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你算哪根葱?
犁田的蜗牛2016-12-23 10:332,842

  夜班收摊后,黑帅等着赵雨朦下班。

  她知道黑帅的心思,心里涌出一丝丝感动。

  边聊边走,进入一条小街道。在街道转角处,赵雨朦突然回过头来警惕地观察着身后。

  “赵主管,你看我这样子还行吗?”黑帅把电吉他往身后一挪,摆出了格斗的架势,身子腾挪了几下:“小时候打架,我可是从来没吃过亏哦。”

  她的心思都在观察身后,瞟了一眼,敷衍道:“啊……还行吧,蛮灵活的。”

  “那是,灵活得像泥鳅一样。”

  身后似乎一切正常,她回过头来捂嘴一笑:“泥鳅?泥鳅是滑。”

  “呵呵,反正小时候打架,我很少吃亏,他们都说我和泥鳅一样灵活。”

  正在这时,突然,两道刺眼的灯光从对面射了过来。

  警察!头脑里首先冒出这个词,赵雨朦大吃一惊,瞬间就做出反应,往身旁一颗大树后面闪了过去。

  发觉小李警官跟踪自己后,她把回宿舍的这条路,全面观察了个透,以便在遇到紧急情况时能寻机脱身。可现在,地形对她极其不利——被堵在一面高高的围墙下,没有岔路。

  厉害!选中这个地方堵我。联想起电视里警察办案的情形,她心跳加快了。

  “有病啊,在街上打远光灯!”黑帅反应过来,偏头躲避刺眼的灯光,偏头时没见赵雨朦,他心里很奇怪:怎么一会儿工夫,她人就不见了?

  这条小街街灯少,汽车大灯把黑帅站的地方照得亮如白昼,可深夜却是把树后面又吞噬得黑乎乎的。

  躲在昏暗树影后面,赵雨朦快速想着对策:是强行冲过去,还是悄无声息地利用这颗树消失?

  “赵主管,赵主管。”

  “是不是警察?”她在树影后问。

  “不是。”

  “真的不是?”

  “真的。”

  赵雨朦这才慢慢从树后显身出来。

  就在忽略这灯光时,“嘭!”地传来一声响,凌晨两点钟,街上很安静,这声响因而显得格外的大。

  “不好!赵主管,快走!”

  刚缓过神的赵雨朦心里又是一紧,急切问:“到底是不是警察?”

  “是警察就好了。”黑帅抓起她的手,转身就要跑,那辆破推车也顾不得要了。

  被黑帅一拉,赵雨朦一个趔趄,差点摔一跤。

  “干嘛紧张成这样?”一听不是警察,她反倒放下心来。

  “报复的来了!”黑帅语气都变调了。

  那“嘭!”的一声,黑帅听出那是猛关车门的声音,再联想起汽车远光灯一老不熄地照着他们这,头脑灵活的他马上就想起了警匪片里黑社会寻仇的镜头来。

  “一不是警察二不是法海,怕什么怕?!”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这个时候听到法海和尚,黑帅哭笑不得。见赵雨朦不跑,他也只好不跑了。

  突然,从雪亮灯光后那黑乎乎的空间里,传来一句:“别紧张,美女。”

  赵雨朦听出了是谁,心里彻底轻松下来。

  “我没恶意。”

  黑帅也听出来了:“别听他的,快走!”他再次拉起赵雨朦的手,要带她逃离这是非之地。

  赵雨朦挣脱了黑帅:“没什么好怕的!”

  “这样的混混,什么事都做到出来,惹不起!”

  “谁说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军哥从黑暗中快步走来,突然,又折了回去,汽车灯光把他的背影照得十分高大。

  “快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黑帅不知道军哥突然折回去是什么意思?语气很焦急。

  “我就是不走!他还能吃了我?”

  “你太天真啦,这样的混混,你相信他?”

  “什么相信他?是不怕他!”

  正争吵着,突然那两道十分刺眼的灯光灭了,小街上又昏暗下去。

  黑帅见拉不动倔犟的赵雨朦,也只好不走了,他警惕地观察着周围,以判断他俩陷入包围圈没有?

  军哥走过来:“黑帅,别找了,就我一个。”

  黑帅一愣:“你认得我?”

  “认得你?”军哥哼笑道:“你是混哪个菜园子的?”

  黑帅脑筋一下子没转过来:“什么菜园子?我是学生。”

  “呵呵,我知道你是学生,不是菜农。”军哥讽刺道:“你是哪个菜园子里的哪根葱?我认得你?”

  黑帅这才反应过来,军哥根本就不认识自己,“黑帅”的绰号是他在夜市上听来的。

  “你又是哪根葱?!”赵雨朦没好气道。对于混混,她才没那么多顾虑。

  “呵呵,有个性,我喜欢。”军哥笑道。

  黑帅往前一站,挡在了赵雨朦的前面。此时,那把电吉他被他拿在了手里,黑帅想着关键时刻拿它当武器。

  军哥看出黑帅的心思,伸手来拍他的肩膀:“有种,算个角色。”

  黑帅身子一偏,闪开了军哥的手掌。

  “卖唱有什么搞头?和我一起混吧,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

  通过刚才的观察,黑帅确信军哥就一个人,胆气壮了起来:“哼!谁要跟你混?混黑社会,迟早得、得……”

  “得什么?”

  “得进号子、吃牢饭。”

  黑帅本来是想说“迟早得吃花生米”的。

  子弹和花生米一样一样的。话如果那样说,就是诅咒军哥被政府枪毙,这可太恶毒了,混社会的人特别忌讳。他掂量了下,对方是混社会的,话不能说得这么恶毒,他也不敢说得这么恶毒,怕惹上麻烦。

  “哈哈哈,我还以为迟早得吃花生米呢。”

  军哥自信到了自负的地步。他相信自己的身手、更相信自己混社会的头脑。吃花生米、把牢底坐穿,这样的倒霉事绝对轮不到自己。所以,“吃花生米”这句话,他并不忌讳自己说出来。

  黑帅见军哥说出了自己本想说的话,愤愤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回去的!”

  军哥不屑和黑帅多费口舌,一推黑帅:“你一边站着去!”

  “有什么冲着我来啊!”黑帅倔强地一挺身子,大声道:“你一个男子汉对付一个女孩子,你他妈的,算什么本事?!”

  军哥只有一个人,黑帅没开始那么怕了,口里也就不干净起来。

  “你他妈的,骂我?!”军哥火气一下子冒了出来,就要动手。

  “住手!”赵雨朦一声厉喝,这一声,气势可谓大也,军哥一时都被震住,他想像不出一个在夜市上常常微笑满面的美女,怎么会有如此的气势?回头想从她脸上看出点端倪,可昏暗中,什么都看不出来。

  “你让开吧,他还没这个本事能欺负到我!”赵雨朦知道黑帅不是军哥的对手,拉了拉黑帅。

  黑帅见军哥没大块头那么暴戾,心里的警惕就少了几分,从他俩之间让开。

  “美女,幸会。”军哥按武行的规矩,双手在胸前一拱。

  赵雨朦没有回礼,冷眼一瞟:“有什么事,说!”

  “美女,你是我混社会这么几年来,碰到身手最厉害的一个,英雄惜英雄吧,很高兴能认识你。”

  “英雄?”黑帅听着特不舒服,插话道:“混混就是混混,英雄就是英雄。”

  军哥恼火这话,本想一脚踹过去,在赵雨朦面前,他想到了修养,忍住了。

  “我不是英雄。和你也没什么瓜葛。”赵雨朦冷冷道。

  军哥说道:“其实我小时候的理想也是很正义的,当警察、当缉毒英雄、战斗英雄……这些,我都想过。”

  听到“警察”两个字,赵雨朦身子下意识地一震。

  “鬼话!”黑帅哪里会相信?

  “鬼话?黑帅,小时候,我他妈的不比你小子差。”

  “是吗?”赵雨朦讽刺道:“这长着长着,怎么就长歪了?”

  “一言难尽啊,美女,有兴趣听吗?”

  “一言?半句话我都没兴趣。”赵雨朦说完就走,毫不犹豫。

继续阅读:第18章:妈妈的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仙潜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