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亡命思如潮
姞文2019-10-29 09:083,177

  盼望中的时间总是份外缓慢,莲花催着马,手腿僵硬,已有些迷迷糊糊。恍惚中仿佛还是海寿带着自己和善喜在林间小路奔逃,身后强盗们大叫着,飞箭如雨。可善喜,就那么跳下去;海寿,也跳下去了。

  只剩下自己,这样跑啊跑啊跑啊……

  又过了很久很久,在莲花觉得自己真的是握不住缰也夹不住马,精疲力尽的时候,天终于全黑了。

  运气极好。没有月亮,没有星星,放眼一片漆黑,天地仿佛连成一体,什么也看不见。两只黑雕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踪影。

  “下马休息会儿吧!”郑宗诚这句话还没说完,已经听到莲花躺在了地上大口喘气,缰绳散落在地,坐骑立在一旁也是气喘吁吁。

  郑宗诚也下了马,先喂了马匹,然后走到莲花边上,递上水囊面饼说到:“补充一下。”

  莲花摇摇头,才想起来郑宗诚大概看不见,于是接过了水囊喝了两口水,气息尤自未平,一口水呛住,不由得咳嗽起来。

  郑宗诚听着莲花咳嗽,心中焦急盘算。本来预想是天亮了被发现逃走,再找到怎么也得到晚上了,而两人已经领先一多半路程,只要赶一个夜路就能抢先进大宁府。可没想到黑雕上午就出现在头顶,定然是夜里就被发现了,黑雕是一早甚至连夜派出来的。刚才安慰莲花说是趁黑躲藏,其实追兵上午出发的话,人厉马快,距离自己的位置应该已经不远了。

  可是眼前莲花和马匹这样疲累,又怎么继续奔逃?

  郑宗诚心里叹口气,暗暗做了决定。

  喝了几口水吃了块面饼,郑宗诚走到两匹马边,把水囊和面饼从自己马上取下,都挂在了莲花的黄马上。想了一下,从怀里取出罗盘,也塞在了一起。

  黑暗中,莲花没在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月黑风高,有些冷,不由得裹紧披风蜷成了一团。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郑宗诚摸摸马口,马匹已经恢复了大半,于是狠狠心叫道: “莲花!起来赶路!”

  莲花一惊坐起,睡意朦胧搞不清状况。揉了揉眼,想起来身在大漠,正在逃跑。

  郑宗诚换了个声调,柔声道:“好了不睡了,我们走吧!”说着一把拉起莲花,半拖半拉扶她上了马。

  两个人奔驰了一段,郑宗诚估摸着莲花差不多清醒了,清了清嗓子叫道:“莲花!”。

  “嗯,”散了架的骨头颠起来颇为难受,莲花答得有气没力。

  “你知道世子和蒙古人的图谋?如果让他们得逞的话,我高丽全族都要糟殃了。”

  莲花一惊,残留的睡意倏地飞得无影无踪,“是啊!”

  郑宗诚继续说到:“所以你无论如何要逃出去。”

  你?不是我们?莲花心下惊疑。

  “我救你,不是因为我们是幼时玩伴,不是因为你要为我郑家昭雪,而是因为你必须要到天朝,为了我高丽全族。” 郑宗诚说得极郑重:“你记住了。”

  莲花越听心里越沉重,半晌不啃声。

  郑宗诚见她不说话,又重复说道:“蒙古人,倭寇,都对我高丽虎视眈眈。所以你一定要请到天朝的援兵,就算请不到,也至少要表我高丽诚意,做到和天朝和睦相处。先父四次使明,好容易才有今天。这是他,是我们郑家全家的心愿。”

  莲花的眼泪涌出来,虽是黑夜中,仍然连连点头,含泪说道:“我明白。宗诚你放心。”

  郑宗诚接着轻轻说道:“回头我会挡住蒙古追兵,你不要管我,自己先走。一直往南。搞不清方向的时候,行囊里有罗盘。”

  “宗诚!”莲花哽咽着叫道。

  南豁,赵克,善喜,海寿,还有那么多的朝鲜护卫民工,为了保护自己,为了自己去天朝,都毫不犹豫地舍弃生命,以肉躯阻挡蒙古人的铁骑利刃。现在又是郑宗诚,自己幼时的玩伴郑宗诚,朝鲜辜负了他,辜负了他全家的郑宗诚。

  莲花的泪水涌出来:“宗诚!”

  黑夜中,看不见郑宗诚的面容和表情,只见到他细细长长的凤眼,在一片漆黑中依旧璀璨如星。

  “记住我高丽百姓。我们都没有资格任性。” 郑宗诚的嗓音有些沙哑。黑夜中,这是郑宗诚和莲花说的最后一句话。

  身后,隐隐传来了轰隆隆的马蹄声。

  ****************

  长兴湖!好美呀!

  绿树环绕,碧草芬芳,五颜六色的野花散布在草地上。微风吹起蒲公英的绒毛,飞扬在空中,想要抓的时候它却一个翻身,嬉笑着飞得更高。水鸟翱翔在天空,惬意舒展;鱼儿嬉戏在水中,自由自在。湖面似镜,水波不兴,远处的善竹桥弯在水面,似一道彩虹。一群孩子奔跑在湖边,真高兴呀。

  “哇!看那条红鲤鱼!好大耶!”是曹敏。

  “我们下去抓吧!”李芳远探头探脑,急不可待。

  “回头又得挨骂呃,还是别下水啦。” 郑宗诚是个老实头。

  莲花抿嘴笑:“圆圆哥反正老挨骂,他一个人下去好啦。”

  “干嘛我一个?要下一起下。”李芳远老大不乐意。

  “今天算了吧!我书还没背完呢。” 曹敏劝道。

  “我也是。” 郑宗诚跟着说。

  “你们真是的!晚上再背呗!走走走,下水!”李芳远说着已经甩了外衣。莲花接着,抱在怀里。

  曹敏郑宗诚无奈地跟在后面,也把外衣丢给莲花,几个小男孩一拥奔进湖里,不一会儿水声笑声就闹成一片。

  水花四溅,莲花抱着一堆衣服躲避着水珠:“喂!圆圆哥!不许泼我!就你使坏!”。李芳远却大笑着,双手使劲挥动,泼得更凶。

  曹敏郑宗诚看了好玩儿,也加入泼水队伍,一阵阵水浪从天而降。

  莲花一边躲一边跺脚:“你们这几个坏蛋!不许泼!我生气了啊!”

  三个男孩大笑着,钻进水里,不久就从远处露出了脑袋。

  李芳远高举着手挥舞:“莲花!看!我抓到个大蚌!肯定有珍珠!”

  “我不要珍珠!你放回去!”莲花也叫着。

  李芳远不情愿地丢下河蚌,又大声叫道:“那我去采朵荷花给你!”不等莲花回答,转身一个猛子已游得老远,曹敏郑宗诚也大笑着跟着游去。

  呀!郑宗诚怎么不见了?

  曹敏李芳远拢起双手在口边做喇叭状,大叫:“宗诚!”“宗诚!”叫声荡漾湖面,惊起一阵阵水鸟,扑棱棱飞走。

  呀!郑宗诚全身是火,站在沙漠里!对面是那么多蒙古骑兵呀!

  轰隆隆的声音追过来,追过来,越来越近。

  是自己在跑呀,跑得好累呀!跑不动了呀!

  长兴湖为什么是黄色的?为什么都是沙子?好累呀!

  郑宗诚策马在自己旁边,挥舞着马鞭打着自己的马,为什么?他也在跑呀!

  飞箭如雨,纷纷落在马后,可是越来越近了呀!

  郑宗诚挥剑拨打飞箭,真多啊,密密麻麻的箭呀!

  好痛!胳膊为什么这么痛!拉不住马缰呀!

  怎么只剩自己在跑了?郑宗诚呢?宗诚呢?

  噼噼啪啪的是什么响?不断地炸起来,一阵阵火光。是什么?蒙古骑兵的马被炸得一匹匹跳起来,人喊马嘶响声震天,箭雨终于慢慢远了。

  郑宗诚全身是火呀!他不痛吗?

  不断有马匹倒下,骑兵摔下,火势越来越大。

  胳膊没有了知觉,麻麻的,头好晕呀。

  “轰隆!”一声巨响,郑宗诚扔出的是什么?像个火球啊!

  他身上的火势也越来越大,他肯定很痛吧?他的眼里全是痛楚啊!细细长长的眼睛眯缝着,那是泪光吗?那痛楚中闪烁的,是宗诚的眼泪吗?流淌过他满是鲜血的面庞。是血?还是泪?

  “宗诚!”“宗诚!”“宗诚!”

  莲花大叫着,醒了过来。

  残阳似血,黄沙满目。还是在沙漠里,一望无际的沙丘,绵延不绝。天边的晚霞随意舒卷,仿佛见惯了人间的杀戮苦难,波澜不兴,只有无尽的落寞叹息。

  自己躺在沙地上,斗篷半盖着。左胳膊还是疼,但被裹得好好的,地上扔着一截断箭,血迹尚在。是谁?谁替自己拔出了箭,包好了伤?

  一个温和清脆的身音:“你醒了?”竟然是汉语。

  莲花看过去,面前蹲着一个年青人,正微笑看着自己。笑容说不出的熟悉,令人安心。他穿着军服,尖顶铁盔坎肩遮臂下裙短袍。

  这是,莲花使劲揉揉眼睛,这是天朝的军服。

  年青人微笑着,似是看出了莲花的心声:“不错,我们是大明的军队。”

  莲花一激动,右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真的?太好了!你是谁?”

  年青人笑眯眯的,笑容灿烂明亮:“我姓马,名和,小名三宝。”

继续阅读:第12章 寻敌疑似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