前,在开城,郑家李家曹家的十几个孩子常常在一起玩耍,也曾这样撒脚狂奔相互追逐,总是大笑声尖叫声打闹声喧嚣成一片,每次都要大人们出来呵斥才舍得分开。

  那时候何尝想到会有一日要一起亡命奔马在茫茫沙漠里?

  天空开始发白,东边渐渐地出现了第一线曙光,太阳露出脸来,慢慢地圆圆的太阳跳跃出地平线,缓缓地又升在半空,光芒四射。无边无际的沙漠,满眼金黄。

  莲花从不知道,黄色看久了原来是这么难看这么令人心烦。

  郑宗诚放慢了速度,待莲花跟上,问道:“累了吧?歇会儿吧!马儿也要歇息”。

  莲花点点头。二人下了马,郑宗诚席地而坐,莲花实在累散了架,不顾形象地就平躺了下来,郑宗诚不以为意,递过水囊和面饼,又自去喂了马。

  过了一会儿,觉得恢复了点气力,莲花坐起身来,双手抱膝,看着郑宗诚,轻声道:“为什么?”

  郑宗诚眺望着远处,半晌答道:“我偷听索林贴木儿和孛儿只的密议,你猜的对,他们是准备趁机占了高丽,作蒙古大军的供给。”

  莲花默然。这么简单的道理,王奭和郑宗诚如何看不明白?只是仇恨遮蔽了双眼,故意选择了视而不见罢了。

  “这里是彻彻儿山,我们一路向南,大概四天就可以到天朝的大宁府。那里有大明驻军。” 郑宗诚迎着阳光,略略眯了眼睛,细细长长的眼睛成了一条缝儿:“你有文书在身上吗?”

  莲花一愣,答道:“什么都没有。铁岭被劫的时候,文书都在南豁那里。信件那些收藏在行李里也没来得及拿。”

  “那倒有些麻烦,要证明你的身份,向大明驻军求援。没关系,到时再想办法吧!只要到了大明的领地,总归有办法。” 郑宗诚像是安慰莲花,又像是自己盘算。

  莲花看着他的侧影,憔悴苍老,想象他这些年东躲西藏,国仇家恨闷在胸口,又不得不亡命大漠,事身蒙古人,脸晒得黢黑也就算了,心里不知何等苦痛煎熬?

  莲花心下歉然,当年李成桂为夺王位不择手段,杀高丽王就算不得已而为之,但对郑家,实在是对不住。而自己曹家,当时也只是明哲保身置身事外。

  莲花不由得说道:“宗诚,对不起!”

  郑宗诚苦笑:“有你什么事。”低头撕了一块面饼塞进嘴里。

  莲花凝视着他,诚恳坚定地说道:“你放心,我一定设法为郑大人平反昭雪,还你郑家公道。”。

  这么些年第一次听到如此诚恳的话语,郑宗诚心中感动,眼眶中含满泪水,只好装作看天,抬起头拼命忍住。二人久久不说话。

  忽然,空中传来两声尖利的鹰唳,惊空遏云,百鸟奔逃。郑宗诚抬着的头仰得更高,面色凝重,喃喃道:“这么快!”

  莲花也抬起头,看见两只黑雕高高盘旋在头顶,正在引颈高吭。

  郑宗诚一把拉起莲花:“蒙古人发现我们了,快走!”

  二人急跃上马,策马急驰。

  可在这茫茫大漠,他们逃得过蒙古人的追击吗?

  ****************

  一望无际的沙漠,无穷无尽的沙漠。

  莲花只觉得口干舌燥头晕眼花,奔了一夜一天十来个时辰,实在是筋疲力尽。全身的骨头早已散架,莲花疑心那奔跑的嘚嘚声里有自己骨头相碰相挫的声音。双手磨得破皮起泡,随着缰绳一松一紧继续磨得好不疼痛。两只腿已经没有知觉,只是麻木地夹在马肚上。

  关键是,身下的坐骑也口吐白沫,任马鞭如何用力催打,也跑不快了。

  两只黑雕一直跟在头顶,时不时发出几声唳叫,盘旋不去。

  郑宗诚为逃跑轻装,没带弓箭。即使带了也没用,弓箭射程达不到黑雕飞的高度。他几次想引黑雕飞低些用暗器招呼,黑雕却甚是警觉,只在空中高飞并不上当。

  “他们不吃不喝不睡觉吗?”莲花气喘吁吁地问道,觉得自己的喉咙干裂得要断了。

  “黑雕生性耐久,几天不吃喝也没问题。”听到令人绝望的回答,莲花面色一暗。

  郑宗诚又补充道:“不过天就要黑了,现在看今晚是没有月亮,希望星星也都不要出来,完全黑了也许我们可以趁黑绕一下躲过去。”

  莲花点点头,长这么大第一次急切地盼着天黑。

  两匹疲惫的马,驼着两个疲惫的人,在无边无际的沙漠中继续奔跑。不,继续慢步小跑。

  天色阴暗,大朵大朵的云低低地压在头顶。风有些大,夹杂着黄沙,打在脸上有点疼。今天晚上,会是什么样的天呢?

继续阅读:第11章 亡命思如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