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胆大缜密的对手
金辰明2016-05-30 15:513,928

  加侦査组后,田中先是浏览了之前的侦査记录,随即前往案发现场歌舞伎剧院。在听取有关人士的陈述之前,他要先了解现场的结构布局。

  按照侦査组的要求,歌舞伎剧院无限期暂停演出。田中走进歌舞伎剧院的中央大门处,顿时大吃一惊,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实在想象不出,在结构如此简单的建筑物里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劫持皇太子妃。即便是劫持一个普通人,恐怕也不容易。

  “这群傻瓜!”

  田中身旁的小森气愤地脱而出:“这不是傻瓜一样的警卫队吗?警视正先生,皇太子妃竟然在这种地方被劫持了,这像话吗”

  不仅是小森抱着这样的想法,换作任何人都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在这种地方遭遇劫持。走进歌舞伎剧院的中央大门,旁边紧挨着是服务台,沿着相隔几步的台阶上去,右边是两名检票员,左边有一个兼卖纪念品的接待员。

  “这些笨蛋”

  小森中再次蹦出了气话。一层的观众进出需要通过五六扇门,而且所有进出的观众全都会近距离暴露在服务台职员等四人眼前。可罪犯确实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逃走了,没有任何人对罪犯起丝毫疑心。

  “呵,是让光彩夺目的珠宝吸引了视线吧”

  随着时间流逝,田中慢慢去感知对方的真实意图,这并非不能揣摩,因对方的胆大妄为超乎想象。或许,已经不是胆大的缘故,罪犯把他人无法想象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罪犯真是个女人吗?用女性的身躯策划了如此大胆的罪案”田中咬紧了牙关,暗暗地想。

  “当时,皇太子妃殿下正在二层贵宾席观看演出。”担任皇太子妃的警卫山田垂头丧气地说。他已经被解职,并遭到拘留,田中传唤他来接受质询。

  田中默默地上了二层,坐到贵宾席上。这件事匪夷所思,让人越想越无语。

  “皇太子妃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遭人劫持”

  田中在大脑中描绘出连续的画面。对方非但研究了罪案现场,还勾勒出一幅非常立体的图画,然后将所有人引这幅画中。

  “警视正先生,有没有可能是和警卫中的什么人相互勾结作案呢?警卫中会不会有人和罪犯私通呢”

  “嗯,如果是这样,那私通的警卫图谋什么呢?”

  “不是金钱吗?

  田中摇了摇头,这不是一起谋财案。贪图钱财的劫持会秘密进行,避免成为新闻。

  “劫持对象是全日本最难以劫持的皇室成员,一举一动都会被媒体报道。这种犯罪绝不是为了钱。

  “那就能得出警卫中没有人参与犯罪的结论了吗?”

  “也许吧。”

  田中身体前倾向楼下那两个女人的座位望去。皇太子妃在演出过程中发现澄子和驹子到了一层,就按照约定走了出去。田中想起了澄子的陈述书。

  “驹子对我说,已经约好在岛津的演唱结束后,到一层的休息室和皇太子妃见面。”

  田中又想起了警卫的陈述。

  “随行秘书悠纪子说,皇太子妃殿下严命警卫绝对不可以在眼前出现。演出过程中也是因为担心警卫跟随殿下而行太明显,就用对讲机指示了外边的警卫。”

  田中从二层下来,打开了紧挨楼梯的“丝柏”休息室的房门。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椅子排列在一旁。

  这个休息室还真是罪犯实施犯罪的绝佳之地,人们会在演出间隙的休息时间,买上一杯咖啡来这里喝,有时歌舞伎剧院的职员也会在这里出售纪念品。

  重要的是,歌舞伎剧院的职员不会一直守在这里,特别是演出时只带上门却不上锁。歌舞伎剧院的室内装潢有些特别,休息室房门的外侧贴着跟墙壁一样的壁纸,倘若没有看到门牌字“丝柏”,很难分辨出门与墙。

  “这是个很有想法的可怕人物呢。”

  田中试着推测这里曾经发生的场景。

  “虽说室内都是些女人,一个人怎么能轻松地制服三个人呢”田中想起了独自一人强奸了十二名女性的冈山。冈山侵女护士集体宿舍,让十二个女人全部面朝墙跪下,然后再一个一个叫出来强奸杀害。每叫一个人,剩下的女人都吓得瑟瑟发抖,无人反抗。一个女人被强奸的时候,其余跪着的女人中哪怕有一个人站起来反抗,罪犯也会被其他女人收拾了。

  这起案件深刻反映了人类的心理,当陷莫大恐惧的一刻,人们会固执得不可理喻,但这次的案子……田中继续展开推理,可能皇太子妃接受过培训不可轻举妄动,能够反抗的女人只有两名。

  “真是太荒唐了。”身后又传来了小森愤愤不平的声音。

  “一个人制服了三个人,都没有人察觉,这些家伙还能叫警卫吗?何况罪犯还是个女人来着。”

  田中摇了摇头。小森见田中只是晃头,不知道自己说对了还是说错了,他能感觉和刚到歌舞伎剧院时不同,田中的脸色沉重了许多。

  的确,只看罪案现场就能把罪犯楸出来的日本第一机智刑警田中分明就是有些慌乱,那份曾经仅凭案发现场也能立刻找到线索的自信心不断受挫。

  田中重上二楼,坐在贵宾席上,向楼下反复看了几十次。

  罪犯把现场的所有人和所有情况全都收了自己描绘的画面中,这幅画中的时间和空间全由罪犯创造,任何人也无法违抗罪犯的意志,甚至无法察觉。

  田中清点起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人,罪犯骗过皇太子妃和澄子的眼睛,甩开警卫,在歌舞伎剧院大门职员的面前悠然自得地开溜。罪犯简直就是穿着隐身衣,对所有人都视而不见。

  田中又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一层的丝柏休息室。不过是一段用不了二十秒,不足五十步的距离。如此短暂的时间,罪犯似乎根本不把警卫放在眼中,泰然自若地肆意上演了一出惊天劫持大案,这份冷静沉着让田中不由得心生感慨。

  田中重复了几次,坐到丝柏休息室的椅子上,然后又迈步走向皇太子妃曾经就座的二层贵宾席,但还是找不到任何线索;

  “这些添乱的家伙”

  又传来了小森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中多了一份街头出售的晚报,报纸上用醒目的大字写着标题《警卫被拘留》。

  警视厅将警卫负责人以及在案发现场的警卫员全部拘留了。在曰本,警方负责皇室的警卫工作,警卫同为警视厅的工作人员,同僚遭此厄运,他们自然同情。面对滚滚而来的舆论声讨,拘留同事实属无奈之举。

  小森又激动地说道:“外边那些家伙又在干吗呢?至少得有一个人好好盯守吧”

  然而,田中却摇了摇头。

  “即使有警卫,不能立刻认出皇太子妃也没用。我看过随行秘书的陈述书,罪犯让她为皇太子妃化了浓妆,谁能想到皇太子妃会被乔装成那样呢?剧院职员和警卫一无所知,罪犯出来以后则坐上接应的车扬长而去。”

  小森点头。

  “这么说来,这起案件中一定有事先开车接应的共犯。不过,所有监控都没有捕捉到车或者共犯,摄像头中只有冒充驹子的罪犯和澄子分别进场的背影,以及驹子和乔装后的皇太子妃出来的场景片段。”

  田中来到外边,一圈圈绕着歌舞伎剧院走,观察建筑物的外部结构。歌舞伎剧院被长长的院墙包围其中,其中有几扇小门,像是通向化妆间或者后台。若是一般的劫持犯,可能会利用这些小门,可是,这起案件中罪犯却选择了走大门。田中越观察建筑构造,越是不得不感叹罪犯的胆大,竟然能堂而皇之当着警卫和剧场职员的面带走皇太子妃。

  从正面看过去,建筑物的左边有几个简易饭馆之类的小店。田中观察着建筑物右边胡同里的道路,这条侧道只有一个方向可以停车,很多车停在这里。

  “原来是在这里左转弯了!”

  听到田中的自言自语,小森小心翼翼地问道:“您……您想到什么了吗?”

  “共犯是把车开到这里接应的,从剧场出来走不了几步就进了这个胡同。”

  “胡同里看着相当昏暗呢。”

  “从这个胡同出来,在剧场前右转弯的话会被监控拍下来,更重要的相当于把车送到了剧场对面的警卫眼皮子底下。”

  “走出剧院让皇太子妃坐上车,再到左转弯,只需要短短几秒钟。不过,从这儿左转的话罪犯们朝哪个方向跑了呢”

  “嗯……”

  田中思忖片刻指示小森:“小森君,去査査案发当日全国的盘査情况。

  “已经査过了,盘査中没有什么特别的。”

  “你不知道我们的任务正是要找到特别之处吗?”

  小森感到自己的回答过于轻率,歉意地说:“是,警视正先生,对不起!”

  小森回到警视厅,马上开始在电脑中检索案发当日夜间全国的盘査情况。警方的电脑中无一遗漏地记录了全部盘査情况,不仅没有发现皇太子妃所乘车辆的记录,就连发现可疑车辆的盘査记录也没有。

  只有数十份缉获通缉犯和百余份査扣酒后驾车者的记录。从这些记录来看,盘査一定异常严苛。小森把屏幕上显示出的盘査记录打印出来仔细査看。

  小森又査了一次缉获的通缉犯前科,然后给发出通缉令的警局打电话,确认他是否有劫持等前科,却一无所获。小森将盘査曰志呈到了田中的桌上。

  田中感觉警视厅工作人员正在自乱阵脚,罪犯的真实身份扑朔迷离,舆论开始抨击警方,这预示着警方内部将有一场腥风血雨。侦査部长站出来检讨,认为不仅是警卫,紧急盘査等方面可能都存在问题。没有办法,舆论的谴责铺天盖地而来,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田中对侦査部长说道:“现在的情形,就好像是法国大革命后,罗伯斯庇尔把曾经在身边共过事的人随心所欲地推上断头台。”

  “这个……是什么意思?”

  “请不要让事态演变为轩然大波。现在所有的警察人人自危,不仅是一线执勤者担心罪犯有没有藏身或者经过自己的辖区,就连辖区的警察局局长也全都战战兢兢。倘若警方内部弥漫着这种气氛,对侦査没有好处。”

  “话虽如此……”

  “罪犯不是一个能在盘査中落网的人物。”

  田中叼着烟,又描绘了一次图画,这幅画已经画了几十遍。罪犯将丝柏休息室这样一个绝妙的空间完全收归己用,甩开所有的警卫,只留下三名女性,就在那里为皇太子妃做了彻底的乔装改扮,任何人都认不出皇太子妃。罪犯自己身穿能够一下子吸引所有人眼球的华丽服装,再用珠宝装饰,将人们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自然就忽视了乔装改扮的皇太子妃。案子拖得越长,田中越觉得这个劫持犯超越了自己曾经面对过的所有罪犯。

继续阅读:第5章 超凡的推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太子妃劫持事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