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寻敌疑似绦
姞文2019-10-29 09:114,199

  两人聊着天,莲花明白了为什么马三宝看起来那么熟悉。

  他像极了一个人,曹修。不错,就是小弟。

  一样年轻的身体,一样的长手长脚,一样灿烂明亮的笑容,一样微微露出的虎牙,甚至连笑声,都是一样的爽朗飞扬。只是马三宝说话的声音有些不同,特别的清脆,象曹修变声之前,更象海寿的声音。莲花听着马三宝说话,不由有些疑惑。

  “不错,我是王府的内侍。” 马三宝似是看出了莲花心中所想,解释说到。说的很自然,莲花听了本来心中跳起怜悯,看到马三宝灿烂的笑容,不由释然,也冲他笑了笑。二人相视而笑,心中同时一阵温暖。

  这里说的内侍即是太监。马和马三宝史称“三宝太监”,在明永乐二年被明成祖赐郑姓以纪念其战功,即名“郑和”。自永乐三年(公元1405年)起郑和二十八年间七下西洋,是人类航海史上的空前壮举。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莲花指着左胳膊问道:“这是你给我包扎的?”

  “是啊。箭射得蛮深,淌了不少血,不过还好没淬毒。上了伤药,休息几天应该没事。下午看到你的时候,你差不多给埋在沙子里,还好黄马立在一边,再晚一点发现就危险了。”

  马三宝笑眯眯地说的很快,一边捡起地上的断箭给莲花看:“这种蒙古的箭,头上有倒钩,取出来时不得不把你的伤口划开了一点。那么疼你都没醒,我还担心怕你醒不过来了,还好我们几个人一起给你灌了水”,说着又看了看包扎的地方:“伤口很疼吧?”

  “还好,不怎么疼,”莲花想象他在沙漠中发现自己,烈日下割开伤口拔箭包扎,又一直守在旁边……心中感激,不由得又冲马三宝笑了一笑:“谢谢你”。

  傍晚的凉风拂过,莲花散落的长发被风吹起,虽然脸上还满是泥沙污迹,这一笑,却似春花绽放,秋雨落塘,夕阳下风致嫣然。

  马三宝呆了一呆,旋即说道:“你休息下,喝点水吃点东西,然后我带你去见我们王爷。”说着递过水囊和一袋肉干。

  莲花接过水囊,对肉干摇了摇头:“我茹素不吃肉。”看看马三宝又解释道:“我自幼皈依佛组,持五戒。”

  马三宝听了,回头扬声叫道:“景弘!拿些面饼来!”

  一个也是清脆的声音应到:“来啦!”,从远处的人群里跑过来一个士兵,也是长手长脚,年纪看起来比马三宝还小些,但神情严肃显得颇为老成持重。

  马三宝介绍道:“这是我的副手王景弘,我们自小一起跟着王爷。”顺手接过了王景弘的面饼。

  王景弘冲莲花点点头打了招呼,并不说话,转身跑回了队伍。

  莲花好奇地问:“你们王爷是谁?”

  “大明燕王。”马三宝一边回答一边把面饼递给了莲花:“蒙古人不断骚扰北方边境,王爷这几年一直在奉旨北征,几个月前听说这里有蒙古大军,就到了这一带。”

  “燕王。。”

  莲花暗自思索,李芳远册页上的介绍一行行跳进脑海:“燕王乃皇帝四子,自太子朱标秦王朱樉晋王朱棡相继去世后,已是家族尊序上的诸王之首。封藩北平,洪武十三年就藩,军事实力强大……所以算起来,他今年三十八岁,是皇太孙的叔叔,也就是自己的叔叔……”

  正在思索,就听到马三宝问:“你叫什么?”

  看着马三宝探询的面容,莲花有些犯愁,什么都没有,怎么证明自己的身份呢?尚在大漠北征的燕王对自己会是什么态度呢?算了,还是等离开大漠再作打算吧。

  莲花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叫小莲。”

  马三宝看着莲花,等了等,见没有下文,笑了一笑,并不多问。又递过来一

  块饼。

  莲花摇摇头:“我吃饱了。”说着十指为梳,理好了长发,又略微整了整衣服拍去沙土,说道:“我好了。”

  马三宝扶着莲花站起来,慢慢走向明军的队伍。

  队伍大概有二三十个人,整齐地席地而坐,静悄悄地正在喝水吃东西,马匹散在一旁休息。自己骑来的黄马也在中间,望起来恢复得不错。

  莲花仍十分虚弱,几十米的路走走停停。马三宝很有耐心,并不催她,一只手扶着,一直笑眯眯地。二人来到了队伍中间。

  马三宝示意莲花站稳了,松了手躬身往前方施礼:“王爷!”

  一个极魁梧的中年男子随随便便地坐在众人中间,一袭紫棠色的旧袍上满是尘土,却自然而然有种万人之上的气势。国字脸,浓眉大眼,不怒自威。蒲扇一样的大手随意放在膝上,手中握着一块面饼,却仿佛握着神仙鬼怪,天下苍生。

  男子一边听马三宝在耳边报告,一边上下打量莲花,面露诧异。听完冲莲花笑了一笑,问道:“我是大明燕王朱棣,你叫什么?”

  这一个短短的笑容,仿佛利剑劈开乌云,又似春雷炸亮夜空,光耀夺目惊心动魄。莲花长这么大,第一次心慌慌地感到手足无措。

  “你叫什么?” 朱棣又问了一遍。

  莲花定定神,裣衽为礼:“民女小莲,见过王爷。”

  “小怜?看起来是可怜巴巴的。”朱棣接着问:“你是哪里人?怎么中了蒙古人的箭?”

  “民女本是被掳来,趁夜黑逃走,被追兵放箭射到。”

  “追兵?蒙古骑兵吗?为什么掳你?” 朱棣的目光锋利。

  “民女在铁岭被掳,那里一直还是很多蒙古人。”莲花说得有些缓慢,并不直接回答。

  “铁岭,那么远?知道谁掳了你?”朱棣一边问一边思索。

  莲花有些犹豫,侧头看看马三宝,马三宝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笑容。

  “你尽管说,不用怕。”朱棣语气温和。

  “是索林贴木儿。”

  “什么?”朱棣倏地跳起来,上前一步,双手握住了莲花的肩膀,盯着莲花的眼睛:“你再说一遍?”

  莲花被握得有些痛,不由蹙眉:“索林贴木儿,大元平章政事。”

  “哈!”朱棣放了手:“这家伙真的在这附近!”,负手踱了几步,又站住问道:“下午发现你的,你跑了多久?”

  “两夜一天,也许是两夜两天。”,莲花思索着回答:“那里叫彻彻儿山。”

  朱棣简直又要跳起来,换了个人似的,满脸的兴奋:“你还知道什么,快说!”

  “应该是一直往北,有驻地。枢密院副使孛儿只也在。”

  “哈哈!”,朱棣冲上来。莲花刚才吃过苦头,不由地往后退了两步。朱棣停住脚步,转身改握住了马三宝的肩膀:“天助我也!你的这个小怜,真是王母娘娘送来的!”话语粗俗,毫不掩饰地兴高彩烈。

  “恭喜王爷!”马三宝笑眯眯的笑容一点不变。难道是经常这样被抓惯了,肩膀上有了老茧?

  朱棣又转向莲花:“大概有多少蒙古人在那里?”

  莲花看了看地上坐的明军,大概二十几个,也许有三十个?心里一边暗数一边不禁发愁:“这个燕王不会是想就这样打过去吧?”

  马三宝似是看出了她的担心,轻声解释道:“这是我们的斥候小队就是侦察精兵。大军在大宁府,不远。”

  朱棣一怔,旋即哈哈大笑。

  莲花红了脸,想了想:“给我根树枝。”

  莲花右手拿着树枝,在沙地上细细画出了索林贴木儿的驻地:山势水形,帐篷方位,牛羊马匹,守卫兵士,又特意标出了索林贴木儿的大帐。莲花本来作画功底不错,虽在沙地上,仍画得间架适宜一目了然。

  朱棣和马三宝王景弘在身后仔细看着,低声商量。听不见说什么,好像马三宝和王景弘有些争议,王景弘长篇大论力图说服,马三宝却最后短短一句有些大声:“我相信她!”。

  是说自己吗?莲花心中疑惑,不由停下了手中的树枝。

  “画好了?” 朱棣走上前,看着沙画,问了几个问题。但莲花当时被禁在小帐篷里,其实所知甚是有限,有些也答不上来。

  朱棣静立思索了一会儿,转身对马三宝说到:“你快马立刻连夜回大宁,唤陆总兵发兵彻彻儿山,这是我手令。” 朱棣一边说,一边撕下战袍一角,刷刷写好了军令。

  “王爷,还是小队一起回大宁府,带了大军一起出发吧。” 马三宝劝道。

  朱棣瞪了他一眼:“不必废话!快去!”

  朱棣几个月前就到了这一带,无数只斥候小队在沙漠上转了多少天,燕王自己也跑了好几趟,可是两个多月下来连蒙古人的影子也没看到。三个人刚才讨论这个小怜的情报是真还是圈套,王景弘认为应该小心,马三宝却相信小怜。

  朱棣这会儿要发兵,自是选择了相信。兵贵神速,既然信了准备打了,就一切要快。朱棣恨不得立刻大军就出现在彻彻儿山,面对面打一场硬仗。这两个月,实在憋坏了。

  马三宝不敢再多言,接过军令说道:“王爷多加小心。我明日晌午能到大宁府,下午大军出发。估计四天后能到彻彻儿山。”一边匆匆上马,疾驰而去。上马前瞥了一眼莲花,算是打了招呼。

  “四天……燕王的大军真是精兵。” 莲花心里暗暗想到。这个速度和单人快马奔驰差不多,从来只听说蒙古人马快,骑兵队伍移动迅速,没想到大明的骑兵也这么厉害。

  “那个,小怜!准备!”,前方的朱棣叫了一声,大概是想带着小队前行的,可看到莲花还捂着胳膊,略迟疑了一下就改口说道:“今晚就地休息,明早随我队伍出发!”

  休息了,四周的斥候士兵围拢过来,莲花微笑着问候。都是年轻人,憨憨地冲莲花笑,也有些羞涩地叫:“小怜姑娘!”,还有人从行囊里取出食物递给莲华,居然有一个煮鸡蛋。 莲花笑着答应着,眼眶里不知何时已泪光盈盈。

  燕王在远处负手旁观,若有所思。

  天已经黑了,黝黑深邃的空中明月高挂,群星璀璨。四角站了四个斥候远远地警戒,燕王的侦察小队围成一个圆,就地卧倒休息。莲花裹紧了披风,也躺在中间。

  为防止蒙古人发现,没有生火,夜风阵阵,颇有些冷。然而前几天的担忧焦灼惊慌恐惧都消散,莲花只觉得心中异常温暖踏实。南豁赵克善喜海寿郑宗泽,那么多人拼了命就是希望自己去天朝;而现在,自己终于躺在了天朝军队中间,也许不久就可以回到中原,再去京师,搬到救兵。。莲花长长吁了一口气,睡着了,嘴角边犹自带着笑意。

  静默黑夜,万籁俱寂。

  突然,圆中的朱棣一跃而起:“起来!迎敌!”。北面的两个警戒斥候正在奔过来,奔跑中打着手势。

  几十名斥候迅速跃起,跳上战马。王景弘急速安排所有人马排好了阵型,左右各一队八个人,中间是十几个人简单的一字长蛇,王景弘自己在中间。朱棣立在左边队伍里。王景弘又急把莲花拉到了众人后面,离得很远,快速堆了个沙堆在她身前。

  朱棣回头低低吼了一声:“你趴在那里!不许动!”

  黑夜无声无息。月光星辉下,马匹紧张地竖耳倾听,斥候们挺立在马背。中间队伍的是弓箭,右边队伍取出了弩弓,左边队伍右手握着一个黑黑长长的铁器,左手伸在腰上的一个大鹿皮袋里,袋里装的不知道是什么。

  又过了好久,莲花才听到声响,是轰隆隆,轰隆隆,熟悉的马蹄声。郑宗泽舍命挡住的蒙古追兵,到底还是追上来了。

  莲花想起郑宗泽,心中又是一痛。

  这一次,逃得脱吗?

继续阅读:第13章 挥洒试牛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世琉璃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