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歌舞伎剧院
金辰明2016-05-26 17:433,678

  唱吧唱吧,鸟儿啊,高声欢唱的鸟儿啊,小心怀抱破洞的地上足袋,笑看裁剪下的青青岁月。

  岛津的歌声缭绕,优美悦耳,美惠子却伸长脖子关注着楼下。这件事情等了许久,她的心中涌起了隐隐的期待。舞台上演员依旧全身心投演唱,美惠子有点儿心不在焉,她的注意力在楼下某人身上。楼下最右侧中间的位置坐着两个年轻女子,她俩魂不守舍,似乎对大家都聚精会神欣赏的歌舞伎意兴阑珊。剧场里一片幽暗,楼下的一个女子时不时抬头朝二层仰望。

  美惠子的眼睛适应了光线暗淡的环境,终于在楼下观众中捕捉到了熟悉的面孔。虽然岁月过去了近二十载,那些遥远的美好回忆似乎还珍藏在心间。那两名女子好像也认出了美惠子,稍稍低下了头。

  “驹子!澄子!”

  两个老朋友的名字,美惠子脱而出。观众们的注意力全放在精彩的演唱上,而这二名女子却你一眼我一眼地互相观察。美惠子不是一个人来的,她带着警卫。美惠子的神情引起警卫的警觉。“喂,松本。”

  “怎么了?”

  “你顺着视线所指的方向,往楼下好好看看。”

  “我知道,是两个女人。”

  “会是谁呢”

  “我怎么会知道”

  “好好观察吧。”

  “这不,正瞪大双眼盯着嘛。”

  正说着话,警卫突然大吃一惊,只见皇太子妃优雅地从座位上起身,正朝门走去。

  一个警卫身手敏捷地追在皇太子妃身后,冲着对讲机低声快速询问:“要去哪里”

  走在皇太子妃身前两三步的随行秘书冲对讲机低声答道:“吩咐过警卫绝对不能跟着的。”

  “什么意思”

  “这是严令。”

  “我是问要去哪里”

  警卫有点气急败坏,说话气呼呼的。

  “去休息室,说是去见高中同学。再三叮嘱绝对不要让警卫出现在眼前,来的是两个女人,特意说不要阻拦或是确认身份什么的。”

  “是。”虽然回答得毕恭毕敬,但语气里流露出不快。

  “又开始了。

  “那又能怎么办?这是唯一的乐趣了。”

  女秘书嘀嘀咕咕有些不满,对同事颇为失望。她心想,防卫厅出身的同事只知道警卫的任务,他那冥顽不化的脑袋中压根儿没有“浪漫”二字。反倒是文学硕士毕业的自己能够充分理解皇太子妃的心情,可以感觉到皇太子妃对宫中生活的无比倦怠。

  “上次参拜神社的时候也是这样,地方上几个来参观考察的初中老师突然闯了进来,你知道有多吓人吗?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追过去一看,皇太子妃正和那些死脑袋瓜的老师们高谈阔论呢。”

  “这也有可能啊,皇太子妃也是人嘛。”

  美惠子是个憧憬真正自由的女人,她在美国哈佛大学留学多年,见识过无拘无束的西方自由,皇室的仪轨与礼节有时憋闷得令她难以承受。

  然而,贤明的皇太子妃并没有反抗过繁文缛节的皇室生活,反而找到了一种让自己释放压力的独特方法,那就是在外出的时候不经预先安排突然与普通人进行接触。在历代皇室成员中,再也没有人能像美惠子这样无论身处何地都能与普通人泰然相处的吧。

  警卫通过对讲机呼叫盯守剧场外走廊的另一同事。为安全保密考虑,他们暗地里给皇太子妃起的代号是“81”。

  “喂,平田,现在81去休息室,隐匿行踪暗中保护。还有两个女人跟着进休息室,不要阻拦或询问,那是81的高中女同学。”“演出已经结束了吗?”

  “没呢。”

  这个叫平田的男人听着上司的语气不大客气,赶亡回答道:“是。”在二楼走廊独自负责外围安保工作的平田加警卫队时间不长,却已经知道皇太子妃与人见面时不喜欢警卫出现在眼前,就按照上司的指示马上藏到柱子后边,等待皇太子妃出来。

  没过多久,身材苗条、形象干练的随行秘书出现了。接着,身段优雅、气质非凡的皇太子妃迈着斯斯文文的步子从后边走了出来。

  平田看到随行秘书悠纪子的一刹那,精神有些恍惚。世上的男人皆爱皇太子妃的淡然聪敏,而在平田看来,悠纪子却仿佛是天上的太阳一般耀眼。不同于皇太子妃略显丰满的身材,悠纪子有一双修长笔直的腿,配上细细的小蛮腰,还有那与身材完美协调的瓜子脸型,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西方美女。再加上她干脆利落的言行,偶尔投向警卫们清冷淡漠的惊鸿一瞥,让平田感觉魅力无边。

  皇太子妃披着一件浅蓝底色、绘有零星黄色银杏树叶花纹的外套,一眼望去就能令人感觉到其清新利落的形象。

  皇太子妃与随行秘书朝着柱子的方向走来,平田立刻小心翼翼地抱着柱子转。二人差不多走近柱子的时候,平田听着她们的脚步声蹑手蹑脚地挪动着身子,以免被发现。

  不仅是皇太子妃,就连随行秘书也完全没有发觉平田藏在柱子后边,二人走过去,踏上了下楼的台阶。紧挨着一楼楼梯的右侧有个贵宾休息室,名曰“丝柏!”

  皇太子妃迈着优雅的步子下了楼。她一走进休息室,平田马上像影子一般悄无声息地滑楼梯似的冲下去,藏到休息室正对面的大柱子后边。紧接着,他看到两个女人打开剧场门走了出来,毫不犹豫地迈步走向休息室。平田想,她俩就是上司提到的皇太子妃的同学吧。

  矮个子女人身形优雅,高个子女人却颇为怪异,或许是她太高,太扎眼了。平田尽管只是轻瞟了一眼,也能看得出二人衣着华丽,经过了精心修饰。尤其是高个女人,红裙上华丽丽地缀满了五彩斑斓的宝石。

  平田心想,可能她作为一个女人个子太高有些自卑,才装饰那么多珠宝吧。

  新任警员平田为了给皇太子妃的“同学”提供方便,觉得自己还是不要露面比较好。于是,他又一次隐身在柱子后边。平田相信男人的真正魅力在于为女性提供细致的服务,而此时此刻他正不遗余力地发挥着自己的真正价值。

  皇太子妃在休息室里没有滞留太久,如果说是与多年不见的同学敞开心扉畅谈的话,这时间实在短得离谱。因她是在歌舞伎演出过程中离场的,无论如何都不能停留太长时间。以皇太子妃的品性来说,尊重演员的演出是最起码的礼节,自然要考虑。

  与进房间时不同,思虑周全的皇太子妃先让同学离开。她不能自己先走出来,弄得同学跟在后边像是侍女或者随从一般。这一点也是皇太子妃的魅力所在。正如传闻所说,她是一个人文主义者,面对再卑微的人,也毫不吝惜施与人性化的悉心关照。

  两个女人还和进去时一样,身体紧贴在一起,亲密地挽着胳膊走了出来。每迈一步,高个女人装饰的宝石就会从多个角度反射出吊灯般的光彩。平田一边藏在柱子后边,一边喜不自胜地想,太好了,一会儿又能见到悠纪子了。

  两个检票的中年妇女看到高个女人身上亮闪闪的珠宝就跟丢了魂儿似的,如果那些熠熠生辉的珠宝全是真货,这女人到底是把多少银子穿在身上,走来走去啊。

  检票处对面服务台的男职员看着两个衣着华丽的女人消失在歌舞伎剧院的大门处,觉得她们像是另有什么急事。不过,接待员不可能对观看歌舞伎中途离场的每个人都逐一询问事由,于是把目光又转回到刚才看的杂志上。

  第二天早上,日本各家晨报步调一致地在头版头条报道了皇太子妃被劫持事件。

  昨天晚上,皇太子把在歌舞伎剧院观看歌舞伎途中,于休息室内与两名高中女同学会面。稍后,两名被认作同学的女人走了出来。又过了一会儿,皇太子妃仍然没有出来,警卫进休息室查看,皇太子妃消失在了房间里,随行秘书悠纪子和高中同学澄子失去意识昏倒在休息室中。警方正在确认澄子的身份。

  人们的胃被吊起来,各种快讯纷至沓来。

  澄子称自己是皇太子妃的高中同学,而警方调查的结果证实其所说属实。澄子说自己高中时与皇太子妃关系亲密,毕业近二十年后收到了另一个同学驹子寄来的一封信。信中说已经约好去看歌舞伎演出,在岛津的演唱结束后于一楼休息室内与皇太子妃见面,所以干脆就约定在剧院的指定席上见面。驹子还提前买好演出票寄过来。

  澄子在警方报纸上陈述,演出开始后驹子才摸黑场,二人没能交谈。岛津刚开始演唱,驹子就快步走向休息室,剧场门到休息室的距离短到不足百步,这期间二人匆匆忙忙,自己和驹子没有交谈过。

  警方确认实际上确有一个名为驹子的高中同学,且其正处于控制中。

  各家报社都推出了号外来报道侦査快讯。

  警方在同学驹子家中将其逮捕,正在进行询问。警方一位侦查负责人公布了驹子有不在场的证明,得出其并非罪犯的结论。澄子也承认原本就是多年不见,加上驹子是学生时代个子最高的同学,所以当天想当然地把劫持犯当成了同学驹子。

  警方没有公布有关罪犯逃逸的明确信息,各家报社纷纷提出质疑。

  伪装成同学驹子的罪犯是在哪里消失的呢?警方在事件发生后立刻展开了特级紧急盘查,却没能逮捕罪犯。据推测,劫持皇太子妃的罪犯可能利用了一条巧妙的路线。警方在东京一带抓捕罪犯失败后,随即将紧急盘查范围扩展到全国。

  《日本周刊》等杂志则另辟蹊径,以极富夸张和想象的报道来煽情。

  绝世女性罪犯诞生。大家都在关注这个甩开所有警卫、劫持皇太子妃的独身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这个女人劫持皇太子妃的目的何在?也许她是钦慕皇太子妃的无数女同性恋中的一个,曾经有传闻说钦慕皇太子妃的人群中女性数量也很多。

  皇太子妃劫持事件的新闻从早到晚都笼罩着日本列岛。不,不单是日本列岛,这件事震惊了全世界。各国元首和媒体自不必说,?81和等情报机构也竖起了触角,密切关注着事态发展。

继续阅读:第2章 皇室的尊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太子妃劫持事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